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四月, 2010的博文

用贝宝PayPal取得

为红毛泡茶

那天,临危受命,为红毛泡茶,贻笑大方。

茶,是绿茶,是龙井,是上等茶。

人,一个红毛,澳洲人,有两女奉陪,中女。之一乃其女友也。

喝了很多次茶,就是少喝龙井,太贵了,平常也只喝铁观音普洱之类的。龙井印象中只喝过两次吧!

泡龙井,手法与泡普洱不同。黄师傅泡过,我从头到尾仔细观察,但在人客面前毕竟有压力,而且还是红毛人,是一个期待看到中华文化精髓一面的人。吾紧张,尴尬,羞愧,后悔平常不多加锻炼。淡定方面失了分。

最终,还是勉为其难,乱泡一通。好在有那两女解围,压力也没那么大。

高兴的是,红毛平素少喝中国茶,对龙井赞不绝口,希望是由衷之言。

黄师傅说吾所泡之龙井有七十分,吾感欣慰,亦知有安慰分。吾有试自己所泡之茶汤,没那么香甜,带点苦涩,也许放了过多茶叶,水也过热了。

这是一个难得的经验,很高兴有外族朋友欣赏中华文化之茶道,帮我们打了“易卜拉欣阿里”那班猪狗一巴掌!

制度至上

波兰坠机,国家领导死了大半人,人间之惨莫过于此。

欣慰的是,波兰上下默契十足,国家并未大乱,人民迅速选出新领导层。

由此可见,良好完善的制度利国利民,即使领导大换血还是得以延续运作政策,百姓还是安居乐业像往常般生活,影响甚微。就像在企业界,每一位员工包括领导层,都只是零件,坏了就代之以新的,无损企业运作良好。

波兰事件如发生在独裁国家如中国,会是一番怎样的光景呢?笔者想,民国初期的军阀的魂魄又会重出江湖吧?以中国之大,届时各势力集团就好像当年那些军阀般,势力盘踞一方,各个勾心斗角打动战争逐鹿中原,然后中国大陆再次分裂,应了罗贯中的“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之言。

这是拜中共无完善政治制度所赐。中共似乎在学习我们的邻国新加坡,让少数人(国家最高领导)来遴选下一代领导人。当然,如果遴选标准严格以法为据要求接班人内圣外王就会利于民,若只凭自身喜好自身定义来决定接班人那么百姓就犹如生活在封建皇帝时代般,只能自求多福了。

如果民主真不适合现在的中国大陆国情,那么独裁不适合中国人民更是有历史根据。历史上的独裁朝代都没能善终,打战好像吃饭般频繁,受苦的仍是百姓。

笔者想,最好还是立法立一个标准,明确定义领导人资格,使遴选过程透明,方能服众。万一现任领导真有不幸,就以法律选出接班人,国家机构照样运作,人民照样过生活。真好!

中文路還遠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零年六月一日获刊登于南洋商报言论版

最近于南洋商报拜读了很多有关华人崇洋化的文章,心中有感而发而也欲发表己见。

当今英文世界现象,用英文发表文章者,各种族皆有,从亚洲到欧美,从非洲到南美洲,可谓遍及全球。这些文章通常题材广泛,发表于各媒体,涉及不同领域,有文学科学等。每天在各英文杂志报章上都能看到不同种族发表的文章,英文通用世界之层度由此可见。由于全世界都在耕耘于英文,故英文地位愈发重要,故学英文人士也与日俱增,也故可见中国人如今狂学英语之现象。

何时见学习中文者于各媒体发表中文文章?全球能挖出几位?世界各地学中文人数不少,但往往以学说讲为主,文字方面则能认得多少就是多少。能说能讲固然不俗,但若没动笔就不能全面了解中华文化。动笔,能让中文学习者知道,中华文化非只有儒释道而已,还有好多好多的丰富内涵有待慢慢鉴赏。不仅如此,动笔亦能让中文学习者接触到许许多多的中文成语谚语歇后语,这些精句内藏千年民智,非下笔所不能体会。

谈到中文,不能不提及汉语品应。汉语拼音的发明能很好的辅助学生掌握中文发音。可笔者就见过一位韩国朋友,本末倒置,以汉语拼音写电邮。笔者也目击许多网上游戏玩家以汉语拼音相互沟通。当年提倡灭汉字诸先贤泉下有知必叹息不已,想当年他们千辛万苦想改造中文但不得果,而今日还有人再玩这套,根本就是重蹈覆辙!中文同音异意字何其多,其结构根本不适合拼音文字,而且今日中文也能走入电脑了,何苦要用汉语拼音写文章来让人瞎猜意思摸不着头脑?

