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6, 2014

中國四億人不諳普通話之感想

本文于西元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三日获刊于南洋商报言论版- 信手拈来:中国4亿人不谙普通话‧勇瑜

日前报导,中国国民,十之三人无法用普通话(本地通称华语)交谈。故中国政府觉得须加强推广普通话,期盼一朝可实现史上绝无仅有的壮举-语同音也!

中国地域辽阔,各方有各方的语言与风俗,全民“语同音”殊非易事。强如秦始皇,亦只能做到“书同文”而已,对“语同音”根本无能为力,何况秦始皇时代之中国地域较今天之中国小得多。

中国古时,人民多务农,安居乐业是常态,除非逢大动乱,否则人民不轻易搬迁,安土重迁一事厚,久而久之,就有了“一方水土一方言”。当时,跨省过州,母语说了没人懂,所幸大家可笔谈。不识字者,只好“比手画脚玩猜猜”了。若有考生欲上京,官话不可不晓得。教书呢?亦是母语来讲解,早期私塾是写照。

中国官方积极推广普通话,或许与现代化城市化政策有关。外省人如农民工等蜂拥入城谋生甚至定居,人数甚至可盖过原地居民人数。与其要外省人学原地方言,不如推广普通话来得实际。毕竟,语言不通,隔阂误会免不了,衍生问题不胜多。举本地为例,上世纪初各省人南下马来亚谋生,不同籍贯间因语言不通起争执并不反常,及后所幸先辈一致协议以华语为本地华人共同语,籍贯隔阂方褪去。同理,“消除隔阂”是中国政府“推普”的主因,不可说无理。

中国政府提出此事时,还再三强调,“普及”普通话非旨在打压方言。可想而知,抱着“推广普通话打压方言”想法者大有人在,故中国政府方须再三大排定心丸。毕竟推广普通话的方法,往往包括在公共场合限制使用方言,故有人不爽是人之常情。对照古代情况,方言第一,官话第二,官话方言相并存,相安无事千百年。或许中国官方可参考参考。

当然,今时不同往日,古时文章,稍微正式者,皆是文言文体。数百年来,固有白话著作,惟鲜少为全白话著作,多是文为叙述、白为对话。文言文当道时,稍懂书写者,皆讲究文言章法,故方有中土学人与日本朝鲜越南学人不能“言谈”但能“笔谈”之美事。

而今,文言文不再风光,儒家圈内日本韩国越南等国都想离汉字离得远远的,在中文圈,取文言文而代之的是华语白话书面语,华语白话书面语成为书写新标准。故照常理而言,如今欲“书同文”,多了新条件,即须谙“华语”也,华语,普通话也。不谙华语,纯以方言白话写作,莫说语同音,就连书同文亦难矣!

然而,依笔者查证,亦有能以方言思考,写出现代形式书面语者。由此推之,必须谙华语方能写出标准书面语之道理,未必实在。现代学府,若以方言教中文,也许真可教会学生以方言思考,写出标准书面语。当然,这方面尚有待验证。

总而言之,推广普通话,是否真是必经之路?若是,这条路尚算通顺,惟仍有荆棘,这可从许多人极力反对来证实。折衷方式,或可加强书同文,定出更严格的书面语,再不然就推广文言文。若普通话定位如同古代官话,普通话的形象或就不会显得那么霸气十足。毕竟,推广普通话,最终还是为了消除华人间鸡同鸭讲的隔阂,比笔谈更方便,至于方言因此受到多少限制,只算是副作用,非有意为之。

文末,以我国华人为例,正因有”华语“为共同语,我们方能消除籍贯之见啊!

Monday, September 15, 2014

雜志《品牌與連鎖》作品: 世界杯!

世界杯!
“男人可以没罩杯,不能没有世界杯!”

足球赛,男人最爱,女人至厌!当然这说法纯粹是开玩笑。 因为这几年来 ,在嘛嘛档里为所喜爱球队呼喊护驾的人,男男女女都有!不可谓不疯狂。换句话说,本地嘛嘛档和私立电视台的生意完完全全要靠足球赛!

今年,足球联赛季节一结束,球迷还无法好好休息,因为将要迎来更盛大的赛事-即世界杯!球迷要等四年才有机会看到这场盛事,试问谁又会错过呢?

