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November, 2013

用贝宝PayPal取得

华人的奉献精神

前阵子,有人炒作民主行动党欲在本地建立基督国。此事肯定是有心人作怪,按常理,我国大部分国民皆穆斯林也,有何能力建立基督国?惟此炒作也间接使公众知道民主行动党内有许多基督徒议员。

其实,党内有许多的基督徒议员,那不出奇。基督徒常有教会聚会,很容易建立人脉,常参与教堂聚会者之间皆关系密切。

虔诚的基督徒都有奉献精神,这都是从小到大所培养的。根据圣经,耶稣基督就是一位伟大的奉献者,为全人类牺牲自己。他是所有基督徒的榜样,虔诚的教徒必会效法耶稣基督的奉献精神。而从政亦是为群众奉献的途径。

从前,南来的华人先辈,若此地人地生疏无亲无戚,都会找其籍贯的会馆落脚,更依会馆帮忙安排工作等等。稍富的就凭会馆活动建立人脉。现在的华人,如果不参与宗教活动或其他活动的话,就只能在亲戚圈、学校里、工作场合中建立人脉。

其实,若是根据儒家精神,华人传统上也会有这种“奉献精神”,因为儒家主要教义是仁,“仁”即“无私的爱”,即“助人而不望回报”。有句话“杀身成仁”的意思就是“不顾自己的性命成就仁“得君行道”,为天下苍生谋福利。范仲淹是宋代士大夫,他的名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就带有为天下人奉献的味道。

我国许多华人以华小引以为荣。无可否认,华小生的考试表现都很优秀。可是,现代教育的弊病,是学府注重成绩多于精神内涵,以教导出好成绩学生为目标,以学好数理为上上,至于修心养性方面只有一些形式上的道德课,而道德课都是“道理课”,与一众小学生讲道理,效果如何大家心知肚明。所以,从华小教育中,就能看得出华人社会的主流倾向。

论学“礼”,学“修养”,马来人还有幸能上伊斯兰教义课,多数马来子弟的举止修养都很不错。而华人,若有宗教信仰,那还能在宗教场所补充修养知识,但若无宗教信仰,就沦为精神游魂,甚至以发达为信仰,那是很可怕的事。追金者多寻求利己之事,要为他人奉献,不把之拒于千里之外才怪。

当然,囿于国情,华小生过得比同辈国小生辛苦。为了学三语,华小生只好更费心费力。若还要如古代私塾生般学四书五经,恐怕有点强人所难。毕竟学府不能沦为填鸭工厂,师长还须兼顾培养学生的“创造力”。其实,我们可以考虑把现有的道德课从讲道理变成讲修身修心之道。儒家有简单的静心方法,可以加强学生的专注力,也使学生能冷静应付任何情况,这比讲道理好得多。最重要的是,这些都适用于任何宗教的学生,毕竟儒家一直以来都不被当成是宗教。

現代文章尚可流傳后世?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癸巳年十月二十六日)获刊登于《星洲日报》言论版 - 現代文章尚可流傳後世?

熟悉日文者,必知日文有三大文字,即汉字、平假名和片假名。“片假名”这玩意,往往都是拿来为外来词音译的。

最近就有个关于片假名的趣闻,日本某耆老因电视节目使用过多的片假名而看不懂,而把电视台告上法庭。

老者之情况,犹如在读中文报章时,读到太多类似“如今是因特网(互联网)的沃尔(世界),人人皆须学空不打(电脑)”,或“马来西亚是德谟克拉稀(民主)的国家,凡满二十一岁之国民皆能参与异类选(选举)”。使用片假名过多的情况,就等于写中文时毫无节制的引用许多直接音译的外来词汇也。

如此使用语文法,下一代不识读上一代之文想必不出奇。文过百年,子孙已不能读懂,后代才来搞训诂、 考据、翻译,旨在搞懂写于我们这一代的“古文”。

中文不像日文,有片假名来书写音译词。有些人直接就把罗马字母放入文中,无须转换书写符号。若是某英文词汇是缩写,出场次数最多!虽说许多人包括中国政府都大声呼吁,不鼓励类似书写法,惟趋势已成,情况尚未见改善,就连报章杂志也未能幸免。

就说电子邮件吧!既然已有电邮这词,尚有千千万万人爱用email。电子邮箱,或简称邮箱,有人不用,偏要写mailbox。

国民生产总值,这词总是得不到中文媒体的欢心。GDP总爱取而代之,随处飞!许多不谙中文者还以为中文无该词汇,才迫不得已用GDP。

脱氧核糖核酸,也与国民生产总值同一命运。大家就总爱用DNA。DNA前DNA后。仿佛中文有不如英文的遗 传DNA。

笔者所知,中英夹杂,中港台马新人都有份玩。

如果祖先能为众多的化学元素创造新字,如钠、如钸等,那缘何如今不能为外来之物造新字新词?莫忘了中文有六书这造字法。搞规范汉字的组织应该正视中英夹杂这一现象。

这代人已不受训诂训练,亦罕读文言文少写文言文,故欲了解论语、尚书等已非易事,若语文再经罗马字母所“污染”,我们的文章随时变成古英文文学《贝奥武夫》,同样是英文,现代人却一字不懂得。要懂,还有赖专家翻译。一朝中文变得像古英文一样,恐怕已是垃圾文字,欲像文言文般能流传下一代,简直是妙想天开!

馬來西亞年度漢字-我投“選”

Image
好兴奋!今年的评审竟然看中我的作品!多谢评审,感谢上天!目前十大汉字,已进入第二阶段,即开放大众选年度汉字。

以下是本人投“选”的原因。

大选,党选,今年全国"选"不停。全国大选前,大家热议选战选情;全国大选后,大家高论选战战情。除了全国大选,还有各党党选,有巫统党选、马华党选、国大党党选、民政党党选、民主行动党重选及等等选战。所以,今年怎么能不投"选"呢?

http://hanzi.hccm.my/latest-news/2565/



翻譯得當,真是重要!

我读某本中文书,提到此段摘自《爱因斯坦文集》的文句:

“西方科学的发展是以两个伟大的成就为基础,那就是:希腊哲学家发明形式逻辑体系(在欧几里得几何学中)以及通过系统的实验发现有可能找出因果关系(在文艺复兴时期)。在我看来,中国的贤哲没有走上这两步,那是不用惊奇的,令人惊奇的倒是这些发现(在中国)全都做出来了。”

我本来非常雀跃。想当然耳,堂堂大师级科学家赞誉中国圣者,何不令我这爱好华夏文化者有感光荣?

但为了小心求证,惟有去搜索原文如下。

“The development of Western science has been based on two great achievements,the invention of the formal logical system (in Euclidean geometry)by the Greek philosophers,and the discovery of the possibility of finding out causal relationships by systematic experiment (at the Renaissance).In my opinion one need not be astonished that the Chinese sages did not make these steps. The astonishing thing is that these discoveries were made at all.”

后来得知其实此段可被译成另几种意思。有贬中国科学的意思,有中立的意思。

为了抓紧爱氏写此段的愿意,我后来更去查引用此段句子的英文文章。我不搜查由华人所写的英文文章,因恐他们随时会因对中国的情意结而把此段解释成爱氏是褒扬中国科学。故我只读了数篇由不同白人所写的文章,共四篇。

结果是,引用爱氏该文的英文文章,十分十都认为爱氏并非褒奖中国圣哲和科学家。不但如此,爱氏之文还有点看扁中国科学之意。

翻译还须小心求证啊!免得贻误读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