可惜,社会还没酝酿出写中文风气,就先让中文为外语污染了。一片文章左WTO右ECFA,一面看一面摇头,非华裔友人还曾问笔者难道DNA没有相关中文词汇吗?笔者汗颜不已。想必华人在最近二百年饱受外族欺,对低人一等卑躬屈膝也习以为常了,很多华人往往以能融入洋人世界为荣,以能说写外文尤其是英文为人生目标,潜意识内也认为中文要通行世界决不可行。如此没有自信,灭自己威风,这样的思维,别说推广中文,做任何事情当然都不成事。

华人崇洋的例子比比皆是。从某些台湾节目里可以看到,很多台湾人还很介意英语口音准不准倒地不到地之类,当中还会嘲笑某些国家如印度马来西亚新加坡的英语口音。不仅如此,从他们的节目中也知道,在某些台湾人的世界里,好像白皮肤的都得会说英语般,请问连伊朗人都要会说英语吗?

庆幸的是,中共已经禁止官方媒体于文中夹杂英语词汇不伦不类。想…

残害同胞罪不可赎

开始,有三聚氰胺,毒害婴儿无数,伤尽父母心。

之后,有四川大地震,豆腐渣学校害死好多学童,中国迈向老龄化社会加快一步。

然后,又有地沟油,恶心透顶,竟然有十分一的市场,跑进了许多人的肚内。

无良商人何止残害国人,还出口毒饺子夺日本人命。难道他们要一报南京大屠杀之仇?

他们利益熏心,商德零蛋,眼前私利要紧,赚钱移民一了百了,千千万万国人弃之不顾矣,任之死伤于自身低劣产品下。

现在,青海大地震,又现豆腐渣!之前揭发豆腐渣的人都去坐牢了。为民仗义执言,还要坐牢,这回还有人想试试吗?

还有什么伤天害理的假东西尚未纸包不住火公诸于世?

够了,实在够了。

难道,国家尚没兴起,你们就要戮了你的民,亡了你的国吗?

我祖父的祖国,你发生了什么事了?

The world is really small

After so many years, me and my sifu(mentor) in ex-company are in the same team again! He left my ex-company in year 2005 and has joined a few companies in the following years. In year 2009 he joined my company and finally recently he officially became my teammate! So it has been 3 years then. When the news was announced i was like "wow, it's happening"

漢字前景

汉语史上,大量输入外来词乃常事。这方面更有两大著名时期,一是唐玄奘取经后的佛教梵语、巴利文词汇,二是近代清政府末期至民国时的日本与欧洲语文词汇。而今日汉语变化速度更胜古时,几乎每日都要更新汉文词库纳入外来词汇。

唐时的大量佛教词汇历经千年磨合而今已成日常用语,可谓已“飞入寻常百姓家”。佛、菩萨、袈裟、塔等等词汇你我都早已接受,不经细查早已不觉是外来词。这可谓外来语融入汉语成功一例。

日语词汇更帮了现代汉语一把,许多工业时期词汇汉语没有就往日语词库里拿。这些词汇往往非常传神,音译意译皆头头是道,科学、民主、共和手到拿来,最后融入汉语内了并广泛采纳于教科书。故往往生活中所用某词汇追溯其老祖宗乃日语也。

由此可见,推广译词不难,教科书怎么教学生就怎么学,经年累月应用而深植脑袋,尔后用之社会。

汉语迫在眉睫的难题有如何融入日新月异的英语(或某某欧语)科学词汇。现象是许多中文媒体喜弃汉字而取拉丁字母,例子有DNA,CD等等等。此习惯一开后果严重,由此蔓延开来最终必至汉语不伦不类。那些拉丁语词汇不是符号,决不能与阿拉伯数字不能相提并论!汉语追得这么辛苦,就只因汉语非科技发展主要用语,不能主导科技领域,唯有苦苦绞尽脑汁快速翻译外语词汇。

外语(英、欧语言)原词汇易记易念,也难怪民众唾弃长长的汉语词汇。DNA和脱氧核糖核酸哪个实用一目了然。这是翻译功夫太差了还是另有其因呢?古人皆不通外语,是以容易吸收消化应用外来词汇。现代人尤其年轻一代皆通晓外语,加上中国人台湾人拼命以精通英语为荣,使用大量英语词汇正中这些人的下怀。一能显示过人社会地位,二则乃之前所提起的外语词汇往往实用于生活中。

以上种种危害着汉语前途,唯汉语主导世界科技文化政治趋势所能根治。中文媒体作用很大,发挥作用谨慎用字能延缓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