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一月, 2014的博文

用贝宝PayPal取得

雜志《品牌與連鎖》作品: 大馬移動電信业争霸战

各行各业都有所谓的黄金时期。黄金时期一出现,那些老早打稳基础的开荒者就常常趁此良机发光发热,把实力发挥得淋漓尽致!那些后知后觉的人,若有幸能搭上黄金时期尾班车,即使所吃的只是残羹剩菜,惟那些残羹剩菜也是上等食材,抵得上其他行业耕耘多年的收获。我国的锡矿业、橡胶业等就曾有过黄金时期, 不仅养肥不少人,还间接造就了无数市镇的光辉时刻。

一度雄霸天下的锡矿业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已销声匿迹,而有百年历史的树胶业也进展缓慢风光已逝。风水轮流转,转到了其他的行业。近十年,电信业业务可谓蒸蒸日上,轮到这行业步入黄金时期。电信业又分“固定线路”和“移动线路”,固定线路存在多年,取代电报已有数十载。而移动线路则较新,其发展趋势在近十年可谓势如破竹,节节上升,并也助相关行业-手提电话业起飞。才短短十多年,手提电话就翻新了几代,功能也日渐多样,发展至现在,是智能手机大旺时期。从前,只有少数人有“大哥大”(早期款式的手提电话),如今已是人手一机,或者一手数机。从前,手机只能拿来通话,过后手机可以发短信,后来上网潮流大热,手机功能也赶上上网潮流,用户开始以手机上 网,大玩“数据”。手机业“兴旺发”,盆满钵满者,何止是手机商,移动电信商其实亦是大赢家!皆因,手机功能有所提升,主要还是靠移动电信公司大力推动一波又一波的移动电信服务。电信公司每每推出新服务,手机商就急忙为旗下手机加入能操作新服务的新功能。本来,移动电信公司都是靠语音服务赚钱,通话每分每秒都算钱。后来有了短信功能,就开了的新销路,移动电信公司开始以非语音业务赚钱。目前,本地主要电信公司竟是靠数据服务来支撑其业务成长,这在十多年前是谁都万万都想不到的。

截至今日,本地的移动电信用户大约有四千二百万人,市场渗透率达143%。我国只有整三千万的人口,哪来的四千二百万人呢?可想而知有不少人使用多于一条移动电信线路。本地的移动电信版图是“三分天下”,大有“三国演义”之势头。这“三国”分别是“明讯”,“天地通”,和“数码网络”。其实,在“三国”之外,还有第四“国”-“U移动”(UMobile),这家公司前几年还在摇摇欲坠,后来引入新股东,渐渐恢复生机,誓要与其他“三巨头”混战,争夺移动电信业务版图。除此之外,本地还有数家“虚拟电信运营商”(MVNO)。这些运营商向“三国”租用移动电信基础设施与服务,所以他们是与“三国”共享盈利,是种双赢方案。其…

規范章法至關重要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四年二月三日(甲午年正月初四)获刊登于南洋商报言论版 - 语文漫谈:规范章法至关重要•勇瑜

日前,华文理事会声明本地华语教材不宜纳入方言词汇。依其说法,主因是本地华人籍贯众多,纳入方言词,会使人看不懂。笔者认为,有关定夺可谓合情合理。毕竟,若大家都大用特用方言词,就有必要学习或使自己习惯其他籍贯者的方言,这太耗时耗力,故不可行。

众所周知,古人都以文言文书写公文及种种书籍等。如今日常生活无论大事小事都难一间文言文的踪影。虽说文言文已近消失,轮到白话文当道,而且白话文也当了几十年。白话文虽与文言文不同,但尚保留书面体的一面,以书面体白话文和与纯白话书写还是有所不同的。笔者试举香港为例。香港是个广府话通行的地区,但上至政府,下至民间,书写文章时还是依正规书面体来写,不谙广府话者读起来也很顺畅。就如笔者即使不谙广府话,但犹能读懂一众香港作家如陶杰马家辉李碧华等人的作品。如这些作家都以所谓"粤文",即纯白话体来写作,他们的所思所想,笔者恐怕无缘得知,因为看不懂。

今天是人人可上网的时代,网上已成了平民百姓发表意见言论之地。任何人都可在面子书及种种论坛等以文字带出心声。这间接鼓励了许多人以方言白话来书写。粤文、闽南文等随处可见,这情况在方言地区论坛尤其明显。本来这也无可厚非,但一天报章如苹果日报等报也以粤文书写新闻,我们必须注意其影响。学生在学校学习书面体写法,在网络世界又以方言文书写,必定会使学习效果大打折扣。

当然,各籍贯者有权有自由继续书写方言纯白话文。但坚持方言纯白话书写之余,希望大家能看得远些。我们想保留本身母语(方言),而并非想从华夏文化中里分裂为另一个主体文化。本来,北京人上海人闽南人广府人等都是华人,说话不通,但文章互通。但所谓“书同文”在方言纯白话文不断壮大下,将名存实亡,话不通、文不通,广府人与北京人,上海人与闽南人,最终将分裂为不同的种族。恐怕许多华夏族都不愿见此事发生。

