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五月, 2013的博文

用贝宝PayPal取得

不貪誰人要當官?

有人說,當官不能發達,誰還想當官?

此話說真的,也蠻有道理。但有道理只能用在加入当权者的一众官员身上。对加入反对党阵营的人,此说法绝对不公平。

道理很简单,既然不能执政,岂能从中获得利益?

首先,社會以〔錢〕為重,已是事實,且此風已久,成了〔傳統〕,人人都以〔发达〕为人生目标,视〔富贵〕为成功。

殊不知,中國古代,有〔士人〕這階層,他們畢生只求在科舉登科,而后望能一展抱負。

對了,就是〔抱負〕,而非〔求財〕。当然,或许他们当中也有人是要求财的。或者当官后受了各种各样的诱惑,而走上贪污之路。

人若受禮教熏陶,一生只求實現〔抱負〕,這種人當官,對民眾绝对有益。

全球人民,需要对最是这种官。

若绝大多数官员都有〔修身养性〕,〔克己复礼〕,什么样的制度,都会运作得好好的。不论是民主独裁制,有了这种为国为民为社会的官员为骨干,人民着实真正有福!

顺道一提,中国古时不谈民主制度,那要如何来实现官民齐和谐呢?儒家就提出了〔内圣外王〕这概念。君主若贤明以成为圣人为志,不求私利只求胜任君主之位求利益全民,那其所统治之臣民皆能安居乐业快乐生活,他们也会打从心底顺服该君主。

叫我們怎能不用華文?

今年的大选,很精彩很刺激。大选后,激情已过,突然涌现了很多人,包括前法官等等,都很热衷地讨论国民团结的课题。之所以此,只因有人把矛头指向华裔,以〔华人海啸〕来形容今次大选结果。

有人觉得,华人其实应该要顾及他族感受,最好别再于公开场合中使用华语华文。

也有人不嫌其烦,老调重弹,说若政府继续允许各源流小学操作,何朝方能集不分族裔全民于一堂,共吃共玩共学习?不如此又何来全民团结?

当今呼吁大家公开场合不讲华语不写华文,之后是不是也为了要所谓顾及他族感受,而不吃非清真食物,不拜祖先,最后彻底同化?这片土地曾有种族融合的典型例子,如〔峇峇〕与〔娘惹〕,华巫联婚,以闽南化马来语为母语,祖先照拜,猪肉照吃,以浓浓〔儒家〕味过生活,来到现代,碍于当局喜以宗教来分身份,峇峇娘惹因而式微,他们的后代更是融入华社里了,与某些华裔一样,汉字一颗也不懂得,成了所谓〔英化华裔〕。为何峇峇与娘惹不能花越开越多,果越结越丰?这些当局又不去探讨?再者,子孙汉字不识得,坟墓碑文无人认得,族谱之文无人懂得,汉字名由来无人晓得。问君是否能接受?

所谓顾及他族感受,有此看法者,也是因已被当权者受洗脑已久所致。殊不知独立前,诸公都公开谈论或争取华语华文列为官方语言之事。林连玉公沈慕羽公及诸先贤付诸心血与当权者为华教课题兜兜转转四处奔波。如今时过境迁,因为林公的不幸遭遇(招剥夺公民权),此课题竟成〔毒蛇猛药〕,敏感之极,已不可谈,更甚的是,自己设限,避过不谈,完完全全放弃了该权利,任由当局渐渐压缩华文华语使用之地。环顾四周,各商店各交通工具,尚印汉字者几许?

华文环境,得之不易。华文教育、华文报、华文电台、华文电视节目种种,都是活招牌,标示着本地多元文化的特色。当今各机构还有提供华文华语服务,我们不乘机多使用华文,难道要等到有一天醒来时发现周遭环境已剧变,华文无处可用了。我们该无时无刻提醒自己,争取独立的先辈源自不同族裔,当时已注定此地必以多元文化为命根。华裔先贤秉承祖训,一心一意为华裔子孙打算,不想子孙断了根,辛苦建华校、立校训,为学生准备个能好好修心养性学新知的好地方。这番心血,又岂能任由不甚知道或不肖了解华教的外人来抨击甚至恫言要关闭之?

