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八月, 2014的博文

用贝宝PayPal取得

華文教育新定位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三年一月三日获刊登于当今大马- 华文教育新定位

国庆日快来临,国民团结又突然成了大家热烈讨论的话题。
若大家常上国内著名网站或面子书专页与各友族交流,会注意到一些现象,即最热衷反对种族歧视的,以在半岛占最少数的印裔居多,其次是华裔,接下来才是马来友族。很明显,印裔国民
而若谈到国民团结这热门话题,多数印裔和华裔往往都言明,土著非土著之分严重使国内各族分裂,有趣的是,多数马来友族往往都不赞同,而且还说要团结,华印裔就该先放弃母语源流小学教育,好显示团结的诚意。首相署副部长拉查理最近关于停建华小的谈话,就反映出这种“民意”,此类意见一定会三不五时的跑出来吓华社一跳,以前如此,现在如此,日后也必如此,除非我们能找出改变“华小破坏团结”印象的方法。
笔者看过千千万万关于国民团结的讨论,以上所提到各族的看法,往往都会不间断的在各种不同的讨论中重复出现。每次双方都各持己见,没完没了。
笔者纳闷已久,缘何华文教育,尤其是华文小学,时不时都被人当作国民不团结的罪魁祸首?华教因何特质被某些友族视为破坏各族团结的洪水猛兽?

为了配合国族主义,尊重马来语为国语的地位,华文小学把国语列入正课。此举由来已久,当今,可谓众华小毕业生都能掌握一定程度的国语。
而论收学生,华小往往都不分种族来收学生,许多华小有友族学生并不出奇,完全没有种族之分。
论学习效果,以母语学习,比以非母语学习来得更有效。
以上所提种种,都足以反驳华小是国民团结的绊脚石的说法。即便如此,还不足以使反方心服口服。
笔者推测,说华教破坏国民团结的人,往往是觉得,华校不该与国民学校“抢学生”。他们认为,国民学校才是各族学生就读的首选。国语是国内马来同胞的母语,国民学校以国语为教学语,选择国民学校对马来同胞而言,是最自然不过的事。依这些人所见,身为国内少数族群的华裔和印裔,应配合友族的需求,入读国民学校,一起用有国语上课,才显得正确。
这种看法,说是霸道,并不过份。因为以少数族群应该配合多数族群的母语教育,从中否定了少数族群的母语教育权利。笔者甚至看过有人如此说,要团结,少数族群就要作出一些牺牲。
而如果我们说,学习母语是基本人权,就会有部份人跳出来说,有关当局积极在国民学校推出母语课,各族学生可一起在国民学校上课的同时,也不会把母语荒废掉。这说法还真令人有时百口莫辩。

我们又不能说,华小的教学水平比较高。说实…

Sedikit Sebanyak Pandangan tentang Sekolah Cina di Malaysia

Pada umunya, rakyat Malaysia amat bersopan santun dan bertimbangan rasa. Itu pencapaian yang cermelangan walaupun Malaysia terdapat pelbagai kaum yang mempunyai agama dan budaya yang berlainan di antara satu sama lain.

Tetapi terdapat juga orang yang berfikiran terlampau. Sebagai contoh , terdapat golongan yang selalu kutuk bahawa sekolah cina merosakkan perpaduan rakyat. Pendapat saya mereka ini memang berfikiran sempit dan tidak tahu apa maksud rasional.

Pertama sekali, apa salahnya kaum Tiong Hoa di Malaysia belajar bahasa cina dan belajar subjek2 lain dengan bahasa ibunda sendiri? Bukanlah sekolah Cina tidak mengajar Bahasa Malaysia! Bahasa Malaysia adalah subjek yang wajib di sekolah-sekolah Cina!

Kenapa kaum Tiong Hua di Malaysia begitu mementingkan sekolah Cina? Itu kerana kepentingan pendidikan Cina itu bagaikan pendidikan Islam kepada kaum Melayu di Malaysia! pendidikan Cina bukan setakat belajar Bahasa Cina sahaja, tetapi juga belajar ilmu-ilmu dan kebijaksanaan yang diturun…

馬來西亞華社、白話文、方言及華語

中国的普通话与白话文教育是自清末至今的问题,但白话文与普通话(华语)却是当今的趋势。我一直都有研究这个课题,在报上发表了不少文章。这里可看看http://amadeusbv.blogspot.com/search/label/%E7%99%BB%E5%A0%B1%20published

我的结论是,从马来西亚华社的利益而言,我们籍贯众多,但华人在国内市少数,所以我们跟新加坡一样(新加坡华人占多数但英语至上),大致上要跟着中共的教育走向,因为中国在世界的的影响力很大而且会越来越大(如果中共政权还很稳的话)。

香港人如何反对普通话教学也好,都是香港人的自家事,而且往往与政治有关,因为香港人很惧怕中共,所以香港人的反抗有他们自己的理由。但马来西亚华人有自己要考虑的问题,我们这里多籍贯,方言众多,需要华语来作跨籍贯沟通(除非选马来语或英语为共同语,但这两种语言并非汉字语言,选这两种语言为华人共同语,会搞到连汉字都不会写)。

