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九月, 2015的博文

書籍《學儒學出好運氣》

用贝宝PayPal取得

Isikan Borang Ini Untuk Membantah Pendapat Memansuhkan Sekolah Vernakular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zri6vtyO_4y56YrJYcr_eeXjKTpcgtV9HP24NIknDIU/viewform?c=0&w=1

Di bawah adalah komen saya tentang isu ini:

1) Untuk menjamin keharmonian pelbagai kaum, segala polisi kerajaan haruslah berdasarkan fakta, bukan perkauman.

2) Untuk memupuk perfahaman di antara pelbagai kaum. Selain daripada mendoring kaum minoriti untuk memahami agama, budaya, bahasa dan sejarah kaum majoriti dengan lebih mendalam, kerajaan juga harus mendorong kaum majoriti untuk memahami agama, budaya, bahasa dan sejarah kaum minoriti dengan lebih mendalam. Cara-cara ini adalah "Mutual Understanding".

3) Bilangan pelajar kaum bumiputra adalah amat besar dalam sekolah vernakular. Salah satu contoh adalah terdapat 10% pelajar S.R.J.K (c) adalah kaum bumiputra. Ini adalah bukti S.R.J.K(c) tidak menerima pelajar daripada kaum yang tertentu sahaja.

4) Sekolah satu aliran akan diterima oleh semua kaum Malaysia sekiranya murid-murid boleh belajar dengan bahasa ibunda mereka, termas…

Sekolah Vernakular Tiada Kena-Mena Dengan Perpaduan Kaum

图片
Apakah itu "perpaduan"? saling kenal-mengenali? Menjadikan semua orang utk berpendapat sama? memaksa kaum minoriti berhenti menikmati makanan mereka? memaksa kaum minoriti berhenti menggunakan bahasa ibunda mereka demi mendapat ilmu?

Orang yg ingin memansuhkan sekolah vernakular ini sentiasa mengabaikan fakta2 penting seperti: terdapat 10% pelajar di sekolah vernakular adalah terdiri drpd kaum bumiputra.

Mereka tidak pernah melihat "kepelbagaian" budaya dan bahasa sebagai "senjata" yg paling kuat utk Malaysia. Mereka hanya ingin melihat Malaysia sebagai negara diorientasi oleh "satu-budaya-bangsa-agama". Inikah "perpaduan"?

Tahukah anda sebenarnya ramai kaum tiong hoa yg amat expert dlm penggunaan Bahasa. Kebanyakan buku cina-melayu dan vice versa adalah diterjemahkan oleh expert2 kaum tiong hoa termasuk kamus tiong hoa-bahasa. Tapi jarang terdapat kaum lain yang boleh jadi expert dlm bahasa tiong hoa. Adalah fen…

祖先還祖先、子孙還子孙

图片
此文语西元二零一五年九月廿九日获刊登于《当今大马》-重新思考“社会契约”

众所周知,国内许多华裔想要政府检讨特权政策,要求不分种族来制定政策。这种呼吁,往往会遭到某些人抨击,说这些华裔胆敢无视先贤所订立的“社会契约”,因该契约说明华裔须认同土著特别地位,才能获颁公民权。所以,不乏有要“重新教育”非华裔独立各族契约内容的呼声。

历史乃由你我的祖先所奠定。你我纵然想要改变历史,但也绝对做不了,因为我们绝不可能返回过去。

譬如,许多人常把华夏五千年历史挂在嘴里,并引以为荣。可是,这很好笑,那些都是他们祖先的努力结晶,而非他们本身的耕耘成果。就像许多人高唱中国盛唐时代怎么样怎么样,并因此感觉良好,可是,他们并非盛唐时代的人,对唐代的盛况丝毫无贡献,那究竟有何好感到光荣的呢?当然,如果他们是为自己的成就与有荣焉,那就很合情合理。

再者,无人可选择自己的种族身份。就像我们身位中国移民後代,并非我们有意为之。如果我们因身位华人而感到非常光荣,那真的很荒谬,因为这些都不是我们自己所争取到的,而是天生的。

马来亚半岛的立国各族契约,都是各族祖先以当时的局势来做判断。他们当然知道这些决定将影响到其子子孙孙,贴切而言,是影响到他人的子子孙孙。可是,他们当时总需要做决定啊!

