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七月, 2014的博文

用贝宝PayPal取得

My comment on the article "Why I am not a Buddhist"

I came across this article via Projek Dialog.

I quite like Projek Dialog because this group of people always raise a lot of questions to Malaysians that help promote a kind of "rational" thinking.

Of course for people who don't like the idea, they will condemn Projek Dialog as anti-this or anti-that. But I believe to anti something is never the intention of Projek Dialog. As the name of the group tells, it is supposed to be a "Dialog". You express your sincere opinion without the fear from being sued or arrested. Of course you don't attack individual in a dialog.

Back to the article. Here is the original article. The following is my comment on this.

My first comment is:

What the author wrote is quite correct.

But to prove d existence of Karma and Reincarnation, is as hard as to prove the existence of God. It's either you believe it or not.

Buddhism, like other religions, had evolved into different schools. You can see a lot of influences from other re…

Dong Zong dan PERKASA Bukan Sama Serupa

Saya rasa ada ramai orang lagi yang tidak faham apa itu Dong Zong dan mereka ingat Dong Zong ini macam "PERKASA bagi kaum Tiong Hoa".

Namun faktanya Dong Zong bukanlah PERKASA.

Dong Zong adalah terdiri daripada lembaga sekolah-sekolah Cina Malaysia. Maksud sekolah cina ialah Sekolah Persendirian Cina dan juga Sekolah Rendah Jenis Kebangsaan Cina.

Misi Dong Zong adalah untuk memastikan kedudukan pendidikan bahasa Cina di Malaysia kukuh dan terbebas daripada ancaman-ancaman dari pihak extremis yang tidak menyukai idea Pluralism dan yang berpendapat bahawa hanya satu bahasa saja yang dapat menyatukan semua rakyat Malaysia.

Pihak expremis sentiasa ingin menghapuskan pendidikan bahasa-bahasa lain untuk memastikan rakyat Malaysia hanya mengetahui satu bahasa sahaja iaitu bahasa Malaysia. Bagi pihak extremis, bahasa-bahasa lain macam bahasa Cina, bahasa Tamil, bahasa Iban dan lain-lain adalah halangan bagi perpaduan pelbagai kaum di Malaysia ini.

Pihak extremis telah mengabaikan s…

雜志《品牌與連鎖》作品: 馬來西亞航空興衰史

马来西亚航空,中文普遍的简称为“马航”,其大本营就在我国著名的吉隆坡国际机场(KLIA)。马航一度我国航空业一枝独秀,是国家象征,其上红下蓝的马来 传统风筝WAU标志可谓国人皆识。许多人所不知的是,马航曾换过数种标志。初期的标志是只“飞行的老虎头”,然后换为全红色的马来风筝,继而变成今天所见 的红蓝色马航标志。

马航的机号是MH。马航认为MH不仅仅是马航的机号,亦代表着马航的企业方向,即Malaysia Hospitality,翻译为中文即“好客的马来西亚”。马航认为自身是代表马来西亚的“第一人”,要在自身力所及处好好宽待海外游客,务必使游客对马来西亚留下好印象。

最近发生了马航客机MH370失 联事件,马航可谓因祸得福,在国际上名声大振,人人皆晓。惟《老子》第五十八章有云:“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祸福相依,飞机失联,马航其实也 很没有面子,担忧其品牌形象大打折扣。不过许多人认为,此乃单一事件,马航客机飞过千万回,一两次事件并不足以打击马航,所以这些人还是会乘搭马航客机。

说 是“兴衰史”,但马航其实尚未完全“死翘翘”。依目前情况而言,马航确实是在苟延残喘,当然这不关最近飞机失联的事,飞机失联固然损失惨重,但还有保险公 司赔偿,对马航的财务而言并不算是致命伤。致命伤是马航自残所致,加上亚洲航空崛起,在短短时间内,马航彻彻底底一败涂地。

马航起家得早,出生于西元1937年。当时马来亚尚处殖民地时代,马航不称为马航,而是“马来亚飞行航道有限公司(Malayan Airways Limited)”。 这公司非由马来亚人所创办,而是由数间英国公司在英殖民政府相助之下方成立的。成立该公司的主要目的是为海峡英殖民地槟城与新加坡之间提供飞行服务,并非 完全商业化。公司成立十年后,即西元1947年,才实现了首次商业航班。《论语》云:“名不正则言不顺”,马来西亚成立后,为了名正言顺,“马来亚飞行航 道有限公司”也被正名为“马来西亚飞行航道有限公司”。新加坡向马来西亚告别后,该公司再度易名为“马来西亚-新加坡航空公司”,名副其实的两国政府都有 份。但一山岂能容两虎?何况是一为虎、一为狮,水火不相容,没多久“马来西亚-新加坡航空公司”就像当初的《南洋商报》般分家,新马两地各有各自的航空公 司,马来西亚的公司理所当然就成为“马来西亚人航空公司 ”了。“马来西亚人航空公司”操作多年后,…

澳洲白人婦女辱罵當地港女事件

澳洲白人妇女辱骂香港人,说这里是我们的国家。这事情说明了某些白人打从心底仍看不起亚裔,只是囿于法律而不敢明目张胆表达出来,情绪失控时心底话全流出来了。

为何白人会看不起亚裔? 因为亚裔到今天还有人为自己的英语水平不错而津津乐道啊!或还有人就直接把英语当母语。白人的自豪感,这些人是有所"贡献"的!

