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4, 2014

漢字啊漢字



中国越南两国最近为了南海诸岛而起纠纷,越南国内因而民族情绪高涨,部分人出来搞排“中国”,不过这些“暴民”对中国和汉字的关系搞不清楚,看到挂着汉字招牌的厂,就认定是中国厂,一律打砸抢烧,总之是汉字就不放过。这种针对“汉字”的暴乱,殃及的不仅仅是中国厂商而已,连本国、新加坡、台湾、日本及韩国的厂都逃不过劫难,因为这些国家地区或多或少也在使用汉字。

笔者的公司在越南也有设厂。暴乱发生时,笔者某同事恰巧在越南厂处理公务,据她回来叙述,场面实在惊人,我们是美国公司,没有受到暴动牵连。我们的厂附近是中国著名品牌“海尔”的工厂,被暴民打砸抢烧不在话下,损失惨重。该同事也说,某台湾厂经理向她埋怨,那些暴民怎么连简体中文和繁体中文也分不清楚呢?笔者听了心里暗笑,越南人如今用的是ABC,如何识得汉字呢?不过,依该台商的说法,隐约已可知中文书写系统慢慢的分成两大派系,即以中国为代表的简体字,以台湾为代表的繁体字,令人感觉到好像是两种不同的书写系统般。

曾几何时,越南人也大量使用汉字。越南人使用汉字有超过千年的历史,非常的悠久啊!我们去越南游其名胜古迹,处处还可见写上汉字的牌匾,倍感亲切。想不到法国殖民者一来,搞什么越南拉丁化,汉字传统竟然就此被“谋杀”掉了。

越南人之所以使用汉字,须归功于华夏的一大支柱-儒家思想。儒家思想曾大兴于越南皇朝时期,数世纪以来,儒家士大夫都是越南社会的中坚“知识份子”,他们都在主导着社会的文化风气。由于须经常研习以中文书写的儒家经典,士大夫想当然耳都须掌握好汉字这门基本功夫。其实,这情形不光只出现在越南,帝国时期的日本和韩国也不例外的受到儒家思想的熏陶,当年的“儒家文化圈”,这些国家都有份啊!掌握汉字成了“掌握知识”的唯一条件。换做是一位穆斯林,要深入了解《古兰经》知识,就须看回阿拉伯文版的《古兰经》,因此阿拉伯文可以说是“借经典而保语言”。我们也可看到某些基督教堂,甚至还主办希腊语课程,目的就为了鼓励信徒好好研究早期希腊文版的圣经。或者看看佛经吧!以中文写成的佛经,只有《六祖坛经》才得到“经”的地位,其余的经都是翻译自印度的啊!佛经里头尚保留了许多音译的梵文或巴利文原文,使这两种语言不会彻底绝灭。

如今华夏瑰宝儒家思想已从中日韩越等社会里“消失”,中文缺了这“灵魂”,使得众人学习中文的动机只剩下中国崛起所带来的“钱途利益”,而非是为了学习中文世界独有的智慧与知识。笔者每当想起,就觉得很可惜。其实,笔者曾向某些对外汉语教师了解过外国人学习汉语的动机,得到的答案很令笔者意外,很多时候,这些外国人其实是想趁学习中文来好好了解华夏文化啊!难道我们华夏子民只能向外人介绍粗浅的衣食住行吃喝玩乐文化吗?我们在形而上方面还有很多宝藏可以介绍给他们啊!

很可惜,儒家思想就像世界上许多宗教一样,在漫长的传播过程中渐渐成了死板的教条,光泽不再。民族主义思潮兴起后,日韩越等区人民都觉得儒家思想不合时宜,觉得僵化的儒家思想使社会停滞不前,故许多知识分子都不再推崇“儒家思想”,无人再奉儒家经典为尊,汉字因而失去了“传播知识与智慧”的作用,惨遭唾弃,“欧化”成了主流。日韩越自此都想方设法从其语言里抽掉汉字。但日本的“去汉字”运动不太成功,日人如今仍须使用汉字。我们看看日本动漫就好了,里头充斥着大量的汉字,就可知道日语已完全摆脱不了汉字。而朝鲜和韩国在推广”谚文”做得非常好,他们的子民如今已可说不太会汉字了。越南做得最彻底,直接用拉丁字母为越南语拼音。越南国父胡志明先生虽然谙中文识汉字,但胡志明本人也鼓励其国民弃用汉字,乃至把越南人发明的汉字衍生品“字喃”与“汉喃”也扔得一干二净。
笔者读过以越南“汉喃”所写成的诗,可说没有一个字读得懂。汉喃看起来就是传统以“六书”方式造成的字,有部首有上下左右部件等,结构与平常的汉字无异,但其字并不能在现有的中文汉字字库里找到,谙中文的人一旦看到这种字会以为是电脑汉字乱码,而事实上这些字在越南语里个个都有其意义。汉喃就像是某些日本汉字甚至是中文方言汉字,看起来是汉字但又很陌生,这种“令人陌生”的汉字,在日语里的例子有“駅”“沢”“凩”等,而在广府文里的例子有“哋”“乜”“搣”等等,汉喃的“奇字”比日文广府文等来得更多。