按常理而言,这些契约是属于当时的人,他们的後代若觉得需要检讨,其实没有不对。原因很简单,拟定社会契约时,他们的後代尚未出生,无法参与这个过程,根本没有办法为自己争取权益。

现在,数十年已过去,局势已变。如今,竟有一方後代指责另一方的後代“不守信用”,违背“社会契约”精神。其实,这些指责根本就不合逻辑。要知道,指责方本身也一样从没参与过社会契约的谈判过程,他们只是刚巧生为某个种族而已,他们用无法改变的天生条件来指责他人,根本就是在利用祖先为自己谋利,这是非常可耻的事。

当真是政客的问题?

图片
上届大选出现华人海啸,第二日前锋报干脆打上触目惊心的标题“究竟华人还要什么?”。意思是政府已给华人不少好处,可是华人还是不支持政府。

最後的发展是,巫统并没有朝攻击华人的路线走,反而是把华人海啸归咎于民主行动党煽动华人情绪所致。

国内有群知名的马来中立知识份子,虽然不喜欢巫统,认为巫统受金钱政治污染,可是却认同巫统指民主行动党搞华族沙文主义的观点。这群人也不喜欢伊斯兰党,认为该党领袖都是一群不会理性思考的宗教师。他们喜欢公正党吗?也不见得,认为公正党是家族政党。至于民主行动党,在他们的心目中,是彻头彻尾的华族沙文主义政党,证据是该党领袖常以华人是二等公民的课题来煽动华社情绪,破坏国民团结。

其实,把国民分裂归咎于火箭在煽风点火,根本是在避重就轻。事实摆在眼前,那就是华社普遍上不满国内行之多年的制度化种族主义。许多华人向来都认为自己确实是二等公民,他们觉得政府的语言政策、教育政策、文化政策、经济政策等都以种族为考量。这些观点非常真实,岂能说是民主行动党所煽动出来的呢?无可否认,该党确实有利用这些课题赢取华裔选票,但这种做法对任何政党而言,都是很正常的事。如果这些不满不存在,该党也无法做些什么。

其实,类似把华社的不满归咎于有人在煽风点火,已非新鲜事。在华人海啸发生之前,董教总就扮演如今民主行动党的角色。董教总被当局指责常常炒华文教育课题,是极端份子,破坏国家团结。虽然捍卫华文教育被看成是种族沙文主义非常的不合逻辑,可是当时还是有许多人一而再再而三的重复同样的指责。当然,目前董教总以不再是目标,极端份子“地位”已被民主行动党所取代。

其实,即使民主行动党于大选中大败,难道就代表华社满足于制度化种族主义吗?解散董教总,难道就代表华社会放弃已有上百年历史的华文教育学校?政府应该做的,是正视华社的怨气,应该好好了解华社的期待,若无法满足,那就继续沟通,直到华社所能接受的程度为止。这么做,胜于继续玩指责游戏,继续对华社的不满置之不理。

当然,国内华裔人口比例只有百分之十八,已不同于昔日的接近百分之五十,族群权益逐渐丧失是理所当然的,我们只能尽量了。

如何阻止红衫軍?

图片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八日获刊登于《南洋商报》言论版如何阻止红衫军?

净选盟黄潮刚过,如今又来了红衫军集会。

红衫军集会的主题与净选盟集会大大不同。净选盟乃寻求选举制度改革,而红衫军则打着所谓捍卫马来人尊严的旗帜,煽动种族情绪。

黄衫集会与红衫集会唯一相同之处,就是都属于非法集会。坚持要举办集会,警方随时都可以逮捕集会领袖。像净选盟集会一结束,就有几位领袖被警方请去问话了。

之前净选盟游行虽没获得准证,可是政府和警方并没有千方百计使集会流会。所以,政府目前也没打算对红衫军采取些什么行动,可谓态度一致。

由于红衫军的主题过于耸人听闻,宣传海报一个拿着马来剑的武士黑影,写着流血的马来文字眼,注明的地点是华商云集的武吉敏登等地,这些都使华社人心惶惶。有些人士和团体更是呼吁当局禁止红衫军上街游行。

可是,若是真要讲民主,其实无人有权禁止红衫军上街。认为应该禁止红衫军游行的想法,本身已经是不民主了,因为是在否定他人游行的权力,否认民意。呼吁净选是民意,可是捍卫马来人尊严也是民意啊!大家都是马来西亚人,民意分量理应一样重。

看红衫军不顺眼的人,只能大力抨击红衫军的意图外和呼吁红衫军领袖放弃集会。若是没效,唯一可做的,不外乎向警方报案,呈上红衫军煽动的证据,好令警方逮捕红衫军。

可是,问题来了。之前许多人都呼吁政府废除煽动法令,那如今报案以煽动法令捉拿红衫军,岂不是自打嘴巴吗?

