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三月, 2015的博文

用贝宝PayPal取得

李氏的“多講華語、少講方言”政策

图片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五年三月廿五日获刊登于《当今大马》- 李光耀“多讲华语、少讲方言”政策

一代政坛巨人李光耀被华人褒最多之处是他把狮城从小猫变狮子王,而他被贬得最多之处就是“多讲华语、少讲方言”的政策。

李氏被认为是消灭新国华人母语的凶手。李氏辩称其用意在于消除各籍贯华人间的隔阂。
早期华人按籍贯分帮结派已是学术界公论。各籍贯间几乎都互不往来。就连行业都由不同的籍贯垄断,如福建人垄断橡胶运输业,客家和广府人垄断锡矿业等等,海南社群比较小没办法只好搞咖啡店饮食业,其他更小的籍贯如广西等,就只能做人家不愿意做的工作。

籍贯之别之严重我们实在难以想象。就连我们这一代,虽然普遍不理会人家的籍贯,当偶尔还是会听见许多长辈贬低“非我籍贯”的言语。一些如女儿嫁给某某籍贯聘金就要多收数倍等的事情还是会发生。从这里就能看得出,上几代的籍贯之别是多么根深蒂固。

中国土地广阔,“一方水土一方言”是常情。星马土地小中国数十倍。这么多不同籍贯的华人移民来这片小小土地,还要坚持籍贯情意结,分帮结派,对争取资源根本就无益。更何况华人还需要跟人数最多的马来人斗抢资源。

同理,马来人原本也有分爪哇人、舜他人、武吉斯人之类的,惟在星马有人数众多的非马来人,为了方便争取资源,他们也理所当然趋向认同“马来人”的身份。

其实,即便华语没成为华人的共同语,某些少数籍贯的方言仍旧会消失。怡保就有许多福建人(闽南人),只谙当地流行的广府话,一句福建话也听不懂。这就证明了即使没华语,一些方言仍旧会消失。

只看因华语而消失,还是因其他大籍贯的方言而消失。

衰落在华语手上,还是衰落在其他主流方言手上,差别很大。众所周知,华语是中国北方官话,并不是本地华人的母语。但唯有这样,才对本地大小籍贯都公平。因为并不是任由大籍贯来“同化”小籍贯。

同理,马来语之被马来群岛各族群当作共同语就有着同样的原因。纯正的马来人其实在马来群岛族群里只占少数,但由于马来群岛的大族群如爪哇族舜他族等各自不服对方的母语为共同语,最终就选了马来语为马来群岛共同语。所以即便马来人不是印尼最大族群,惟印尼终究还是选了马来语(印尼语与本地马来语有些不同,当基础还是马来语)为其国语。
另一个例子是,印度的泰米尔族亦不服北方的兴地语为印度国民共同语。泰米尔族甘愿用英语与北方族沟通。

李光耀之所以选择英语为国民共同语,也是看清了各种族都不服对方的语言为国民通用…

李氏可為“聖王”否?

图片
笔者乃南马人。同乡之同学亲戚, 有者慕狮城高等教育之佳名,求学深造去;有者慕新国新币兑马币之佳率,谋生定居去;有者更为了家人子女之未来福祉而“弃大马国籍、成新国公民”。


笔者更曾亲身尝过几乎天天过新马关卡的滋味。那段日子,不论是上班或下班,笔者从没不曾在关卡见到数以万计的摩托车骑士。他们有些戴口罩,有些没有;有些熄了摩托车引擎,有些没有。他们只有某动作才是一致,就是在摩托车专行道上徐徐推着摩托车前进。

由此可见,新加坡可谓是大磁铁,令邻国人民心甘情愿堵车挨苦涌往谋生。李光耀之被许多人崇拜,皆因新加坡之成功有目共睹。

李氏发展新加坡有功,同时却是“华教公敌”。东南亚第一所中文大学-南洋大学,就是由李氏所关闭。同时李氏的教育政策也偏向以英语为主,用不拨款等的间接手段来令狮城华校逐渐式微。

