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贝宝PayPal取得

現代文章尚可流傳后世?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癸巳年十月二十六日)获刊登于《星洲日报》言论版 - 現代文章尚可流傳後世?

熟悉日文者,必知日文有三大文字,即汉字、平假名和片假名。“片假名”这玩意,往往都是拿来为外来词音译的。

最近就有个关于片假名的趣闻,日本某耆老因电视节目使用过多的片假名而看不懂,而把电视台告上法庭。

老者之情况,犹如在读中文报章时,读到太多类似“如今是因特网(互联网)的沃尔(世界),人人皆须学空不打(电脑)”,或“马来西亚是德谟克拉稀(民主)的国家,凡满二十一岁之国民皆能参与异类选(选举)”。使用片假名过多的情况,就等于写中文时毫无节制的引用许多直接音译的外来词汇也。

如此使用语文法,下一代不识读上一代之文想必不出奇。文过百年,子孙已不能读懂,后代才来搞训诂、 考据、翻译,旨在搞懂写于我们这一代的“古文”。

中文不像日文,有片假名来书写音译词。有些人直接就把罗马字母放入文中,无须转换书写符号。若是某英文词汇是缩写,出场次数最多!虽说许多人包括中国政府都大声呼吁,不鼓励类似书写法,惟趋势已成,情况尚未见改善,就连报章杂志也未能幸免。

就说电子邮件吧!既然已有电邮这词,尚有千千万万人爱用email。电子邮箱,或简称邮箱,有人不用,偏要写mailbox。

国民生产总值,这词总是得不到中文媒体的欢心。GDP总爱取而代之,随处飞!许多不谙中文者还以为中文无该词汇,才迫不得已用GDP。

脱氧核糖核酸,也与国民生产总值同一命运。大家就总爱用DNA。DNA前DNA后。仿佛中文有不如英文的遗 传DNA。

笔者所知,中英夹杂,中港台马新人都有份玩。

如果祖先能为众多的化学元素创造新字,如钠、如钸等,那缘何如今不能为外来之物造新字新词?莫忘了中文有六书这造字法。搞规范汉字的组织应该正视中英夹杂这一现象。

这代人已不受训诂训练,亦罕读文言文少写文言文,故欲了解论语、尚书等已非易事,若语文再经罗马字母所“污染”,我们的文章随时变成古英文文学《贝奥武夫》,同样是英文,现代人却一字不懂得。要懂,还有赖专家翻译。一朝中文变得像古英文一样,恐怕已是垃圾文字,欲像文言文般能流传下一代,简直是妙想天开!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東甲炒蝦面 Fried Prawn Mee @ Tangkak

大城堡的 Le Pont Boulangerie et Cafe@Sri Petaling

巴生大肥麵粉糕 Fatty Mee Hoon Ker @ K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