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2013的博文

用贝宝PayPal取得

西元二零一三奇迹年總結

年头我排了紫微斗数盘,由一位低调的算命师解盘,逐月预测。

现在看会分析,好事如有业余收入和赢奖等的夏历月份可谓全中,庆幸所预测的衰事并未发生。当然,所谓的命盘,其实是依夏历为准,故尚省下一个农历十二月以供对证。

我感谢上天让吉事全中!这是上天所降之福。凭着对上天的信心,近几年我过得非常不平凡。万事充满了奇迹。

近三年吧,我可说是几乎天天都睡到自然醒。我的纪录是吃了午餐到办事处已下午两点多,然后六点不到就离开了。而大致上我都是早上十点半左右才到办公处的。我这三年多就是如此过生活。然后这三年里,我不仅年年加薪,今年更升了职,你说是不是上天所赐的奇迹?当然我这里的上天并非某些基督徒或回教徒认为的“有意志的上天”。我的信仰是倾向华夏民族儒家思想的那个“天”。即便是儒家里,有人也会对天持不同看法,像董仲舒这位汉朝名儒的“天”就是有思想有意志的天。不过,我信仰的“天”是制定一切宇宙神圣自然法则的“天”,也可说是老子所谓的“道”,即至尊法则也。

今年更厉害,我用秘法向老天求不用工作而又有收入,果然我今年从五月头开始,直到九月末,完全不必上班,又有收入。这段期间,我曾在家乡休息了两个月之久,也曾去不少雪隆的名酒店度假,用尽我的酒店配套份额。就在我在家乡休息期间,某天我收到公司电邮,竟然升了职。我对升职非常的百思不解,你道为何?那是因为在我公司,若要升职,还须填一个非常复杂的升职表。升职表有许多项目,你须要为每个项目提供“证据”。比如其中一个项目是“工作项目”,你就要天下你曾参与过的每个工作项目,列出你的成就,证明你所说的成就等等,过程其实非常不简单,兼繁琐。天完后,这个表会交由一群高层审议,看看这填表人是否有资格升职。

我刚才说对升职百思不解,那是因为我今年根本没填升职表!不填升职表却获升职加薪,实在太奇了。我对上天的神力感到万分敬佩!真的非常敬佩!赞叹上天!赞叹上天!如果基督徒就会说哈利路亚!哈哈哈。

然后,我最近检查薪水单,发现自两个月前,我的薪水竟然静悄悄的起了。这又是个奇迹啊!我今年大半年不工作,竟然起了两次薪水。我实在不得不赞叹秘法的威力,而当然最重要的因素在于上天成全我的秘法!

想当年,初毕业,最担心就是前往我某大学学长的公司。原因是我听闻那位大学学长在那间公司被操得厉害,几乎天天都半夜才离开公司。岂知,就是这么巧,我的第一间公司恰恰是学长的那间公司。

当初第一天向公…

Ads: Local Second-hand Books Trading Site!

I get to know this site http://bookup.my/ recently. It is a online trading platform for 2nd books sellers/buyers with delivery service.

To be honest the concept is nothing new as I have seen some organizations running similar activity before in Petaling Jaya and Subang jaya. However this is the first time I get to know there is a local website that does this. Perhaps BookUpis really the first site that does this.

What is so special about this site? It's delivery service that makes the difference. If you are seller, BookUp will help deliver books to your buyers. First you have a platform to sell your books. Secondly you will have them to help deliver your books to the buyers. As a buyer, the books will be delivered to you just like the way you made any online transaction for any physical items.

What about shipment fee? The buyer will get FREE shipment from BookUpif the total purchase amount is over MYR50. Otherwise it will be a fair game, you buy a little only then you gotta pay fo…

雜誌《品牌與連鎖》作品: 麵包恩仇錄

面包,虽发源自中东,惟对亚洲人而言,也算是西方传来的食品。西方世界人人爱吃汉堡、热狗、三文治,这些,通通都是面包食品。大家皆知,亚洲人常吃米饭,而面包就等同于西方人的米饭。

当然,狭义的面包往往指常见的白面包等。而广义的面包,其实包括了中东印度人爱吃的〔馕〕等种种由面团发酵的食品。

华人传统面食多样,有包子、馒头、发糕等,就是没面包。我们现在所谓的面包,是明末清初由西方传教士传入华裔祖籍地-中国的。

目前,世界各地,许多人每天的食谱都少不了面包。在本地,许多人的早餐,都是面包。不管是有馅无馅切片,形形色色,都广受欢迎。

不仅如此,本地有种特色面包,即海南式烤面包。这种面包,曾几何时,但凡有海南人咖啡店之处,都有售卖,全马各地,就连新加坡,都能吃到。虽然是〔红毛种〕,却已在此处落地生根,涂上本地才有的加椰酱,〔变种〕成了海南式。吃海南式烤面包,配上本地特色海南咖啡,再加上半生熟蛋,这道早餐,十足美味。商人点子多多,看中马来西亚人,不分种族,都对烤面包和海南咖啡情有独钟,就开了装潢新颖的新式海南咖啡连锁店。这些咖啡店,可说是卖环境,沙发少不了,更备有无线上网,不出几年,如雨后春笋,开遍全马各地。当中,某著名品牌,更是打入国际市场,而且站得蛮稳,可说是光耀大马,是值得参考的经典例子。

固然,烤面包随处都有卖。但很多家庭还是较喜欢自买,然后在家里慢慢享用。本地各霸级市场及杂货店,若不卖面包,就好像不欢迎人去他们的店一样,还真是不可思议。

本地最著名的白面包生产商,大概就是〔加迪那〕(Gardenia)了。曾经,本地人想吃好吃的切片白面包,就会想到〔加迪那〕。〔加迪那〕就是有办法,把其品牌形象,深深烙在消费者心中。这招使〔加迪那〕曾称雄本地切片白面包市场十数载,〔加迪那〕因而风光一时。当然,品牌只是外表,俗语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要产品吃香,除了塑造品牌务必使其〔金玉其外〕之外,万万不可〔败絮其中〕。〔加迪那〕就是深谙这道理,故其所制造的面包,都保持良好水准,不只像之前所提到〔金玉其外〕而已,还升级至〔真金不怕烘炉火〕,不怕你鉴定品质,只怕你不吃。据非证实估计,公元二零一二年六月,〔加迪那〕的马来西亚市场占有率达高达百分之六十五以上,可见此品牌之成功。

自公元一九八六年起,〔加迪那〕已在本国投资了近马币八十亿元。该公司在巴生谷沙亚南设有五间产房,十二条生产线,员工人数…

雜誌《品牌與連鎖》作品: 歐洲品牌房地產

欧洲,现代文明起源之地。

提起文艺复兴,就想起意大利;提起航海时代,就想起葡萄牙西班牙;提起民主人权,就想起法国大革命;提起现代金融,就想起荷兰;提起工业革命,就想起英国;提起铁血宰相,就想起德国。

以上事件,件件重要,人类文明,自此大变。而以上各国,皆在欧洲。

当然,欧洲各国,曾在全球各地为殖民地争得你死我活,最后由大不列颠帝国夺得最多殖民地。而被殖民者虽然凄惨,资源遭殖民宗主掠夺,惟误打误撞,也有得到些微甜头,就如马来西亚,就继承了英国的典章制度、行政及法律,当年的独立政府的确是省下一些功夫。

欧洲,如今正处于多事之秋。欧债危机,危及欧盟数年。欧洲是合是分,就看众领袖智慧,也看众国能否同心协力共患难。

唇亡齿寒不是废话。房地产既然与经济息息相关,经济不好,房地产市场多多少少也会有些变动。国际知名评级机构标准普尔日前就预测,欧洲房地产价格将持续下跌。

以下是标普之二零一三年预测各国房价之涨跌幅度:

西班牙 -8%
荷兰 -5.9%
法国 -5%
葡萄牙很严重,连续三年下跌。
德国则令人眼前一亮,预料其房地产市场将增长。这是托工资涨就业者增多的福。
比利时则〔如如不动〕,在欧债风雨中,站得稳稳的。比利时少人欠债,个人债务只是国内生产总值的 54.7%。与欧元区的平均水准相比,低得多了,健康得很。

欧洲人,很重视历史人文。平房处处,高楼大厦反而难见。四处都是私人物业,要开发大型房地产项目,还真的不容易。有时某市最高建筑,竟是教堂也!

当然,搞房地产品牌的,仍有。

在瑞士,有个图恩市。那边有个乡区,名为塞尔夫(Selve),是个房地产活品牌。

这乡区,曾是工业重镇。其生命乃由瑞士钢铁工程公司(Swiss Metal Works)所支撑,是为区内最大雇主。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该公司不幸于一九九三年关闭,真个乡区也没落了。公元两千年,该地区为人购买,投资者更雇用品牌公司,为之注入新活力。

无独有偶,该品牌概念与中国万科雷同,即建设一个〔天人合一〕的社区。即宜居、也宜劳。该区景色怡人,接近大自然,吸引了大班追求劳逸平衡的人来此地居住。

该社区之目标住户为有家庭者,或任何享受乡区生活,享受大自然滋润的青年男女。

这社区的品牌商标也是经过精心设计。该品牌设计简单,反映该社区建筑之时尚、清新、简洁。左边色深青,代表城市,右边色浅黄,代表大自然。双色融合相济,代表着〔天人合一〕…

反駁李敖先生關于閩南語的錯論

且先看看这段视频:


李敖在视频里说“闽南话”是“落伍的语言”,“只有声音没有文字”“浪费时间”。这说法实在有失公允。我不认同。

李敖本身好像是满洲人。我们且抛开他的身份不谈,就假设他是就事论事吧。

其实,不论是闽南语也好、广府话也罢,其生活口语似乎很难以汉字书写成正统书面文,会导致许多人看不懂。这真的是很奇怪的事。

我想,会不会在古代(我是指战国时代以后,因为许多先秦书籍如《论语》《楚辞》等据说都是以当时的“口语”所写成的),即使是“官话”,其口语也可能像闽南语广府话一样,无法完全书写成文言文。这事极有可能,因为自秦汉后,口语渐渐与书写脱节,大家都模仿先秦写法体裁来作文,就是所谓的文言文。

我要说的是,李敖忽略了一事,即当初各语的地位本来就与华语相等,而且当时华语也像他语一样,也有许多口语无法堂皇入文(文言文)。若不是当局当年积极推广“华语”,教学生以“华语白话”作文,也不会发展出今天的白话文标准写法。

若当年华语不被推广,说不定我等今天所写之“白话文”也许会有另一番风貌?也许我们一群各操各语的华人能写出一种简单化的“白话文”,不论用“华语”“广府话”“潮州话”“客家话”“海南话”“闽南语”都能读得通顺?

以上都是假设。当今世上华语白话已成标准了,大势所趋,有时不得不说是天意。

雜誌《品牌與連鎖》作品: 亞洲品牌房地產

步入新世纪,众人皆野心勃勃,冀能在亚洲市场尝到甜头。

亚洲崛起,并非新事。三十年前之亚洲四小龙,就曾使人惊艳,日本更差点问鼎世界,把美国拉下来。虽不得逞,换来二十年衰退,唯日本终究根深叶茂,至今仍先进如昔,还是多人向往谋生之地。

金砖四国,亚洲就占了其二。金砖四国热尚未退烧,又来了VIP经济圈(越南丶印尼丶菲律宾)。

房地产,房与地之产业,也称〔不动产〕。

房地产世界多姿多彩,有排屋丶公寓丶工厂丶办公楼等等。

房地产冷或热,向来对一国经济举足轻重。公元二零零七年,次贷危机爆发,美国经济严重受创,全世界亦遭殃,震波至今仍未消,刚刚美国才再次印钱救经济。当年华尔街众精英所发明的次级贷款,对造就次贷危机〔贡献良多〕,这些次级贷款便是针对房地产市场的产物。

银行最欢迎房地产项目了。银行收着大笔钱,急着要放贷收利息,找房地产投资者最划算。建筑商因而受〔灌溉〕,资金到手,分出去给各承包商供应商或支付员工薪水。整个建筑行业因此〔活〕起来了。而且,也只有房地产行业才需要这么多的钱,可说是经济核心也。

房地产或楼市大旺,金融家就想出了一些点子来,如房地产投资信托,集资大买特买房地产,或出租或出售,所得毛利再分红给投资者。不论亏赚,信托管理者都能收取〔水钱〕赚一笔。

居者有其屋,更是全球各地不同政府的共同理想。

房地产不只能买来住,或买来当办公处经营事业。房地产一旦被乱炒一番,买主更能借此飞黄腾达,或至少能积成一桶金,或至少还能保值。许多人都是那样想的。

现在,房地产竞争日盛,为了促销旗下房地产产品,各公司各出奇招,图在这篇红海内找到蓝海!因此房地产〔品牌〕兴起。业者似乎要效法法国路易威登或美国苹果科技,塑造人人易懂的品牌,使人一见到品牌,就会联想品牌后的种种特点、个性、价值等。

经营品牌很关键,品牌越著名,业者才能卖得顺、销得快、赚得多!

至于买者,不只买了良好〔物质〕,更购得美好〔生活〕。

经营品牌,可谓费财费力费时,故许多房地产企业都想实行品牌连锁,就无须一地一品牌那么累赘多工。

经营品牌连锁,有办法。办法一,找出品牌核心理念,使各地客户,即使身在各地,都能感受到一致的理念。就像中国〔奥利匹克花园〕,提出了〔运动就在家门口〕的理念,一目了然,客户都能即使了解奥园是打着什么招牌的。办法二,品牌风格要统一。之前提到理念要一致,其实品牌形像也该一致。就如中国万科楼盘遍及各地,名字不尽…

雜誌《品牌與連鎖》作品: 品牌恩仇錄

近数百年,资本主义烧遍全球。人人都活在金钱世界里。自由经济更是人人捍卫的口号。

进入新世纪,信息科技成熟许多,信息在全球流通,无往而不利,交通更是越趋方便,从“飞得起惟富人”,到今天“人人都能飞”,短短数年就有如斯变化!商品经济之蓬勃可说是前所未有。

从古至今,商人做买卖,少不了取个吉利商号。取好商号与取好名字道理相同,就是戴顶大帽子,使人看了听了,易记易懂,成功者,更能偷偷让商号躲在内心深处,必要时就会及时有心底浮出脑里。

若是经营些特殊产品服务技能或专利,只有商号或公司名,略显不足。商人都会讲究为产品设立〔品牌〕。有了品牌,再洒下金钱作宣传,以图把品牌打入人心。这是种心理战,讲求潜移默化,目的在于使人人听得多看得多,然后第一时间想到这品牌。因为有效,故数百年来商人都屡试不爽。若有留意政治,国阵其实也在塑造〔一个马来西亚〕品牌,以让人民有好感。可见品牌效应不只商界重视,他界也不会忽视。

传统上,要商品好卖旺生意,靠口碑是王道。口碑之道,在于人传人,有好口碑,招牌自然就有人帮你擦得亮晶晶。现代很流行很受欢迎的传销概念,说到底,根本就是请代理来树立口碑,因口碑是最好的宣传工具。当然,口碑靠真心,作传销,有人真心,有人则假意。假意者,无心于产品细节,只要闪电致富,根本无法为产品立口碑,故易失败。

靠口碑,需耐着性子,能等的话,其实是必能等出一番春天。这策略胜在够真材实料。不想靠口碑,不想慢慢来,其实也可以,把品牌快快推销出去就行了。

一般上,电视电台纸媒上都可以见到各种品牌广告。最近数年宽频当道,网媒火红,帮品牌打广告,多了线上这管道。网站上、电邮上、布罗阁上、面子书上都能看到品牌广告踪迹。再加上通讯技术愈发达,广告公司更能通过手机短讯即时通等把品牌传播于大众!