吊诡之事何其多。上世纪八十年代,或许政权已稳,李氏又突然回归“华夏本位”,积极向其华裔公民推广“儒家思想”。当时李氏的团队打算在中学开“儒家伦理课”。为了编好“合时宜又合国情”的教材,李氏还特地请来了数位大名鼎鼎的儒家学者,如余英时及杜维明等人来助阵。

可惜“儒家伦理课”寿命短,开课五年就匆匆告别中学,主因在于不受学生及家长欢迎。为何如此,则有诸多原因。
不 过,李氏精心设计儒家伦理的良苦用心并没付诸流水。为推广儒家思想,他不仅在中学教育着手,还在民间办了不少儒家研讨会,使民众多参与类似活动,借此在民 间推广儒家思想。当“亚洲价值观”正流行时,李氏版本之亚洲价值观就是由儒家思想来打底。新国政府还曾从儒家思想中筛选各族可接受的部分,推出《共同价值观白皮书》。

不 过,由于李氏曾多年努力推广儒家思想,故其治国之大成就,就被某些学者说成乃拜其儒家思想所致。这并非定论,有学者认同,有学者反对。多数人认为李氏是法 家信徒,因为新国政府的严刑峻法举世皆知,而李氏本人又曾于某场访问发表“人性本恶”而须严管之看法。“人性本恶”乃大儒荀子的名言,故荀子之徒李斯等人都推崇严刑峻法,与孔孟之学大异其趣,说起来实在有趣。

撇 开法家一面不谈,李氏确实也有孔孟风范的一面。李氏相信“精英治国”的道理,其团队全是精英,并以廉洁高效闻名。李氏虽以几近独裁的方式治国,惟给人之印 象是“家长”多于“暴君”。这种印象全拜他好以精英之眼来观其人民,认为其人民都不懂事的小孩,需要好好督导、保护和照顾。虽然好像有点太超过,不过本意 确实…

雜志《品牌與連鎖》作品: 大馬石油品牌

众所周知,我国的出口常年靠“双油”支撑着,双油除棕油外,另一个就是“黑黄金”-石油!其实,论对中央政府财政的贡献,石油可说是大大领先其他行业,占了中央政府总收入四成之多!所以,我们可以说石油是马来西亚的“命根子”。少了石油收入,我国政府这数十年来根本不可能可以推动这么多的大型工程,何况是建立游客必到的标志性建筑物-国油双峰塔!

较早前我国油气业都是由外国公司所负责。由于政府后来觉得石油的越来越有份量,甚至能影响国家的宏观经济决策,故决定设立了国油的石油公司,也就是今天的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该公司不同于其他公司之处在于是该公司依石油发展法令设立,也需依同样的法令来运作。

国人非常依赖汽车,在吉隆坡等大城市,交通堵塞司空见惯。目前国人人数有三千余万人,汽车数量竟达千多万辆。汽车的“食物”是汽油,这使国内汽油站在大小乡镇矗立。某些汽车则是吃天然气,不过要另加安装天然气的“胃”才行,许多德士就是如此做。另有一些大型交通工具如四轮驱动车、巴士、货车、大型货车等等则吃柴油。

国内汽油站都是卖汽油柴油甚至是润滑油为主,有些则卖天然气。这几年来还有许多新花样,变成好像零售商店般,里面除了日常生活用品,也有提款机,甚至有咖啡厅等等。某些油站还在旁设立快餐连锁店,使驾车人士可在车上购买快餐,甚至是购买星巴克咖啡!

本杂志今期想为您简单介绍国内数家汽油站品牌。想当年,本国的汽油站品牌多姿多彩,曾有高达七八家的品牌在国内市场竞争,经过一番龙争虎斗,其中几家终于不支,败下阵来,退场了。存活下来有四大品牌,都是汽油站行业的佼佼者!

