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學儒學出好運氣》

用贝宝PayPal取得

非宗教認證?禁止入內!

整个2016年忙着修改书稿,竟然一篇时事评论都没写到。赶紧在2016结束前写了一篇,可惜赶不及在2016年登出。
此文于公元二零一七年一月一日獲刊登于《南洋商報》言論版 - 非宗教认证 禁止进入?/勇瑜




你有位同事,因宗教戒律而持素。你在工作上,天天都需要与他共事,很自然的,你常常与其用午膳。他是素食者,而你也能吃素,想当然耳是到素食餐厅用餐。

当然,你可选择跟其他肉食同事用饭,大快朵颐,尝尽各种肉类。按常理,你的素食同事也没理由怨你怪你,谁要跟谁用餐,谁想吃什么,都是个人的自由,旁人无权干涉。你与素食同事的关系或许会因此变得比较冷淡,可是若是论对你个人的影响,只能算是无伤大雅。

可是,宗教戒律也有跨过纯粹用餐的时候。

一天,你发现超市突然开始把肉类商品下架。你往常光顾的肉食部,突然被移到超市的偏僻角落处,而且还多了新规矩,肉类食品都得在肉食部付账。你感觉有点麻烦,可是还可以接受。结账後,你正欲把用塑料袋装着的肉食放入购物推车内,某员工突然提醒你,你的购物推车其实不能放肉食,肉食只能放入为肉食专设的购物推车。结果,你必须同时推两辆购物推车。此时,你心里已经觉得有点不快,怎么有这种规矩给我造成诸多不便?

你开始意识到他人的教规为你带来了不变,就开始留意周遭。你才发现,不知何时,生活中很多大大小小食物,都已经有了“素”的认证标签。你在超市随手拿起了一瓶矿泉水,看到水瓶上印着“素”的认证标签。你在家里拿了一包快熟麺准备煮来吃,看到麺的包装上也印着“素”的认证标签。你读报时发现,许多食品乃至日常用品生产商,由于想要打开佛教徒市场,通通都申请了“素”的认证,毕竟只有佛教徒不吃肉,非佛教徒却能吃肉,也能吃“素”。食品生产商为了通过素认证,被逼大改整个作业流程,除了被规定需要聘请许多佛教徒,还要肤浅给相关的认证机构。

政府也变得宗教化,从税中抽出一大笔钱成立佛教大学,培养佛教法师。法师毕业後没工作?不怕不怕,政府成立了很多相关机构来发展佛教,法师们可以一边拿着高薪,一边对佛教高谈阔论,定下一条又一条的规定。这些对你有影响吗?很模糊,好像有,又好像没有。你只是知道,佛教徒从中得到了很多好处,譬如许多工作机会,而你本身,缴了那么多税,却不知自己得到什么。

最糟的是,佛教徒认为,唯有活在佛教法下,才算是合格的佛教徒。所以,政府另立佛教法庭来处理佛教徒的法律问题。有些法律纠纷,免不了牵涉到非教徒。例如,非教徒夫妻一方突然改教成为佛教徒然後私自入秉佛教法庭为子女改教。由于佛教徒认为佛教才是唯一正道,佛教徒认为有义务使子女信仰佛教。所以佛教徒都赞成改教的父母也为子女改教。由于佛教法庭与普通法庭地位相等,所以一旦佛教法庭有了判决,普通法庭就做不了什么,这侵害非教徒的那方的权益。後来,诸多佛教徒要佛教法庭落实全面的佛教法,就连刑事也包括在内。你这位非教徒,感觉到越来越混乱。

在你生活的国度,如果非佛教徒是少数,若是经历以上所形容的“佛教化”,你身位少数,就不得不去适应“佛教化”;而如果非佛教徒是多数,你或许不会碰到“佛教化”这种事情。换做是在某些国家,若其部分州属或省市是以佛教徒为众,在“回归正宗宗教教规”的思潮下,其教徒极有可能会在该州属或省市积极推动社会宗教化。对一些强调要国土统一的国家而言,这种思潮,有可能令国家与社会分裂,就因为佛教徒想活在佛教化的社会制度下,而非宗教徒则觉得社会制度不容宗教法干涉。

非常可幸,佛教并非如以上所形容般,是企图干涉信徒生活一切的宗教。不过,现实中确实有类似的宗教,在漫长的历史中发展出笼罩生活方方面面的传统。现在,有国家级的宗教机构,就连要带非宗教认证的蛋糕进入快餐店都要管。我们可以看到,许许多多的宗教信徒,期望活在心目中的宗教社会,认为这样做才能亲近“宇宙唯一的真理”。这种唯我教是真理的思维,是健康社会的毒药,唯有信徒愿意接受各教皆真理,才能消弭这种危险的思想。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巴生大肥麵粉糕 Fatty Mee Hoon Ker @ Klang

昔加末兩天一夜或一日游美食與華教行

仁嘉隆飛板麵 (Flying Pan Mee @ Jenjar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