广告公司见机就趁。若君有看英超足球联赛,在过去短短数年,更是看到各公司为推销品牌,对球场一切设施无所不用其极!球衣、球场广告栏、全都能看到无数品牌在飞扬。对消费者而言,这些都不晓得是福是祸,但对企业而言,品牌宣传管道当然是多多益善了。

当下的世界,商品流通全球,各行各业都各有出色品牌。举手机业为例,苹果与三星近两年就斗得难分难解,曾经的老大哥诺基亚都不知被挤到何处去了。电器业更是老早就百花齐放,要什么品牌就有什么品牌,连本地品牌本视利都来分一杯羹。再看看汽车业,品牌也多得惊人,几乎每个国家都有本土汽车品牌,去…

雜誌《品牌與連鎖》作品: 餐飲品牌帶動檳島經濟

槟城,曾经的马来亚半岛贸易中心,开埠至今已有两百年左右。

槟城土地面积1030平方公里。人口有大概16099000人。

槟城有个优雅称号,号东方花园,从前风景宜人,如今发展了,另有一番风情。

槟城地理,分槟岛与威省。槟岛亦称槟榔屿(槟榔屿此称呼出现较早),威省乃威斯利省之简称。

槟城是马来西亚旅游胜地,又有世遗资格,游客来马,必不会错过槟城。

旅游业乃槟城的摇钱树。据大马经济网所载,旅游业占州内生产总值之比例为39%。

至于游客类型,据大马经济网所载,1991年时,来槟城旅游的国内游客占60%,国际游客占40%。而2011年国内游客占51%,国际游客则占49%。

槟城,除了世遗古迹,除了风景名胜,除了近年的医疗服,最最最重要的,还有五脏庙的祭品。

槟城小食,名闻海内外。马来裔、华裔、印度裔等等不同族裔在此地生活“赚吃”,饮食方面自然也是多元化,各族大食小食云集槟城,天天都有数千万张嘴巴在细细咀嚼着炒粿条、亚参叻沙、扁担饭、椰浆饭、甚至巴巴娘惹等美食。其食物世界可谓“多彩多姿、共存共荣”。

游客除了来游山玩水看庙,当中老饕不少,很多都是冲着槟城的美食而来。

故旅游部多多向游客推销槟城美食,是明智之举。毕竟每个游客一天都要吃上数餐。

餐饮业,租店买店,聘请人手,消耗水电煤气,购进食物原料,每个环节都对经济形成影响。餐饮业旺,经济没理由不旺。

根据大马统计局2010年的资料,槟州共有9865间餐饮店,总产量值马币2509645000。有了22433位员工。共发出薪酬马币27315400。饮食业固定产业总值马币305191000。

饮食店越开越多,店面因此供不应求,发展商就快速发展店面,理所当然带旺了经济。

当然,无可否认槟州小食贡献良多,惟也有琳琅满目的著名餐饮品牌。这些餐饮业者与小食业者一并照顾来自不同阶层的食客,致力为槟州经济效劳。

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食物,有了名堂,就好像中国古代科举考生封进士,身份大大不同。

就像怡保旧街场白咖啡,招牌打得响亮,也使许多游客慕名而来,得知有怡保这地方,也知道原来怡保有得玩有得吃,间接使怡保旅游业受惠。

就亚参叻沙来说,有格成、愉园、乐平(译音)、南光等等餐馆。他们都是老字号,名堂响亮已久。

至于炒粿条,出名业者则有福隆轩、亚龙、老虎(Tiger)等。这些地方正是老饕的“寻欢地”。

至于环境较好(相对街边小食)的餐饮店,举手拿来的…

西元二零一三年馬來西亞年度漢字 - 漲!

图片
近年“漲”夺冠!主要是大选后政府与官联机构频频起价,投选者把这一切现象以“漲”字来说明。

















<

現代版嫦娥和玉兔登月

嫦娥奔月是华人传统故事。嫦娥在月球有玉兔作伴,也一样家喻户晓。

日前中国上演了现代版嫦娥奔月。那是嫦娥三号飞舰也,经飞行数星期,终成功突破挑战,成功登陆月球。嫦娥三号载有玉兔号月球车。余打着字的同时,玉兔号正在月球地表游走作探测工作。

恭喜中国的宇航业!这场登月盛世,对中华民族而言,意义重大,虽说同时打破了祖先对月球的浪漫遐想,但也恰恰算是在为祖先圆梦!


談方言

国营中文电台近日关闭方言新闻,实属可惜。

该电台向来公平对待各华人方言,国内鲜见。其他的中文电台除了华语节目,还有许多节目都以广府话来主持,其他方言向来都上不了“台”。

本国尚有潮州、闽南、客家、海南等等籍贯的人,而非只有广府人而已。笔者并无排斥广府话,而是排斥那股以为所有华人都须谙广府话的傲慢态度。

就如英语文横扫全球,某些人认定所有人都须谙英语文,认为不谙英语文者不文明及落后,认为全球各地人理应配合他们说“英语”写“英文”。这种态度极不合理,须检讨也。惟讨厌该态度,不表示我们也须讨厌英语文,理由很简单,两者其实不相干。

在顾及各籍贯乃至族群对于媒体的需求方面,台湾政府在这方面做得不错,他们设立了客语电视台与原住民电视台等,尽量达致平衡。

先贤当初成立现代学校,毫不犹豫的,通通以华语教学。就因为这样,各籍贯学生方能摆脱方言私塾时代同籍贯学习的情况,跨籍贯聚在一起学习。华语的作用在此可见。至于华语说得好不好,与马来语说得好不好一样,完全看个人资质,家长也好校方也罢没必要追求完美。

推广华语,也间接促进跨籍贯间通婚。如今,许多孩子都在双籍贯家庭长大。多数双籍贯家庭干脆以华语沟通。此又是华语的一大贡献。当然,也有孩子因而谙多种方言,多懂一语,也算是美事。

华语诚重要,方言不必弃一旁。所谓方言,其实是母语。母语是祖先传下之语,身为子孙,岂可忽略?同籍贯间,以方言相互谈正经事或说三道四,天经地义也。

甚至,有人还能办到以方言思考作文。当然,那是长期以方言阅读的习惯所致,若方言使用程度脱不了日常琐事范围,只懂得方言俗语,不晓得方言“文读”,那欲贯彻“我手写我方言思”还真不容易。现代中文书面语规范不及旧时文言文严谨,加上许多人没受文读训练,只惯以方言口语思考,文章里头不规范方言词汇随处可见。严重者,甚至有完全看不懂之虞。不懂得吴语,读《海上花列传》会头昏眼花,何况《海上花列传》只是在对白里用上吴语。而那些如香港的某些报章甚至在正式报导上全文以广府话书写,叫人怎么读呢?学了中文读不懂“中文”,怎么办?

我们华裔马来西亚人,身处多语环境。一方面要融入社会,一方面要保留祖先遗物。有时还真的顾此失彼。撇开网络或面子书等不谈,在现时生活里,华语文愈发少用。我们能保住多少,就多少吧。当然,国内各籍贯会馆若尚重视方言母语,从今日起,就以母语开会吧!

給中國寫一封信

图片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日,获癸巳年十一月初八,获刊登于《中国日报》-一封家书:写给中国的一封信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四日,获刊登于《侨星杂志》 - 祖父与中国

点评文章 - 祖父与中国 (侨时代)

点评 勇瑜的信以祖父为线索记录了马来西亚华人生活的点点滴滴,祖父的勤劳善良、下南洋创业的艰辛,以及未能落叶归根入土异国的遗憾,都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他还以马华裔的第三代“八零后”的视角,对比了与前辈华人文化归属感的异同,赞扬了中国大陆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以及日益强盛的中国对海外华人心理和地位的影响。 —— 熊国华(广东第二师范学院中文系教授)
我出生时,祖父不在人世已久。父亲早年就丧父,父亲十七岁时祖父就已离开人间。祖父的样子,当然没印象。记得童年时,尚住在祖屋,某亲人曾捎来祖父相片,我得以初次看到祖父其头其五官等,印象中就是典型华人脸,没什么特别,而那照片已不知何处去。后来有随家人清明扫墓,才能再”碰到”祖父。其墓碑都有其小小的人头照,祖母的小照就在旁边。

说来惭愧,曾经一度,祖父的名字,我记住了不久又忘了,忘了我赶快去问回,但过了一阵子又忘了。其实我也不算是完全记不起,只是往往忘了祖父名字的尾字。我常常记不得那个字的读音,继而连带祖父名字最尾的是什么字都忘了。近年我醉心于华夏文字、历史和思想研究,凡有生僻字或自己不熟的字,都去查看其读音和字义,祖父的名字也不例外。虽然还是常常忘了读音,但这两三年下来,字形也总算记得牢牢的了。

至于祖父的为人,我则是偶尔从父亲或长辈处略知一二。听说祖父为着做生意,时常出入地方政府处处理事项,什么样的事项我则从未得知。可能是语言隔阂的关系吧,当时的马来西亚华裔尚不通马来语和英语,若有些事情需要地方政府协助,就需找人帮忙。祖父时常接触地方官员,所以许多人若需要与地方政府沟通,都会托他帮忙。祖父因此帮了不少人,也算积了不少福吧。祖父喜欢帮人的个性,也能从他娶了两位寡妇见到。祖父于故乡时就成家了。下南洋后则在这里另成了两个家。祖父在这里的两位太太,都是带着孩子嫁给他的。那个时代寡妇的确是比较难谋生,何况还要带着孩子哩!当时一夫一妻制也还没这么严格,男人有妻妾还算正常,娶无法谋生的带子寡妇也算合情合理。换着是现代,寡妇为了讨生活而卖身养家,还时有所闻呢!

我常常在想,是什么样的环境熏陶了祖父这样的善人。那遥远的永春,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

淺談本地華人心態

华人不要事事怕吃亏,尤其莫把钱财看得过重。发财后的快乐只是一时兴奋,无法持久。但我并没有要过得穷的意思。儒家强调以出世的心态干入世的功业。孔圣人其中一个得意门生就是很成功的生意人。

我们要了解,真正的快乐之道,在于“随遇而安”。孔圣人的“仁”,其中一个要义就是“随遇而安”。除了静坐,其他礼仪等等外在的东西,也是帮助人培养“随遇而安”或“无私的爱”的心的方法。千万莫用“遵守教条”的心态来奉行之,那是“僵化”“腐儒”,已乖离礼仪的本意。

重点是,“随遇而安”,与能不能发财成名是两回事。我们若有“随遇而安”的心态,一朝发财成名,当然开心;而一旦不幸身败名裂,也不会沮丧,反而还可快速重新崛起。这就是“随遇而安”的用处。

而且,里面有个秘密,那就是“上天”的力量。善用上天(道)的力量,简直可以“心想事成”。

前提是先要“正心”“诚意”,培养“赤子之心”,放下成见与执著。做好这些,自己将会看见“秘密”。

那么,如何“正心”“诚意”?

先学习放下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件对错好坏”的执著。例如,华人知道未来情况似乎不妙,但那尚在未来,而不是现在。我们要做地,不是去担心或恐惧,而是把握现在做好每一刻“谋事在人”,然后“成事在天”。成功,要谢天!失败,莫怨天!

就好像婴孩一样,我们的心态,要像婴孩般,跌倒后就爬起来,完全没有“阴影”可言。人家害过我们,就忘了他,莫留下“阴影”和“仇恨”,这就是赤子之心。就是《中庸》里“天命谓之性,率性谓之道,修道谓之教”的“率性”。

只要成功“正心”“诚意”,达到“率性”,即得“道”了,到时你自己肯定能够知道如何利用“天”的力量来帮你做事。

这就是我们华社子弟须要知道的“秘密”,学府应该教的就是这个“本”。“本”打好后,你要如何名成利就,自然会有方法,而且不是干得辛辛苦苦,而是轻松写意,还能“随遇而安”,对社会有利无弊。

目前的华社,普遍上上一代留下刻苦耐劳的习惯,把钱看得很重。更演变成“怕输”的心态。

“怕输”的心态源于自己对自己没有信心,感觉匮乏,以零和游戏的观点来看整个环境。

“怕输”心态并非不能促使一个人成功,但会大量消耗一个人的精神和灵魂,而且时时不得安乐。因为其源头是“恐惧”。

但现在时代已变,上一代的人的习惯,我们要检讨。

我们不能再給自己制造“恐惧”。试试专注“当下”吧,“当下”毫无恐惧可言,问题在“当下”不存在。这里头有另一个“…

新時代的呼喚

国家银行总裁洁蒂之名家喻户晓。身为国行总裁十余年,其工作能力大家有目共睹,无需赘言。

鲜少人知道的是,洁蒂国行任内,曾发起某非营利组织,经费由国行所负责。该组织专门探讨提升领导力和为亚洲企业领导人提供精良的企业管理模式课程。

与众不同的是,该组织不重“教人”,反之强调激励人“往内”学习,方式新颖。儒家有通过“诚心”“正意”后而治国平天下的“内圣外王”之道。“往内“学习的理念与儒家的内圣外王之道颇有雷同之处。

不久前,该组织办了二零一三年亚洲领导力大会。洁蒂于该大会受访时说电费涨价仅稍微推高通胀而已。笔者认为,许多媒体忽视了该大会的一些“精华”。

该大会邀请了不少非主流领域的重要人物前来演讲。这些非主流领域人物,有搞“超心理学”科学验证的丁拉定(Dean Radin);有搞“新意识运动”、研究念力秘密和另类医疗的麦塔咖女士(Lynne McTaggart);有搞超能力研究多年的柯罗夫(Konstantin Korotkov)等人。这些领域常受世人忽视或贬之为“伪科学”,如今却能在堂堂世界级企业领导人会议上发表,我们绝不可等闲视之。

笔者要强调的是,这些领域所提倡的理念,一朝若获采用,将会是另一场“革命”,改变人类未来的思维与行为。如麦塔咖女士就提出证据说明人类天生有“奉献”的倾向,自私自利或零和游戏其实并非人之本性,而是社会行为。她认为达尔文的“物竞天择”论分化了社会,使人与人之间愈发疏离。人本性就是合作无间,大家齐齐奉献,共存共荣。