所以,要写白话文,还是依书面体来写才好。笔者特从《朱子文集》取出以下这段:“格物致知只是穷理。圣贤欲为学者说尽曲折,故又立此名字。今人反为名字所惑,生出重重障碍,添枝接叶,无有了期。要须认取本意,而就中看得许多曲折分明,便依此实下功夫,方见许多名字并皆脱离,而其功夫实处,却无阙耳。”。朱子乃南宋人,距今已千年,此白话文字在今天仍简单明白,所以只要以…

雜志《品牌與連鎖》作品:品牌恩仇錄之報界風云

这期我们再来谈谈品牌之间的“演义”
古代各国,为了争土地争宝物争美人,不惜开战。打战耗人力,己方的兵兵将将被对方干掉,就没有了,要补充尚需一段时日,新兵入伍后要重新训练更是费时。
现在的人,虽说并非不必打战,但战争已算少,反而现在的战场已转移至经济领域。君不见各国虽然没有动刀动枪的打战,但是在贸易货币方面还是打得你死我活,只是现在不必再损兵折将了,而是在尽量利用游戏规则漏洞弄垮对手。
品牌的战争更不消说,战情超级激烈。现在全球化得太厉害,甲公司也全球化,丙公司也全球化,公司在全球化下,作业流程可以分拆,设立在不同国度,藉以省下成本或取得税务优惠,产品或服务又能推向全球市场,非常划算。每间公司的胃口都大得惊人,个个都动辄想抢夺全球地盘。但全球生意又岂易维持?故风水轮流转在品牌战场上常常应验。
品牌战争,有些打得露出台面,把淤青伤口通通摊开给大众看;有些则在暗地里交手,表面上是风平浪静,台面下则暗流汹涌。
本地不乏打品牌战打得非常激烈的例子,其中又岂能少得了本地中文大报?身为本地华人,若识得几个中文字,大概不会对国内数大中文报感到陌生,就算没读过,也应该听说过。报纸本身就已是品牌。提起报名就能知道该报的风格。君不见《南洋商报》当年请书法大师潘受挥毫写下《南洋商报》这四个字吗?《南洋商报》至今还在采用潘大师的墨宝啊!
马来西亚大约有十八家华文报刊。比起友族,本地华人算是非常爱阅报。虽然华人人口只有国内四分之一,中文报每日销量竟然接近一百万份!目前,本地有四大中文报,即《南洋商报》、《星洲日报》、《中国报》、《光明日报》和《东方日报》。前四报由世华媒体所控制,《东方日报》则为启德行所拥有。据估计,目前的本地华文报读者大概有二百一十万人。依每日九十万份的销量,和每份报纸价格马币一块二元来算,那意味着每年有约马币三亿元的营业额,利润实在丰厚。这还不包括广告收入。公元二零零二年时,《星洲日报》单在西马的广告收入就有马币二亿四千多万元!如此大饼,无怪乎多家报纸都来抢着吃!
据报道,马来西亚中文报于公元二零一二年下半年的每日发行量达847,400份,《星洲日报》以404,478份称冠,其销量不仅为中文报之冠,接近一半的市场占有率,甚至还胜过国内巫英文报章,马来文大报《大都会日报》平均每天也只发行379,169份(星期天405,191份),落在《星洲日报》之后。《星洲日报》还有早晚两…

緬懷漢字興盛期

图片
友人传来以下这图片,使余对当年汉字盛行于琉球国神往不已!

这是当年马六甲国(图里译为满剌加)之将军(梵文laksamana,马来文照搬,图里译为乐系麻)写给琉球国王的公文。

详读该公文,发现其为正统中文写法,可见当年琉球国不仅使用汉字,还根据中文的写法即文言文来书写公文。

当年中国、朝鲜半岛、越南、琉球、日本等都用汉字、都写文言文,汉字风光一时啊!

而如今,汉字只能在大中华地区获官方使用,以上诸国如越南韩国等都已弃用之!日本更是能少用汉字就不用。惜矣!

目前是英文在世界肆虐!汉族和朝鲜族、越族等族沟通竟需用上英文,真令人不服气啊!


本地華文與方言詞匯

马来西亚华文理事会近日发言说在教育范围不宜使用方言词汇。

华文理事会的理由是本地华人籍贯繁杂。笔者赞同这理由。
试想想一班同学,有各种籍贯,若各自写文章时把各籍贯的用语词汇都写入文内,成何体统?老师又从何改起?
据笔者所知,香港虽然有所谓粤语字,惟不成主流。学府还是教学生以正统书面语来书写。政府机构更是如此。
即使是市面上所谓方言白话小说,不论古今,多数都是在对话内才写上方言白话,描述情节时,文笔还是归于正统书写方式。读者看不明白的只是对白,看懂情节尚不成问题。

