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一月, 2009的博文

用贝宝PayPal取得

中国-美国新政府的新敌!?

奥巴马上台后,处处对中国呛声!

首先是声称中国政府刻意压低人民币汇率以利其出口。

其次还有各种针对包括人权、西藏问题等等的攻击。

奥巴马政府也呼吁伊斯兰世界别把美国当作敌人,释放出浓浓的善意。

看来,奥巴马政府要转换策略,把首席敌人从伊斯兰极端恐怖分子换成中国了。

这真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中国共产党政府虽然还有很多缺点,却秉持和平崛起的政策,欲维护国内政权唯恐不及,哪还会去侵害美国的利益。

反而我觉得伊斯兰教极端分子才是全球人类的公敌!这堆人想建立一个大伊斯兰教帝国!真可怕!该诛之!该诛之!

送鼠迎牛

发表大年初一感言。

多事鼠年已过,今乃己丑土牛年,望这年全球华人万事顺利、团结一致,发扬华族优秀文化与精神,弃陋习并戒之,使他族以学习华人文化精神为荣。

此为“软实力”也。

希望吾爷爷之祖国-中国能排除万难,渡过此金融海啸之劫。最希望中国共产党能早行政治改革,让各利益团体能参与国家的行政而保护各自的利益,人民的不满得以宣泄,此为关系从产党千秋大业之紧要事。因为在鼠年很明显很多人民对现实不满,共产党一度垂垂危矣。

中国人民要的应该是人人安居乐业,生活舒适。共产党要赢得民心,乃须下一番苦工!

Production Rolleout on Fire

Following the unsuccessful production rollout for WBIA for Kenan on December 2008, the client has put a more business knowledge rich human resource to verify the screwed-up production data. Also she has informed me what to change and what not to change. I have also fixed the problem where a 'dynamic'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cached'.

This morning we reached office before 6am. I packed for McDonald's big breakfast. So far no bad news. I think this time the production rollout will go very well.

信息行业的华文应用情况

有幸读了数位作者们对华文受英文影响而且日渐泛滥的文章。我也想谈谈我从事的行业的华文应用情况。

本地的私人企业界都倾向使用英语沟通。口头上、书面上皆如此。

在本地,这行业的各种用语,尤其是技术方面的,多数是华洋参杂的。从事这行的人开口闭口都是中英文参杂在一块。开会也好,简单的讨论也好,你很难听得倒一整段纯华文的句子。文献方面要使用纯华文也有难度,通常都需要使用英语来辅助所要表达的东西。

本来以为只有在马来西亚才会如次,哪知在中国大陆也是如此。只要去看看他们的信息行业顶尖著名网站就知道了。你很难在整个网站找到纯华文文章。

为什么呢?

因为在信息工程行业,有很多的术语都是英语从别的语言演化而来的。例子有youtube, google, java等等。这是由于欧美企业在信息行业都是先驱!诸如IBM、HP、Sun Microsystem 等信息行业技术先驱都是来自美国。当他们发明了一堆东西而为其命名,是没有考虑到其他的语言的。虽然中国在这方面急起直追,最近几年涌现了很多的著名企业如百度、阿里巴巴等。但他们都是应用已经存在市场的技术,而非技术创新者,而创新者才会为其产品命名。很多这些新术语在英语界是没出现过的。由于变化太快,在这方面,相应的华文词汇的确是很难跟进。而且因为是新术语,业界很难为这些新词汇找到相应的华文词汇,除非是直接译音,但直接译音又很别扭,会对讨论造成不便,托慢了项目的速度,这对时间就是金钱的信息行业是一种严酷的考验。然后,并不是每一个公司都会像“谷歌”那样为自己定下一个华文名。

诸如此类的例子随手可得。除了在信息行业外,还有一些职务如CEO等名词常常出现在各种华文文章。

这种现象很令人担忧,大量运用英语词汇将使华文前景堪忧。还望全球华文媒体或文化机构能重视此问题。

我的建议是尽量请汉学和相关领域权威造新词并大力推广。新词汇必须简洁易记,再不然就提供个短写如国民生产总值可以有一个短写“国值”等。

请务必考虑我的建议。谢谢。

推背图及宇宙法则

听说推背图有六十象,每一象都预测自中国唐朝以来世界上的每一件大事。不仅如此,它也是中国历来众多的预言中最“宏观”(国际观)及时间点(预测的时间)最长的。

据说推背图作者乃袁天罡及李淳风。这两人都是唐太宗时期的顶尖术士,擅易经及观天象之术,应该是智商蛮高的天才。他们掌握当时中国的科学(玄学)的深奥知识,可能因此而深入发现了宇宙规则之密,进而习得推敲预测法。