所以,既然态度不能不民主,也不想寄望煽动法令,那就只能希望红衫军真的是在街上慢慢步行直至集会结束为止了。

龍溪黯然銷魂飯 Roasted Pork + BBQ Pork + Roasted Chicken Rice @ Dengkil

图片
没想到龙溪这个小地方竟然会有如此好吃的叉烧、烧肉、烧鸡饭。

不过,老板准备好饭後,会把饭放入微波炉弄热,这点很不健康。不过,如果不要弄热,跟老板说就可以了。

烧肉非常香脆,叉烧也烤得很好吃,至于烧鸡,则普通而已,拿来做点缀就好。那个碗很特别,加入鸡蛋後,更带出一番风味。

老板还附送一碗汤,非常的鲜甜!如果你想知道汤料有什么,就看看以下的照片吧!

 此处是食阁,奶茶冰很出名,味道非常浓郁,好喝!

这黯然销魂饭的整体配搭就是绝!吃的时候就是一口接一口,中间再附上几口汤,很棒的享受!至于辣椒酱,一碟还不够,记得要多拿!汤喝完了,也能加哦!









自净選而生的思考

图片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五年九月九日获刊登于《当今大马》-自净選而生的思考

净选盟向来的宗旨都很简单,就是要求公正的选举。站在全马选民利益而言,选区划分确实应该更公平才对。可是,虽说许多选民都要求净选,可是万一有一天,选举制度真的获改良了,那天也将令大家必须开始正视一个比净选更严重的问题,就是,华人与马来人理想中的马来西亚根本就是两个差别极大的版本。

多数华裔视土著特权为眼中钉,华裔理想中的国度是没有土著特权的。华裔普遍上讨厌分级别的承包商制度、大学学额土著配额、房屋土著折扣及等等。

另一方面,多数马来人都对废除土著特权深感不安。他们理想中的马来西亚,除了要保留土著特权,有者更还要求有全面施行于全马的伊斯兰教法。马来人当中,有些甚至不求经济多繁荣,最重要是生活方式符合伊斯兰教法。这与许多华人的心态实在大大不同。

有些华人以为选举制度变公平了,就可以有办法改朝换代,然後就能如常所愿,执政党会唾弃土著特权政策。这是很天真的想法,因为马来人的“民意”是保留土著特权,无论是谁执政,为了选票,他们是不会轻易拿土著特权开刀的。

华巫两族理想中的马来西亚是超级不一样的,我们必须承认这个事实,然後才看如何拟定双方也能接受的方案。

为了克服以上的问题,许多华基政党频频在公开场合使用马来语,以笼络马来人的心或淡化种族色彩,殊不知这就已经是种妥协了,像净选盟口号就直接用马来语。殊不知,当初立国时,华人是要求把华语列为官方语言之一的。後来华人中下阶层的意见常不能“进入”政府,乃至许多中下层人士不喜欢接触官员,就是因为政府没准备华文版官方文件和缺乏华语官员,表格一律使用马来文和英文。这在当时甚至衍生了一种新行业,即表格填写员也,由谙马来语或英语的华人帮助那些不谙英巫文的华人填写表格,当然如今这种职业随着国人普遍上谙英巫文,而消失了。说回政府忽略华语文,那是种傲慢的心态,忽视国内众多华裔的需求。换做是今天处处讲求的服务标准,这种标准是严重缺乏专业道德的,因为不以“客户”为尊。

这么多年来,国人已渐渐接受只有马来语和英语为我国的官方语言,职是之故,许多马来人理所当然的认为,马来西亚文化应该以马来伊斯兰文化为主,所谓的多元种族、多元语言和多元文化,只是用来充门面而已。这已经变成一种既定思维,一种"常理"。

本来多元强调的是各种文化之间地位平等,然后相互交流以促进了解。现在的趋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