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贝宝PayPal取得

西元二零一四之甲午新年慶祝詩作

中国大陆有四季,这里却阳光常照,即使先辈迁移此地,华人仍不忘过农历新年的习俗,延续祖先的传统。

农历新年在中国大陆也称为春节。本地若跟足中国大陆使用春节一词,实在不妥,毕竟两地气候已不一样。

本地华人已不把中国大陆当故乡。所以古代流传的文学作品等,本地华人读来实在没什么味道,譬如许多新年诗作最爱用的词“春风”,本地何来春风?本地读者岂能体会?

笔者因此有感而发,趁此新年佳节,创作一些诗,主要想以中文表达在马来西亚过年的情形。笔者算是起个开头,无任欢迎读者帮忙提升笔者作品。总好过在家赌博或看无聊综艺节目,浪费时间。

作品一:

炮仗红千户,喜气临万家

这不算是诗,可算是对子,可通用全球有庆祝农历新年的地区。形容除夕夜笔者住宅区家家户户燃放爆竹,红纸屑洒满多家大门口,非常壮观,故在此对子以“红”作动词用。喜气临玩家,毕竟不是每家都燃爆竹,但纵使没燃放爆竹,也能感到大家喜气洋洋,万家当然不仅有一万个家庭,而是指“家家户户”。

作品二:

正月初一日头炎,说是新春不觉春; 芦柑胶棕园里长,新地新品甘如昔。

正月初一太阳超猛,说新年是新春,此地又没有春的味道。芦柑产自中国大陆,笔者祖籍地永春的芦柑最出名。胶粽,一个指橡胶,一个指油棕,都是马来西亚最常见的农作物。芦柑在橡胶园、油棕园里生长,所以这里是芦柑的新地,这里的芦柑也算是新品种,与当初中国大陆的品种不同,但新旧品种都一样甘甜。芦柑指华夏子孙,即华人也。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東甲炒蝦面 Fried Prawn Mee @ Tangkak

大城堡的 Le Pont Boulangerie et Cafe@Sri Petaling

巴生大肥麵粉糕 Fatty Mee Hoon Ker @ K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