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學儒學出好運氣》

用贝宝PayPal取得

欲入印尼,須懂印尼語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五年二月二日获刊登于南洋商报言论版-信手拈来:投资先学印尼语

近几年,印尼经济变火热,投资环境亦友善,外资不来不明智。外资一来,亦带来驻外专才。

不过,并非每位驻外专才都谙印尼语。就如在马驻外员工一样,并非每位都谙马来语。

职是之故,印尼政府欲立法,规定在地外国员工若欲得工作准证,就须通过印尼语测验。此举名为保护印尼员工利益。

驻外专才也许是某领域专才,却非个个是语言专才。他们有时候一年须前往不同国家,若每到一地都须学当地语言,恐怕学来也是枉然。

不过,印尼并非首次如此做。数年前,当印尼向东盟开放劳工市场时,已有相关政策,不过当时印尼政府说会“看风使舵”,说一旦该措施拖累印尼经商环境,会考虑撤销。

如今新政府又再重提此事,想必过去此措施并不成功,早已不了了之。

其实,印尼此举何止能保护印尼员工利益,还能为教授印尼语的业者带来滚滚商机。试想想,万一此法令获通过,外资为迎合印尼政府政策,派驻外员工上基础印尼语课程,就是源源不断的生意。印尼政府还真会为老百姓制造生意。

奇怪的是,印尼政府似乎不怕因而吓走外资,对此法似乎有恃无恐。还是又想像之前一样,一旦该语言政策影响商业环境,才来玩紧急刹车。

或许,印尼是因工资低廉和人口庞大而吸引外资前来,相对于马来西亚,大马则是英语环境健全而吸引外资前来。故印尼才因此“玩大牌”吧。

自该国新总统上任,语言政策一波接一波来。在此之前,印尼去年尾新法生效,该国所生产和进口的商品,都须与商品上压纹或印制印尼语标签,而且还禁用贴纸来作印尼语标签,因为贴纸可轻易被撕开。

如今世界贸易全球化,印尼胆敢在商业上贯彻语言政策,实在勇气可嘉。

只不过,印尼工商会馆日前才拨其政府冷水,印尼国企缺乏竞争力,不如大马,但竟还屡屡实施限制外来专才的政策,语言政策就是一例。该会馆还拿我国的国家石油作例子。

不过,如果该政策实施后,印尼经济还能成长无碍,印尼也算是破天荒了!其他国家其实可以学学印尼的勇气,参考印尼的经验,为自己的民族语言争一口气。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巴生大肥麵粉糕 Fatty Mee Hoon Ker @ Klang

昔加末兩天一夜或一日游美食與華教行

仁嘉隆飛板麵 (Flying Pan Mee @ Jenjar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