老实说,若中文方言书写继续脱离规范书面语而自辟新路,未来必会成为另一种“汉喃”,无法为众华人所读懂。各方言都有自己的句型结构、用词、字体等等,学界有些说法还认为所谓的“方言”根本就非“方言”,而是“语言”,原因是实在不能跨语沟通。笔者有时浏览“维基百科”,都可看到“粤文”“吴语”等方言选项。而且现在网络有许多的交流管道,看到

若方言白话文全面用于社会上或学堂里,方言群就仿佛从华夏族另辟新枝,成了新“族群”。届时不但说话不能通,连文章也不能通。在台湾,曾有人提倡推广台语文,那是一种以罗马拼音拼写闽南语的书写系统,由传教士所发明,而且发展得相当完善。如果类似台语文走入了社会和教育机构里,那岂不等于不上了越南语的后路?汉字的领域岂不又消失了一大块?同理,若繁体字简体字各走各路,数百年后,“繁体人”不认得“简体字”,“简体人”不认得“繁体字”,除了方言文问题之外,中文还分裂成两种书写符号,两者渐渐变得毫不相干。

汉字竟有这么多的隐忧,想来真惆怅。

Friday, June 20, 2014

人身就是欲望

人不可能断欲


求财是"求"


求幸福也是"求"


求开悟也是"求"


求是人在此生的动力


但要获 但要得


绝不能"求"个不停


因为

“求”的另一面是"乏"

“我”的作品

完成了作品



莫回头


看回自己的作品


一旦回头


你会惊叹

何时完成了该作品


那根本不是"你"的作品

見神與際遇

偶尔见到光

偶尔见到菩萨


偶尔见到天使


偶尔见到上天的化身


会改变现实际遇吗?



不会

只是 

毛毛虫 

在你心灵最深处

悄悄破茧

上天與自性

我想了好久

觉得六祖说的自性


明明就是"上天"


其实我不该想了这么久


想得越久 就离自性越远

Saturday, June 14, 2014

何謂奇跡?

什么是奇迹?

这是我找到了“心想事成”奥秘之后所发生的奇迹。目前正写着书分享秘诀,尚未完成,打算出纸张版和电子版,出版社我还没找,先完成书了再说。

一)午餐后上班,傍晚六七点就回家。

二)在家里上班。

三)不必上班,薪水照拿。去度假,却无须拿假,也没人知道我去度假。天天睡到自然醒。

四)自己的“内心”对三年来白拿薪水过意不去,想要先离职才打算,又怕离职后无收入,而此时突然间有马币数万元入袋,顺利离职。

五)三年前曾经签了一间公司的聘约,最终毁约。三年后,刚离职后的一星期,就收到猎人头电话,为我安排这间公司的面试。面试者,正是三年前同一个人。最终,一次面试就顺利受聘。薪水比前一间公司多出百分之二十多。

以上是比较重要的事。其实还有更多奇迹,如想要成为特约作者,不久就成为某杂志的特约作者;想要“中奖”,就突然赢得了比赛;想要吃某某东西,第二天就有人请吃。诸如此类的事件很多很多。

你们如果生活不如意,千万莫因此心灰意冷,更不要去喝毒药跳楼等等,因为很多事情并没有你想象中的不能解决,你只是不知道方法而已。你只要学习我发现的奥秘,你必定可以活出一个美好的人生。

Sunday, June 01, 2014

提升我國華語水平

 我国华人籍贯繁多,先辈在中国故乡生活,自不必常其他籍贯打交道,但齐齐南来马来亚后,生活环境已与故乡大不同。各籍贯先辈之间因欠缺共同语而常闹误会,乃至有械斗事件等等。

