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學儒學出好運氣》

用贝宝PayPal取得

論馬來西亞種族團結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三年九月十日或刊登于南洋商报言论版-谈大马种族团结



独立日刚刚过去。独立日前陆陆续续发生许多种族宗教纠纷。我们是时候来反思国民团结的意义。

放眼诸国,惟我国政府最重视国民团结。当局好像认为我国各族不能团结,常常闹纠纷?但事实果真如此?华裔印裔陆陆续续来到此地经已有上百年,印象中严重的种族冲突好像就只有那么一回,就是五一三事件了,而某些人还认为五一三是精心策划的政治夺权事件。邻国新加坡其实也蛮重视国民团结这课题,他们的政府干脆利落,直接以英语文为共同语,化解以哪一族的母语为官方语言的矛盾。虽说新国华人人口最多,但新国受印尼和马来亚等传统马来伊斯兰文化国家包围,所以不太敢光明正大成立一个意义上的华人国家,即以华语文为官方语言,以华人文化为国家主流文化。当然这些纯属猜测,我们无法捉摸当时新国领导是作如何想。

我国的情况有点不同。我们的领导人不曾想过以前殖民着的语言-英语文来成为各族之间的沟通工具。相反的,我们的领导比较倾向建立一个“进步”的民族国家。当初这里有形形色色的传统马来土邦,人口以马来人为多,领导也多来自马来族。马来族看到自己的土邦酋长等受西方殖民者蹂躏多时,想要摆脱一切殖民的影子,建国时以马来文化为官方主流文化,以马来语文为官方主流语言,以图彻底撇清与英殖民政府的关系。至于英语文方面,由于当时美国赢了世界二次大战,成了世界强国,英语文再度强势起来。为了方便,马来人领导不能忽视英语文的地位,也把之列入官方语言内。但马来领导人的大方向还是建立一个能反映出优秀马来伊斯兰文化的马来西亚,一个可以使马来人抬头于世界舞台的强国。

但我国马来西亚是个多元种族的国家。当年独立各族领导人都有份参与。所以如果要把这个国家塑造成马来国家,对其他族裔而言不太公平。其实,我国种族关系尚算和谐,河水不犯井水,我们大多数因为相同的生活习惯,比较喜欢活在各自的圈子中,没有深入与他族交流,所以鲜少看到各族同座或共同搞活动,并不是没有,而是罕见。但即使某人不想与他族来往,其实也是他的权利与自由,只要他不去打扰他族生活,那又何错之有呢?我过我想过的生活,我执行我的宗教仪轨,我吃我想吃的食物,我堂堂正正使用我的母语,这些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我可能会因对友族不了解而有偏见,但偏见不该成为我攻击歧视友族的原因,而且我国法律也应该阻止我这么做。

种族间交流理应要自然不做作才有意义,不然就只流于形式。何况,之前有提到,三大种族于国家独立前已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为何又不曾听闻什么严重的种族或宗教流血冲突?难道英殖民政府真的这么厉害,以简单的分而治之就能做到这点?那我们是否应该考虑重新采用“分而治之”的政策呢,让各族从事各行业呢?如果说当时三大种族能团结的原因,是因为把枪一致对英殖民政府,有个共同敌人,这又好像说不过去,毕竟当时许多华人还是无时无刻想回衣锦还乡回“唐山”去的,想要落叶归根的还是少数而已。

国民团结要搞到什么才程度才算成功? 多数的同化少数的? 全民不分种族说同语、书同文? 如果有这种结果,那是霸道,而不是团结。我们其实根本不需搞什么种族团结,而是要学会放下偏见以协调各族间的纠纷与误会,确保各族能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这就已经足以使这片土地太平了。当然,若各族彼此能多了解对方,就更能避免许多的误会发生了。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巴生大肥麵粉糕 Fatty Mee Hoon Ker @ Klang

昔加末兩天一夜或一日游美食與華教行

仁嘉隆飛板麵 (Flying Pan Mee @ Jenjar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