国家石油(Petronas)
对国人和游客而言,双峰塔不仅仅是我国的象征,还是国家石油或简称国油的象征。双峰塔的阳光购物中心顶楼的国油博物馆,在在彰显了国油是双峰塔主人的地位。

每逢三大种族的大节日,都可以看到带着温馨内容又有点长的广告。这些广告还赢得不少大奖,广告制作的金主往往就是国油。

为标志改头换面是企业钟爱的品牌高招。国油于去年就为标志注入新气息,以这第三代的新标志来代表国油历来的成长与进步。其实这第三代标志并没有与前二代相差太远,只是把原本油滴的曲线弄得更柔和一些,代表国油不断大开脚步迎向种种挑战。而国油罗马字拼音名PETRONAS则被安置在油滴下,字体也比值钱显得更清晰亮眼。至于颜色方面,国油始终钟情于绿色,绿色在国油标志里代表着石油与天然气的来源-大地…

華文的文化魅力

图片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五年三月廿二日获刊登于《南洋商报》言论版- 信手拈来:华文的文化魅力•勇瑜

近期报导,精通英语的中国人人数日增,间接导致美国人不再热衷赴华留华。某些美国人甚至认为某些中国人的英语水平甚至要比他们更好。

即便在美国本土,大学的中文课程报读者亦愈发减少。

据报导,主因在于美国人认为学汉语很艰难,费时费力,加上中国本土的外语人才激增,中国企业不愁无外语人才可聘,固美国人学汉语从“低风险投资”变成“高风险投资”,因为除非真的精通汉语,否则在中国未必斗得过中国的外语人才。

纵观以上资料,我们可知许多美国人都是抱着利益心态学汉语。他们或许觉得,自己有英语为利矛,加上学些基本华语,或许有法纵横于中国的本土或外资企业,顺着中国的经济发展,从中获利。

可是,现在他们看见中国人英语几乎都顶呱呱了,学汉语已毫无优势可言,就一个个放弃这种念头了。

笔者觉得非常遗憾,毕竟为了经济利益而学汉语, 说明了外国人并非真心受汉语内涵所迷住。确切而言,是中国经济腾飞才间接推动这股学习汉语潮的。万一中国经济冷却,大吉利是,那么汉语也就失去了其“经济”魅力。

笔者认为,汉语所须散发的,并不仅仅在于“经济”魅力,“经济魅力”只能吸引求财者去学习汉语,要留住他们,还须为汉语增添“文化魅力”。而能彰显文化内涵的,恰恰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华夏文明生活哲学。

华夏文明的生活哲学,可谓博大精深,最著名的就是儒、释、道。这三大生活哲学各有各发展,各有各精彩。中国汉朝就确立儒家的地位,唐代则是释和道轮流上阵,宋代儒家再度绽放光芒。至于民间,儒家之影响太大,直至民初,尚有家庭挂着“天地君亲师”的牌匾,尚有不少家庭立祖祠定时祭祖,“天地君亲师”和“祭祖”都是儒家的礼法之一。

佛教虽源于印度,但传入中国後,生出了禅宗。禅宗的修炼方法与佛陀所传之原始佛教之法大有不同,禅宗的证悟法有点玄妙,吸引了不少信徒,甚至包括许多欧美人。据知苹果公司已逝教父乔布斯就是禅宗信徒。

至于道家,老庄之学尽显逍遥之风范。後起的道教多附老庄,再衍生出多种派别。有些注重炼丹,有些注重符箓,有些于民间巫术结合变成不同的风貌。重炼丹的那派,更有千百种修炼法,数量可与藏传佛教密宗之修炼法相媲美。

儒释道皆是独一无二的“中国制造”。学儒,可读四书五经;学佛,可读大藏经;学道,可读道藏。儒释道诸经典,皆以汉语所著,皆是华夏文明的宝藏。这些宝…

My response to Zaid Ibrahim's view on national language as a key to unite Malaysians

图片
The post is here http://www.therakyatpost.com/news/2015/03/12/kids-should-mix-freely-to-bridge-racial-gap/

Zaid's opinion is still old and outdated. Indonesian Chinese were banned from speaking their mother tongue since 1960s. Yet they were massacred in 1998. It is very obvious that language is not the major concern of racism.

You learn language for convenience, not because to show your "patriotism". The latter is so bullshit. It is a poisonous product of Nationalism which is so outdated because the colonized power has long gone and some people still want to stick with this.

To counter Racism, you should question whether you teach your child to learn to respect "different opinions or different ways or different living styles". Do you see others are also human as you? Do you see other religions are as equally holy and TRUE as yours?