又如还有位拉吉夫先生(Rajeev Peshawaria)则在大会分享了如何以“观想”增进思维能力。读者若有对宗教修行法门深究,必知“观想”是某些宗教的修行法门。他又说人人皆唇齿相依,人人体内皆有股能量,这股能量不受现有物理法则所束缚。

又如柯罗夫先生说水有记忆。他的说法与著名的日本江本胜博士水实验一样,说明人在以思一索所发出的脑电波足以影响水的素质。为了证明这说法,他示范了如向盐水发涩微波,将产生燃烧现象。柯罗夫也说现已有方法可测量人的生命力。他向众人展示了特制相机(GDV Camera)可用来测量某人的潜在疾病,并可建议相关的疗程或预防方法。

至于丁博士更有趣,他向众人展示了由不同机构和人所搜集的证据,在以证明确实有“心灵感应”这一回事。

若读者有深究,诸如“心灵感应”“超能力”“观想”“念力”等等继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后,最近几年再…

馬來西亞國家語文出版局自欺欺人

图片
我在研究梵语在马来语内的比例,无意间发现马来西亚国家语文出版局在自欺欺人。

先看看以下的证据。


译成中文如下:

问:我乃某大学学生,亟须贵局相助。我欲知马来语有多少外来词?如梵文中文淡米尔文波斯文葡萄牙文英文等。

答:语文出版局并不设外来词清单。君或许能查阅语文出版局所出版的词典。该词典以代号(Ar)注明何字何词源自阿拉伯文。

君欲知更多详情,我们建议君联络语文研究部门。请联络谁谁谁电话如何如何邮件如何如何等等。

由语文出版局的答复可从中观之,语文出版局是在逃避问题。

为何其所出版的词典只为源自阿拉伯语的外来词注明该词来自阿拉伯语?为何其他的外来词如梵文英文中文则一概不予注明。大家都知道马来语内有许多源自梵语和中文的外来词。闽南语的词如“茶”、“面”、“米粉”、“台秤”、“公司”、“肉粽”、“日本”,华语的词如“说”、“茶碗”、“足够”都被马来语借去用在日常生活中。而马来语内梵语词汇更多!

从这里我就能读出一个讯息,语文出版局逃不了政治议程,千方百计要加强马来族的“伊斯兰化”和“脱兴都化”。若千千万万马来同胞深知自己日常所用的语文竟有大量梵文词汇,岂可不想像祖先不信奉“真主”,过着兴都化的生活,如自己如今的穆斯林生活竟是大相径庭?如祖先不必信奉真主,为何今天我身为马来人,须信奉伊斯兰?

语文出版局以这种思维来“经营”马来语前途,可想而知其结果必定是荆棘密布。

日本皇軍在印尼的證書照片

图片
以下两张照片,是日本皇军发給身在印尼的外国人的证书。

从证书中可得知,当初日本皇军尚重视汉字书写,少用平假名,更何况是片假名呢?

这也可印证当初日本军政府,就如明治维新的重臣伊藤博文般,确有可能精通汉文化和中文,也难怪他们有日本才是“天朝”的概念!日本奉行儒家思想千年是不用多提,故他们的军政府也提倡欲建立亚洲儒家圈,就是所谓的大东亚共荣圈。当然,名堂好听而已,骨子里确是奴役践踏他国人民,而且手段凶残。其支持者至今尚不认罪,令人厌恶。从日本军政府的殖民而言,是下下策,原因是日本军政府迷信武力压迫,用恐吓的方式统治,不晓得怀柔,不晓得殖民统治之道,最终换来失败的下场。由此观之,日本军政府的统治策略,比起大英帝国,是大大不如,即便满清都胜于他们。







白沙羅商業區的安順豬腸粉(Anson Chee Cheong Fun @ Damansara Utama)

图片
白沙罗商业区 Damansara Uptown/Damansara Utama,繁忙之地。办公室多不胜数。几乎可找到所有银行。车辆可谓川流不息。

白天,在这里找停车位难如登天。需要双线泊车和违法泊车才能有下车机会。气死要来这里办公事的人。

晚上,打工族回家修身养性,这里沦为美食地点,附近居民来此皆为美食。

这里有露天小贩中心,惟我是偶然才得知。该小贩中心位置太高,平常驾车途径此地绝难看到,或曰根本看不到。地点实在不佳,惟生意却非常火红。午间是上班族解馋之地,晚间也有多人前来。可以推断是人人口耳相传之故。

这里华巫印各族小贩共卖食物,基于国情,故此处吃不到非清真食物,猪肉绝迹之地。

此处有安顺猪肠粉,听说非常出名。我就趁还住在附近,来试一番。猪肠粉吃得多了,在家乡吃猪肠粉加各类杂料,在别地方吃港式蒸猪肠粉,内含虾肉或叉烧。这安顺版又与这两种不同。

安顺版的猪肠粉,内馅有韭菜,外皮上则铺上了密密麻麻的芝麻。从外皮来看,油光满面,抓一块放进嘴里,味道浓郁,好吃!

当天我没叫杂料,否则陪着杂料吃,更佳!




View damansara uptown anson chee cheong fun in a larger map

华人的奉献精神

前阵子,有人炒作民主行动党欲在本地建立基督国。此事肯定是有心人作怪,按常理,我国大部分国民皆穆斯林也,有何能力建立基督国?惟此炒作也间接使公众知道民主行动党内有许多基督徒议员。

其实,党内有许多的基督徒议员,那不出奇。基督徒常有教会聚会,很容易建立人脉,常参与教堂聚会者之间皆关系密切。

虔诚的基督徒都有奉献精神,这都是从小到大所培养的。根据圣经,耶稣基督就是一位伟大的奉献者,为全人类牺牲自己。他是所有基督徒的榜样,虔诚的教徒必会效法耶稣基督的奉献精神。而从政亦是为群众奉献的途径。

从前,南来的华人先辈,若此地人地生疏无亲无戚,都会找其籍贯的会馆落脚,更依会馆帮忙安排工作等等。稍富的就凭会馆活动建立人脉。现在的华人,如果不参与宗教活动或其他活动的话,就只能在亲戚圈、学校里、工作场合中建立人脉。

其实,若是根据儒家精神,华人传统上也会有这种“奉献精神”,因为儒家主要教义是仁,“仁”即“无私的爱”,即“助人而不望回报”。有句话“杀身成仁”的意思就是“不顾自己的性命成就仁“得君行道”,为天下苍生谋福利。范仲淹是宋代士大夫,他的名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就带有为天下人奉献的味道。

我国许多华人以华小引以为荣。无可否认,华小生的考试表现都很优秀。可是,现代教育的弊病,是学府注重成绩多于精神内涵,以教导出好成绩学生为目标,以学好数理为上上,至于修心养性方面只有一些形式上的道德课,而道德课都是“道理课”,与一众小学生讲道理,效果如何大家心知肚明。所以,从华小教育中,就能看得出华人社会的主流倾向。

论学“礼”,学“修养”,马来人还有幸能上伊斯兰教义课,多数马来子弟的举止修养都很不错。而华人,若有宗教信仰,那还能在宗教场所补充修养知识,但若无宗教信仰,就沦为精神游魂,甚至以发达为信仰,那是很可怕的事。追金者多寻求利己之事,要为他人奉献,不把之拒于千里之外才怪。

当然,囿于国情,华小生过得比同辈国小生辛苦。为了学三语,华小生只好更费心费力。若还要如古代私塾生般学四书五经,恐怕有点强人所难。毕竟学府不能沦为填鸭工厂,师长还须兼顾培养学生的“创造力”。其实,我们可以考虑把现有的道德课从讲道理变成讲修身修心之道。儒家有简单的静心方法,可以加强学生的专注力,也使学生能冷静应付任何情况,这比讲道理好得多。最重要的是,这些都适用于任何宗教的学生,毕竟儒家一直以来都不被当成是宗教。

現代文章尚可流傳后世?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癸巳年十月二十六日)获刊登于《星洲日报》言论版 - 現代文章尚可流傳後世?

熟悉日文者,必知日文有三大文字,即汉字、平假名和片假名。“片假名”这玩意,往往都是拿来为外来词音译的。

最近就有个关于片假名的趣闻,日本某耆老因电视节目使用过多的片假名而看不懂,而把电视台告上法庭。

老者之情况,犹如在读中文报章时,读到太多类似“如今是因特网(互联网)的沃尔(世界),人人皆须学空不打(电脑)”,或“马来西亚是德谟克拉稀(民主)的国家,凡满二十一岁之国民皆能参与异类选(选举)”。使用片假名过多的情况,就等于写中文时毫无节制的引用许多直接音译的外来词汇也。

如此使用语文法,下一代不识读上一代之文想必不出奇。文过百年,子孙已不能读懂,后代才来搞训诂、 考据、翻译,旨在搞懂写于我们这一代的“古文”。

中文不像日文,有片假名来书写音译词。有些人直接就把罗马字母放入文中,无须转换书写符号。若是某英文词汇是缩写,出场次数最多!虽说许多人包括中国政府都大声呼吁,不鼓励类似书写法,惟趋势已成,情况尚未见改善,就连报章杂志也未能幸免。

就说电子邮件吧!既然已有电邮这词,尚有千千万万人爱用email。电子邮箱,或简称邮箱,有人不用,偏要写mailbox。

国民生产总值,这词总是得不到中文媒体的欢心。GDP总爱取而代之,随处飞!许多不谙中文者还以为中文无该词汇,才迫不得已用GDP。

脱氧核糖核酸,也与国民生产总值同一命运。大家就总爱用DNA。DNA前DNA后。仿佛中文有不如英文的遗 传DNA。

笔者所知,中英夹杂,中港台马新人都有份玩。

如果祖先能为众多的化学元素创造新字,如钠、如钸等,那缘何如今不能为外来之物造新字新词?莫忘了中文有六书这造字法。搞规范汉字的组织应该正视中英夹杂这一现象。

这代人已不受训诂训练,亦罕读文言文少写文言文,故欲了解论语、尚书等已非易事,若语文再经罗马字母所“污染”,我们的文章随时变成古英文文学《贝奥武夫》,同样是英文,现代人却一字不懂得。要懂,还有赖专家翻译。一朝中文变得像古英文一样,恐怕已是垃圾文字,欲像文言文般能流传下一代,简直是妙想天开!

馬來西亞年度漢字-我投“選”

图片
好兴奋!今年的评审竟然看中我的作品!多谢评审,感谢上天!目前十大汉字,已进入第二阶段,即开放大众选年度汉字。

以下是本人投“选”的原因。

大选,党选,今年全国"选"不停。全国大选前,大家热议选战选情;全国大选后,大家高论选战战情。除了全国大选,还有各党党选,有巫统党选、马华党选、国大党党选、民政党党选、民主行动党重选及等等选战。所以,今年怎么能不投"选"呢?

http://hanzi.hccm.my/latest-news/2565/



翻譯得當,真是重要!

我读某本中文书,提到此段摘自《爱因斯坦文集》的文句:

“西方科学的发展是以两个伟大的成就为基础,那就是:希腊哲学家发明形式逻辑体系(在欧几里得几何学中)以及通过系统的实验发现有可能找出因果关系(在文艺复兴时期)。在我看来,中国的贤哲没有走上这两步,那是不用惊奇的,令人惊奇的倒是这些发现(在中国)全都做出来了。”

我本来非常雀跃。想当然耳,堂堂大师级科学家赞誉中国圣者,何不令我这爱好华夏文化者有感光荣?

但为了小心求证,惟有去搜索原文如下。

“The development of Western science has been based on two great achievements,the invention of the formal logical system (in Euclidean geometry)by the Greek philosophers,and the discovery of the possibility of finding out causal relationships by systematic experiment (at the Renaissance).In my opinion one need not be astonished that the Chinese sages did not make these steps. The astonishing thing is that these discoveries were made at all.”

后来得知其实此段可被译成另几种意思。有贬中国科学的意思,有中立的意思。

为了抓紧爱氏写此段的愿意,我后来更去查引用此段句子的英文文章。我不搜查由华人所写的英文文章,因恐他们随时会因对中国的情意结而把此段解释成爱氏是褒扬中国科学。故我只读了数篇由不同白人所写的文章,共四篇。

结果是,引用爱氏该文的英文文章,十分十都认为爱氏并非褒奖中国圣哲和科学家。不但如此,爱氏之文还有点看扁中国科学之意。

翻译还须小心求证啊!免得贻误读者啊!

蘇丹街的樂安酒店

图片
众所皆知,苏丹街上许多华人传统建筑为政府所征用,以建地下铁。这是现任首相的其中一个“宠物计划”。最终目的是在附近的〔独立体育场〕上建起百层大楼,表彰这位首相的”丰功伟绩“。近年有人发起社会运动,反对这项摧毁文化遗产的工程。但他们的对手是诡计多端贪婪无止境的巫统政府,结果当然如反“来那厮”稀土厂的那群人一样,一句话,“不得要领”!

