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八月, 2015的博文

書籍《學儒學出好運氣》

用贝宝PayPal取得

好神奇!我成功“趕走”了上司

图片
此事说来神奇,是我运用秘法多年得到的最离奇的结果。

诸位都知道,我正赶着完成我的首本书,此书其实已完成,现在就是在删删改该,添油加醋一番。我也打算以小于A4的尺寸来出版此书,也不能太厚,方便读者携带阅读,随时运用书内所分享的秘法。

当然,也少不了电子书版。

现在回到我要谈的那件离奇事。

事情是这样的。一天,我收到猎人头公司的电话,问我有没有意思应征一间英国公司的工作。这间公司很靠近我家,我有点心动,就去应征了。去之前,我做的唯一准备工作是-运用秘法。结果,一次就成功了。大概一星期後,对方口头说要我。我听后,没法给反应,因为心里也很犹豫不决,毕竟已习惯公司的环境。不过,聘书迟迟不来,所以我就借口拖了。

大约三个星期後,聘书终于来了。我当时的反应是,糟了!这回逃不掉,要做决定了!薪金方面对方给的接近我所要求的,地点方面对方又近家,条件令人难以拒绝。结果我的老毛病来了,在那边苦恼到底拿还是不拿。後来,也不知是为自己找借口还是什么,就觉得自己不愿拿新公司聘书,是因为上司待我不薄,给了我很多机会和自由,令我觉得不舍。我就再次运用秘法,希望能借助秘法帮我解决这件事,结果神奇的事发生了。

第二天,上司突然找我密谈。他说你千万不要吓到,因为他数星期前已经辞职,下个月就要走了!哇,我怎么不会吓到!这明明就是上天的安排嘛!这明明就是秘法在发生作用嘛!

好了,夜深了,故事就点到为止。反正接下来发生的与秘法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上司确实离开了,而且是因为找到更理想的机会而离开。至于新上司,则远在欧洲。而我变成了最迟上班的那位员工,而且每星期喜欢哪天在家工作,就在家工作,然后夜晚就继续写我的秘法书。哈哈。

二戰日本間諜

图片
适逢二战“纪念”日,看到安倍晋三为日军二战罪行道歉的新闻。我想起中学时期的英文补习老师曾向我们提起的一段往事。

马来亚沦陷前,他是六七岁的小孩,常与同伴在屋前玩乐。邻居有位华人大叔,常派糖给他们这群小孩吃。马来亚沦陷後,他们才知道这位大叔原来并非华人,而是日本人,是日本派来的间谍,搜集当地的资料。

当时马来亚好像有许多日军间谍,所以日军早有准备,对马来亚的地理的情报了如指掌,很快就把英军打得落花流水。


雙溪威華紳風味食館 Hua Xing @ Sungai Way

图片
双溪威是雪隆区为数不多的“福建村”,其实就在八打灵再也而已,毗邻超级繁忙的联邦大道和白蒲大道,交通方便是方便,不过出入真的要好好看车。

不过,我相信村内的居民大部分以搬迁出去,因为这村夹在两道大道旁,真的可说不是人住的。不过,主因还是这里的住宅设计与全国所有的新村设计简直一模一样,屋子范围广阔,可是马路确是小小条,两辆车根本不能过,所以政府只好把许多小路划成单行路。

听说双溪威邻近 有许多工厂,我可不太清楚这些工厂位于何处。本国工厂的最大特色就是喜欢聘用外国人力,孟加拉、印尼、缅甸等地的外劳最受工厂欢迎。渐渐地,既然许多村民已陆续搬离,与其让原居空置,他们都以低价出租给这些外劳,所以来到双溪威新村,我丝毫不觉有何“唐人”或“福建”特色,反而丝毫外劳特色多一点。

不过,村内还是有许多华人食店,天天贩卖传统的到地华人美食,正确而言,应该是福建美食。听说此地的肉骨茶、辣汤芋头饭等等福建美食都很出名和美味,可惜我还未曾尝过。




这回托友人之福,有幸光临这件“华绅”餐馆,听友人说其已福建菜肴闻名,所以当天前往当地之前,我特地致电该餐馆,用福建话询问餐厅当天可有做生意。话筒另一边传来粗厚的女声,也用福建话回应我“有啊!有啊”。果然丝毫正宗福建人做的福建菜。呵呵。

这回既然是友人介绍,我就由他来点菜。他点了薯粉根、春卷和炸茄子,薯粉根和春卷都是福建名菜,炸茄子则是该餐馆的招牌必点名菜。友人说还有一道福建名菜“封肉”值得一试,可是他说其肉有点味道,他可接受,觉得还吃,但他不知道我可不可接受,所以就不点了。何况只有我和他二人,两人的肚子也塞不了那么多食物。

薯粉根炒得很好吃,厨师有下猪油,香气四溢,吃起来可联想起吉隆坡名菜福建麵。可是福建麵的麵毕竟是麵粉,进入口中咬了几下就会绵掉,薯粉根就不同了,有咬劲,口感像足“韧”的老鼠粉,又不会硬到很难咬。






春卷,福建人称作“烧卷”。这里的很大粒,馅料很香,皮脆脆薄薄的,不会太厚。 吃了一口很想再来一口,不愧为这里的招牌菜。



炸茄子,简直令人惊艳。茄子竟然可炸得那么脆,真的难以想象,还强过天妇罗。 不过,吃炸茄子要快点吃,过了二三十分钟,很明显的会变软了。




很满意的一餐。还听到老头家有福建话跟其中一位客对话。说真的,在这个被广府话包围的地方,要听到类似的福建话对谈,还真的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