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贝宝PayPal取得

華語白話方言白話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三年八月七日或刊登于星洲日报沟通平台-華語白話

林来风君在沟通平台感叹国内许多中文电台都是方言电台,所言不虚。笔者也同意。

华人方言(某些学者认为是种语言),是几乎所有本地华裔的母语。某些方言还继承了不少古代官话的音调或用词。所以不少人谈起他们的方言缘故时,觉得其方言继承古代某时期官话正统,故引以为荣。

但事实归事实。毕竟华夏文化发源地-中国,推行华语已有多年。纵然这片大陆从国民党换了共产党指正,但新的执政者都还继续贯彻推广华语(普通话)的政策。退守台湾的国民政权也继续在台湾推广华语(国语)。

本地许多历史悠久的学府成立之初,也曾经跟随华语潮流,广受各方言群学生,以华语教学。有些学府甚至禁止学生在校内说方言。

方言历史悠久,我们当然要继续用下去。许多不谙中文的人,其实都谙方言,所以他们并非完完全全是香蕉人。跟同籍贯者以母语方言谈天说地,实在爽哉。但若要“半强迫”不同籍贯的人来学你的母语,就太过强人所难。除非人家是自愿,就另当别论。举例,国内某方言过于强势,使到某些人认为全马华人都该习惯听、说该方言,实在岂有此理。

方言强势也另有隐忧,当今所流行之白话文体,皆按华语来书写。谙华语者皆能读懂。但当今交流平台越趋多元,不时都能看到有人在各交流平台以方言书写白话文。若是一时兴起,无伤大雅,用在正式文献内,则实在该斟酌一番。正所谓,众人皆谙“白”,此“白”却非彼“白”也。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東甲炒蝦面 Fried Prawn Mee @ Tangkak

大城堡的 Le Pont Boulangerie et Cafe@Sri Petaling

巴生大肥麵粉糕 Fatty Mee Hoon Ker @ K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