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八月, 2010的博文

用贝宝PayPal取得

认字而不能书?

据报道,网络世界汉语拼音盛行,中国青年如今提笔难书,只懂得从在电脑屏幕通过汉语拼音认字选字。

网络世界是趋势,未来必大行其道。既然汉语拼音是汉字输入法主流,要改变提笔难书现况可想而知是无能为力了。除非另有更简易的汉字输入法,如笔画输入法等,此等输入法将“强迫”使用者记得汉字字形,有助记汉字。不知何故,虽说汉字输入法有上千百种,汉语拼音输入法还是最流行。

汉字虽然古老,惟字体复杂,难学难认,很多初学中文者,大人小孩,都排斥之。此想象是相对于英语而言。笔者所知,某些华裔小孩子不爱汉字就是不爱汉字,喜欢更简易的ABC。既然汉字难学,普通话显得更重要了。相较中华民族其他语系,普通话易学,使用者众,获历届中国政府大力支持推广。汉语拼音乃根据普通话发音设计,亦容易上手。通过输入音调而选字方便了许多人,更是学习汉语者的救星。

这里要提到之前的普粤之争。笔者浅见,如果各语写各体,人人以普通白话和广州白话各作各文,广州语或会成为另一个日语,虽用汉字而互不通。中文到时不是像英文般在各国(美英澳纽加)只有口音词汇差异,而是像印度般各语语言文字自成一格也。职是之故,普通话确有渗透各区的使命。

秦始皇的书同文政策避免了中华民族大分裂,避免了各地区出现异语异字。希望当今普通话政策能再创历史,与书同文政策相映辉。

独立日感言

国庆日将至,电台电视台无不充斥各“爱国广告”。其中有一支,笔者在英语电台听到,一位男士致电装修工人,以马来语催工。其女性朋友听到了,好奇问为何不用华语,装修工人可是华人啊。男士表示本身虽是华人,但不谙华语,而装修工人也不谙英语,两人唯有以马来语沟通。广告以口号“一种民族、一种语言、一个马来西亚”结束。好个一种语言!

另有一支,国内卫星电视台所见,一华裔女生由于自小母亲改嫁穆斯林而皈依伊斯兰。女生介绍家庭背景,强调与华裔亲戚相处很好,相互尊重,宗教差异没成了隔阂。女生也有大把各族朋友,更展示了与友共游的照片。在国庆日,这种表面功夫,确能感动许多人。

以上种种,笔者看到的是 - “同化政策”。原来“某方面”从不放弃,屡败屡战,现在更以洗脑形式打入商业广告短片来了,推销自己诠释的“一个马来西亚”。

一个马来西亚,一种语言?迟一点会不会要一种文化、一种宗教?这难道是延续了“向东学习”政策?学习民族国家日本、韩国一样,入籍日本就要取个日本氏,入籍马来西亚就要取个“阿拉伯”名?然后应该满口“到地口音”马来语?吉兰丹音不知到地否?

某方常言各族该互相尊重。笔者往往理解的是,所谓的互相尊重是单向的。原来单向的尊重也叫“互相尊重”?斋戒月吃东西竟是挑衅,竟是侮辱穆斯林,还东拉西扯,严重离题,叫人回中国?!这些人原来能代表神。娶嫁穆斯林就“一定”要皈依伊斯兰,无需严谨调查,许多国人必不苟同,不然各族多年前早已像娘惹般同化了,今日又何须费尽心思想方设法“促进国民团结”?

除了脑残,还是脑残。某方面数十年来通过种种方法管道,搞僵了许多人的脑袋,今日把病毒再传下一代,挑起仇恨,形成恶性循环,要把马来西亚搞死了方休。

中国人当真如此无礼?

据报道,日本当局于旅游景点设中文告示牌,规劝中国人顾及卫生。

中国人当真如此不卫生?礼仪之邦当今成了无礼之邦?所到之处必沾污环境?

共产党文化大革命当真摧毁了中国人自古以来的礼义廉耻价值观?

或民间(下层阶级)向来如此,他们非士大夫,是以无需如此严格。

华教新观点

一直以来,反华教分子喜欢搬出大道理,即华人学汉语,国语(马来语)就会不行或口音不到地不够“马来化”,不利团结各族。这理由似是而非,难于反驳,盖此理论需真施行后方知其结果,惟一旦实行那还得了?华文教育可能就这样没落了。故风险大不能行。为了反击对手,华教人士往往搬出联合国人权宣言,一再宣布学习母语权利乃世界共识,乃基本人权,惟此论未能说服反华教分子,双方角度不同,至今仍僵持不下。

日前马华总会长蔡细历于某个华人经济大会呼吁政府好好发展华小以栽培懂华语人才,这说法棒极!这里非捧政治人物的大脚,这说法确实有新意,在于此说法没把华语和华人挂钩,精彩!此时此刻,华裔马来西亚人莫束缚脑袋,该放开思维,莫将汉语与华人绑在一起。爱华文一众该尽心尽力,向非华语一众解释懂华语之优点,力求不同种族皆通华语,就像当年蒙古人金人等折服于汉文化,渐渐融入中华文明,而今亦成为中华民族。世界各国政府、社会、学府等喜用英语向外国人传达讯息,如设立英语媒体等,而汉语拜中国崛起所赐,潜质也不少,爱汉语人士该抓紧这好时机在世界各地推销汉语。

当今中华世界经济起飞的角度出发,国人识汉语则优势明显,有利招商引资。这正对正某些功利者的胃口,还不争先恐后蜂拥学汉语去?而非功利者都衷心喜欢汉语汉字汉文化,日日学习、奉行中华优良文化,此举更吸引多人来加入汉语大家庭。

偶有奇想,未来汉语大行其道,马来西亚人的国语把马来语改为汉语,这有异于大陆的新文化想必有趣!