但马来亚并非中国大陆,马来亚最大族群是马来族,而且尚有其他族群。因此华人之间不该有籍贯坐大的现象,华人间有必要团结合作,好向统治者争取经济教育文化等的权益。

有鉴于此,一群先辈为了团结全体华裔,就一致决定以华语为华人之间的共同语。以华语为共同语的原因是自中国满清政府乃至民国,华语就已经是官话,所有人,无论是来自广东省也好,福建省也罢,如要上京考试或做官等,都须略通官话,好与全国不同方言群的人沟通。基于同理,先辈也想在本地做到不同籍贯间华人也能以华语来交流。

多谢先辈的远见,后代多受到华语教育的好处,很明显的,如今我们华人之间不再那么的强调籍贯。我们各籍贯的学生一齐在校学习。我们跨籍贯间的婚姻也越来越多。我们前往中国大陆和台湾经商工作时,只须稍微注意口音与用语方面的问题,就能做到与当地人沟通无误。目前,中国的企业都想要“走出去”,可想而知未来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来马投资,制造工作机会给国民,而谙华语可算是其中一项优势。况且,与中国人台湾人通婚的大马人更日渐增多,许多还是属于中产阶级之间的通婚,这都是拜我们懂得他们的“普通话”所赐。

目前马来西亚人的华语水平虽然不是太差,但也有一些须要改善的地方。其中一例是我们多数人无法流畅的以完整的华语来表达,往往须要借用英语、马来语、方言词来表达意思,这种“语法”我们称之为“罗惹式”语言,例子有“我接受不到咯”,“踏brake”,“我beh tahan”,“带mai我去”等等。

长期以“罗惹”方式来讲华语只会使自己的华语能力停滞不前,甚至可使我们无法与人顺利沟通。请想想,一天我们身在中国大陆,开口闭口“烧水”,当地人听了可能还真的“烧一壶水”来呢。或者我们说我们很“眼睡”,“眼瞓”等等,当地人听了还要费时去猜测到底我们是在表达些什么!

这些都不是好习惯,讲方言时就该好好讲方言,而讲华语时也该好好的讲华语。

另一个问题是我们之间纵然跨籍贯交流,也不怎么使用华语。我们可以与同籍贯者说方言母语,而与不同籍贯者锻炼华语。我们何必舍弃“共同语”,而去学习其他人的方言与他们沟通?跨籍贯沟通是我们锻炼华语的好机会,我们应该好好把握这机会才行。 难道我们真的很想以英语或马来语为我们不同籍贯华人间的共同语吗?

先辈为我们做了一切,我们应该珍惜他们的一番苦心,好好的说好华语。我们都想要其他族群来了解我们的语言与文化,那么我们就该以身作则,说得一口正确的华语(口音则不是问题)。我们若是一口罗惹式的华语,友族听了都会觉得没有“standard"(水准),又岂有兴趣学习优美的华语呢?

加影QQ中西餐小食店

常到加影逛某间神庙。其乩童服务不错。我非常支持该庙。

往往逛完该庙后,正临午饭时,往往不知何处用膳,就只去品尝加影的著名沙爹。一间是马来人经营的“sateh kajang Haji Samuri”,一间则是由华人经营的“restoran malaysia”。吃沙爹都吃到怕了,再美味的食物也不能一直吃,吃得多该食物就变得普通了。

那天,偶然发现到了坐落在锡米山(sungai chua)的这间QQ小食馆。外观其实并不起眼,其店外的街道车水马龙,很难泊车。

当天店内只有一座客人,感觉很不妙,不过在大热天下,店内胜在有冷气。问老板有何介绍,老板介绍了QQ面和瓦煲老鼠粉,我就依老板的建议了。心理其实也没多大期待。

很快麵上了,卖相很普通,没惊喜。吃了才知道是好料。难怪价钱会比较贵。

甜咸刚刚好,汁不多也不少,很香。面条口感有有弹性,类似手工面,其实我觉得是手工面。味道殊胜的原因在于老板肯以药材为麵汁打底,我本身就吃到了一些药材。炸云吞很香脆,不错。其他配料有虾等等,如果以其价钱来看,很合理。老板一碗麵能赚多少啊???

吃完麵,吃瓦煲老鼠粉,也很香,热腾腾的,配料也有各种类。但实话实说,这非我所吃过的最佳老鼠粉,我只能说水平必市面上的胜一筹,真正好吃的会胜很多筹。而且我嫌其老鼠粉过于油腻,好在不大份,适可而止最好。

WP_20140412_005
QQ麵-卖相普通味道佳

WP_20140412_006
瓦煲老鼠粉-配料多元稍嫌油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