推背图与刘伯温的烧饼歌在中华民国十五年之前是禁书。

当然,诸如此类的预言通常皆非常笼统、模糊。因为你要以自身的知识范围来了解推背图的每一图、每一个谶、每一个讼。情况有点像人人预测法国名预言家诺斯拉达姆斯的预言诗一样,从什么角度来看那首诗就得到了怎样的体验。我说,准确率并不可靠。

无论如何,推背图并不像其他文明的预言般悲观,基本上它说明了人类都有希望更上一层楼!而且听说最后预言了未来的世界是犹太文明对决中华文明,这种论调似乎有点夜郎自大(因为是华人说的),有点令人啼笑皆非。但是我并不知道此人当时话出时是否拥有此想。只是地球上有太多不同的优秀文明,所以此举有矮化忽视其他文明之嫌。

个人觉得,伏羲及牛顿都是我所认识的古人中最伟大的。一个创八卦,一个则发现了各种自然现象法则!当然,也不是说全球历来只有他们两个,总而言之,发现宇宙运行原理的人都是伟大的。

当今的数学方程式提供了很好的管道与全人类共同继续发现及掌握宇宙的真理,现在不能解释的东西,未来并非不可能没一个解释。方程式会随着越来越多的“发现”而变得越丰富!

等着这一天的到来!

致號外周刊的一封信

致号外:

很高兴能看到号外有勇气“洗心革面”,为读者带来更多的惊喜。

尤其喜欢贵刊开了一个友族加玛先生的专栏。看了数期,不时为加玛先生的酸辣、敏感提问抹一把汗。虽然他的某些观点并不为我所认同,但是能看到不同的意见是一件好事。而且加玛先生通常能够写一些从友族角度来看一个时事的看法。这是好事,因能激荡华人读者的脑袋,让华人读者以更开阔的视野来看问题。

也喜欢贵刊的“风水信箱”专栏。丰富了本人的风水知识。例子有本人第一次听到的“真鬼神、假鬼神”之说。

更不用说张子深先生的精彩文章了。本人必不错过。

在此为贵刊加油打气!再接再厉!

读者上。

強國之路

最近看了“大国崛起”纪录片,精彩极了! 里面说到从航海家时代起的各国如何崛起的经过,值得现代中国参考。

个人觉得,如果中国要确保长期强盛,首先需提供良好公民教育。所有公民都受良好教育了,社会风气就会良好,人人皆有奋发向上的态度,最重要的是也掌握了继续快步向前进的有效方法。

届时,该不会常看到有人随处吐痰大声喧哗等等陋习了吧。。。教育进步了,人民耻辱感重,就会戒了陋习,尤其是贪污。。。非除不可!

还有,国家强盛与否,科研投入也很重要。不重视科研就死路一条,被他国吃定了!看看19世纪欧美各国科研风气盛行,科技产品如发动机火车等等使社会生产力倍增,进而经济发达,国家富强。既然有前车可鉴,所以中国往科技做决不会错!

科技必能扭转一个产业的运作形态!如有人能发明以水当汽油发动汽车那么整个经济与社会形态必将转变!掌握此技术之国将占有先机,必先得利!

除了科技,社会也需稳定,前提乃国家要照顾到各利益团体,如士农工商等等。多党民主制是可行的方法,但有其风险,有待验证,小心为上才好。而在这个阶段,我建议共产党政府允许各“职业”阶层成立团体,定期讨论各自的问题。共产党需虚心聆听以解决问题,那么他们的政权就会稳了,而对中国也没什么不好。。。

人人都想安居乐业就够了。。。

听说中国有个“农民工”阶层,这不太健康,因有违人人平等的精神!中国政府该增加城市吸纳这个阶级的人,而非将他们分类以控制城市人口。在此阶段有此策略无可厚非,望是暂时而已。中国经济正面临挑战,农民工首当其冲,身受其害者众,如共产党政府无法控制他们,中国完蛋了!

