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學儒學出好運氣》

用贝宝PayPal取得

國語地位好尷尬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三日获刊登于《南洋商报》- 马六甲王朝时的马来语



许多人误会,印尼语与马来语乃两种语言。其实,印尼语之根,乃廖内马来语,印尼之所以以廖内马来语为国语,除了为平衡各大语言群势力外,马来语传统上是马来群岛通用语也是一大原因。马六甲王朝时期,马来语就是本地通用语。

当时,源自西方的民族主义,莫说是传来此地,诞生还要等几百年後。活在当时,眼里只有衣食住行娱乐或者宗教等,“民族”和“国语”,是很陌生的概念。所以,当时马来语的通用与流行,是自然而然的,而非被宫廷赋予“国语”地位刻意抬高。

本国许多人,尤其是非巫裔,都不怎么想使用马来语,这是事实。假设你是华裔,家里说方言或华语,小学上华小,跟友人说华语。中学也许上国中,马来语环境,可是,纵然花十多年学习兼考试,依然对马来语“无感”。同时,周遭众人也在强调,英文有多么多么的重要,国内实际情况也告诉你,私人企业皆首重英文,而非马来文或其他语文。身为华裔,根本就不觉得马来语有什么实质利益处,自然而然不会看重之。

再来,出来社会工作,体验了赚钱不容易这个事实。以前对国内的种族宗教偏差政策,只是报章上看看知道就好而已,如今,晓得赚钱要看脸色要付出心力劳力等,对种族宗教偏差政策的体会非常深入,可谓是酸又是苦。种族宗教偏差政策与种族的语言是两回事,可是,人有人性,感情复杂,既然不喜欢种族宗教偏差,下意识也会抗拒与之有关的语言,更别说是要掌握好改语言了。

国内许多人,往往不屑了解非巫裔不用马来语的真正原因,随随便便就把一切归咎于多源流教育制度,甚至觉得,国语说的流利地道,才算爱国;说得不好,就是不爱国不爱马来西亚。这种观点,完全就是出自从单元主义角度,令人反感,根本无助于使马来语深入非巫裔心。

没有认清根源,就没法对症下药。勉强没有幸福,语言要深入民心,就不应该靠政府的硬性规定,反而应该语言自然而然的成长及壮大,就像马六甲王朝时期的马来语般。政治人物要国内非巫裔诚心接受马来语,就应该积极一点,一,想办法使马来语成为经济科技知识语言,令私人企业主动放弃英语转用马来语,二,检讨以单一种族和宗教来制定政策的坏风气,渐渐不分种族宗教按现实需要作政策考量。

若是今天就坐言起行,数代之後,马来语必能成为名副其实的“马来西亚语”。


评论

  1. 路過者12:34 上午

    拜讀了你的一些文章,你確實很熱愛中文,但不少觀點屬於雙重標準。馬來西亞在歷史上是一個典型的馬來國家,從馬六甲皇朝開始到今日仍保留九個馬來國王,以馬來人的觀點來說,推行馬來文無可厚非,就像在中國,所有學生必須掌握中文和普通話,嚴禁方言和非中文教學,放諸四海,所有 “國語和官方語文” 都是訴諸政治和行政力量來推而廣之。加拿大的魁北克省爲了抵禦英文的侵蝕,還強制推行法文法令,處罰不用法文的商家,以確保法文在政府機關和社會上的應用價值。新加坡政府也是以強硬行政手段打造了一個英文社會,華人從方言轉向華語,再轉向英語。

    馬來西亞政府在國語方面尚屬於開放型,英文不是官方語文,仍允許商界大量使用英文,甚至沒有追究我國網上銀行、股票、保險等金融系統只有英文版,在其它國家,無論落後於否,完全沒有當地國文版的金融系統是不行的,會負上法律責任,商業條例也會以當地國文爲準,英文爲副本,但我國的商界卻完全相反。在印尼和泰國,應該不會收到只有英文版的公司股票和年報

    回复删除
    回复
    1. 您好。感谢留言。我是《學儒學出好運氣》作者勇瑜。

      印尼和泰國不義,不表示馬來西亞或任何國家应该以他们为榜样。印尼的同化实行多年,可是,1998年政乱时,只晓得印尼语和名字完全印尼化的当地华裔,却还是因种族不同,而成了土著奸杀掳掠的首要对象。

      为了补充人力,开放门户让人近来,人家为经济发展有所巨大贡献,又合作争取独立,然後突然反悔,要同化人家,这是非常不义的事情。当初引进华人人口,土著的祖先根本都没意见,还允许华人发展城镇。有些州如柔佛,其苏丹更是鼓励大量华人垦殖荒废的土地。所以,马来西亚独立时期,华人人口与土著人口不相上下,国语政策与同化政策根本是强人所难而且过桥抽板的行为。

      删除

发表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大城堡的 Le Pont Boulangerie et Cafe@Sri Petaling

巴生大肥麵粉糕 Fatty Mee Hoon Ker @ Klang

昔加末兩天一夜或一日游美食與華教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