世界杯比许多国家的足球联赛高层次,属于国家级别的竞争,赛事魅力更加使人疯狂。 其威力不可小觑,往往一开赛后,只要一天还没到大决赛,世界杯的气氛就无法消退。 

世 界杯期间,全国犹如在庆祝另一个佳节,上班族继续迟到早退,或者午餐吃个两小时多,老板感到奇怪去看个究竟,原来大家饭已用完正看着球赛呢!老板敢怒不敢 言,最后也坐着与大伙一起看,一起大呼小叫。而亲友同事间话题总是离不开世界杯,男说某某球队战略出色,女说某某球员进球样子帅极了!回到家,丈夫说要追 世界杯球赛,不看球的太太气鼓鼓,任她如何摆出性感姿势或是穿上性感睡衣,丈夫还是选择窝在沙发喝啤酒吃薯片看球赛!世界杯季节竟不可思议的变成“斋戒” 月了。

历 经国际足联(FIFA)的多年努力,世界杯已渐渐成为全球必知的品牌,就连美国这位全球政治军事体育文化老大也不得不屈服于世界杯的魅力,世界杯的主人国 际足联想必与有荣焉。众所周知,美国的国球是棒球、篮球、 美式足球等,其人民并不重视足球,但美国人民所疯狂的国球魅力在全球跟世界杯的魅力比起来,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但论“粉丝”人数,美国国球就已落后了世界 杯一大截。所以近年来美国也积极的搞足球联赛,为在世界杯取得好成绩作充分准备,美国本身甚至曾主办国西元1994年那届的世界杯。根据某些调查报告,世 界杯之所以如此深入人心,乃因球迷都能通过观看赛事的过程中体验到“世界众人同聚一堂”的感觉。那是种你我都一样都一起欢庆的感觉,非常温暖和亲切,就如 同过年时大家都不会对陌生人愁眉苦脸一样,而是欢笑满颜,就是这个道理。

世 界杯最令人感动的那一刻,就是大决赛完毕,尘埃落定后,冠军球队高举世界杯时!冠军队成员一个个接过世界杯,高举或亲吻世界杯,然后轮到队长来上演压轴 戏,队长将高举世界杯,然后队员全体欢呼雀跃,众摄影机等的就是捕捉这一刻的激情,即使是在电视上看到这幕,心情也会随画面而澎湃!尤其当冠军队又是自己 所支持的队伍,那感觉更是High! 即便是一个人在电视前欢呼也并非什么奇怪的事。

世 界杯的奖杯是世界杯活生生的招牌之一。奖杯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各种媒体上,曝光率超高。目前的世界杯奖杯乃于西元1974年制造,以取代原有“雷米特 杯”,“雷米特杯”是纯银所做,外表镀金,是最原始的“世界杯”。巴西在球王比利的带领下,于西元1970年三夺世界杯后,“雷米特杯”就由巴西所保管。 可惜该杯有如“和氏璧”般多灾多难,如今已遭窃贼分尸,寿终正寝了,连“完璧归赵”也不可能了。如今这座新奖杯,名曰“大力神杯”。每当看到这座有两位大 力神托着整粒地球的纯金奖杯,人人都晓得那是世界杯奖杯!那就是许多足球员可花上一生梦寐以求的奖杯!

每 次的世界杯主办国竞选,许多国家都争先恐后想要夺得主办世界杯的权力,各国之间各出奇计明争暗斗,争取各国的选票,这场竞选无可否认还真的很激烈,得胜者 往往会兴奋得大声欢呼,举国甚至为之情绪高涨,从这方面可看出获主办世界杯,可谓是国民的荣耀。无可否认很多国家的政府人员或首脑都是足球迷,但主办世界 杯并不是为了使首领或国民可以就近方便看世界杯赛事这么简单。除了荣耀之外,还可证明主办国的基建和体育水平已达不错的水准,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世界杯 的赛事可带来无限商机,可促进主办国的经济成长。先说说直接收入,举德国为例,西元2006年德国主办世界杯,从世界杯获得的直接收入就有整百亿美元。所 以世界杯已非“比赛”而已,而也非常非常的商业化了 。如今的世界杯除了纯粹的足球竞技之外,剩下的就是钱钱钱,单是论奖金,上一届的世界杯就为参赛球队准备高达四亿美元的奖金,非常诱人。至于另一个受到直 接影响的行业-赌球业也会因世界杯而蓬勃成长。