而香港的情况不同,香港之所以广府话流行,乃因英国殖民者当年刻意在当地推广广府话来与对中共搞对抗,所以广府话方能壮大,弄得在港的上海人潮州人都被逼说广府话,完完全全不公平。

就我本身而言,我很赞成恢复文言文教育,文言文也是一种古代白话,但因为在后人不断模仿下又已自成一套完善的书写方法。文言文的好处是即使口说不同语言,只要该语言使用汉字,仍能达到书同文的效果。

至于白话文,其实也能做到书同文的效果。前提是各方言教育要完善,就是教育学生以方言来念白话文。但是,此法在本地行不通,因为本地的学校不可能分籍贯来收学生,这只会浪费资源,所以方言学校是不可能在本地出现的。而纯方言教学在中国也未必行得通,因为中国各大城市如今已有太多来自不同省份的人。

而且,当今的世界又比以前大大不同,如今资讯流传得超级快,华夏民族如果仅仅止于书同文,交流方式不够完善,根本就无法提升整个民族的知识水平,所以才要有一个共同语,就是“普通话”或华语。

即便是古代中国,也有官话为各省人的共同语。

至于中共推广普通话,主要的因素还在于行政方便。在我们这里,则是要华人之间沟通方便,所以推广讲华语是对大家都有好处的。

最后,再三强调,我们马来西亚华社,不宜以方言为共同语,应该以华语为共同语,对各籍贯才显得公平。

在本地,方言的确式微了,而这与另一个方言-广府话有关。

许多人不懂得自己的方言,但是,却又…

人類焉能無上帝?

儒家经典-《诗经》云:“皇哉上帝,临下有赫”。

我们似乎永远都无法证明“上帝”存在与否。

但有人,就有上帝。

人离不开上帝。

人有弱点,人在面对创伤和恐惧时,都希望有个“上帝”伸出援手助脱困。

人即便强如“超人”或强如“曼哈顿博士”,但“无敌最寂寞”,强如造物主之后,还要面对自己的“寂寞”与“迷失”,此时都希望有个强于自己的“上帝”帮忙安排一切挑战。

人追求觉悟,也是为了看清存在的意义,此时也希望有位“上帝”创造这个“存在的意义”。

所以,去努力证明上帝的存在,是毫无意义的,因为人根本脱离不了上帝。

万一上帝真不存在,人也会去创造“上帝”出来。

電視機、催眠機

当年读到一份报导,说某某友族虔诚宗教师家里不设电视机,说不要受到电视节目的荼毒。当时真的很不明白,觉得他是老古董,食古不化。牢记至今。

后来接触了大量催眠资讯后,才知道我们的生活方式和一举一动被有心人通过电视来操控。

是的,电视就是催眠机。而且那种我们一直追看的电视连续剧更是大大的催眠剂。

电视节目往往都是越煽情越好,不然就没有故事可言。尤其是连续剧,每次都是玩弄负面情绪,越负面的情节就可以玩得越精彩。诸如婆媳不和啦,家庭纷争啦,伴侣外遇啦等等都大受欢迎。大家看着看着这些垃圾,不知不觉间都会受到影响,然后在自己的生活里上演这些剧情。

电视节目还带来许多错误的价值观,使我们向往电视节目所塑造的生活,而忘了那些东西未必真的会适合你。最典型的例子是,情人节一定要送什么什么什么,母亲节一定要做什么什么什么,不会思考的人就会去跟着做,“因为人家也这样做嘛!”。

但别人是别人,你是你啊!

如今来到了网络时代,天天受许多资讯轰炸,不过整体而言会比只有电视机的时代好,因为人人的选择多了,而不只是单方面的受电视节目灌输一切内容。

炸香蕉糕

图片
炸香蕉糕是马来西亚的特色食物,可说随处都有,是著名的街边小食。

每天下午三四点开始,不管是商业区还是住宅区,都可见贩卖各种糕点的 小档口,档档都必有香蕉糕。

笔者很喜欢吃香蕉糕,也算尝过不少香蕉糕。不过,笔者在雪隆所尝过的香蕉糕总让笔者大失所望。不是不外层的“尖不辣”不够脆,就是香蕉果肉不甜不嫩,甚至吃过果肉干瘪瘪的炸香蕉糕。

笔者还是觉得昔加末某花园区的炸香蕉糕是笔者最爱!之前所提到的种种不同档口炸香蕉糕的缺点,唯独这档没有。这档的炸香蕉糕的外层面粉炸得很脆,其香蕉也特别香甜,最厉害的是炸了香蕉肉并没有干巴巴。而却其吃法与雪隆区不同,你买炸香蕉糕,档主还会给特制辣酱。香蕉糕用来点着辣酱吃,感觉特别不同!有机会你们试试看吧!

笔者曾试过马币块六钱的炸香蕉糕,其价格属于炸香蕉糕里的“高级名牌”,其果肉的确是香甜嫩滑,但论外面那层炸面粉,还是不够昔加末花园区的炸香蕉糕般香脆。况且昔加末那档口的炸香蕉糕价钱又特别便宜,马币一元就能买得到四五条了!何须花大钱光顾“名牌”,不就只为了吃一条炸香蕉糕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