You can go on remain don't bother to understand people who are different than you, you can go on live in your own circle of sa…

復禮與自省減社會戾氣

图片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七日获刊登于《南洋商报》言论版-有话直说:自省与复礼减戾气•勇瑜

很多中国游客很可怜,一些同胞在国外随地大小便、机舱内闹事、破坏公物等,自己或许并没那么做,但负面报道实在太多,印象已成,也无辜一齐被骂被人鄙视。

曾几何时,中国是非常重礼节的国度。国与国之间讲礼,官员来往讲礼,民间交集更是离不开礼。明代天主教神父著作《大中华帝国》内对神父等人在中国所受到礼节有多描述。从中可得知当时官府即便不太欢迎外国人,但待客之道却不缺。而南宋大儒朱子所留的《朱子家训》内更处处可见洒扫应对之法,其家训是很经典的古人家教素材。

华夏礼节源远流长,生、冠、婚、丧等人生大事很早已有一套礼仪制度。儒家始祖孔子更是喜欢宣扬礼。其“克己复礼”之说更被许多儒家学者称作儒家精髓。所谓有教养,就只因懂得“克己”啊!

中国五四运动掀起了一股倒孔家店的风,本来是要倒那些假儒家名义的不合理制度,结果却演变成整个儒家自民间被连根拔起。社会抗拒儒家的风气即使直至今日仍存。结果,中国经济起飞了,许多国民的修养完全没跟上。许多人有幸发达,无奈修养不及格,被称为“土豪”也。

儒家的修养方法很实在,在于两个字-"自省"。"吾日三省吾身",曾子天天都自省三次。“射有似乎君子,失诸正鹄,反求诸其身。”,孔子谓射箭不中,不是去怨,“上不怨天、下不尤人”,而应“反求其身”,即自省也。

当自己情绪来了,忍不住口出恶言,甚至动粗等,此时儒家的自省方法可派上用场。先去了解情绪为何会上来?因为对方做了某事说了某话而引发。为何自己对对方所做所说会起如此大的情绪?就这样像剥洋葱般一层一层剥下去。

情绪既然来了,绝不能力压之,压抑情绪对自己的身心都有害。《中庸》谓:"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情绪来了,儒家的修身法是该使情绪得体的表现出来。这样情绪不会留在心里,也不会引起不必要的后续麻烦。这是很实际的做法。

自省功夫日深,最后会发现,任何问题,全都是自己的问题。往往因为自己"不诚",自己不敢面对自己的内心,自己不对自己诚实,所采取的行动皆基于自我欺骗。当造成不幸局面时,也是不敢坦诚面对,不承认自己最初所做的决定根本就是歪的,才把一切错误都往他人身上推。故孟子说:“反身而诚,乐莫大焉”,自省至至诚,问题已非问题,又如…

雜志《品牌與連鎖》作品: 世界十大航空品牌

最近,航空业在我国成为热烘烘的话题,处于多事之秋。首先是马航被名厨抨击,指其所提供飞机餐椰浆饭不合水准,然后没多久,就发生了神秘兮兮的马航客机MH370失踪事件。该客机绝迹印度洋,大概是有史以来最离奇的飞机失踪事件。以上都是坏消息,好消息则是工程一而再再而三延迟的第二国际机场以正式在五月头启用,成为我国最新的廉航终站,无论是规模和设施都比就廉航终站好得多,里面更是有如另一间购物商场。至于旧廉航终站LCCT,已完成任务走入历史了。

华人社会有犯太岁的说法,犯太岁代表诸事不顺波折重重。今年乃木马年,据传统说法,生肖年几乎都是太岁年,故今年肖马者通通犯太岁。我国名为马来西亚, 航空公司恰巧叫马航,马航今年首季发生了这么多事,令人感觉马航犯太岁的说法似乎很恰当。犯太岁都非好事,惟也有些见解说犯太岁亦指诸多变化,马航的两起事件的确是倒霉之极,至于第二国际机场启用,可是大大喜事啊,至少我国廉航终站的搭客终于可结束在烈阳下徒步登机的日子了。