在苏丹街运作近百年的乐安酒店最近也被迫关门大吉。许多人都好不舍,但遇上豺狼,有何法呢?失败后,只好继续默默抗争了。

看到这则乐安酒店开张营业的广告。其中文实在典雅,虽没有什么对仗工整押韵等等,但已算是一篇好广告。这是广告,并非文学作品,所以以文学水准衡量之,实属不妥。而当今的广告文辞多是哗众取宠为多,但也不乏好例子。

我怀疑这广告文辞是以广府话文读所写出的,关键在于“告达友声”。这句话以华语读起来有点别扭,但字义非常明显,这就是汉字的优点。考虑到苏丹街是吉隆坡老社区,应该广府人居多,所以若以广府话读“告达友声”,好像比较正常。这都是纯属推测,没经研究,不得作准。




芙蓉的海南餐與論馬來餐

图片
每当南下柔佛,我都会在半途停下。或是休息站,或是直接驶入接近高速大道的市区。停下来,是要为沉闷的旅途找点新鲜的事,使闷闷塞塞的鼻子能透透气,使沉重的眼睛能睁得大大的,使能以周围的新“气”驱散整个人萎靡的那股“气”。

若是停在大道休息站,不用想期待有何惊喜。就是洗洗脸,再踏入那食阁。食阁十之八九卖重复的餐点,而且都是清一色的“马来餐”。某些马来餐是很好吃啦!他们所煮的咖喱鸡其香味印度人绝对无法煮得出,秘诀在于椰浆啊!加入椰浆的咖喱鸡超香的,带有一些鲜甜味,而且要趁早吃完,放了多时咖喱鸡将会发臭,这是因椰浆快腐的道理。马来餐选择不多,来来去去都是那几味。可能马来人传统上都不注重食吧!不像中华菜这么千变万化有精有粗上得了厅堂出得了厨房,哈哈哈。

点马来菜绝对不能点鸡肉炒饭。我在许多马来餐馆吃炒饭的经验都不怎么美好。他们可以很快的给你端上炒饭,一开始你会喜出望外,这么快就能祭肚子,好哇!一口咬下去咀嚼,就知快是有快的道理的。人家一早就煮了一大窝炒饭放在店里发冷。食客点到时,把炒饭盛在碟上,放入微波炉弄热一番,就足以向食客交代了。这种“快餐”我实在不敢苟同,别说窝气了,那堆冷饭在口里的感觉是有点要发馊了般,就像是在吃着快要发霉的食物。

有时,咬着这堆冷饭,里头有些鸡肉。但许多马来餐馆的厨师都好像不太会斩鸡肉,斩得满满都是骨屑,变成咬饭时要很小心,不然就是突然间牙缝遭骨屑侵入,大不舒服!要不然就是似乎每块鸡肉都有软骨般,吃得我连软骨都懒得吐出来,吞入肚就算了吧!与其吃得这么辛苦,我从此在马来餐馆都不点炒饭了。

这天我驶入芙蓉市区,打算买首家闻名全国的“芙蓉烧包”。如果您是海外读者,芙蓉烧包其实是种饼食,外形似包不过已经烘烤过,内馅则是猪肉或叉烧,吃起来口感很脆。如果您吃过马蹄酥,吃芙蓉烧包的口感与吃马蹄酥没两样。不同之处在于内馅,一个甜一个咸。这烧包店其实有了很多分行,只是我不知道而已,说实在是没必要特地转入芙蓉市区来买烧包。这店也有卖其他糕饼如豆沙饼、鸡肉烧包、叉烧酥、加椰角、黄梨酥等等。个个吃起来都不错。

我在烧包店附近泊好车。先去招间食店吃午餐。芙蓉老街太老,放眼皆是老行业,食馆没几间。走了一圈,走回烧包店。此时才留意到烧包店对面有间华人餐馆。我走过去看仔细,只见是清真的华人餐馆,食客三大种族都有,好几张桌子都坐满了包头巾的回教徒。最令我惊奇的是这店竟是卖海南餐,毕竟芙…

華人原有的奉獻精神之我見

当前的民主行动党里有许多的基督徒议员。那不出奇。基督徒有教会聚会,很容易建立社交圈子。以前的华人先辈都是用会馆来建立社交网络的,现在的华人,如果不参与宗教活动或会馆或其他活动的话,就只能在亲戚圈、学校里、工作场合中建立社交圈。

虔诚的基督徒都有奉献精神,这都是从小到大所培养的。耶稣基督就是一位伟大的奉献者,他是所有基督徒的榜样,虔诚的教徒必会效法耶稣基督的奉献精神。

其实,若是“儒家”精神复兴,华人也会有这种“奉献精神”,因为“儒家”主要教义是“仁”,“仁”就是“无私的爱”,“爱人而不期待回报”。有句话“杀身成仁”的意思就是“不顾自己性命而成就无私的爱”。宋代士大夫范仲淹就有名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可是,现在的教育,儒家思想看不见影子,学府注重成绩多于精神内涵,课程编排彰显出浓厚的功利色彩,整个华人社会就是在拼发财。马来人还有幸上回教课,举止修养都很不错。而华人呢,若有宗教,那还能在宗教场所补充精神方面的不足,但若没〔信仰〕,就沦为〔游魂〕。我们看看多数新加坡华人给人的〔怕输〕印象就是如此,他们不是没宗教,而是没〔信仰〕,〔信仰〕是你真的很虔诚,而不是为了自己发财而拜拜的。为了发财而拜拜叫做金钱信仰。况且,拜拜了又不保证会发财。要利用精神力量去发财是有秘诀的,首要的秘诀就是先培养至纯的心,一天到晚想着发财肯定就失去了至纯的心。

而有些人教儒家思想,只注重在“礼教”方面,我觉得不太妥当,因为礼教的范围可大可小,孔圣人等没有去真正定义。历代的礼教范围都是各朝各代人所定义的,应该随时代而改变。

我觉得,教导儒家思想,还是注重在“仁”及“天命”等比较适合目前情况。好像明代儒家大师王阳明的那一套“心学”,其实可以拿来教导学子啊!学生课程繁重,可能读四书五经会太强人所难,但可以考虑从《大学》《中庸》里抽出专门论“心性”的篇章来教学生。

莫忽視華人權益

我国有种族政治的传统,国阵三大党多年来就各自代表各自的族群争取权益。虽说民联主要政党都是多元种族政党,但公正党巫裔色彩浓,民主行动党则华裔色彩厚,回教党更是宗教至上,大选时,无论国阵还是民联的选战布局,都会考虑到选区是马来区还是混合区等因素,所以看起来种族政治格局看来还会持续很久。

种族政治对华裔非常不利,当华裔人口日渐减少,华人选票的声音只会越来越弱。目前,国内巫裔人口已占了百分之六十,以后该族比例只会越来越大,而华裔人口比例最近几年都在百分之二十左右徘徊,以后华人比例也会越来越小。所以,许多“华基政党”都放弃成为“华人政党”,而图以“多元种族”政党的色彩来表示不论来自何族都一视同仁帮助。但多数的多元种族政党,党内不是华裔居多,就是印裔居多,巫裔居多的多元种族政党就只有公正党而已。

放眼国内,声称代表华人的政党,目前只得马华公会。其他的许多华基政党,都是以上所提及的“多元种族政党”,他们的特色是,党员大部分为华裔,非华裔党员只占少数。刚过去的大选,民主行动党横扫华人票,照理说该党应该名正言顺的为华人争取权益,但由于该党声称要代表国内所有种族,所以不太敢过于标榜华人色彩。该党为了争取争取巫裔信心而动作频频,培养了一些新生代巫裔党员。林氏父子就分别聘请了巫裔助理。该党如今甚至想要深入沙洲土著腹地,估计应该不会对华社课题有激烈反应。

国内唯一的华人政党-马华公会已几乎溃不成军,最近又闹党争而雪上加霜,而获华社委托的民主行动党又要坚守多元种族路线,加强该党多元种族色彩,那么,谁该在政坛为华社问题出声? 虽说华社有董教总、华总等等组织,但这些都不是选民所投选出来的,而且这些组织只在特定课题上运作,在政治上没有代表性,唯一有代表性的就只有民主行动党而已。若民主行动党对华社课题默不作声,华社就真的没有谁来帮忙说话了。

笔者了解,长远看来,我国如还奉行种族政治,没有“尊重少数权益”的风气,那在“少数服从多数”的情况下,整个环境肯定会对少数族群大大不利。多元种族政党的确能开启新风气,使凡事都不须只从族群利益的观点来解读。但是,由于目前朝野双方都还为种族政治所框住,只有单方面一厢情愿的走多元种族路线是行不通的。短期内,华人权益还须保障权益,方能安详的渡过“政治风气转型期”,毫发无损的步入开明政治新境界。

只要一天华人没被同化成巫人,有中文名,继续说华语(甚至其他语言),读写华文(或…

請想好好來

副首相呼吁国内公立私立高等学府逐渐废弃英语文教学,换之以国语文教学。副首相在国家语言与发展局的活动上作此建议,很明显旨在呼吁国民尽可能巩固国语文地位。

公立高等学府素来有以国语文教学的传统,要落实副首相的建议并不难。私立高等学府则往往以英语文教学为学校号召力,落实此建议对私立高等学府的影响如何,有待评估,但过程必定没有公立高等学府般顺利。

所有高等学府都以国语文教学,首要受益者肯定是国民中学毕业生。在国民中小学,除了语言科,老师皆以国语文教导其他科目,毕业生之后往高等学府深造,若是身在英语文教学环境,可能会有所不适,若换作身在国语文教学环境,对国中毕业生而言都是熟口熟脸,读起书来也比较容易,不会因英语文程度欠佳而妨碍学习某专业知识。教学语环境剧变会带来不良影响,已有例子。许多华小生,升上了以国语文为教学语的国中后,适应不良而辍学的例子比比皆是。政府不想看到国中生在高等学府步上华小生的路。

政府有心慢慢除去英语文在私人界的垄断地位,以把国语文带进私人界。政府之前已播出了不少推广国语应用的广告,鼓励人民在办公室多说国语。现在政府算是延续该政策,加强行动,进一步以国语文取代英语文教学。受国语文教育熏陶的大学毕业生出来找工作时,就不会碰上因英语文水平不佳而被私人界拒聘的尴尬局面。政府也曾提到,会拨款給相关机构,好尽快把许多的英文知识典籍翻译成国语文,避免形成“以马来语教学,以英文书为要”的情况。

其实,若是技术性的知识,用何种语文来教导并没什么大问题,但以最熟悉的语言学习是当然最理想。对聘请技术型员工的雇主而言,他们要的是会干活的员工,而不是语言专家。以国语文学习知识的大毕业生后,若到时政府成功使许多私人界企业转而使用国语文,那整个提升国语文的计划就成功了。国语文届时会大放光彩,马来人会非常的有尊严。

政府在落实此政策之前,务必要深思熟虑,聚集各界人士,评估英语文对国内的经济发展有多重要。千万别重蹈教育大蓝图覆辙,忽略华社意见而一意孤行。我们未来会有更多的工作机会,还是会有更多的失业大学毕业生,就看此政策会变得怎样了。

James Nakason @ The Xtra Factor 2013

图片
I met my friend James Nakason in year 2007. He shared with me a lot of his life stories including his hatreds towards the UMNO government and the Cheating Taxi Drivers. He also shared with me a lot of his meditation experience. To me he is really a very special guy. He's like living his life at the fullest.

He's always full of passion, he is especially very very passionate in singing. Last time I heard from him talking about wanting to become singer and I thought he was just daydreaming. Each time he sings he puts all his sentiment in his voice. The audience can feel his feeling via his voice without judging his singing skills. And this time he really flew to UK to take part in The Xtra Factor Singing Contest despite of him going through some financial difficulties. Although he did not pass the audition, at least he dare to go all out to try his luck. I completely salute his courage! James I hope you can continue to improve your singing skills and I'm looking forward to se…

略談羅馬字母和漢字的切磋

南老某次讲学时,说了以下这句

"现在人都是讲西方文化,认为西方文化很有学问。谁家的孩子坐在门口读英文,哪怕他拿本英文书来玩,人家也认为这家孩子很有出息。如果谁家孩子坐在门口读《易经》的话,那一切就完啦!"

我放在面子书(脸书)上,友人见了留言:

“Abcefghijklmnopqrstuvwxyz只有二十六个,汉字有多少个?我没数过”

我因而有感而发:

“罗马字母虽然只有二十六个,但从中变化出来的生字多不胜数,单看字面不明其义,需要查字典才懂,有时需要看整段句子来猜。最糟糕的是,“我手写我口”,当生字新词越来越多的时候,由于没有如汉字般的“象形”功能,后人完全就看不懂了。古英语的文学巨作《贝奥武夫》的英文与现代的简直是完全两样。

至于汉字,简单的常用汉字才几百个,每个字都能和其他字组成一个词,比如“好人”“好事”“好色”“好玩”“好心”,只用一个“好”字就能生出这么多种配搭,再学懂“人”“事”“色”“玩”“心”就完完全全能了解了。那些字那些词,单看字面都能略懂。而且中文长久以来书面语(文言文)盛行,所以中文程度中等的人都能对数千年前的著作稍微懂一点,再加把劲读多点就能读懂了。”

汉字集合型、音、义功能,是老祖宗的伟大发明。我们此生有幸学到汉字,千万要珍惜。而且据传说,仓颉造汉字时,“惊天地动鬼神”,开启了汉字文化时代。依次传说来看,汉字的确是神圣的。

周易小知識 - 電腦

我喜欢编程,也喜欢《易经》。易经是中华第一经,里头有八卦及河图洛书的原理。孔子写了不少书为之注疏。电脑的运作原理是来自易经的。电脑是二进制,就是1或0。电脑就是考解读一连串的1或0来运作的。1和0可以变化成10,01,00,11。再变成001,010... 等。而我们老祖宗所说的阴阳生两仪变四象变八卦就是如此。二进制是一位德国人莱布尼兹(当时德国还没成为一个国家)发明的。他的发明就是受到易经的启发。

读者问:周易注重卦辞不中阴阳。汉代才把易经推向阴阳,五行,先天,观察历法等等。

我答:周易是谈卦辞。而卦辞就是谈卦。卦是由阴爻和阳爻所组成。孔子的系辞传已谈到"一阴一阳之谓道"。我认同五行等是汉儒的杰作,进步一完善了易经的功能。


周易系辭傳心得 - 根本無吉兇

"吉凶悔吝者,生乎动者也" ~ 《周易 系传》孔子

事物有分吉或凶,好或坏。但事物好和坏是由我们所说的。我们念头一动,或者我们对事物起反应,动念头,那同时我们就是在为事物分吉凶。即使是凶事,若我们能看得正面,很快这凶事就会变成吉事。因为凶只是我们动念去定义而已。

若您对“凶”不起反应,不动丝毫念头,加上对“道”的信心。那“道”此时将会“佑”你,使凶变吉。“天自佑之,吉无不利也”。

举个例子,你有天穿过森林,遇上老虎,此时你若能冷静,求助于天。结果可能是,
一、老虎自己跑了,二、或你被老虎伤了,三、或你被老虎吃了。

老虎跑了,你保住了命,大吉。老虎伤了你,是凶,但因你不下判断,当此事为凶事,故你虽然伤了,但你的心却很平静,不因受伤而怨天尤人或过度伤心惧怕,然后突然某人来到此地,看到你受伤而救你,而此人可能成为你日后的伴侣、良友等等,这就是凶中带吉,所以你还会认为被虎咬伤是坏事吗?第三种结果,你被老虎吃了,归“天”了,这是注定你该被吃,但这可能是你被吃了会成就了宇宙其他的事情,就比如你孩子可能注定要在无父的环境中受磨炼,日后成为伟人。而你被吃就是要造就孩子无父的情形,使他可以在无父的环境中成长。

当然,事情没有所谓的注定,所以才有“变易”,就是说万事无时无刻都在变,唯一不变的就是“变”本身,这就是“不易”。

我们人的信念可以改变一切注定,只奈何不了宇宙自然之“道”而已。信念有了,“道”才会因此产生作用。为了建立信念,我们需先找个事物好依托,可能是宗教或其他等等,当我们亲历其境有所领悟后,我们的“信念”将获得巩固,“信念”越巩固,效力就越强,届时就真的是“天自佑之,吉无不利了!”

