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學儒學出好運氣》

用贝宝PayPal取得

淺談中英夾雜現象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一年六月廿七日获刊登于南洋商报言论版

近年火星文泛滥,好多人看了直摇头,觉得严重污染华文。笔者也认为火星文随便赋予文字新义之举不可取。火星文虽可恶,惟相对下,中文受外文(犹以英文为甚)污染问题更严重、更恶劣。

中文受外语污染程度如何,从媒体就能得知一二。台湾综艺节目里,嘉宾爱于谈话之间送上一两句英文,好像很潮般,岂知外国朋友其实看得一头雾水,徒贻笑大方而已。

在中文乐坛,中英夹杂更是最“潮爆”之物,歌手左一句“love you”右一句“i wanna”等。然后,“这个key高一点”、“这边的 chorus该这样唱”等等,弃中文词汇不用,是嫌中文词穷吗?甚至,有些华人歌手的专辑封面,专辑名用英文,连歌手名也只放英文,不知情者还以为这些是 英语专辑,实则这些乃中文专辑也。实在是故弄玄虚,让人无话可说。

iPhone, iPad, iPod 等至今尚无中文译名,是中文世界漠不关心吗?媒体习惯在文章内插入这些英语词汇,仿佛认定读者皆通晓abc,如此“寄人篱下”,难怪英语独尊世界也。奇的是,facebook就有好几个中文译名如面子书、脸书等。记得,不是人人都识得abc的。

有些作者为了要突出“潮”味,让其小说从头到尾充斥了英文词汇。例子有什么某女郎职场奋斗史的小说等等。这种小说,笔者越读越悲。

当前,中文世界诸国以英文为尊,把学英文制度化了,列入了中小大学课程内,非让学子学好英语不可。殊不知在英文世界,人人只需专心实学,无须费时学习他语,难怪这些国家强盛如昔,国民素质亦有增无减。要知,语文程度有时根本不重要,专业知识往往才是社会所需,这道理,浅显矣。

笔者晓得,现阶段,很辛苦。要穷追外文新术语,要翻译之,功夫很多,且都是治本而已。要治标,还需指望中文世界社会主导科技与文化发展,术语方以中文所构成,就能免去麻烦了。

中文已于世界众语中位居次席,与有荣焉,若继续受外文污染,实属不幸。希望各方务必慎重关注此事。

评论

  1. 有些英文字的确是很难用华语表达的。

    回复删除
    回复
    1. 感谢留言。

      本人热爱中文,不愿见中文受制于外文而有感而发。

      删除
  2. 感谢意见。

    本人热爱中文,不愿见中文受制于外文而有感而发。

    回复删除
  3. 路過者10:31 下午

    以前我也非常熱愛中文,或許受到當時的中文媒體影響吧,因爲八十,九十年代時期的中文報紙和雜誌常常大事渲染中文將在二十一世紀取代英文。當年,香港也盛產了許多非常高質量的武打武俠特技中華文化英雄片,黃飛鴻系列、方世玉、洪熙官、詠春、精武門等,成龍、楊紫瓊、李連杰等等,還有很多富有內涵的優美歌曲,男兒當自強、似是故人來、長海一聲笑、上海灘等,無疑令海外華人也增加了幾分民族自豪感和認同感。

    可是,三十年過去了,英文反而日益重要。前幾個月,連荷蘭議員、德國議員也在國會裏大發雷霆,投訴該國越來越多大學採用英文教學,尤其是碩士或以上的課程,柏林很多服務員完全不會德文。英文主宰資訊科技的原創技術,無論你喜歡與否,即使是常以法文法語爲傲的法國人也得向現實低頭,乖乖地學習英文。

    我很佩服韓國,經歷了1998年的亞洲金融風暴洗禮後,韓國陷入破產危機,人均GDP下滑至9千美元,曾一度被國際組織除名亞洲四小龍,但很快地浴火重生, 上升到今日近三萬美元,韓流韓文化衝擊全球,國家也變得更民主。

    昔日曾安然渡過危機的臺灣卻不斷倒退,人均GDP不增反降,已被韓國超越,中臺電信詐騙犯更合夥在全球各地犯案,還天天爲了和大陸爭奪詐騙犯的遣返而鬧國際笑話,淪爲亞洲詐騙蟲,可悲啊

    回复删除
    回复
    1. 感谢留言。我热爱华夏文化,所以写了《學儒學出好運氣》,令中文读者重新发现,华夏文化竟然有此宝藏,而且在这个都市化全球化的时代,更是对还原儒教真面目非常有利。

      英文如今高高在上的地位,乃众人所【宠】出来。科技发展越迅速,英语的扩散更加飞快。

      删除

发表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巴生大肥麵粉糕 Fatty Mee Hoon Ker @ Klang

昔加末兩天一夜或一日游美食與華教行

仁嘉隆飛板麵 (Flying Pan Mee @ Jenjar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