世 界杯的号召力不言而喻。对主办国而言,世界杯将会瞬间带来大量游客,直接刺激了当地的旅游业。不要忘记,世界杯可带来许多国外游客,但也可“产出”许多主 办国的游客。拜世界杯之名而观看现场比赛的游客量甚至可抵上无世界杯赛事时数个月的游客量。一环扣一环,旅游业成长的直接受益者就是航空业及公共交通业。 为了穿梭各地观看赛事,游客都必须花钱在交通上,每个旅途都是钱。上一届的南非世界杯,假如游客在约翰内斯堡看完球赛后,开车到开普市看另一场球赛,须驾 上17个小时的路,交通费可谓不菲。这届世界杯的主办国是巴西,在巴西,从里约热内卢到另一个城市马纳乌斯,竟须开上56个小时的车!可想而知,因世界杯 而来的游客,不论是开车或搭飞机火车等,都是一笔开销,这笔钱就进了 主办国人民的口袋了。游客里,有些搭公共交通,有些则不想受限于公共交通的操作时间,想要有行动方便,而干脆租车算了,租车也是一笔钱,租车业者可乐了。

旅 游业的另一环-酒店业的业者于世界杯期间也将会非常忙碌,可以预期许多酒店客栈旅社等将会大爆满。业者也应该会因住房供不应求而提高入住价钱。据估计,为 了应付世界杯庞大旅客量,巴西的酒店业者已投资了约14亿美元来增加酒店住房数量,结果是目前巴西的酒店房间数量已较之前增加了15%,但国际足联还是担 心以目前的房间数量尚远远不足以应付世界杯游客。另一方面,饮食业业者也将为了突增的顾客量而疲于奔命手忙脚乱,而巴西首席啤酒公司更预计其年度啤酒销售 量可因这届世界杯而增加2%。所以说,“衣食住行”行业永远都是能赚钱的。何况游客既然已来到巴西,在观看世界杯赛事之余,还可趁休赛期间涌往当地名胜。 除此之外,为了应付游客,巴西也须动用全国之力来发展和提升基本建筑设施 ,其政府大手笔花了大概115亿美元来建立及提升十二座球场(分布在十二座城市)、机场、港口、道路、铁路、单轨火车等基础设施,这方面可让建筑商等受惠 无穷。即使是电力业也一样没被漏掉,巴西政府的矿物与能源局就花了7.5亿美元来加强发电配电的整个系统,确保足以应付世界杯举办期间的用电量。据估计, 巴西的国民生产总值(GDP)将因主办世界杯而增长1.5%,而巴西国民还因世界杯而得到250000的工作!旅游业更可有约111亿美元的收入!
这 边厢,各国极力争取成为世界杯主办国,另一边厢,世界各大电视台也另辟战场,争夺世界杯的赛事播放权。大家须知一项事实,即世界杯的电视观众人数已超越了 奥林匹克运动会的观众人数,是世界最多人观看的赛事!单是上一届世界杯,观看比赛的人就高达32亿之多!从西元1954年开始,世界杯就在电视上播放赛 事。当时电视已面世,正渐渐进军家家户户,渐渐改变家家户户的休闲习惯。而今电视机已成了每家每户的必备电器,看电视已成了众人主要的休闲活动。在本地, 卫星电视运营商“寰宇电视”(Astro)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横空出世后,就一直垄断国内的世界杯赛事播放权。为了收看世界杯直播赛事,许多人纷纷订购寰宇 电视的卫星电视服务,寰宇电视因而赚得盆满钵满。而寰宇电视靠世界杯所赚的收入不 仅仅是家庭用户而已,本国的许多嘛嘛档、餐馆和酒吧等在世界杯的“压力”下,都变相“必须”安装寰宇电视,好为顾客提供看球的“附加服务”。在本地,寰宇 电视是世界杯赛事播放的大赢家,在全世界范围,世界杯赛事播放的大赢家,则非国际足联莫属了!毕竟国际足联才是销售世界杯赛事播放权的幕后大老板。据估 计,国际足联将从巴西世界杯中赚得40亿美元的盈利,而赛事播放权的收入就可占了十之六之多!
一直以来,国 际足联都很尽心尽力的发展世界杯的品牌,有多种口号、标志、商标、吉祥物、歌曲等等可有效宣传世界杯品牌的产品。每一届的世界杯都少不了设计一流的官方标 志,这些设计都是国际足联聘请世界顶尖设计师所设计的。自西元1966年开始,国际足联加入新东西,使用吉祥物为世界杯作宣传。每一届的吉祥物各有特色, 是世界杯对外的“品牌大使”,也是在球场内娱乐球迷的“娱乐家”。吉祥物更被制造成无数的玩具模型或印在衣服杯子等等纪念品,通常都会大获球迷青睐,毕竟 人生就只那么一次当届世界杯,所以人人觉得世界杯纪念品值得收藏。历届的世界杯主题曲也非常动听,几乎每首都朗朗上口,这些歌曲在把世界杯的气氛抄起来方 面非常成功,其中几首甚至成了乐坛经典歌曲。近几届的世界 杯歌曲甚至在音乐录影里帮许多商家如可口可乐等打广告。每届的世界杯都有不计其数的商标,这些商标只可供指定商家使用。举上一届的南非世界杯为例,就有不 同的商标如‘2010 FIFA World Cup’, ‘FIFA World Cup’, ‘World Cup’, ‘World Cup 2010’, ‘Football World Cup’, ‘SA 2010’, ‘ZA 2010’, ‘South Africa 2010’, ‘Ke Nako – Celebrate Africa’s Humanity’, ‘Soccer World Cup’ 及 ‘Zakumi’。

