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贝宝PayPal取得

華文應該讀文言文之反響

颜言君于贵报留文,鼓励华人学文言文,笔者由衷赞成。

汉字使华人荣耀之处,在于至今尚活得精彩。华夏历代祖先,着书千千万万,记载无量智慧结晶,期待为后世子孙所继承。这些作品多数都是以文言文写成。就像许多儒佛经典,句法优美,意义深远,对文言文不熟,实难体会。许多外国人都很欣赏文言文,觉得其才是中文精魄,而华语白话有损中文美感。

惟今日本地之“华文”人,鲜少接触文言文,读起文言文时颇不通顺,无法一鼓作气读完,需煞费心思慢慢了解。多人更是需仰赖华语白话译本方能读懂内容。

文言文初始也是“我口写我口”,然后逐渐演变成特定格式。不同朝代的文言文都有不同面貌,如新字新词增加,如字义改变。先秦着作用词就很朴素。是以各朝各代,都有学者为古籍注疏。清代时考证训诂更是大兴。从此处看,各时代之学者文人,参阅古籍时也不易为。只是今人用惯华语白话文,其与文言文又差距蛮多,与古人相比,今人会更加不适应古籍之文法。

惟华语白话文兴盛至今,已有百年,作品累累,为公私界所重用。而且白话文历史也厚,可说自唐以来,民间都有地方白话作品。要今人写回文言文,改变太大,不易实行。笔者浅见,不必急在一时,凡幼稚园及小学,都有华语文课,学府可从中拨出少许时间,熏陶幼童以简易文言文,先做到学子足以“通文言文以览古籍,书白话文以应潮流”。人数渐多后,日后才来商讨文言文的应用范围。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東甲炒蝦面 Fried Prawn Mee @ Tangkak

大城堡的 Le Pont Boulangerie et Cafe@Sri Petaling

昔加末兩天一夜或一日游美食與華教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