我们杂志趁热打铁,趁航空课题尚热,今期特为大家呈上国际十大航空品牌,请大家笑纳。

阿联酋航空
2013年总营业额(美元):约211亿
飞机数量:222
航线数量:134
创立年份:1985
口号:曾有多个口号。最新为“Fly Emirates, Hello Tomorrow (2012) ”(阿联酋航空,明日你好!)
面子书订阅人数:280万
资料:阿联酋航空起初为著名的旅游品牌。最新的战略是把品牌转为生活化品牌,目标客户是几乎天天都在飞行的“地球公民”。其意义就是使这些地球公民把阿联酋航空当成生活的一部分,工作也好旅游也好都会自然而然的选择阿联酋航空这个“家庭管工”。为了使品牌成为航空业的Louis Vuitton(路易威登),阿联酋航空不惜砸下重金赞助世界闻名的英超球队-阿森纳!例如阿森纳前几年所启用的“酋长球场”就是阿联酋航空活生生的品牌代表,该球场到了西元2028年还会使用“酋长”的名称。而阿联酋航空更赞助了阿森纳的球衣直至西元2019年。除了足球外,阿联酋航空也赞助了不同的体育赛事,而且多是比较“贵族”级的赛事如世界第一方程式赛车,和网球比赛。单单是与世界第一方程式赛车的合作阿联酋航空就花了一千万美元,务必使阿联酋航空的标识得以在赛车场内映入观众眼帘。阿联酋航空非常照顾口操各种语言和拥有不同文化背景的顾客,并在每个前往不同地点的班…

馬幣三千多元的“念力班”

图片
坊间有位江姓讲师是神经语言程序大师,他有数个课程,其中一个是教人使用念力的,收费马币三千多元。

其实,如果付费上这位讲师的其他课程,或许还值得也说不定。但付三千多元上他的念力课,恐怕你要考虑考虑。

我虽没上过其念力课,但从其他管道得知,其实我一早已学得,而且我还是免费学来的。除了一些手法不同,关键的概念简直都一模一样。

这样的话,还需要花三千多马币来上这种课吗?你只需要找些书本照练就可以了。

我就曾多次成功用念力来使奇迹发生。

潛意識探測錘

图片
写着书。写着写着,突然想起,当初友人特花上八千多元,向某新加坡郭姓大师级专家学习神经程序语言。

课程共八天之久,故大概平均一天一千元,其中一天是学“潜意识探测锤”法。

後来他来我处表演,弄了老半天,那个探测锤才动了一点点。轮到我出手,一下子就转得又快又大圈。

我告诉朋友,我这招是自老师傅处免费学来的。结果,朋友感觉好像受那位大师所骗了。直至今日,友人也不知要如何应用那门知识,渐渐的,这些宝贵知识已被友人抛诸脑后,八千元就这样烟消云散。

朋友是完全以初哥身份去上那个课程。我觉得,如果他先在该领域多作研究,再来上课的话,应该会自课程处学到更多心得。上课时间有限,只能尽量去接触知识,但若真要融会贯通,还是该多应用才行。

不过,那位郭大师真的很会打广告。记得一回他来隆时,其保时捷座驾贴了其大名,泊在谷中城酒店大门附近,给人很有气派的感觉。八天课程,一人八千多元,上课者三十人,的确是赚得盆满钵满。

Kitchen Delight @ Bukit Piatu Melaka

图片
I have written about this some time ago. In Chinese.

http://amadeusbv.blogspot.com/2013/08/kitchen-delightchicken-delight.html

It used to be located at Bukit Baru, just next to a hotel. The name was Chicken Delight. The restaurant's design and operating way is very much like a "fast food" type. My Melaka friend is the one who brought me there. Since then this place has become my all time favorite each time I dropped by Melaka.

When I was still saying in Kulai, I travelled between Kulai and Segamat weekly. If I travelled from Kulai back to Segamat, I usually took the highway between Kulai and Yong Peng.

Sometimes I prefer to take the "Federal Route" as an alternative to the Highway because I wanted to enjoy the fun of passing different small towns along journey home. 

One day as I was passing by a small town - Kelapa Sawit, I saw a fast-food like restaurant with the name "Chicken Delight". I thought this might be the branch of the one in Melaka. So I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