再来动荡不安,就再落后几十年了。

馬來西亞華社之前景

华人在马来西亚落地生根都有一段日子了。巴巴、娘惹文化就是早期华人与本地土著姻缘的结合品。19世纪末期有更多的华人南来谋生,从中也出了极为著名富商,如陈嘉庚、李光前之类的。华侨们的所谓祖国还是中国,他们遥想有一天能衣锦回乡、光宗耀祖!至于他们出生于马来西亚的后代对中国的认同感并不大,但那感情还是驱之不散,因是一代传一代的,此乃人之常情。

只是,当二战结束后,整个局势的演变并不如整个海外华侨所愿。由于当时世界处于意识形态两大阵营互相斗争之时,而恰巧中国大陆又为共产党拿下,南洋华侨皆于各种原因而没能回去,而只好把当地当成新的落脚点。

然后,就是一连串的华教血泪史。牺牲最大的就是林连玉老先生,为了争取把华文列为官方语文,而受到政府打压,最后连公民权也丧失了。华社先后出现了数位伟大的华教捍卫者,使华教于今天在马来西亚国土上屹立不到!

只是,今天的马来西亚,让我们看到了什么?要见到不同的种族在一起吃东西、看电影,还真难见啊!多数国民都是以同样种族的人为朋友,至少在我身边的朋友都是如此。除了宗教关系外,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自小到大都没什么机会接触友族同胞,所以两族间有蛮深的隔阂。

是不是华小造成了这种情况呢?

马来西亚华人都拼命把孩子送往华小,结果孩子家里说华语,在校也说华语,严重缺乏与友族孩童沟通的机会。而友族同胞,除了少数以外,其他的也把他们的孩子往国民学校送去。这,是不是好事呢?如果这种情况在本地华人的下一代重复出现,可想而知与友族的鸿沟会越来越大,国民严重两极化!万一这真的发生,对本地华人是最不利的!因为长久下去马来人的数目肯定大大超过华人的数目。如果华人与友族不能良好的沟通,极有可能徘徊在各种利益门外,在此国过着悲惨的命运!一旦被迫害,中国台湾未必要收留这批为数庞大的华侨!皆时,惨矣!

如果我们接受同化政策,会不会更好呢?

首先,我们需要放弃对本身是华人的文化身份认同。我们要放弃学习华语,要放弃过春节、端午、中秋等等!这,可是很大的牺牲啊!我们与友族们同校,一同上课,一同玩乐,说同一种语言,就像泰国,就像印尼!政府也废除歧视华裔政策,大家公平分蛋糕。然后政府削弱伊斯兰教的影响力。最后各族融合,真正实现了一个“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梦想。我想,这也是巫统长期以来的目标,通过各种手段削弱华人的身份认同,逐渐侵蚀华人的经济利益,影响华人皈依伊斯兰教,丧失华人姓名,以马来语为母…

跨年佛學講座

我在2008年的最后两天参与了一个佛学讲座。主讲人是来自台湾的慧律法师。法师演讲时还真七情上面,表情丰富,让观众们都不至于闷了睡去。

开场都有一段的唱经。平时有唱经的我也自然而然能随之起哼。

法师主要是说什么是正信佛教。华人社会活在儒、释、道的文化太多年了,导致个宗教都变质了。法师该是想尽力协助大众了解何谓真正的佛教。

法师也强调佛教各派该团结一致,不因些微分歧而闹内讧。

法师的演讲大多时候都简易有趣,可惜有几段因应用经文用语而让佛学初学者如我脑袋转不过来。

有些美中不足的是,以我所了解,佛陀已经涅磐了,那么法师怎么可以说“愿佛陀保佑你”和“愿佛陀保佑我们伟大的祖国-马来西亚”呢?而且第二句让人感到有些怪,但又说不出来其怪在何处。

大会还请来了马来西亚的口琴高手以呈献高水准的演出,我只能说,很棒!

大会负责人上台演讲时也几乎掉泪,主办过程想必艰辛。

在接近2009年的时候,法师们也为大众祈福,观众们全都亮起了手上的莲花灯,场面庄严壮观。

不虚此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