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學儒學出好運氣》

用贝宝PayPal取得

信“馬来教”的華人



成长于小镇,很多事情都没看过,对很多事情都很好奇,闽南语称为“山龟”。山中龟常年深居山中,没见过多少世面,拿来形容我本身,很贴切啊!哈哈。小镇华人常说闽南语,若用马来语就称马来人为“番仔”,然后很自然的称伊斯兰教为“马来教”,或有时干脆说他们是“拜阿拉”的。小镇华人对马来人的印象多是懒散不思进取等,总之是没有好言好语,觉得他们“闪巴养”的时间都去“钓鱼”了。我们自小到大听到关于马来人的都并非什么好话,中小学时也是受华人包围,某些科目由马来人老师教导,私底下我们这班同学也很看不起他们,觉得他们“教”不起我们,还是华人补习老师我们比较信得过。哈哈。

在家时也对“马来教”一点好感也没有。当年只有国营电视台和一家私立电视台可看,广告时段会有播出念可兰经的一刻,碰到那一刻,先父必定立刻转台,即便有时只是那短短十分钟。有时我好奇看下去,尾端总有一些教育性的经文解说。大人一旦发现,我免不了挨一顿骂。呵呵。

中学毕业上大学,碰到形形色色的人,山龟总算开了一点眼界。山龟碰到了许多只会说英语写英文的华人,感觉他们比我高级许多。我中小学都是在华人众多的环境上课,华人不会看写华文我还真感到很新奇,感觉他们都多了点“贵气”。还有认识了所谓的混血儿,华印也有,华巫也有,当时感觉是世事无奇不有,真够“山龟”的。哈哈。

不过最令我好奇的是有为叫做法罕(Farhan)的华人,但又保留了华人姓氏。法罕这名如此“阿拉伯”,我当时还是第一次听闻。我跟法罕不是很熟,但好奇心作怪, 便到处八卦,探听他是否华巫混血儿,答案他又不是华巫混血儿,但他确实是穆斯林。我当时更奇怪,为何有华人要进“马来教”的,而且又不是娶马来婆嫁马来公,更能保留华人姓氏。当时心想,他不能吃猪肉,不能品尝美味的叉烧、烧肉等,真是可惜。最“够力”的还是要每年都要饿肚子一整个月,当时实在不明白。还有,为何他进“马来教”还可以使用中文姓氏?我以为进“马来教”的华人都须改名成为法罕阿杜拉等等什么的。我还从友人处听到他是父母皆入教后出生的。我当时还想他会不会怨恨他父母呢?不过他既然入马来教,应可得种种马来人特殊权利。当然,这种八卦事情并非十万火急,既然我跟他不熟,不可能直接问他,也不可能摆脱别人帮我去问这种八卦,疑问就随岁月飞扬而去。

成为白领打工一族后,由于见闻增广许多,已经清楚知道伊斯兰教与马来人的区别。知道“马来教”的说法在国外肯定完全不对。况且工作需要,接触了不少马来友族,各人风格不同,当然也有所谓今天来上班明天缺席的那种,但亦有与您共生死今夜力拼至天命的马来人。每个人其实都是一个个体,外表长相可能接近,但内涵绝对不一致。不过,生活里还是碰不到华裔穆斯林,即便是华巫混血的那种,也鲜见矣。可说自大学里的法罕后,就没认识到华裔穆斯林了。报上倒是看到个荆福庄等人,但生活中没机会遇见华裔穆斯林。

后来加入某企业,被派驻到客户处“作战”。客户有位助手与我年龄相当,平日交谈颇多。他貌似华裔,拉丁字母名字前却有个穆斯林名字。第一天知道其名,就猜到对方十之八九是穆斯林,我八卦心又来了。但他是客户,我不敢轻易问对方这些“私人”事情,毕竟有些人对这种“敏感”课题非常“敏感”,我岂敢拿公司客户来开玩笑,而且又非什么公司正经事。

这位仁兄待人彬彬有礼。想必其他客户,他并没有对我们要求多多,或者在碰到问题时大吵大闹。与他相处,看他做事,就是一个印象-有条不紊和有交代。他遇上紧急问题时也很冷静,不会慌张。他的种种处事态度,我绝对自叹不如。后来的后来,我想了又想,得出一个结论,即那是长期对宗教的虔诚态度所培养出来的气质。这种淡定的气质,实在很难从常常想着利益的人身上看到。

某个星期五,已到午餐时间。我正凝神工作,突然这位仁兄拍拍我肩膀,说他将去清真寺做礼拜,算是交代一声。我此时已百分百确定他实为穆斯林。看他心情不错,趁机问了他种种之前想问却没机会问的问题,一次过也把大学时期的疑问也一并解决了。

你是穆斯林?
是的。
你怎么还有中文名?这在马来西亚很罕见哦,你身份证上也打印着中文名罗马拼音吗?
是啊,我身份证上确实是印着中文名罗马拼音(此时他拿出身份证让我看)
我猜你父亲是华裔,你母亲~
是马来人。
那你是土著?
可惜不是。
嚇?
很奇怪吧,我不是土著,皆因我还保留着中文名,这是我婆婆坚持的!那些政府官员看到中文名问也不问就把我列为非土著!你知道的啦,这个国家~
嗯,那你下一代呢?
和我一样啊!都是非土著。除非我放弃中文名吧,就有机会被当作土著。很多新皈依的穆斯林都这么做,他们放弃了原名,选择取了全新的阿拉伯名字,以得到土著政策的特权利益。
哇,华裔男人这样吃亏啊,那么华裔女人嫁给马来人才能当土著咯?他们的后代都是土著咯?
是啊!我看华裔男人娶了马来妹就甭想当土著了。
那当然,马来西亚能啊!

我俩相视大笑一番。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巴生大肥麵粉糕 Fatty Mee Hoon Ker @ Klang

昔加末兩天一夜或一日游美食與華教行

仁嘉隆飛板麵 (Flying Pan Mee @ Jenjar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