周易系辭傳心得 - 無思無慮致天人合一

《易》曰“憧憧往来,朋从尔思。”
子曰:“天下何思何虑?天下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天下何思何虑?日往则月来,月往则日来,日月相推而明生焉。寒往则暑来,暑往则寒来,寒暑相推而岁成焉。往者屈也,来者信也,屈信相感而利生焉。尺蠖之屈,以求信也;龙蛇之蛰,以存身也。精义入神,以致用也;利用安身,以崇德(假借得,指成果)也。过此以往,未之或知也;穷神知化,德之盛也。” ~ 《周易-系辞传》孔夫子

这是孔夫子从咸卦得来的心得,寫得非常浅白。孔夫子说天下“殊途而同归”,又何须有挂虑!夫子也解释自然法则如日月、寒暑、屈伸等现象都能生出各种结果。“精义入神”,南老说是指“天下何思何虑”也。“利用安身”的意思是,只要静下身心,就能“得到”成果了,也是在谈“天人合一”的境界啊!

友人問我,可以解释一下天人合一是怎样的竟界吗?

我只能说我看过的“天人合一”。就是问题在前,突然间有“讯息”“画面”等等自天而降,这是一种。我偶尔有经历过,不常有。心至纯的人会保持这种能力。

另一种是,身陷困境,平常时都会焦虑,但若那时“正心”“诚意”(《大学》),把专注拉回自心,不为眼前事分好坏,突然间事情会大有转折。这我就曾经历过。

总之,要天人合一,就是要顺着“道”走,前提是要信任“道”(可以把这个换成,信任上帝、上苍、神明,顺服上帝、上苍、神明),不为眼前事分好坏,保持“中庸”。正所谓“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中庸》。

天人合一是种状态,我们普通人要达到不会难,但可能无法持久。圣人就不同,圣人时时刻刻保持着“赤子之心”,所以随时都能通天地。

周易系辭傳心得 - 不急而速、不行而至

“易有聖人之道四焉:以言者尚其辭,以動者尚其變,以制器者尚其象,以卜筮者尚其占。
。。。
易,無思也,無為也,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天下之故。非天下之至神,其孰能與於此?
夫易,聖人之所以極深而研幾(細微)也。唯深也,故能通天下之志;唯幾也,故能成天下之務(事物);唯神也,故不疾而速,不行而至。子曰:易有聖人之道四焉者,此之謂也。” ~ 《周易-系辭傳》孔子

第一段孔夫子先说《易》有四种为人处事之道,即看卦辞、观变化、阅卦象、玩占法

之后孔夫子说《易》是无思无为,静静不动,生感应然后能知天下事。这边很有“天人合一”的味道。

末段孔夫子说圣人会把《易》研究得巨细靡遗。《易》精深而能知天下之意愿。《易》很仔细故完成知天下之事物。《易》很神奇故能达成“不走而能抵达”的境界。这“不行而至”简直就是“天人合一”的境界啊!果然是“天自佑之,吉,无不利”!

某米酒廣告文

图片
以下的中文说明很溜。虽然用了一个广府白话词,但仍有中文独有的四六特色(酒度适中、香醇温厚、豉味倾向、入喉绵甜、回味干爽等等)。写得非常好。
这才是中文。没欧化影子。也不会太难懂。

印尼都能掛上中文招牌了,巫統政府仍欲”清洗“中文招牌乎?

图片
某人最近到印尼办公,顺便往商场逛逛,拍了不少照。

其中一图竟见中文字,什么“海鲜酒家”。余无意中看见,十分惊讶。想当年印尼排华三十多年,直到二十一世纪头方解禁,解禁至今短短十年,中文招牌再度登堂入室,不再是当地政府眼中的妖魔鬼怪。印尼华裔有福了。
看了印尼看本地。本地巫统政府近日推出新版“教育大蓝图”,官方还说推出此蓝图旨在提升国民“国语文”程度,促进各族团结。这种提升马来语文地位的思考方式,根本就说不通。其他族裔并非马来族,你政府怎能以非巫裔的马来语文水准来衡量各族的团结程度?说穿了,他们是借“种族团结”之名以行“大马来人主义”,使全国非巫裔都乖乖臣服于马来语言及文化下,最好是你们全部同化成马来人,当然,如果所有国民都变成马来人,巫统又会失去斗争意义,到时可能就倒台了,很好笑是吧。

巫统不敢明目张胆排华,就以“教育大蓝图”这种看似合理的方式来“以华排华”。我没说要你不教华语文,我只要你多上马来语文课,好好提升马来语文程度,所以你需加倍用工,同时我也要你多上英语课,保持良好英文水平。等你上这些课上到筋疲力尽时,再去学你的华语文,然后给你华语文难拿甲等成绩。渐渐的你对华语文兴趣乏乏,自己放弃华语文教学。这招真高明,但很快就给余看破。如果以余的智慧都能看破此招数,那么想必大多数人都能直到巫统政府的“司马昭之心”。
印尼排华三十多年最终仍旧解禁,你巫统现在还想学人家排华,有没有慢了点?当初日本经济起飞二十年后,你才来提出“向东学习”口号。拜托你巫统政府不要每次都这么迟钝,好吗?

衛生部的中文傳單

图片
本国卫生部,乃少数由华人当部长的部门,虽然目前由印裔当政,但总算还是非马来人。由于该部门种族色彩较淡,所以当余在政府医疗中心看到以下的传单时,并不出奇。

余很感谢卫生部为国内六百多万华人印了不少传单、布条、册子等等。但余希望该部门有诚意,认真写好各种传单文字,不是随便找人或网上翻译器来敷衍人口众多的本国华人。余如此说,是因为这传单的文字十分有问题。



如果发生上述情况(这句没问题),
请立刻于附近的医院或诊疗所(应该写成:请立刻前往附近的医院或诊疗所)
或致电999(没问题)

您的快速行动可以援救生命(这句子怪怪的,尤其是“援救”好像用得不太对,常人都用“挽救”。这传单也犯了“欧化”的问题,写中文不一定要“您的我的他的”。所以,余认为,该句可以如此写:马上行动,保住生命!)



省點補習費也好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三年十月四日或刊登于星洲日报言论版-省點補習費也好

华教团体对最新的教育大蓝图有异言,因为教育大蓝图要增加华小生的国语文上课时间。表面看起来没什么不妥,但学校上课时间有限,国语文课节数增加,那其他课的节数大概就要调整一番。华小顿时变得好像是“语言学校”,专攻三语。

吊诡的是,本地上一代华裔平民只说巴刹马来语就可以与马来人嘻哈一番,而他们根本没受过正统马来文教育。现在的华裔生的国语文水平比他们的祖辈好得多了。

其实,前首相敦马曾说,国语文目前不是知识语言,所以敦马才坚持要落实英语文教数理。而国语文水平,只能靠官方去推动,然后期盼可以挨到发光发热的一天,在本地和国际上抬头。目前私人界几乎都拜英语文为神。当局其实也想打破英语文在私人界的垄断,好让国语文可以成为民众真正的工作语言。这方面可以由当局曾打出在私人界推广国语文的应用广告来证明。

家长对学府的首要期望是把孩子栽培成才,而如果增加国语文的上课时数增加影响到学生花更多时间在学习各种实用知识时,那将令家长失望。何况当局是说提升国语文水准的目的在于促进国民团结,理由很牵强,许多家长不能信服。

许多人担心,在小学中学时力拼国语文拿甲等,补习国语文花了父母不少钱,最后上高等学府时国语文渐渐从眼中消失。在私人界打工后国语文更是抛回给老师。而所花的时间与精神此时再已追不回了。这算是很多人的经验。

不同领域所需的语言程度都有所不同。举个例子,英语文程度不一定要能达到文学水平才能学数理或工程。政府若是觉得只要搞好华裔子弟的会话和读写,那么简化国语文课程会比较实际(拿掉古文和文学内容)。毕竟华裔子弟是把马来语文当“第二语文”来学习的。

多懂得一种语言的确很好很上进。但那应该是个人选择。如果学生知道自己不是多语的料,或只想专注在学习实用知识上,那强制学生学多语,唯恐弄巧反拙。毕竟 有几人真正精通多语? 有几人是赵元任?

如果当局还是注重数理或其他实用知识,那就不该过于注重语文科。时间有限,对欲学习实用知识的学生而言非常宝贵。当然,如果有学生真要成为马来文文学家,我们应当鼓励之,皆因那是自愿的。

当然,若当局真如所承诺般,为华小国语文补课派出上等师资,那么家长可以省下补习钱了。目前家长把孩子送去补习已成了风气,所以若学校师资良好,家长可以省下补习费,学生也能省下补习时间。

政府欲提升国语文程度有感

华教团体对最新的教育大蓝图有异言,因为教育大蓝图要增加华小生的国语文上课时间。表面看起来没什么不妥,但学校上课时间有限,国语文课节数增加,那其他课的节数大概就要调整一番。华小顿时变得好像是“语言学校”,专攻三语。

我们的祖先说巴刹马来语就可以与马来人好好交流,又何需受什么马来文教育?这些教育时数问题完全是政府为了实现“大马来人主义”而搞出来的,骨子里全都是为了“马来人的面子”。

说穿了,政府要提升华人的马来语文水准的背后目的只是为了"马来民族的面子"。他们当中包括老马都知道国语文目前根本不是知识语言,只能靠官方去推动。然后期盼可以挨到一天国语文发光发热在本地和国际抬头。目前私人界拜英语文为神。政府也想打破英语文在私人界的垄断,好让国语文可以成为民众真正的工作语言。

为了“马来民族的尊严”,我们需要拨出更多时间学习马来语。原来学习好国语文比学习实用知识与技能要重要得多。我想请问政府,搞“国民团结”当真重要过培养“知识人才”?

最糟糕的是,小学中学力拼国语文拿甲等,补习国语文花了父母不少钱,最后上高等学府时国语文渐渐从眼中消失。在私人界打工后国语文就可抛给老师。所花时间与精神此时已追不回了。

我想请问政府,你要学生提升国语文程度,目的为何? 培养一两位华裔马来语文专家? 或文学家? 还是国语文水准提升后,学生比较能通过"国语文"来掌握"实用知识"?若只是要基本会话和读写,何须用上这么多时间?去简化你的马来文课程不久行了吗(拿掉那些什么古文和文学内容)。毕竟华人子弟应该把马来语文当“第二语文”来学习的。

多懂得一种语言的确很好很上进。但那应该是个人选择。如果学生知道自己不是多语的料,或只想专注在学习实用知识上,那你政府强制学生学多语,岂不是在捣乱? 有几人真正精通多语? 有几人是赵元任?

语文强不保证就能很容易学到其他技能。学实用知识,难道英语文程度就要强到可以写文学作品?读工程难道英语文就要顶呱呱强到像白人一样?学马来语文学到顶呱呱,我们华人就会更加了解马来人国民更团结?有没有搞错?

如果政府还是注重数理,那么请不要在逼华人子弟提升马来语文程度。时间有限,我们还要用来学其他实用知识的。当然,如果有人真要成为马来文学家,我们也不应阻止他。

最毒的是,慢慢使你们华人觉得学华语很麻烦,很没用,很耗时间精神,又不能用…

种族团结的悖论

人类都是倾向与同类相聚的。我不觉得马来人华人喜欢各自活动各自各精彩会有什么不妥,那很正常很自然,河水不犯井水。我们不可能为了两族更融洽而不吃猪肉等等。若两族有什么误会与纠纷,我们该好好协调,或用法律方式处理。所以我觉得,如果某华人选择一生不与马来人打交道,没有问题,也不算不健康,他有权这么做,也有权选择不学马来语文,他只是没有权因对马来人有偏见而攻击马来人。

现在,为了“马来民族的尊严”,我们需要拨出更多时间给小学生学习马来语。原来学习好国语文比学习实用知识与技能要重要得多。我想请问政府,搞“国民团结”当真重要过培养“知识人才”?

语文强不代表就能很容易学到其他技能。政府是要借语文课题来搞“国民团结”。问题是他们这样做实在牺牲学生学习其他实用知识的时间!根本就是不可理喻。

学实用知识,难道英语文就要强到可以写英语文学程度?读工程难道英语文就要顶呱呱?要强到像白人一样?学马来语文学到顶呱呱,我们华人就会更加了解马来人?国民会更团结?政府有没有搞错?

論馬來西亞種族團結

图片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三年九月十日或刊登于南洋商报言论版-谈大马种族团结



独立日刚刚过去。独立日前陆陆续续发生许多种族宗教纠纷。我们是时候来反思国民团结的意义。
放眼诸国,惟我国政府最重视国民团结。当局好像认为我国各族不能团结,常常闹纠纷?但事实果真如此?华裔印裔陆陆续续来到此地经已有上百年,印象中严重的种族冲突好像就只有那么一回,就是五一三事件了,而某些人还认为五一三是精心策划的政治夺权事件。邻国新加坡其实也蛮重视国民团结这课题,他们的政府干脆利落,直接以英语文为共同语,化解以哪一族的母语为官方语言的矛盾。虽说新国华人人口最多,但新国受印尼和马来亚等传统马来伊斯兰文化国家包围,所以不太敢光明正大成立一个意义上的华人国家,即以华语文为官方语言,以华人文化为国家主流文化。当然这些纯属猜测,我们无法捉摸当时新国领导是作如何想。
我国的情况有点不同。我们的领导人不曾想过以前殖民着的语言-英语文来成为各族之间的沟通工具。相反的,我们的领导比较倾向建立一个“进步”的民族国家。当初这里有形形色色的传统马来土邦,人口以马来人为多,领导也多来自马来族。马来族看到自己的土邦酋长等受西方殖民者蹂躏多时,想要摆脱一切殖民的影子,建国时以马来文化为官方主流文化,以马来语文为官方主流语言,以图彻底撇清与英殖民政府的关系。至于英语文方面,由于当时美国赢了世界二次大战,成了世界强国,英语文再度强势起来。为了方便,马来人领导不能忽视英语文的地位,也把之列入官方语言内。但马来领导人的大方向还是建立一个能反映出优秀马来伊斯兰文化的马来西亚,一个可以使马来人抬头于世界舞台的强国。
但我国马来西亚是个多元种族的国家。当年独立各族领导人都有份参与。所以如果要把这个国家塑造成马来国家,对其他族裔而言不太公平。其实,我国种族关系尚算和谐,河水不犯井水,我们大多数因为相同的生活习惯,比较喜欢活在各自的圈子中,没有深入与他族交流,所以鲜少看到各族同座或共同搞活动,并不是没有,而是罕见。但即使某人不想与他族来往,其实也是他的权利与自由,只要他不去打扰他族生活,那又何错之有呢?我过我想过的生活,我执行我的宗教仪轨,我吃我想吃的食物,我堂堂正正使用我的母语,这些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我可能会因对友族不了解而有偏见,但偏见不该成为我攻击歧视友族的原因,而且我国法律也应该阻止我这么做。
种族间交流理应要自然不做作才有意义,不然就只…

快樂廚房的童子雞(Kitchen Delight/Chicken Delight @ Melaka)

图片
来到马六甲,真的不能不介绍这本人的最爱-快乐厨房!
此食物本人经马六甲友人介绍,已有多时。每到马六甲,此地必是本人午餐选择之处也。
其店招牌食物是童子鸡。吃童子鸡与吃一般的鸡口感大大不同。童子鸡肉够嫩,一般的鸡的肉则比较有弹性,菜园鸡则很有咬劲考牙力。
本人最钟爱其类似肯德基家乡鸡的双炸鸡配薯条面包套餐!吃这套餐,可以品尝童子鸡脆脆香喷喷的皮,及细细嫩嫩的肉,一解本人口欲。现在写着写着口水也不断在嘴内滋生。
另一道本人最爱就是炸鸡椰浆饭。本地美食-椰浆饭配上童子香炸鸡,这完美配搭何处寻?此处寻也。由于吃了不少回,今回本人不吃了。
再有一道就是砂煲鸡饭,也是以童子鸡做佐料,再送上几条咸鱼,热乎乎香喷喷。我往往吃得连饭焦都舍不得放过。
以前该店位于马六甲武吉峇鲁,非常易找,当时的店名为〔快乐鸡〕。现在他们已升级了,迁到更大间的店面,可惜地点比较偏远少许,从麻坡方向过来的话还要来个掉头才能抵达该店,从亚罗再也或市中心过来则很顺路。店招牌也换上从〔快乐鸡〕换上〔快乐厨房〕了。
我问过店员换招牌的原因,原来是老板想要卖多样化的食物,而不只是卖童子鸡而已。
我曾在柔佛古来见过同样招牌的店,也是卖炸鸡快餐。但其餐牌与马六甲这间不一样,鸡肉也没马六甲这间这么美味,好像只是使用普通鸡,可能是碰巧同店名吧!