学英语本来要当工具来用,结果成了身份象征。

若不要日子难过,当初就该禁止移民进来,为何要开放移民换取移民的智力财力或劳力后,人家对经济有所贡献了,人家落地生根了,尝不到人家的好处了,才来对人家不爽?

人家反客为主,也是自己先开了门,不怪自己怪别人吗?开门拿客人礼物的人,(他们或他们的祖先)完全不用负起任何责任?拿了礼物就赶跑客人吗?

我觉得,他们要做得有骨气一点,就是即使明知自己须要人家进来帮忙,也拒绝外人进来。但不让人进来也是有代价的,日本就是很好的例子,移民大门闭的紧紧的,导致人口高龄化了,现在他们不正也要开门吗?

同样的,本国已经出现了印尼村柬埔寨村等等,有些国民很不爽,但是,这是本地老板须要这些移民当劳工的结果啊!我们的祖先能自大陆南来,本地的土著没有向英国人抗议,现在不就要接受移民后代如我们住在这里的事实咯!现在叫我们回中国,对我们绝对不公平啊!

所以我觉得那位白人妇女须要认清事实,就像本地的马来至上主义者也一样须要认清事实,就是需要与移民的后代和平共处,才对所有人有益。

当 然如您所说,若那白人妇女一直以来都是反移民的,惟其国民又选出一个开放移民进来的政府,那该妇女就须服从游戏规则,除非她本身移民到一个觉得适合她的国 家。就像最近的大选,民联不可以总选票多于国阵而觉得民联才有资格当政府,因为游戏规则就是以谁得议席最多为王。这种选票与所获得议席不符的事情,也在最 近的印度选举发生也是这样。

发泄不满是人人的权利,但发泄得合不合理又是另外一回事,违法与否也是看地方而定。这次那位白人妇女因此事而被起诉,相信对她会有所启发。

人與宗教

天天念古兰经数百数千遍,会有所感应;天天念佛经数百数千遍,会有所感应;天天念玫瑰经数百数千遍,也会有所感应;天天念儒家经典数百数千遍,久而久之也会有所感应。看到的是天使,是天仙,是菩萨,完全在于自己。

天主教教士可以以耶稣之名赶鬼驱魔,回教教士以安拉之名赶鬼驱魔也非常有效,道士符箓更是很好看的驱邪把戏。

宗教是死的,人的〔信心与念力〕是活的。上天大过任何宗教,反而是宗教使各人生起了分别心。宗教的形成,本来是要方便传播〔灵性修行知识与方法〕,结果却在教主不在后,变成了〔政治组织〕,从推广知识变成推广〔教条〕,玩〔抢地盘〕游戏多于学习教主的精神。

宗教的囚犯

有些人很惨
自出生起就丧失了选择宗教的权利
身边的人做什么宗教仪式 就跟着做
根本不知道那样做是为了什么
(当然不否认其中有些人是知道的)
最厉害的是还要被各种人为教条所绑着

说穿了 这还不是掌权者的伎俩
把宗教标签贴在一群人身上
然后可以“领导”这群人
可以诠释任何一切教条
可以做风光的领袖
可以往自己的脸上贴金
可以满足权利的瘾

学习宗教修行方式
追求满足心灵深处
不是个人自己的功课吗?

吉隆坡中環廣場食閣的印度面包(Roti Canai/Kerala Prata @ KL Sentral)

图片
曾在吉隆坡中环广场呆上三年。客户在这里,当时我几乎天天都来此处上班。

此处附近卖的都是典型的“贵食”,若就近吃午餐,很少吃到价钱马币十块以下的食物。

当然,若要便宜又好吃的传统华人小食,可顶着烈日,跨过四条车道的大马路到十五碑印度街,再走一段路进入位置隐秘的华人小贩中心。这小贩中心是当地的“珍珠”,可说是没有竞争者,午餐时间去都是爆满的。

如果懒得走那么远,可以选择中环广场内的食阁。当然这里是不卖非清真食物的,要吃猪肉请另往他处找。

这里的nasi kukus蛮好吃的,午餐都是大排长龙,有机会会介绍给大家。

这里也有华人杂饭,有分素食和非素食,菜色都很中式,只差无猪肉而已,这档口也有一众支持者。

今天要介绍的是其中一挡的印度面包(roti canai或kerala prata)。

当时我的生活是轻松写意的,这方面要感谢上天教导我的心想事成奥秘(我后来闲惯了心里也不好受觉得很过意不去,就辞职了)。当年我几乎天天用完早午餐才上班,吃完早午餐已是十一点多,开车到此处时往往已是午间一点左右,所以我很少在这里吃午餐,最多是下午茶时间往食阁品尝这道印度面包。

我最爱的是他的沙丁鱼印度面包,做得真的很香,趁热吃感觉真的很棒 。

至于其空版面包,也很脆,胜过外面许许多多的嫲嫲档!何况又便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