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一月, 2010的博文

用贝宝PayPal取得

中國妓女名滿天下

前一阵子发生了一位中国女学生由于出现在娱乐场所被误当妓女而被扣。在这里我们除了要谴责警方不分青红皂白抓人,也该反思为何执法人员会对所有的中国女郎有此偏见。

事出必有因。最近几年中国女子来马卖淫已过于泛滥。官方数据也说明了被逮捕的外国妓女数量以中国国籍为最。中国籍妓女遭逮捕的新闻在媒体上屡见不鲜,日趋严重。单落网的已为数甚多,更何况那些还逍遥在外的漏网之鱼。这些妓女一个个在妓院、按摩院、酒吧等风月场所营业,天天在为钱而出卖身体。除了马来西亚之外,他们也似乎无处不在,甚至在阿富汗都有他们的踪影。

这数年正值中国国力大大增强时,中国一步步迈向巅峰。08年把奥运办得有声有色,09年办一甲子国庆向世界展示国力,而美中不足的是现在却得到了大量输出妓女的名声,实在有损国格。输出妓女的声誉还糟过大量输出佣人劳工的印尼及菲利宾。如今,凡中国女生所到之处必遭人投以偏见,以致方有那位女学生被误当妓女遭扣留之不幸事件发生。

这么多好模好样标致的女生放着正经工作不做而为娼,说明了中国虽然经济前景大好,但人口过多使工作机会僧多粥少,资源遭少数人垄断。再加上社会人人金钱至上,酒色风气盛行,是以女人不耻为妓,笑贫不笑娼也不奇。最吊诡的是长期重男轻女的风俗使中国女性数量减少,男人欲找结婚对象艰难。其实,更严重的事实是,各种性病会随着这堆妓女归国而蔓延,那真是中国人民之大大不幸!

中国自从拥抱资本主义后,黄赌毒等黑道行业也随经济增长而来,这些行业利润丰厚,如附骨之蛆,一次有一次的荼毒中国人民,中国人将再次踏上病夫之路。

我祖父乃中国公民,泉下有知,必摇头也!

華小悲歌何時了?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日获刊登于星洲日报沟通平台版

从前,年纪还小时,当报章报道某某华小那年零新生,整间学校只剩友族学生数位而已。而这群学生毕业后基本上学校只剩下老师校长了。在报上所看到的老师校长 董事们都为此问题而眉头深锁,我心想,为何不干脆点,关闭此校,一了百了,反正需求已微,而且老师校长能被派到别间学校继续贡献社会,何乐而不为?

这课题,好像引不起周边亲友的兴趣,隐约觉得是个禁忌,可能周边的人对此事已引以为常了。是以我的疑惑没能获得解答。

有幸的,多年后才知道,其实马来西亚的华小命运很苦,随意说关就关是在玩弄华教的命根,皆因关了一间,往往就意味着千苦恨!是的,那个程度就是有这么严重!

每年,我们都知道,华小师资不足,而国小师资过剩。然后,“很多人”、“上头”千方百计,想把不谙华文人士往华小里塞。对这些人来说,此举就是于处理国小师资过剩问题的最良方法。这么容易、直接、麻烦少,这些人当然行此策了。

每年,我们都知道,很多临教欲升正却不得其门而入。去年甚至有京剧成为面试题的丑事,面试官员该是看“梅兰芳”看得多了,吹毛求疵的本领在此时发挥得一干二净,平常做事也这么认真就好了,我国有福气了。

大 选年,我们都知道,华小地位突然平地起雷,不再卑微,不再渺小。“尊贵的”纷纷为华小说好话,地位显赫如首相都陆续抢先为华小捎来好消息。支票先开了,能 不能兑现是后事, 不重要。大选前华小是棋子,为人玩弄摆布,大选后华小是弃子,无人问津。民主政治拿来这样玩,真的要为他们派手掌,竖起大拇指,说“够创意、有意思”。

在 马来西亚,学习华文不可思议的与不团结挂钩。分裂族群的罪魁祸首是华文教育,坚持学母语的权利就是伤害友族的感受,是一种侵略行为。学习母语危害团结,左 看右看没一处说的通,叫人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好像华小从没教马来语。事实是,华小毕业生会看会讲会写马来文已经是很普遍的事了。在这里,华裔的马来语口 音与说话方式要与马来裔一模一样才是国民团结才是某些人的逻辑。这样的逻辑,已烙印在许多人的脑中,所以今天我们能在网络上看到有人说“大马华裔要向印尼 华人看齐,取印尼名、说标准印尼话”,不知怎的,我想起了98年的那些冤魂。庆幸的,还没听到有人说一起拜阿拉吃清真食品也是团结尺度之一,只望不会有这 一天的来临。

马来西亚华文环境渐渐萎缩,英语在私人界大行其道,马来语也有政府力挺,使用华文…

韓國人萬歲萬歲萬萬歲

他们的历史教科书竟如此的精彩,领土大得不得了,整个唐朝被压在四川云南,蒙古新疆全属于“高句丽”王国,想像力一流啊!

韩国明星红遍亚洲,更闯进好莱坞,气势凌驾其他香港日本明星!

他们的语言竟为印尼某个部落所采用,他们还不大大宣传?

韩国人发光发热了!韩国人伟大了!

继端午节后,韩国人也想把孔子抢过来了,他们说着说那,无非是要牵强附会,硬把自己血缘与孔子挂钩。

韩国人对国内汉人的明显政策歧视,必马来西亚巫统政府更有过之而无不及!例子有华人不能从事某些行业或经商等,而全世界竟没谴责这种超级歧视,岂有此理!

这个民族怎么这么自卑?

华侨的迷思

祖先南来,手足胼胝,处处为下一代着想。当时他们是怎么想的?要下一代富足,然后衣锦还乡,会中国去?还是安定在南洋,在南洋开始新生活?与土著通婚?忘了中国?

上一代这么辛苦维护华教,他们的用意是什么?很明显是想让下一代人莫忘根。

这一代社会结构风气改变,这代华裔的想法与上一代相悖,对这里有亲切感,这片土地就是家。这一代该怎么看待上一代的期望?怎样继承上一代的梦想?

快樂新年2010 - 薪資未漲糖先漲

如题。

苦了千千万万的马来西亚人!尤其是打工一族。

这痛楚,那些巫统富豪们是体会不到的,他们过的日子还是一样,四处玩女人,享用免费的高工资,一个人兼任数间公司的董事或主席。

广大的中产及低收入人民何时能摆脱这种任人宰割的痛苦?

为什么还是有人还要给那堆虎狼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