用贝宝PayPal取得

馬哈迪的罪狀!



从独立新闻在线看到了唐南发的文章,非常的有意思,特摘录以下重点分享:

马哈迪从政历程中不只一次玩弄种族议题延续政治生命,信手捏来就有:

·1969年513之后发表《马来人的困境》,以近乎希特勒式的种族决定论诠释国家贫富悬殊的问题,加剧马来人同华人的对立。

·1987年茅草行动前夕,授意其左右手巫统副主席安华依布拉欣及青年团团长纳吉制造种族关系紧张的假象。

·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期间,将马币贬值归咎于犹太裔的国际炒家索罗斯,肆无忌惮地发表反犹太人的极端谈话。

·1999年面对安华效应和马来选票大量流失,大选前不惜在电视上重复播放印尼排华的画面,营造恐怖气氛;为了获得华社支持,无奈接受了《全国华团大选诉求》,选后为了赢回马来基层的支持,却反悔食言,将《诉求》批为“奥马乌那,共产党”(虽然共产党本身未必是原罪)。

·2001年初,马哈迪连续几次接见马来武术团体,强调它们在保障民族强大方面的贡献,带有向非马来人下马威的意味;与此同时,却不断发表弱化马来社群自信的言论,为了掩饰本身的过错,指责马来人不长进(haprak),忘恩负义(tidak berhutang budi),善忘(Melayu mudah lupa),等等。

或许我错怪了黄泉安,因为他可能指的是马哈迪的“2020年宏愿”(Wawasan 2020)和“马来西亚国族”(Bangsa Malaysia)等目标,但马哈迪的2020宏愿其实不过彰显了他好大喜功的个性。黄泉安的同僚刘镇东就曾引述首相署的数字,指出马哈迪为了打造布特拉再也花了马币两亿一百万元!至于另一姐妹计划赛柏再也(Cyberjaya),十年下来依然问津者寡,熟悉电脑工业的黄泉安没理由不清楚。

马哈迪(左图)搞了一个又一个大型工程,没有一样不是劳民伤财的,砂拉越的本南族(Penan)就为了巴贡水坝被逼迁,传统居住地被连根拔起;而大部分国人至今还在履行供养国产车的“国民服务”,作为“歪鼻”,黄泉安总该了解一下民间疾苦。

就算在财政和经济上,马哈迪也乏善可陈。1981年7月上任后不久,马哈迪就显示了他刚愎自用的个性,将我国的锡矿囤积起来,以为可以左右全球市场,待价而沽。孰知伦敦金属交易所于隔年二月改变条例,允许无法如期交货的商家罚款了事,导致锡矿价格大泻,我国为马哈迪的自负鲁莽赔了两亿五千三百万美元,这是1982年的价钱啊!

马哈迪此举也间接赔上了我国的锡矿业。今天纽约,东京,伦敦和墨尔本充斥着从怡保一带去的“伞兵”(俗称跳飞机),很多正是马哈迪自大行为的直接受害人。想当年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币值近乎相等,今天差距却逐年扩大,让李光耀父子笑得合不拢嘴;1990年代初,马哈迪更指示国家银行大炒英镑,结果让国家亏损高达马币百亿元。黄泉安不信,大可去问他党内的精神领袖林吉祥;老林曾经就此在国会提了n次,要求政府彻查,全无下文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東甲炒蝦面 Fried Prawn Mee @ Tangkak

大城堡的 Le Pont Boulangerie et Cafe@Sri Petaling

巴生大肥麵粉糕 Fatty Mee Hoon Ker @ K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