View Kitchen Delights in a larger map



這才是真正的馬來西亞

图片
难得一见官方允许路牌写上汉字。整个亚罗拉新村都能见到有中文书写的路牌。

这才是真正的马来西亚嘛!


好梦一场仍得回来

今早做了场梦。梦中余与其他人士排着队,等候受封本国功勋衔头PJK(Pingat Jasa Kebaktian)。余乃受本国最高元首所册封。受封理由是本人对本土华文教育付出贡献良多,加强了本国的多元文化特征。

就在余准备就绪等着上台时,余醒了。

真是美梦一场。余若真能获得国家人民肯定,势必更加倍努力为本土华文教育献策,期待能向众人宣扬华文教育后面的种种优良价值观。

國語文與國民團結

根据即将落实的《教育大蓝图》,政府有意提升国民的国语文能力,其原因是,尚有许多华裔印裔学生无法在大马教育文凭考试中的国语文科取得优等(credit)成绩。当局的看法是,若国民无法掌握好国语文,就会对跨族裔沟通形成障碍,不利国民团结。所以政府要从小学时就下手,增加小学国语文授课时间,务必使小学生赶上新制定的程度。

显然,当局认为那些学生,既然国语文科成绩并非优等,就意味着国语文程度太差,差到难以与全国最大族群-马来族沟通。若不能与全民最大民族沟通,那将无法了解巫裔,很难搞民族融合。

当局的心意很好,我国华裔人口比例逐年减少,身为少数民族的华裔理所当然有责任要多多了解国内最大族裔的一切,以方便双方交往。

当局却忽略了一个要点。许多华小毕业生,中学没上华语文课,大学和毕业后身在英语文世界,变得汉字只能认得几个而已。同样的道理,当学生日后在工作领域中使用国语文的机会微乎其微,即使中学时期国语文科考得优等,国语文也会因少用而变得生疏。毕竟我国政府尚重视英语文,通晓英语文从独立至今都是我国的特点,招英语系国家外资时非常管用,对经济有益无害。虽然政府努力扩大国语文应用范围,甚至欲跨越至私人界。但国家经济为重,所以要私人界以国语文取代英语文为工作语言简直是不可能,那只会是舍本求末。

那国语文要到什么程度才能有利国民团结?这问题带出了另一个问题,即单靠全民国语文程度一致就能使国民团结吗?如果有这么简单就好了。根据《教育大蓝图》,政府也将祭出另一法宝,即加强各校学生共同参与一些活动。

其实,政府也应该看看各族市井小民的相处之道。某些华裔市民,没什么受教育,与巫裔同胞相处久了,也会以马来话与巫裔侃侃而谈。民间的“巴刹”马来语的出现并非偶然。有些中小型企业华裔老板,国语文程度有限,聘用许多巫裔员工,如送货员、司机、书记等等,老板员工之间,不也是以马来语沟通吗?生意还不是做得好好的。

由此观之,或许政府可以考虑往非巫裔学生的口语表达能力下手,但并不只教导正式的国语会话而已,还要兼顾马来同胞的各种俚语俗语口音等,才会使马来同胞感到亲切和到地。

至于国文读写方面,笔者认为,若要读写官方文件等,现有的程度已经足够。若有意在国语文领域工作,在大学或学院深造时自会选择以国语文为媒介语的课程,或趁暇时好好进修国语文。至于有意往私人界闯的学生,若在私立大专深造,其大专媒介语多会是英语文。毕业后的工作语言…

多元化與華語文應用

本国华人身处困境,政经文教挑战重重。华人在很多方面都很不顺心顺意,往往需要奔波争取应得的利益。在教育方面,单元主义乌云笼罩,华社急于拨云见日,故鼓吹多元化,反对种族主义,图使对方放弃把全国“马来化”进而得以保全华社各方利益,这是目前对抗单元主义的策略。

华社团体或组织千千万,个个都有浓厚华人色彩。当前某些组织为了实践多元化主义概念,而考虑开放给其他族裔参与。这意图很好,惟有些事项需特别注意。笔者觉得这些团体即使欲开放给各族参与,却应该守住以华语文为行政语言的方针。这些团体或组织在广招友族会员时,应事先声明,组织的行政语言将是华语文。如果不如此做,华语文的地位将大受打击。试想想,依国内目前的情形来看,若会议成员各种族都有,即便多数成员都谙华语文,但为了尊重友族,使大家都明白在讨论些什么,开会时大家就被迫讲国语或英语。而会议记录除了华文版本之外,也需准备大家都看得懂得语文-国文或英文版本。要跟进会议事项时,大家就需以国文或英文版本的会议记录来作根据,此时华文版本就显得画蛇添足了。组织的章程等等正式文献亦是作如是观。

国内多元族群政党也潜伏着以上的隐忧。种族性的政党如巫统、国大党等的行政语言自然而然是国语文或淡米尔语文或英语文。而多元族群政党如公正党、民政党等则因拥有各种族党员,行政语言自然而然的不是国语文就是英语文。那么,以华语文为行政语言的政党,岂不只剩下在505大选时受华裔所唾弃的马华公会?而马华公会也不仅仅使用华语文而已,还兼使用英语文,其党章都是以中英文两语文书写的,至于以那种语文版本为标准,笔者则不得而知,只能问马华公会党员。而华裔所大力支持的民主行动党,由于也是属于多元种族政党,所以大家也不能指望该党会以华语文为行政语言,这从其网上党章只有巫英两种语言的版本可以看到。所以笔者可以总结,多元种族政党对华语文的应用其实并没有什么好处。笔者希望那些获得华裔大力支持的多元种族政党深思这个问题并提出良策。

国语文和英语文都受官方保护,华语文却只有华社在重视。如果华社众多团体、组织、政党都不以华语文为行政语言的话,那国内再也没有多少地方能让人使用华语文为行政语言了。而保存或扩大华语文的应用空间,也能维护国内华语文地位。






728运动感想

华校如华小和独中,是国内某些人的眼中钉。这些人认为各族学生应身处同一间学府,才能学会互相尊重,和平相处。而华小独中则属于华人子弟的学府,学生来源源自单一种族,对团结全民不利。这些论点,很多人,包括华裔,都认同。

可是,华校收学生,从来不以种族为考量,所以才有不少巫印裔学生入读华校。如果当初政府批准华校自由建校,华校的友族学生,极有可能会比当前来得更多。这样一来,某些华裔子弟就读国民学校,某些友族子弟则就读华校,各族都有人能深入了解他族文化宗教等,这种融合方式比较自然,无需来硬的,勉强所有人团结一致。

华校以华语文为媒介语授课,有个华语文环境供华人子弟磨练华语文,而国民学校则是以国语文环境为主,若家长看重健全的华语文环境,国民学校不可能符合他们的要求。

我国宪法阐明各族都有权学习母语。国民学校也有办母语班,并没违反宪法,华族学生的确不一定非到华校去学习母语不可。惟,学生固然能在母语班提升自身的母语程度,却得不到像在华校般的健全华语文环境,即能与师友以华语文沟通,以第一语言-华语文来学习和思考。在国民学校,人人几乎都以国语文来沟通交流。就读国民学校,使用华语文的范围只能缩小至亲友圈中。何况多数华人家庭是说方言,这种情况下,华语文慢慢生锈,是意料中事。很多国中生虽毕业自华小,但多年不用华语文,也没能读上几个汉字了,这就是华语文生锈的例子。

某些家长,则是看在华校校风优良比较注重学生考试成绩非的份上,而把孩子送往华校。笔者不知道这是否是对华校的一种刻板印象。学校是“育人”机构,理应优先培养学生良好修养,而不是先考虑培养精英拿全科甲等。优秀的发明落在唯利是图的人的手上,只会摧毁整个社会,所以办学的方向一定要搞清楚。至于友族家长送孩子去华校念书的原因,也不外是为了在健全环境下学习华语文,或看看凭着华校的良好校风,孩子能不能比较专心读书考好试。

笔者浅见,政府不能忽视民办学校,“民办”这两个字就说明了社会有这项需求,政府又岂可忽视社会需求呢?政府应该任由华校与国民学校自由竞争,就像当初英语学校与华校竞争一样,华小还曾一度落在下风。某些家长可能比较喜欢华校的特征,而另一些则觉得国民学校的教学法比较适合孩子。家长该有选择权。

主动了解他族虽然对营造和谐社会有利,但并非人人都喜欢主动去了解他族,某些人可能只喜欢活在自己的圈子里,某些人可能喜欢去了解他族。个人有个人的选择权,大家河水不…

中文口訣好好玩

中文的一大特色,就是能以短短数字来做“缩写”或“口诀”,非常简洁有力又易记。中国前秦时期的”法家“大师-韩非子的政治思想就能以“法、术、势”这三个字来概括。佛教里也有使用诸如“贪、嗔、痴”这三个字来表示学佛者所需克服的三个主要问题。另外,佛学世界里也有“戒、定、慧”这三个字来形容修炼佛法的层次。道家学说中也有“精、气、神”。儒家也以“内圣外王”解释其政治思想。理学家则有“格物致知”来形容一套修身的方法。

有些口诀则由数字组成。如佛教的“五戒”,看到“五戒”就能想起是那五个“戒”。看到”四圣谛“就能记得那四个”圣谛”。看到“六波罗蜜”就能记起是哪几个“波罗蜜”。

另一个方法则是使用“诗歌”方式,成为“歌诀”。许多传统学问如中医武术风水等都被作者以歌诀形式记载。中医就有方剂“歌诀”帮初学者记熟各种中药。甚至是会计这科也有一套“歌诀”供君背诵。

今人深受英语影响,唾弃了以上的“汉字”缩写法,反而喜爱用从西洋传来的3A、4B、5C等等缩写法。很多西洋学说,如行销学等等,都善于用这种3A、4B、5D方式来使人易记易背。很多人从西洋学说学到诸般知识和概念后,也把这套“易记易背”的口诀照搬过来。的确,既是源自西洋,要再另创中文口诀想当然复杂,而且多余。但是,有些知识、点子、或概念若是以中文原创,又何必用ABC来造口诀呢?之前提到的三种“汉字口诀”就很好用,无需削足适履。

笔者所见,某些组织纵使会员都是华裔,都晓得华文,但都偏爱使用西式口诀来包装他们的概念或策略。笔者偷偷问过相关人士,得到的答案是这种“西式口诀”比较潮比较酷。当然这只是这位仁兄的看法。

笔者曾获邀请出席一场以华语交流的保险人分享会。一批销售成绩标清的保险员受邀向听众分享他们的经验或秘诀。轮到某中年保险员分享其成功秘诀时,他竟用了三个汉字来表达他的销售策略,一个字一个字解,而且解释得头头是道,干净又利落。

華語白話方言白話

图片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三年八月七日或刊登于星洲日报沟通平台-華語白話

林来风君在沟通平台感叹国内许多中文电台都是方言电台,所言不虚。笔者也同意。

华人方言(某些学者认为是种语言),是几乎所有本地华裔的母语。某些方言还继承了不少古代官话的音调或用词。所以不少人谈起他们的方言缘故时,觉得其方言继承古代某时期官话正统,故引以为荣。

但事实归事实。毕竟华夏文化发源地-中国,推行华语已有多年。纵然这片大陆从国民党换了共产党指正,但新的执政者都还继续贯彻推广华语(普通话)的政策。退守台湾的国民政权也继续在台湾推广华语(国语)。

本地许多历史悠久的学府成立之初,也曾经跟随华语潮流,广受各方言群学生,以华语教学。有些学府甚至禁止学生在校内说方言。

方言历史悠久,我们当然要继续用下去。许多不谙中文的人,其实都谙方言,所以他们并非完完全全是香蕉人。跟同籍贯者以母语方言谈天说地,实在爽哉。但若要“半强迫”不同籍贯的人来学你的母语,就太过强人所难。除非人家是自愿,就另当别论。举例,国内某方言过于强势,使到某些人认为全马华人都该习惯听、说该方言,实在岂有此理。

方言强势也另有隐忧,当今所流行之白话文体,皆按华语来书写。谙华语者皆能读懂。但当今交流平台越趋多元,不时都能看到有人在各交流平台以方言书写白话文。若是一时兴起,无伤大雅,用在正式文献内,则实在该斟酌一番。正所谓,众人皆谙“白”,此“白”却非彼“白”也。

識文書白

目前面子书和手机谈天软件大兴,可以只用数据来沟通,几乎不用出一分钱。

其实就在手机短讯流行时,就已有人提倡以文言文书写,以短短数个字表达,省时省位。目前更不用说了,有些人懒惰用文字,直接用逗趣图案来取代千言万语,任君猜个够。

当然,要在手机用文言文表达,还看功力。现代人的文言文水平有限,要流畅书写恐怕很难。

自古以来,文人都是以文言文正式书写。多不胜数的典籍,如佛经典等,都以文言文所书。文言文水平有限,读起这些典籍来颇不畅通,无法一鼓作气读完,严重者还需靠白话文翻译。读文言文作品,需突破重重难关,难怪许多人对文言文拒而远之。

许多外国人都很欣赏文言文,他们觉得文言文句法优美是中文精魄,而白话文则有损美感。

虽说文言文亦从口语演变,而且各时代字义不同词义有异或者新字辈出,文言文之间有些差异也无可厚非。但其历经千年发展,已有固定格式,也备受考验。今人过于习惯使用华语白话文,其与文言文的差距太大,会更加不适应。

华语白话文兴盛至今,已有百年,作品累累。但,白话文有个问题,当许多人以方言白话书写时,会有碍不同方言群沟通。而使用文言文,将有助各方言群沟通。目前的情况则是,大家都使用华语白话,若方言白话没坐大,此方还可行。

笔者相信若非操相同方言,大家都不愿看到如以下的白话文:

广府语:“你仲嚟搞搞震?”
闽南语:“拢总没法度”
客语:“恩此等係不同伊帮手”
川话:“格老子,你跟老子充壳子?”
沪话:“儂舍体啦”

当然,要一时间取代白话文没那么容易。笔者建议“通文言文以览古籍,书白话文以应潮流”,目前的文言文教学还不够多,学校务必使学生习惯于阅读文言文,至少能轻易读通古代典籍,不至形成文化断层。书写方面,学生当然要适应当下潮流,继续使用华语白话来书写。至于用文言文书写则有待日后众人文言文水平提升时再论。

嚇跑非穆斯林家長

目前是斋戒月,全国穆斯林都需要守斋戒。非穆斯林若能也一起守,会使穆斯林深受鼓舞,觉得非穆斯林也有心来深入了解伊斯兰斋戒。但是,若非穆斯林没这么做,也并没问题。毕竟斋戒是属于穆斯林的范围。

某国小校长,竟吩咐非穆斯林学生在浴室用餐。不知道校长是怕穆斯林会受到食物诱惑?若是如此,该校长可能想得太多。毕竟他不可能晓得所有穆斯林学生的想法。而且,若是因受食物诱惑而烦恼而破空,那就代表该人并没有心守斋戒。何况穆斯林学生又岂会于斋戒期间聚在食堂?为何非穆斯林不能在食堂用餐呢?

