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贝宝PayPal取得

漢字啊漢字



中国越南两国最近为了南海诸岛而起纠纷,越南国内因而民族情绪高涨,部分人出来搞排“中国”,不过这些“暴民”对中国和汉字的关系搞不清楚,看到挂着汉字招牌的厂,就认定是中国厂,一律打砸抢烧,总之是汉字就不放过。这种针对“汉字”的暴乱,殃及的不仅仅是中国厂商而已,连本国、新加坡、台湾、日本及韩国的厂都逃不过劫难,因为这些国家地区或多或少也在使用汉字。

笔者的公司在越南也有设厂。暴乱发生时,笔者某同事恰巧在越南厂处理公务,据她回来叙述,场面实在惊人,我们是美国公司,没有受到暴动牵连。我们的厂附近是中国著名品牌“海尔”的工厂,被暴民打砸抢烧不在话下,损失惨重。该同事也说,某台湾厂经理向她埋怨,那些暴民怎么连简体中文和繁体中文也分不清楚呢?笔者听了心里暗笑,越南人如今用的是ABC,如何识得汉字呢?不过,依该台商的说法,隐约已可知中文书写系统慢慢的分成两大派系,即以中国为代表的简体字,以台湾为代表的繁体字,令人感觉到好像是两种不同的书写系统般。

曾几何时,越南人也大量使用汉字。越南人使用汉字有超过千年的历史,非常的悠久啊!我们去越南游其名胜古迹,处处还可见写上汉字的牌匾,倍感亲切。想不到法国殖民者一来,搞什么越南拉丁化,汉字传统竟然就此被“谋杀”掉了。

越南人之所以使用汉字,须归功于华夏的一大支柱-儒家思想。儒家思想曾大兴于越南皇朝时期,数世纪以来,儒家士大夫都是越南社会的中坚“知识份子”,他们都在主导着社会的文化风气。由于须经常研习以中文书写的儒家经典,士大夫想当然耳都须掌握好汉字这门基本功夫。其实,这情形不光只出现在越南,帝国时期的日本和韩国也不例外的受到儒家思想的熏陶,当年的“儒家文化圈”,这些国家都有份啊!掌握汉字成了“掌握知识”的唯一条件。换做是一位穆斯林,要深入了解《古兰经》知识,就须看回阿拉伯文版的《古兰经》,因此阿拉伯文可以说是“借经典而保语言”。我们也可看到某些基督教堂,甚至还主办希腊语课程,目的就为了鼓励信徒好好研究早期希腊文版的圣经。或者看看佛经吧!以中文写成的佛经,只有《六祖坛经》才得到“经”的地位,其余的经都是翻译自印度的啊!佛经里头尚保留了许多音译的梵文或巴利文原文,使这两种语言不会彻底绝灭。

如今华夏瑰宝儒家思想已从中日韩越等社会里“消失”,中文缺了这“灵魂”,使得众人学习中文的动机只剩下中国崛起所带来的“钱途利益”,而非是为了学习中文世界独有的智慧与知识。笔者每当想起,就觉得很可惜。其实,笔者曾向某些对外汉语教师了解过外国人学习汉语的动机,得到的答案很令笔者意外,很多时候,这些外国人其实是想趁学习中文来好好了解华夏文化啊!难道我们华夏子民只能向外人介绍粗浅的衣食住行吃喝玩乐文化吗?我们在形而上方面还有很多宝藏可以介绍给他们啊!

很可惜,儒家思想就像世界上许多宗教一样,在漫长的传播过程中渐渐成了死板的教条,光泽不再。民族主义思潮兴起后,日韩越等区人民都觉得儒家思想不合时宜,觉得僵化的儒家思想使社会停滞不前,故许多知识分子都不再推崇“儒家思想”,无人再奉儒家经典为尊,汉字因而失去了“传播知识与智慧”的作用,惨遭唾弃,“欧化”成了主流。日韩越自此都想方设法从其语言里抽掉汉字。但日本的“去汉字”运动不太成功,日人如今仍须使用汉字。我们看看日本动漫就好了,里头充斥着大量的汉字,就可知道日语已完全摆脱不了汉字。而朝鲜和韩国在推广”谚文”做得非常好,他们的子民如今已可说不太会汉字了。越南做得最彻底,直接用拉丁字母为越南语拼音。越南国父胡志明先生虽然谙中文识汉字,但胡志明本人也鼓励其国民弃用汉字,乃至把越南人发明的汉字衍生品“字喃”与“汉喃”也扔得一干二净。
笔者读过以越南“汉喃”所写成的诗,可说没有一个字读得懂。汉喃看起来就是传统以“六书”方式造成的字,有部首有上下左右部件等,结构与平常的汉字无异,但其字并不能在现有的中文汉字字库里找到,谙中文的人一旦看到这种字会以为是电脑汉字乱码,而事实上这些字在越南语里个个都有其意义。汉喃就像是某些日本汉字甚至是中文方言汉字,看起来是汉字但又很陌生,这种“令人陌生”的汉字,在日语里的例子有“駅”“沢”“凩”等,而在广府文里的例子有“哋”“乜”“搣”等等,汉喃的“奇字”比日文广府文等来得更多。

老实说,若中文方言书写继续脱离规范书面语而自辟新路,未来必会成为另一种“汉喃”,无法为众华人所读懂。各方言都有自己的句型结构、用词、字体等等,学界有些说法还认为所谓的“方言”根本就非“方言”,而是“语言”,原因是实在不能跨语沟通。笔者有时浏览“维基百科”,都可看到“粤文”“吴语”等方言选项。而且现在网络有许多的交流管道,看到

若方言白话文全面用于社会上或学堂里,方言群就仿佛从华夏族另辟新枝,成了新“族群”。届时不但说话不能通,连文章也不能通。在台湾,曾有人提倡推广台语文,那是一种以罗马拼音拼写闽南语的书写系统,由传教士所发明,而且发展得相当完善。如果类似台语文走入了社会和教育机构里,那岂不等于不上了越南语的后路?汉字的领域岂不又消失了一大块?同理,若繁体字简体字各走各路,数百年后,“繁体人”不认得“简体字”,“简体人”不认得“繁体字”,除了方言文问题之外,中文还分裂成两种书写符号,两者渐渐变得毫不相干。

汉字竟有这么多的隐忧,想来真惆怅。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東甲炒蝦面 Fried Prawn Mee @ Tangkak

大城堡的 Le Pont Boulangerie et Cafe@Sri Petaling

巴生大肥麵粉糕 Fatty Mee Hoon Ker @ K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