华文报乃国内华社支柱,亦应晓得读者分为不同籍贯,有责任确保其文章归于正统,不过度用上方言词汇。毕竟如华文理事会所言,本地是本地,香港归香港。香港乃广府人天下,本地华社则是各籍贯一大堆。华校毕业生大多是靠读华文报来保持或提升自身的华文水准的。
马来西亚之所以由广府话主导媒体天下,据笔者所知,乃在于媒体高层多由“只谙广府话、不谙中文”的人所霸占。这些人不懂得读写华文,却又一口流利广府话。他们在决定电台或电视节目以何语进行时,理所当然比较倾向使用“广府话”。

再者当年香港娱乐节目纵横华人圈子,本地才有人嚣张的认为所有华裔都必然晓得广府话。遇上华人一开口就是广府话,实在岂有此理。闽南语客语潮州语又岂会输给广府话?要配合你们来学习广府话?难道学府教我们华语来忘记吗?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笔者在雪隆,有时与印度国同事吃饭,他们之间用兴地语交谈,笔者也曾备受冷落。有时这些人不是故意的,因为他们要尽兴,故没去理会在场有人听得懂或听不懂。

笔者还是觉得,吃饭交流,还是用共同语才公平。如果要尽兴而谈,避免邀请那些不懂得你母语的同事比较好。




漫談孔子與華文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三日(夏历癸巳年十二月十三日)获刊登于《南洋商报》言论版-信手拈来:漫谈孔子与华文●勇瑜

孔子与华夏文化,系在一起,分不开。谈及华夏文化,不提孔子,没理由。

孔子的儒家学说,古今多少人都沉醉于其中。记载孔子言行的《论语》,被人诠释又诠释,就如大树,后人竟可从中生出枝节,洋洋数十万文章书籍围着《论语》而生,真不可思议。

孔子受万人敬仰的另一身份是“老师”。他开启民间讲学之风,门下弟子有聪明的、愚钝的、富裕的、穷困的,是所谓的“有教无类”。其门下弟子资质个性各有不同,有时,同样的问题,孔子对每位学生的回答都不一样,这是所谓的“因材施教”。孔子甚至谦卑到说出他自身某些方面尚不如学生的话。以上种种,《论语》里通通都能读到。故孔子有“大成至圣先师”的称号。

所以,中国政府最近把教师节改至落在孔诞日,非常合理。这是继在各国设立孔子学院后的另一项推崇孔子的举动,孔子学院是外国人学华语文的地方。

俗语说,学语言,就能学到文化。穆罕穆德是阿拉伯人,其所创立的伊斯兰教广传各地后,连带所有穆斯林都能学上一些阿拉伯语,这是因为《古兰经》及《圣训》等等伊斯兰圣典皆以阿拉伯文书写。所有穆斯林所念的经文都是阿拉伯语,乃至某些地方的的语言吸纳众多阿拉伯语词汇,或原生文化也受阿拉伯文化影响而改变。可以这么说,只要一天有穆斯林,阿拉伯语就不会消失。这就是前几年大家都在热谈的“软实力”。这是阿拉伯人的“软实力”。借推广宗教,间接也推广了语言,可谓一石二鸟!

阿拉伯人活在伊斯兰的制度里,而华人则活在儒家的制度内!儒家有宗教与社会二元性,古代中国人可谓活在“神道设教”的儒家制度下,若某人有意效劳朝廷,必先熟读儒家经典四书五经以应考。近代儒家社会制度已跟着帝王制度一起崩溃,今人已不奉四书五经为做人处事的参考书。这并不稀奇,任何教义或学说都能被人曲解,成为控制人的工具。就如儒家内的礼教,本意是使人晓得“克己复礼”,以礼来修心,讲求自发自省。可是千百年来有心人反而是利用礼教来束缚人,以一展自己的权威。这跟人性有关,任何时代都有人不相信“仁”道,可说十之八九的帝王就不相信儒家“内圣外王”这一套,他们手中大权在握,岂会跟你谈“内圣”?当然,今人也已了解到不能把近代中国没落的问题通通都推到儒家身上。庆幸儒家圣贤如孔子、孟子等人魅力犹在,儒家学说重人文的特点还是对全球众人有所启发。

阿拉伯人借…

西元二零一四年新年好開頭!

昨夜没去倒数晚会,只在家中看电视倒数,看放不停的烟花。

今早比平常早起,近八点就自己逼自己醒了,也不靠闹钟,就是自己醒了。其实,夜间还醒了数次。
为的是一早去打坐中心参与西元新年第一场打坐。不知怎么的,今天很快就进入状态,整个人感到似要飘到哪里去,不过整个过程意识清醒。尽量接纳吸收来自上天所赐的力量。今早也吃素,不动黄豆制品和肉类。因为上天所赐能量如能不费在净化肉类毒素和黄豆加工毒素上当然会更好。
之后老师为众人祝福。给了鲜花苹果等。吃了所准备的素食,就离开去商场买东西了。
没想到在商场逛着,都能拾到十块钱,又一上天所显现的奇迹!也顺利把某临时所卖的年货交给了客户,今天确是丰收天奇迹天!希望代表着今年丰收奇迹满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