笔者某年在新加坡出席会议,席上有数名新加坡穆斯林。会议期间某华裔新加坡人请众人吃糖果,她并不知道适逢斋戒月,在她的新加坡穆斯林同事都谢绝她的好意后她方知道同事正守着斋戒。之后这位新加坡人继续咀嚼她的糖果,还问其穆斯林同事介不介意,那班穆斯林说不介意因为他们都习惯了,不会因看到人家吃东西或嗅到食物的味道而轻易破功。而笔者本人则谢绝糖果,毕竟笔者生活在马来西亚,学会怎样不去刺激穆斯林,哪怕是无心的。所以即使是身在一个非以回教为国教的国家,笔者仍习惯避免挑衅穆斯林。所以当笔者看到“性爱二人组”的“清真肉骨茶”举动,笔者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这两人简直是不想住在这里了。

那些单元文化份子,时常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认为小学生不该再分裂,他们呼吁把各族学生聚在一起,曾几何时也呼吁搞宏愿学校。但是,如果国民学校时不时搞出各种花样,就像此事般,或像什么学生被骂妓女或被请回中国,那对华淡小而言,都是好消息。这种事若一再发生,只会吓跑非穆斯林家长,不敢送孩子就读国民学校或宏愿学校,怕孩子有一天会被迫在厕所或浴室用餐,那华淡小就不愁学生来源了。当然,华淡小够不够,还是另一回事了。

再论马来西亚种族政治

伊斯兰世界也觉得他们的世界很精彩啊。他们某些人胸襟很广很阔,希望世界众人,包括中华世界的人也来受惠。呵呵。他们会很奇怪,为何没有人要来体会伊斯兰的美好。就像我们中华人一样,觉得外族没能体会到中华文化之美,太可惜了。呵呵。

有些则是犯了文化自卑症,干脆抱西方白人文明的大腿不放。总觉得处处还是白人的好,连第一语言也换上白人的了。呵呵。

至于一天外劳拿着同样的旗帜摇旗呐喊。我觉得若要避免这种情况出现,就要现在就阻止外劳人数增多。若现在我们不能斩断对外劳的需求,到了他们要求分一杯羹的时候,我们已经没有理由不分他们一杯羹了。呵呵。当初马来人无法或不管大量华人淡米尔人涌入,他们没去设法阻止。独立时他们被迫要与这班〔外来者〕共享国家资源。然后才心有不甘,几十年来一直吵华印族裔是外来者的课题。这些〔外来者〕都有了后代,而后代都已有归属感了,你当初不吵,现在才来吵?

依目前情况来看,华人当然要呼吁废除种族政策,因为这才会对华人的政经文教比较有利。这路线是走对了。但要小心不要被人(尤其是马来极端分子)捉到把柄说呼吁者也是种族主义份子。呵呵。

“不要种族主义,你先废掉中文教育啦!”

論馬來西亞的種族政治

種族政治只對巫統有好處,對華人沒好處。所以廢除種族政治華人該走的路線。但是,呼吁廢除種族政治的背后也是為了維護華人在政經文教的利益,本質上也是種族主義的。

一旦廢除了種族主義,巫統政府不能明目張膽的推行只幫助馬來人的政策,如不能公開規定上市企業需有多少百分比的土著員工,不能規定政府大學需收取多少百分比的馬來學生等等。若從種族觀點來看,華人會得益最多。馬來人只會覺得不舒服,因為他們會失去〔原本〕已經有了的利益。

總結是,巫統能輕易利用馬來人的這種恐懼感搞些煽動(他們已經把這項工作外包給土權或什么回教消費人協會或什么法官等)來保住政權。另一方面,反對黨也會盡量使馬來人深信反對黨也能保護馬來人利益。反對黨應該不會膽敢提倡廢除土著政策,他們只能從打擊貪污濫權等方面下手。

再總結就是,巫統肯定離不開種族政治。反對黨也不可能離開種族政治。因為〔土著政策〕本身就是種族政策的代表,而反對黨也聲言要維護土著利益,這也等于繼續支持種族政策。而且,重提之前所提,華社要爭取華社權益而呼吁放棄種族政治,但〔為爭取華社權益〕本身已經是種族主義了。呵呵。

所以,對我這位中文愛好者而言,我想看到中文在這里茁壯成長。如果有人覺得中文是〔代表華人〕的話,我也成了一位〔種族主義〕者了。呵呵

传道授业与解惑读后感

王德龙君于“传道、授业与解惑”一文所说所言,笔者由衷认同,也想写写两句。

数十年来的教育趋势,在于栽培学生掌握知识技能,为国家社会培養出有“生产力”的学生,也兼顾德行。但總體而言,社會大眾看重生产力多于德行。

多数中小学學生的奋斗目标,往往是在各科封甲,好去名声良好的高等学府,就读日后有良好就业机会的学科。到了高等学府,还要力拼好成绩,最好能考得一等文凭,或大公司聘請拿高薪水,(從此一路亨通?)。很多人對這種模式都深信不疑。有时是学生自己愿意如此走,有时是家长鼓励学生如此走,有时是学校或老师鼓励学生如此走。

有如此风气,是因人人相信,提高人民生产力,经济就会旺盛,会衍生出有更多工作机会,人人就能以赚来的金钱换取更好的物质和服务,有些人甚至想以金钱“换回自主自由”。大家共同塑造這些對金錢的信念與價值觀,乃至想要下一代也玩回同樣的游戲。

大至国家,小至家庭,都相信,国与国都在競爭,人与人之间都在競爭。是競爭沒錯,但競爭只是一種現象,決不能以好壞論之,身處競爭游戲中眾人的心态才重要。有些人的心態是,害怕自己落于人后,無時無刻要确保自己爬头,贏了有面子,輸了面子掛不住,競爭動機全是為了個人榮辱。爬了頭,就千方百計不讓自己跌下來,落了后,就沮喪頹廢甚至去自殺。這樣一來,爬頭也好,落后也好,終是活在恐懼中,有何快樂可言?他們沒有想過,縱然爬頭,又能爬多久?縱然落后,又豈會是永久?歷史上都有很多諸如此類事跡供人參考。

大家过于崇拜競爭,凸顯個人主義,以致忽略了一個重要事实,即社会运转須靠人人合作才能走得順暢。各人各司其职,你不能没有我,我不能没有你,群己不可分,缺一不可。大家都沖著同樣的路線,只會使社會失衡。其實,只要知道自己的潛質,就一定找到適合自己的使命,發揮所能,走出一片藍天。

笔者想说,競爭下的“怕輸”心態,其根源乃是“恐懼”。恐懼感對家長學生兩者而言,只會是心理負擔。家长害怕孩子追不上他人,根本是杞人忧天,想得太早,想得太多,是對孩子沒有信心的表現。這種過于擔心的態度,只會形成反效果。很簡單,心中帶著恐懼,腦袋為恐懼所亂,還怎么能把事情辦好?何況還想把恐懼感傳給孩子?不管是有心無心,結果都是害死人。

筆者認為,孩子真正须掌握的,是修身修心的方法。修身修心日久,人自然修養好,會懂得尊重他人,本身也會為人所敬重。宋明儒者深信,一人若德行良好,將能看到清明本性。筆者覺得,若…

華文應該讀文言文之反響

颜言君于贵报留文,鼓励华人学文言文,笔者由衷赞成。

汉字使华人荣耀之处,在于至今尚活得精彩。华夏历代祖先,着书千千万万,记载无量智慧结晶,期待为后世子孙所继承。这些作品多数都是以文言文写成。就像许多儒佛经典,句法优美,意义深远,对文言文不熟,实难体会。许多外国人都很欣赏文言文,觉得其才是中文精魄,而华语白话有损中文美感。

惟今日本地之“华文”人,鲜少接触文言文,读起文言文时颇不通顺,无法一鼓作气读完,需煞费心思慢慢了解。多人更是需仰赖华语白话译本方能读懂内容。

文言文初始也是“我口写我口”,然后逐渐演变成特定格式。不同朝代的文言文都有不同面貌,如新字新词增加,如字义改变。先秦着作用词就很朴素。是以各朝各代,都有学者为古籍注疏。清代时考证训诂更是大兴。从此处看,各时代之学者文人,参阅古籍时也不易为。只是今人用惯华语白话文,其与文言文又差距蛮多,与古人相比,今人会更加不适应古籍之文法。

惟华语白话文兴盛至今,已有百年,作品累累,为公私界所重用。而且白话文历史也厚,可说自唐以来,民间都有地方白话作品。要今人写回文言文,改变太大,不易实行。笔者浅见,不必急在一时,凡幼稚园及小学,都有华语文课,学府可从中拨出少许时间,熏陶幼童以简易文言文,先做到学子足以“通文言文以览古籍,书白话文以应潮流”。人数渐多后,日后才来商讨文言文的应用范围。

佛學心得 - 五戒

我修佛法,不是要成为圣人,而是要提升生活品质。

暂时还做不到心态可以永远〔放下〕,暂时还做不到可以常常没有〔妄想〕〔执著〕。

暂时做不到百分百遵守〔五戒〕。蚊子蟑螂我照杀,酒我偶尔也喝一点。

守〔五戒〕的目的,对我而言,是〔验证〕一人修行到什么程度。做到〔不杀生〕就等于是〔心不受外境干扰而生杀心〕,做到〔不喝酒〕就等于〔心不受放纵的诱惑〕等等。

守〔五戒〕对社会有种〔功能〕。就是〔维持社会秩序〕。如果各人胡乱杀戮胡乱偷盗,秩序无存,修行的环境更加险难。如果各人邪淫不断,社会家庭制度乱糟糟,随时闹出儿子与私生女结婚这种事。所谓的〔道德〕,不是要为行为〔分对错〕,而是是要使社会有秩序而已。

佛學心得 - 自私

佛法是个人所修之法。修来的成就也归个人。但这不代表佛法[自私],只自利而不利人。

修佛法,也是学习放下妄想执着。一个人若起憎恨心妒忌心分别心好胜心等,就会陷入[妄想]与[执着]。起这些负面的心通常都有个对象,那人就整天想着怎样报仇或使他人不好过,把自己弄得也不好过。

一旦学会[放下]这些执着妄想,不仅自己从桎梏里[松绑]了,他人也将不会受干扰,断了恩仇链,从此各走各路,整个社会必定和谐。

当然,佛教的[大乘]里还有[菩萨道],修[慈悲心],那又是另一回事,我这里不谈。

佛學心得 - 上帝

其实,佛法并没直接否定〔上帝〕的存在。很多人是根据〔缘起论〕而〔觉得〕佛法是否定〔上帝〕的。

〔缘起论〕是说一切现象都是〔因缘和合〕而生。从此处看来,佛法不是否定〔上帝〕,而是否定〔人格化〕的上帝。

如果大家对上帝的认知是,能〔直接〕创造世间种种物体,一时大发雷霆,一时大发慈悲,那就是〔缘起论〕所否定的〔人格化〕上帝。

如果大家对上帝的认知是如〔道家〕的〔道〕,或宋明理学的〔理〕、〔道体〕,即〔神圣的法则〕,那这〔上帝〕与佛法的〔缘起论〕并没起任何冲突。

佛學心得 - 情緒

佛陀授予我们[脱苦]之法,使我们放下[妄想][执着],然后达到一种状态,哪怕是些细微念头,都能及时觉察,使我们能以最清净自在清明的心,作出最理想的决定。

处于这种状态,我们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得到想要得到的东西。但处在这状态的可贵之处在于,我们能看穿一切事情的真相,觉察一切的念头,自然而然停止造业,终止轮回。

把心停留在当下,就能体验到这种状态,没有妄想,没有执着,若能持续良久,就能修到一切念头都不生而成佛。

这方法有利于世间人,毕竟因[妄想][执着]而生的[情绪]是众人最厉害的障碍。因为[情绪]会使人做出不明智的决定。在事业或私生活,都是如此。

赞叹佛陀!

多語時代須變通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日或星洲日报刊登于言论版-多語時代需變通

面子书上,某不谙华语友人,张贴申诉,其收到外资银行的促销电话,而该银行职员只对她说华语。友人只熟闽南语和英语,故以英语回答,惟该职员不谙英语,故友人颇为不爽,觉得受到冒犯。此帖文引起反响,友人之友人纷纷回应,不少〔英语〕人,纷纷抨击该外资银行,说这里并非〔中国〕,外资银行欲电话推销产品,应说英语,英语是〔国际语言〕,或说〔马来语〕,马来语是国语。

就服务水准而言,笔者浅见,若要取悦客户,推销商机,该银行该了解,本地语言生态,非常多元,各语参杂。名字貌似华人,其人未必谙华语。该银行若能提供多种语言选择,方有,助其业务。

对于〔这里并非中国〕,故不该用华语的说法,笔者不敢苟同。可能该发言者,多与〔英语〕人社交,不知道本地尚有许许多多的〔华语〕人。当然,不知者不罪。

论以多语提供上佳服务,笔者觉得,不仅私人机构该留意,政府机关也该参考。

本地官方语言,唯马来语与英语两种。受限于此,政府部门种种利民政策,华社群众往往不知。笔者觉得,这应是华基政党的工作,政党应与报章合作,刊登政府的利民资讯。但笔者阅报多年,很少看到相关资讯。这里举例,政府曾推出免费推拿课程,供女性就读,毕业后,尚有证书可得,而笔者不曾于华文媒体处读到此讯息,笔者是经友人告知方知有此好事。

笔者觉得,政府的好意,岂能不为华社知晓?华社诸多辍学生,诸多中下层人士,若错失政府好意,岂不可惜?政府应该考虑,提升其服务水准,以多语方式,传达资讯。现在是网络时代,几乎全民都能上网。网站技术已趋成熟,网站提供多语选项,已是〔标准〕功能。政府只需花费少少,聘请国民母语专才,就能在网站上提供多语服务。

华文媒体读者甚多,政府若能主动接洽华文媒体,传播利民甜头,相信华社群众必能受益矣!

