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贝宝PayPal取得

庚寅虎年感言

又一个农历年。

噼里啪啦热闹群星合唱的新年歌在在提醒了新的农历年到了。

过年,越来越显得形式化,意义越发淡薄,很多东西显得复杂,不合乎当今凡是求快的社会口味。

看了很多写过年的文章,作者大都感叹气氛不如从前等,他们都很怀念古早的过年气氛。

过年,在资本主义社会里,就是:假期-堵车-回乡-大扫除-春联-鞭炮-各种糕饼-汽水-包装水-朋友间喝茶聊天-新年歌-电视上的过时演唱会与颁奖典礼,等等等。

越来越多人不喜欢过年或只把过年当普通假期。如果过年所代表的就是以上种种所提,那么,逃年人数增加也有迹可寻。

要挽回过年的市场,还是该回到历史,教导每一个中华子民过年的由来与其意义。很高兴今年的星洲日报连续几天刊出了有关过年历史的文章,非常好。这些都该列入华小教程内,而不是只教学生们年兽等等等。

吾以为,过年,最有意义的,还是一家人吃个团圆饭啊。其次,该是亲友间互访交流促进感情吧?

在二十世纪的中华子民,还未经资本主义与工业革命影响,他们过得年是我们当今无法想象的。当时是不会有新年歌的,更别说是一连串迎合过年的电视节目了。资本主义的社会产生了这些新活动。我们听到的新年老歌,也不过是数十年前的歌曲。

现代人爱看电视节目过年,不知是喜是悲乎?其实,社团应该趁过年多主办群体活动,例如在特定地点放鞭炮,不至于使人守着电视过年。

中国自古战乱不断,过年的传统仍能延续至今,着实不易。当然,如今所看到的过年形式,绝并不可能是原汁原味,毕竟每个时代都有不同的生活方式,而过年的形式理所当然会有所调整。

希望中华子民继续坚守过年的传统,清楚为何要过年,了解过年的意义,方能确保过年的市场仍在,过年也绝不绝迹。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東甲炒蝦面 Fried Prawn Mee @ Tangkak

大城堡的 Le Pont Boulangerie et Cafe@Sri Petaling

昔加末兩天一夜或一日游美食與華教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