知 名财经媒体福布斯的调查报告指出,世界杯的品牌价值算是世界季军,在西元2013年其价值为1.6亿美元!旗下品牌如此值钱,国际足联理所当然非常小心翼 翼的保护世界杯的品牌,毕竟品牌也等于是智慧产权,是一种无形的资产。国际知名的运动商如爱迪达等往往可花上高达五千万美元来使旗下产品结合当届世界杯的 名义来销售。由此我们可得知世界杯品牌价值之贵。大公司都不会打不赚钱的算盘,可见那笔五千万美元所带来的回酬必定是加倍的。在上一届的南非世界杯,爱迪 达就成功成为赛事的主要赞助商,所有裁判须穿上印有爱迪达品牌名的衣服,比赛所使用的足球也必须是爱迪达的产品,爱迪达又岂会觉得那几千万美元不值得花 呢?当然,从品牌广告角度来看,世界杯是块大蛋糕,以一两个赞助商的胃口是 吃不完的。毕竟除了赛事播放权之外,还有球衣、球鞋、球场围栏等蛋糕可供众商家吃。因此,国际足联也必定会看紧世界杯的智慧产权,丝毫不放松。国际足联还 因此建立了“品牌警察”,在每届的世界杯主办城市和体育场内巡逻检查确保世界杯的智慧产权不被侵犯。上一届的南非世界杯,国际足联把关有力,所获得的盈利 高达约美元70 亿之多,远远多于开销 。看来国际足联将在今年这一届的世界杯重施故技,即使巴西政府和人民指控国际足联行世界杯品牌垄断霸权,但国际足联应该不会让步,继续严打不经许可而使用 世界杯标志、商标、歌曲等等的商家。

如今已是五月,各大联赛已渐渐落幕,欧冠杯大决赛也将要开踢。许多已完成今季“工作”的职业球员已纷纷回国参与国家队集训。球迷此时应该多多歇息,培养精神,下个月卷土重来为所支持的队伍加油打气。
世界杯即将在六月开打,本杂志已为您介绍世界杯的种种有趣故事,你们准备好了吗?

Wednesday, September 10, 2014

正視音譯標準

中文历史悠久,发展至今日经已数千年,较《诗经》、《尚书》时代,多出千千万万词汇。现代生活方式大大不同于古人,尤其是现代的基础设施更是近百年才有,故生活常用字词等大异于旧时,且尚有千百借自日语之字词等,《诗经》、《尚书》里许许多多的古朴文字已不复流行。