佛學心得 - 求財

昨天我谈到了学〔佛法〕也能〔入世〕。说到入世,众人会先想到〔财〕。〔众人入世皆为财〕,这说法如要代表〔众人〕,或许不太中肯,但每当我环顾四周,旁观亲友,觉得多数人还是为〔求财〕而生活。

〔求财〕很好啊!在世间,丰盛的〔财力〕,能显著的改善家庭的生活。某些人福报很厚,出生就拥有好〔命盘〕,所有的〔福星〕都飞入了紫薇斗数里的〔财帛宫〕和〔福德宫〕,随随便便就有〔财〕了。

那多数的平凡人要怎样呢?一是请到风水明师看〔风水〕,不然就可以借助〔佛法〕。实践〔佛法〕,并不会阻碍某人〔求财〕,反而会使到某人〔财源滚滚〕。请看我下面解释。

〔佛法〕教导众人〔止苦〕之道。众人之〔苦〕在于,很想得到但又得不到,这就是〔执著〕,就是〔苦〕的根源。〔佛法〕教我们〔放下执著〕,借此而〔脱离痛苦〕。一旦〔放下〕,所求所想的,自然而然就来了。举个例子,若是〔求财〕,若能〔放下〕对财的〔执著〕,财就会不请自来。这种〔求财〕方式,与千辛万苦或不择手段去〔求财〕比较,一种是〔心情平静自在〕,一种是〔心情忐忑不安〕,两者完完全全不同。

得到〔财〕后,一旦心起〔贪念〕,就是〔执著〕再现,有〔执著〕,就会再度〔痛苦〕,然后〔想得到又得不到〕。

佛學心得-出世入世

也有人认为佛法是出世间法,要修持佛法,就不能入世。

佛法是教人如何终止痛苦的方法。出世或入世,则由人决定。

出世,不受世事干扰,进而减少"痛苦"的[机会],当然比较容易修。

入世,要受各种世间各种[诱惑],就比较不易修。

佛法教我们[灭痛],习得佛法的精髓,不仅并不阻止我们在世间获得成就,更能帮助我们在世间有所成就。

要注意的是,成就与贪欲,是两回事。

佛學心得 - 佛法不消極

很多人认为佛法很〔消极〕,对凡事都讲求〔忍〕〔让〕。

但深入探讨,我发现佛法其实很〔实际〕。

〔过去〕不能改,故不追究〔过去〕,〔未来〕不可知,故不去猜测〔未来〕。只有把握好〔现在〕,才能开创出理想的〔未来〕。

他人做了令自己〔不爽〕的事,佛法不是叫我们先去批评人家有〔错〕,而是先探讨自己为何会有〔不爽〕的〔念头〕与〔情绪〕,旨在不让〔情绪〕破坏〔理智〕,然后从中〔生〕出〔智慧〕,〔找出〕最利自己的〔方式〕去处理问题。

这哪里是〔消极〕?这简直很实际啊!

再谈白话

某人抛书包引经据典要说服本人对文言文的观点错误。他提出了几点:

一)文言文其实是白话文。是后人误解为文言文。
二)白话文源自毛诗(西汉版本的诗经)。

以下是本人的答复:

白话很早就有,没错。文言文也是源自先秦白话,没错。但之后文言文脱离口语,自成一格,成为正统。书信来往,皆是文言。至于白话作品,则只是流行于民间。

日韩越人就是以文言文与古中国人笔谈,这是历史事实。

五四后,白话才兴盛,淘汰文言文。华语(普通话)也是在这时期兴盛,成为中国[国语],成为马新两地新式学府教学语。

这些已过去,现在〔华语〕盛行,若以各方言写白话,不通该方言者肯定不明意思。除非内容只针对该方言群。

我们若要以方言白话沟通。到不如叫学校不教华语,恢复方言教学更好。汉字则照学

各籍贯人士各写各方言白话,最终众人不仅是鸡同鸭讲,也鸡同鸭写了。

当然,同籍贯者用母语方言交流,就另当别论。

学识与谋生

新闻报导,本地大学生需上伊斯兰文明与亚洲文明课,国际生来本地深造则需上马来语文课。

读到这则报导,笔者首先联想到的,不是其他,而是就业机会。

伊斯兰文明与亚洲文明课,有多少成份教伊斯兰文明?有多少成份教其他文明?笔者不晓得。但该课程肯定有教导伊斯兰文明,由伊斯兰系毕业生来教,才算合情合理。

至于马来语文第二语言课,由马来语文毕业生来教,也一样合情合理。

这些课程,并非免费,无政府津贴,要上课,就要付钱的。政府规定要上课,学子注定需付这笔钱。

那些钱,流入大学或学院账户里,间接用来支付这些课程的讲师薪金。

可以总结,这项政策受益者,是伊斯兰毕业生和马来语文系毕业生。

同理,如果政府规定各大专院校学生需上中文课,中文系毕业生岂会愁无人聘请?

语文与谋生机会,息息相关,从这件事里,就能看得明明白白。

中文没政府撑腰,要活下来,要站得挺,华社可以考虑使之成为必然的谋生工具,中文就自然而然有学生来源,自行开花结果

引經據典說名句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七日或刊登于星洲日报言论版-引經據典說名句

不少作者,写文章,或写论文,都爱引经据典,证明所提出的论点可靠。

莫说经典,即使是名言名句,也大受各写作者欢迎,随时插入文章,增添文章色彩。来到面子书时代,更是天天看到名人或经典的名句四处飞。
引经据典,很好。但所引用之经典,适不适用?若经典是权威,经典往往有无数的注疏,作者又是取何方的注疏?

引用经典,有时也免不了断章取义,从文中抽出几句来大做文章,而忽略了全文到底要说什么。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孔夫子的〔以德报怨〕了。以德报怨,字面意思名目了然,但已离原句意思十万八千里。原句是〔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人生是旅程,经历越多,看法越多。你我他天天都有功课做,天天都有新领悟与新体会,有时也会推翻自己以前的想法。普通人如此,伟人亦如此。许多人可能很早就能写出许多伟大著作,说出许多名句,但这些著作名句,都是应彼时的大环境而生,他们生命后期可能否定了这些著作与名句。故引用这些名句或经典时,需考虑到彼时的语境与作者当时的心路,是否真能准确表达引用者所处情境。
所以,引经据典,实在要谨慎。当然,写文章罢了,又不是在写论文,若是以写论文的时间精力来写一些应时的文章,实在太强人所难,现在的〔吃快餐〕环境也不太鼓励如此作。
所以,读者应所读每一篇文章存有疑问,不可篇篇都深信。读者不一定要去研究某文写得真实与否,但不该读了该文就照单全收。
所谓学问学问,学了就要问(疑)。这种精神很科学,有助破除迷信。某些宗教如佛教,就是鼓励信徒持这种批判精神,一直疑下去,直至疑无所疑。

立法行孝之感想

中国要立法行孝,以法规定子女需不时孝顺父母。这证明了一件事,即中国目前许多人无法或 不想行孝。

立法不是不可,但肯定不是在对症下药。立法志在缓和〔不孝〕的现象而已。

当今社会讲经济发展讲国内生产总值,人人通通向钱看,〔强国必先强经济〕成了信仰。乡下人为了一圆发达梦,通通往数千里外的城市挣钱去,但政府为妥善安排城市资源,又不愿让他们常住城市,不发出居住证,结果问题一萝萝。他们宁愿抛下父母儿女,甘愿痛苦的在城市赚钱,也不愿回乡去品尝贫穷的痛苦。这是价值观的问题。若心中有正确的价值观,其实就会以家庭为重,不会舍得放下家人,去求取无谓的钱财。为了顺应民主潮流,帝皇被推翻了,而儒家社会系统也受牵连被连根拔起,儒家被缩小成〔形而上〕的哲学了。宗祠一毁,家族观念也淡薄了,所有人的思想都变了,不再以家庭为重,不再以守土为先了,而要出去闯天下,希望能闯出个春天,衣锦还乡。写到这里,笔者感觉他们有点当初南洋华裔先辈的影子,也怪可怜的。但当初先辈是为了温饱而来南洋,当然最终很多遗憾无法回乡,只能落地生根。

当然,可能在有些乡区,实在无法谋生。要知道,农活是看天吃饭的,以传统方式耕耘无法确保产量丰盛。但是,现在农耕科技一日千里,一台机器就能顶上好几个人的合力耕作收割等。靠农业致富,不是神话,想求温饱,更加不是问题。

其实,以上种种现象,何止出现在中国。本地也有许多〔留守父母〕〔留守儿童〕,即从故乡来城市打工,一年到头来只回乡几次看望父母,顺便探望留给父母照顾的子女。

有时觉得,为了经济发展,〔国家〕强盛,离乡背井远走他方,值得吗?地球需要的是和平,不是各国相互竞争猜疑争夺利益资源。儒家自上而下形成的社会规范,放在今天,其实也是有许多可取之处的。何况,当今网络远程科技先进,从事知识行业,何须往大城市挤?在家乡也能胜任各种工作了,城市也不需要这么拥挤了,家乡也不用再怕人才外流沦落为死城了。



文白一起来

自古以来,文人都是以文言文书写。多不胜数的古籍,都以文言文完成。

以文言文书写,以稀稀数字带出万千内容,单是纸张就省了不少。

文言文形式固定,千百年来变化不算太多,赶不上口语的变化。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文言文因此神奇的使口操不同语言者相互得以〔笔谈〕,甚至跨出〔中原〕,流行于日韩越一时。欧洲传教士所著〔中华大帝国史〕有记载,连苏门答腊地区都有人书写文言文与〔中原〕人笔谈。

直至五四运动,白话文方才如雨后春笋迅速发芽茁壮,圆了许多人以白话文广传知识以壮民强国的梦。

白话文的优点众多,简单易用,能使雅俗共赏,兼使中文的表达方式更为丰富。

虽然不时有〔中文捍卫者〕批评白话文日趋西化,依笔者浅见,正面看来,中文写得西化,虽别扭,却也不失为一种风格,使中文写法及文风更加多姿多彩。

何况,现代有科技法律社会等现代知识,各门各科术语用词包罗万象,中文必需一变再变,才能以中文写出精确的句子,为各领域所用。文言文用词过于简洁,需用上许多多义字,难以准确阐明某句某词在众多语境中的意思。白话文在这方面比较能胜任。

白话文文学这棵树,经百年灌溉,也已开花结果,芬芳非常,诗词散文小说果实累累。

世事难料,今天已是信息通讯科技发达的时代,手机短讯面子书推特等流行,大家不再喜欢长篇大论了,反而想以短短数言叙述某事。文言文简洁有力,不需削足,已经适履,如果人人掌握得当,将是文言文复兴的好时机。


相对文言文,写白话文如果用词泛滥,则显得累赘,不及文言文简洁。

白话文还有个问题。如以方言写白话,就有以下现象:
广府语:“你仲嚟搞搞震?”
闽南语:“拢总没法度”
客语:“恩此等係不同伊帮手”
川话:“格老子,你跟老子充壳子?”
沪话:“儂舍体啦”

总之,华人写方言白话肯定无法彼此沟通。
至于文言文,随时代前进而有进展。虽说各时代的文言文大体上差别不大,但环境、政治、文化、体制不断改变,某些字字义会古今不同,词汇会比以前增多。毕竟,如果历代大哲都能轻易读通上古时代古籍,他们都不需要搞什么训诂学考证学了,也不需要出版一大堆的古籍注疏,注了又疏、疏了又注。何况某段句子,解读角度不同,就会得到不同的心得。

目前,很多人觉得文言文难通,偏偏万千古籍都是文言文作品。古籍云集古人智慧知识累累,是华夏文化之宝,岂能不读。所幸诸多专家学者都有作翻译的工作。唯堂堂中文著作,竟需经翻译才能读懂,汉字流传千年的荣耀又有何意义?

白话文兴盛乃近百年之事。虽说唐…

延續中文名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六号或刊登于《南洋商报》言论版 - 延续中文名

东南亚多国华裔,都曾受同化之苦。各国政府,如泰国印尼,曾于不同时期欲同化其华裔臣民。其中一项同化政策,就是要华裔舍弃传统命名方式,换之以土着味十足的名字。所以,若不谙中文,以罗马字母拼音语文认知泰国或印尼华裔名字时,会以为当地华裔已全面脱离了华夏文化。

关闭华校也是各国政府所采用的同化策略之一,主要在于使华裔臣民不得有机会接触中文教育,取而代之以国家所确定的主流文化教育。唯如今各国政府已倾向开放,对华裔国民不再有戒心,兼看到中文教育对国家经济有所帮助,所以泰印两国子民都能学习中文了。但是,两国的华裔子民向官方所登记的名字仍是泰印形式的名字。在本国,不时会听到说,泰印两国的华裔都取泰印官方主流文化名字,又在同裔国民之间说〔国语〕,可谓拿出了诚意,使国民不分种族团结一致。这些持赞赏态度的人觉得,我国华裔子民应该也效法之。

可是,这几年,如果谙中文,读中文报。都会发现许多泰国印尼华裔国民,都有了中文名。当然,这些中文名并无官方地位,只是为了方便才会出现在中文世界中。但比起被禁止使用中文名,已算是大跃进了。这事实,又岂是那些蔑视仇恨中文的人所知晓的?就是因为不知晓,他们才会贸贸然觉得泰印两国华裔〔做得太棒了〕,〔值得大马华裔国民效法〕。

泰印两国华裔,有中文名但不被官方记载,确乃事实。即使在我国,华裔国民也需以罗马字母拼音向政府登记身份,汉字则不受承认。中国自古以来有宗祠有族谱,所有家族成员名字都会写入族谱,死后则会入宗祠与祖先聚在一起受后人纪念。世界各国华裔,祖先皆来自中国原乡,想必个个都有族谱,但后代毕竟已成了他国国民,族谱又会有几人去关心去修?

所以,各国,包括我国的华裔籍贯会馆或其他机构,可以考虑增添多一功能,就是帮忙其华裔国民注册中文命,可能可以与官方登记号码校对,使之有一个系统记载,好延续中文姓名的生命。这样,方不会有看了其名(罗马拼音)而不知其名(真实汉字)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