普粵風波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二日获刊登于南洋商报言论版(有话直说)。

最近中国广东省有“普粤之争”,政府有意借打压广州话以推广普通话。部分群众反应激烈走上街头抗议“暴政”。

今天打压广州话,明天又轮到客家话?闽南语?潮州话?是传闻否,此非好消息矣。

其实,各语可谓各有千秋,粤语(广州话)多音调,像闽南语客语般多少保留古音古词,表达力不逊普通话,许多民间词汇更是普通话内所缺少,如“阴功”等;普通话优点是只有四个音调,有利学习。欲学习华语,从普通话下手准没错。普通话近百年身为国共两党统治地域的国语,在政府大力推动之下,涵盖范围已非常广大,影响力不同凡响。南马、新加坡年轻一代更几乎不谙自身籍贯语言,通通以普通话交流。当然新加坡还是英语占尽优势,普通话乃辅助语言而已。但是,普通话成为华人圈统一语言的趋势似乎已渐渐成型,更可说是逐渐成熟。

在其他华族语言日趋弱势下,唯有广州语大获港马媒体撑腰,仍然强势。许多其他籍贯华族需用广州语讨生活。这情况在吉隆坡及香港都很明显。想当年当初许多上海人潮州人苦练广州话,谋生图个立足之地,今天香港也出了数位潮州籍贯的富商。

普粤之争这情况在国际上也有相似例子。印度史上淡米尔语言群就曾排斥兴都语,淡米尔人多不愿学习身为印度官方语言的兴都语,惟这情况在年轻一代有所改善,但淡米尔人骨子里仍恋恋于自身历史悠久的文化。印度这两语不只音调有异,文字也大大不同。庆幸的是,普粤虽音调各自成一格,惟文字尚同。中国古时也语言众多,官员多以所谓官话交流。文书来往方面拜秦始皇“书同文”政策所赐,始终都使用同一字形,否则后果就如兴都语淡米尔语般,各自演化成另一套字体,你有你楚字,我有我齐文。汉字字体不断演变,由篆变律变楷,但因全民只用一字形,所以自秦以后各字体还是通行全国。值得一提的是,古时中文文章格式,不论官方民间,皆用文言文。虽然你我语言不同,但你我尚能以文字交流,真美事一桩!

始终,笔者有感,白话文或是罪魁祸首。白话文顾名思义,我手写我口,文章口语化,惟这趋势导致各语言(方言?)群渐行渐远,沟通不良相互歧视,误解重重。若某人以广州白话作文,不谙彼语者必难理解之。或许当局该借鉴古法,复兴文言文以利各中华语言群沟通。虽说文言文非万能,有时也会有语义模糊的问题,需要仔细猜想一番方能解义,但尚能一试,或从中取灵感以化解籍贯语言与普通话的冲突。

笔者渴望一天汉语言能影响全…

梁文道佛學講座

两天前于千百家听梁文道说佛法。多人慕名而来几无泊车位。

主持人语调沉闷念书般讲解梁文道的背景。所幸没赘言连篇,很快就进入正题即请梁老师发言了。一开始状况百出,音响连发噪音,其中一次更是犹如魔鬼吼叫,让我想起了这里的主席于佛堂二度碰鬼的故事。

梁老师首先提到了清末多出名僧,也出居士杨文慧,发起佛教复兴运动,很多知识分子参与其中。清末诸士喜佛,原因有二:佛说有形而上,且逻辑通情达理。诸佛士人物代表有梁启超、谭嗣同等。他们发现佛法内含民主意识,有利当时社会改革。现代香港人七成自认佛教徒,惜误解甚多,道佛不分。港知识分子拜教会学校林立所赐,多信基督。佛教在港未兴皆因未积极投入社会。惟近年信佛知识分子大增,只因西方佛教徒增也。其特点是不重仪式,而重禅修。港佛徒知识分子亦有别传统,不参与法会等。当为数不少佛士参与游行时,多人批评佛徒投入社会运动有违佛法,佛徒应只重内修。惟梁生认为区分内外有违佛意,因社会复杂,人人难以置身事外明哲保身。梁生提到美国一行禅师游行行禅,感染情绪激动的示威群众。社会运动中诸人常有愈发激进现象,故佛徒提倡以慈悲心促进改革因官民双方方都在错误制度下生贪憎痴。有趣的是,梁生也提到东晋诸士称印度为中土,意即本土不合其所期待也。

梁生抓紧公众心态,也谈马来西亚时局。梁生有感世人备受族群身分困扰。其实世人身分何其多,人人之间因缘复杂。与其置身度外,妄想自身得道,不如结合众力揭发各不公不义之事。

有观众提起梁生清末前无形而上学乃大大措,此人说儒学及宋明儒学就是例子。梁生谓儒学重点仍在人间,而宋明儒学更恰恰是对佛学的回应,以免于没落。宋明大儒朱熹、王阳明常作功夫养气,深受佛学影响。

从中,梁生解释了论语学而篇,吾得益不浅。原来所谓的学是学习拯救群众之道,而君子该事事为大众着想,原本的意义是重大的。梁生也提到了易经,谓天行健即天自成一格,君子该自强不息,事成事败不能有所怨,但求心安理得。

梁生叹媒体塑造他的救世主形象。使其烦恼不断有感欺骗世人。在大陆常有民众发信希望他能帮忙,可见其形象非凡。可惜现实中梁生也爱莫能助,他不外是另一位知识分子而已,无权无势亦无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