当然,世事无对错,问君如何看。君要捍卫什么,要放弃什么,全都在于君。



再談華人稱謂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三年五月十日获刊登于星洲日报言路 - 再談華人稱謂

感谢编辑,笔者之文【華人的稱謂】曾在此获发表。文中建议呼吁各界欲用英巫文来称呼华人时,以Tiong Hua或Zhong Hua取代Cina/Chinese。今天笔者想要旧文重提。

选战前夕,笔者曾于故乡昔加末出席民联演讲。笔者始料未及,民联候选人皆以Kaum/Orang Tiong Hua来称呼华裔大马人,而非使用传统词汇Cina/Chinese。这是种突破,足以在巫英界,把华裔大马人彻底与中国切割开来。

首相匆匆于选战隔天凌晨就公开声明,大选出现所谓的【华人海啸】(英语Chinese Tsunami),使国阵华基政党一败涂地,国阵因而无法大胜。

在巫英文世界中,【华人海啸】Chinese Tsunami这形容词,非常令人混淆。如今,该词更被有心人所利用,大事渲染我国已种族两极化等等。截笔前,笔者已听到有极端者叫华人纷纷回中国了(马来文Cina Balik China)。各位读者请把该【口号】以马来文念一念,是不是很顺口?Cina 华人,China 中国。Orang Cina 可以说是华人,也可以用来称呼非中国国籍的华人。是不是很混淆人?是不是很容易被有心人利用?

称呼真的很重要。许多人对命名更是慎重其事。无论华语英语马来语淡米尔语伊班语什么语,大家都深信只要名字取得好,将有助塑造良好形象。当然,笔者所说的,都是表面功夫。因为【日久见人心】,要晓得某人内涵,费时良久,而且需经过种种考验方能得知一二。故人人仍会在意树立、保持形象美好。首相这数年来不也搞了许多【形象工程】吗?其实,又何止首相这么做呢?

当然,笔者之所以作此建议,也是属于权宜之计。归根究底,种族思维深植许多大马人脑内,不少人打从心底,都不先以国民身份为先,而是以宗教或民族或文化为首要身份认同。

笔者在此呼吁,希望各华裔大马人能先以大马人自居。可能把华裔大马人贴个新【标签】,即马来西亚人,谙华语华文也有不谙华语华文,生活则儒化或全盘西化,血统则能追溯至中国大陆。

保方言說華語

图片
中国自古地大物博,各地居民各操各语,自然不过。春秋战国时,各国字体字形多有不同之处。

之后秦始皇一国并六国,蛮有丰功伟绩,也有大过无数。姑且不论秦皇之过而论其功,其中一功就是〔书同文〕,使异地人民不至于说也不通,写也不通,乃至无法沟通。

自有书同文后,汉字字形受到规范,大家写的都是同一字形。汉字本固而得以发扬光大。随着儒家文化圈逐渐影响各非中原地区,以汉字笔谈也曾风行一时。说话你我听不懂,就用笔来传情达意吧!中国明末时期欧洲传教士所著之《中华大帝国史》,就曾提到中国周遭各国,日韩越,甚至包括苏门答腊人,皆有以汉字交流之例子也。

直到近代,民族主义盛行,各地说各语似乎已不合潮流,不利于形成强大〔国民〕,建设强盛〔国家〕。故有人提倡以〔华语〕来团结国民。此运动获众人响应,身在东南亚的诸先贤也不落人后,纷纷建校,教导华语华文。

华语运动经有百年余。直至近年,振兴乡音之说随处可闻。说真的,方言才是母语。

中国古时虽有〔官话〕,朝廷也没强制人民学习之。当然,要做官就另当别论。但也有像梁启超公般官话说得一塌糊涂的官员,皇帝也没怪罪,可谓说不好官话的现象,是稀松平常的。

本地华语,经先贤大力推广,卓有成效。凡毕业自华小者,都能听能说。而电台电视台也制作了不少的华语节目。新闻主播以华语报导的画面也蛮司空见惯了。当然,日常生活中,不少人的华语说得带有乡音,有时也词不达意,脑子为了组句找词而口脑不协调。但当他们说起母语即方言时反而流畅自如。本地的华语,囿于环境,也变化不少,语法词汇等都很有地方特色。若在以前,这些特色难以登堂入室,现在则已悄悄步入电台甚至电视节目内。

然而,在国内许多地区,方言依然盛行,日常生活中各籍贯人士喜用之交流。最著名的例子就有雪隆及怡保,广府话大行其道。北马槟城,则是漳州闽南话通行。本地电台节目,有不少都是说广府话的,可见全国不少籍贯者皆通广府话,否则这些节目哪来的听众呢?就连刚刚登科的叶娟呈女士,虽不谙华文,但却能说上一口流利客家话。

本来华语就是要方便各籍贯人士沟通,但既然使用方言用习惯了,说华语又拗口,那还需学华语吗?干脆就说方言吧,反正说方言都好,说方言都好,书写方面都是使用汉字。所以,汉字,我们照学,至于授课,则可以考虑用方言。以前的私塾时代不也是如此吗?

除非,人人都愿意顺着中国台湾等地华语普遍的趋势,慢慢习惯说华语,而非本末倒置,要外地不同籍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