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2017

用贝宝PayPal取得

即興壞詩一首

Image
你在上 我在下 你摇啊摇啊摇 我乐啊乐啊乐

何止無新生這麼簡單

Image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七日获刊登于南洋商报 - 何止无新生这么简单勇瑜




华小无新生,不是新鲜事,这些坏消息,年年都重复。

微型华小,早已关了好几间。有些还在等着搬迁,可也不知还要等上好几年。
园丘、乡村、小镇青年人,离开家乡远赴他方,一天回乡探望,发现曾经渡过美好小学时光的华小,竟然显得冷清清。他们觉得很伤感、很可惜。可是,他们会回乡定居以把孩子送往自己的母校吗?
中学毕业後,家乡无高等学府,园丘乡村和小镇的青年,只好离乡背井,向落在远方的高等学府报到。多数学子,都纷纷涌往雪隆区,这里的国内高等学府,可谓最多最集中,其他地方尚不可及。这些外地青年,一个接一个的到来,渡过三四年的学府生涯後,也渐渐习惯了学校的当地生活。
毕业後,凡在雪隆区深造的,往往都会留在雪隆区发展。在四方深造的,除了留在国外或前往国外,多数还是会来全国政治商业中心 - 雪隆区发展。无数的跨国公司、本地大集团、各种商业机构的全国总部,皆设立在雪隆区。这里的工作种类,工作机会,甚至是生意机会,比起全国任何一个地方,都多上数倍。他乡的青年,会舍弃这些而回家乡去吗?家乡有跨国公司吗?家乡有大企业吗?家乡有他们专长的工作种类吗?
游子渐渐成了雪隆人。在这里,从家乡所带来的乡音,在工作和生活中,都用不上几句,甚至没有机会用,只有趁回乡时才能一解对乡音的牵挂。至于他们的子女,对乡音更是越来越陌生。每一次回乡,只感觉到,为什么满街尽是老人,走了几条街,竟然看不到几张年轻的面孔。
成了雪隆人的游子,为了方便,干脆把身份证的地址也换了。反正已习惯了雪隆的生活,就干脆在雪隆区投票。殊不知,自己转换地址的当儿,家乡也因而少了一张华人选票。二三十年後,雪隆区华人选民倍增,雪隆的华人选区,还是那寥寥几个。几十万的华人选票,就只能换得少过十位的华人国会议员。家乡的选区?莫说华人选区,早已连混合选区都不是了。华人老选民往生了,青年已成他乡人了,华小关的关、搬的搬了,还谈什么华人选区呢?

巴生港口新國泰海南咖啡店 Sin Kok Thye @ Port Klang

Image
这间海南咖啡店位置偏远,就在在西马的最西边。😄
星期天又不开,周末要来一定要在星期六!
不过,当天我是周日来。所谓周日,并非星期天。请你查阅词典。


其店外观简陋,一看就知道属于二战前的建筑物。

店前排满了电单车,就如一般的海南咖啡店一样,店内有许多老伯在高谈阔论。 


来到传统海南咖啡店,当然要点海南咖啡了。
其咖啡,实话实说,我嫌有点薄。好喝的海南咖啡都要“厚厚”(闽南语)的,可是,我喝的这杯没有这种“厚厚”的口感。咖啡香却是有的。

来到海南咖啡店,也必须点海南麺。我去任何一间传统海南咖啡店,都会点。其还难麺炒得很香,配料刚刚好,不多也不少,很好吃。而且在不放猪油渣下,又能炒得这么香,非常难得。我三两口就吃完了。下次来我想点二人份。

最後一个必须点的,就是海南鸡扒啦!这家咖啡店的鸡扒很不错,味道非常传统,其酱汁吃得出不是那种工厂制作,而是家庭式的,不太甜,也不过咸。当然,不算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鸡扒。可是,水准可算是中上了。







非宗教認證?禁止入內!

Image
整个2016年忙着修改书稿,竟然一篇时事评论都没写到。赶紧在2016结束前写了一篇,可惜赶不及在2016年登出。 此文于公元二零一七年一月一日獲刊登于《南洋商報》言論版 - 非宗教认证 禁止进入?/勇瑜




你有位同事,因宗教戒律而持素。你在工作上,天天都需要与他共事,很自然的,你常常与其用午膳。他是素食者,而你也能吃素,想当然耳是到素食餐厅用餐。

当然,你可选择跟其他肉食同事用饭,大快朵颐,尝尽各种肉类。按常理,你的素食同事也没理由怨你怪你,谁要跟谁用餐,谁想吃什么,都是个人的自由,旁人无权干涉。你与素食同事的关系或许会因此变得比较冷淡,可是若是论对你个人的影响,只能算是无伤大雅。

可是,宗教戒律也有跨过纯粹用餐的时候。

一天,你发现超市突然开始把肉类商品下架。你往常光顾的肉食部,突然被移到超市的偏僻角落处,而且还多了新规矩,肉类食品都得在肉食部付账。你感觉有点麻烦,可是还可以接受。结账後,你正欲把用塑料袋装着的肉食放入购物推车内,某员工突然提醒你,你的购物推车其实不能放肉食,肉食只能放入为肉食专设的购物推车。结果,你必须同时推两辆购物推车。此时,你心里已经觉得有点不快,怎么有这种规矩给我造成诸多不便?
你开始意识到他人的教规为你带来了不变,就开始留意周遭。你才发现,不知何时,生活中很多大大小小食物,都已经有了“素”的认证标签。你在超市随手拿起了一瓶矿泉水,看到水瓶上印着“素”的认证标签。你在家里拿了一包快熟麺准备煮来吃,看到麺的包装上也印着“素”的认证标签。你读报时发现,许多食品乃至日常用品生产商,由于想要打开佛教徒市场,通通都申请了“素”的认证,毕竟只有佛教徒不吃肉,非佛教徒却能吃肉,也能吃“素”。食品生产商为了通过素认证,被逼大改整个作业流程,除了被规定需要聘请许多佛教徒,还要肤浅给相关的认证机构。

政府也变得宗教化,从税中抽出一大笔钱成立佛教大学,培养佛教法师。法师毕业後没工作?不怕不怕,政府成立了很多相关机构来发展佛教,法师们可以一边拿着高薪,一边对佛教高谈阔论,定下一条又一条的规定。这些对你有影响吗?很模糊,好像有,又好像没有。你只是知道,佛教徒从中得到了很多好处,譬如许多工作机会,而你本身,缴了那么多税,却不知自己得到什么。

最糟的是,佛教徒认为,唯有活在佛教法下,才算是合格的佛教徒。所以,政府另立佛教法庭来处理佛教徒的法律问题。有些法律纠纷,免不了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