汉朝时佛法自天竺传入汉地,魏晋南北朝与隋唐时期被译成中文,其中唐玄奘法师所译《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为代表作,八成意译,二成音译,结成优美文章,流传至今,时时背诵之的佛教徒众。但诸梵文音译字词如“揭谛揭谛”(gate-gate)等,如以今日华语念之,再对照今之梵文罗马拼音,可知华语读音与原音相差甚远。可见译者当时乃取当代官话语音翻译,官话随时代变,这些当代音译字词今已完全走音,惟亦有好处,即保留该朝汉字古音念法,今之学者可凭之以研究彼时语音。

近代中国始广接触世界各国,吸收五花八门的学术,尤以西洋学术为多,外语字词又无法个个意译,因此中文比佛教来华时期多出数倍的音译词。音译词如此多,但译法却稍嫌混乱,毫无标准可言,译词如希腊、巴黎,虽与英语发音大不同,其实却是贴近原音,如巴黎就是取法语发音译之。惟有些通行音译词如约翰等,乃取广府音来译,华语念起来绝不知约翰实为John。或如屈臣氏,但看其中文名已知乃明明白白的广府音译词,华语念之令人一头雾水,不知实乃指药剂连锁店Watson。

本地媒体与中港台媒体对音译词标准取舍不同,各有谬误之处。中国虽是华语(普通话大国),音译词方面有时不及本地精准。如旁遮普男性常用姓氏Singh,本地用“星”译之,中国方面则用“幸格”译之。或如Tamil,本地常译成淡米尔,而外地常译成泰米尔,其实泰米尔比较接近以泰米尔原音。或如Quran,本地译为可兰经,外地则用古兰经,若听阿拉伯原语,其实开头是“库”声,故两个译法似乎都不甚近原音。

当然,音译词不一定要越近原音越好,信达雅才最主要。就如本国十三州之一的Terenganu,旧译为丁加奴,如今通用登嘉楼,又如哥打京那峇鲁,今人已惯用亚庇称之。开始时大家都不习惯,如今已惯了。

惟中文分“语”“文”两条路(英语又何尝不是),如今音译法各有标准,甚至有些译自华语,有些译自方言,实对推广中文有碍,故各中文国家或地区皆须为音译词共定标准,厘清一切,好方便中文人沟通。


Friday, September 05, 2014

余英時先生亦犯誤(實乃余誤)

今日阅余英时先生大作,内提数世纪前欧洲基督教改革宗师庄凯文(John Calvin)之名言“combination of practical sense and cool utilitarianism with an other-worldly aim”。余深同意热爱此言,热血沸腾,欲速分享于脸书,故上网搜此名句以炒之贴之于脸书示众。一查之下,始知此句竟非出自庄凯文也,而源自德国托恩斯(Ernst Troeltsch)先生之书也。书名The Social Teaching of the Christian Churches。

故余不禁感叹,世间岂有完人,博学如余英时先生者著书时亦难免有误,故读书不可不谨慎矣。

(文毕,归宅急翻此书再三验证,证实乃余眼误,余英时先生只写该名句为“凯文教派人物“所书,没提此句乃出自庄凯文本人,余谨此还余先生清白,向其致歉)。

Monday, September 01, 2014

昔加末慈光亭觀音廟的素湯面

观世音菩萨每年有三个诞辰,分别在二月十九、六月十九及九月十九。当然并非每次都真的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的诞辰,例如六月十九就别称为观音成道日。

每轮回乡,若逢观音诞,我必会前往家乡香火最旺的佛寺-慈光亭一趟虔诚礼佛礼观音及在庙的诸神明。

不知何时有了这个传统,即观音诞当日都有为前来上香的善信提供免费素食,诺大的食堂满满是人头,“搭台”这个在小镇里并不普遍的现象此时变得非常普遍,不愿或不好意思与陌生人同台吃饭,就没位坐要站着吃了。不过善信都是很通情达理的人,通常都不会久坐,吃完了就离席而去。

食物方面,有饭椰浆饭有粥有汤面,不仅可在场吃,也可供善信打包。

这里的汤面最值得向外人介绍,我从没在异地吃过同样的味道,那味道简直是独一无二,只慈光亭独有,我很好奇,到底是谁能把素的汤面煮得如此美味。

很难形容那味道,有一股香气,仔细往汤内看过其材料,就是蔬菜腐竹香菇丝等而已,至今我仍不明白厨师先生到底以什么来熬汤。

你们若曾吃过这碗汤面,也知道如何制作汤底的话,请你告诉我。谢谢你!







View 慈光亭 in a larger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