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五月, 2014的博文

用贝宝PayPal取得

從中越南海糾紛談漢字前景

中国越南两国最近南海起纠纷,越南国内因而民族情绪高涨,部分人出来搞排“中国”,看到写着汉字的厂,就认定是中国厂,一律打砸抢烧,总之是汉字就不放过。这种针对“汉字”的暴乱,殃及的不仅仅是中国厂商而已,连本国、新加坡、台湾、日本及韩国的厂都逃不过劫难,因为这些国家地区或多或少也在使用汉字。

曾几何时,越南人也大量使用汉字,有超过千年的历史,非常悠久。发源自中国的儒家思想曾大兴于越南皇朝时期,儒家士大夫在当时是越南社会的中坚“知识份子”,主导社会的文化风气。由于须经常研习儒家经典,士大夫想当然耳都须掌握汉字好读经典原本。这种情形也出现在帝国时期的日本和韩国,这些国家都是“儒家文化圈”的一份子,其人民若要熟读儒家经典,懂得汉字就成了基本功。换做是一位穆斯林,要深入了解《古兰经》知识,就须看回阿拉伯文版的《古兰经》,故阿拉伯文成了必经之途。如今儒家思想已从中日韩越等社会里“消失”,中文缺了儒家这“灵魂”,学习中文的“动机”只剩下中国崛起所带来的“钱途利益”,而非是为了学习中文世界独有的智慧与知识如儒家思想,很可惜。

日韩越地区的语言结构与中国的完全不同。古时的汉字书写系统自成一套,是仿先秦口语而成的文言文,在中国一直已来都与口语发展脱节,更莫说要用来完整表达非汉字发源地的日韩越区各语。源于民间所需,中国的口语渐渐发展成了白话文,而日韩越区则出现了不同的表音字符。日本人有依汉字结构演变的“假名”,韩国人的“世宗大王”整理推广了形状独特的“谚文”,而越南则自行创造“汉字”,即“字喃”与“汉喃”等。虽然这些地区各语各有表音字,但长久下来仍奉汉字为宗,书写文书时还是依文言文规范,使各国人民间有法相互笔谈。

儒家思想就像世界上许多宗教一样,在漫长的成长过程中渐渐僵化死板变教条,因此失去了光泽。民族主义思潮兴起后,日韩越等区人民都觉得儒家思想不合时宜,觉得僵化的儒家思想使社会停滞不前,故许多知识分子都不再推崇“儒家思想”,无人再奉儒家经典为尊,汉字因而失去了作用,惨遭唾弃。日韩越自此都想方设法从其语言里抽掉汉字。日本的“去汉化”不太成功,如今仍须使用部分汉字。朝鲜韩国基本上并不需使用汉字来写韩语。越南做得最彻底,直接用拉丁字母为越南语拼音。越南国父胡志明先生谙中文识汉字,但胡志明本人也鼓励其国民弃用汉字,乃至把越南人发明的汉字的衍生品“字喃”与“汉喃”也扔得一干二净。

笔者读过以越南“…

談方言文讀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四年六月一日获刊登于南洋商报言论版-语文漫谈:谈方言文读•勇瑜

国内华裔籍贯众多,方言多不胜数,有闽潮客粤福莆仙等等。每个方言都有独特语言习惯,更有许多特别的词汇、格言、谚语等等,而先輩多是以口口相传方式把这些方言里的知识智慧等传下。

近年来,国内有人提出方言式微的问题,这是因为许多年轻一代少用甚至不用本身的“母语”方言,才使一众先辈为之忧心。不过,正在式微的方言其实是属于方言群人数较少的的方言如海南话广西话等等,而一些较多人使用,或获得电台电视台高层支持用来制作节目的方言其实根本没有式微的问题。如广府话在雪隆区就成了华人之间比较主流的沟通语言,许多雪隆区客家人之间甚至不用客家话,或海南人与海南人之间不说海南话,而只以广府话沟通。当然这现象对客家话或海南话的前景而言是不利的,语言不使用肯定就是渐渐退出舞台。

至于其他主流方言如闽南语等,还是在一些城市如槟城等地流行,所以论式微是危言耸听。其实闽南语甚至是有所成长,近几年闽南语节目渐渐进入了电台与电视台,虽不多但比起从前只有华语和广府话节目而言,已算是大突破。某个私立本地闽南语电视台甚至是该公司最赚钱的台。国内尚有许多市镇都有鲜明的方言区特色,如福州话通行于实兆远、永平、诗巫等地就是一例。所以国内方言情况虽非安如泰山,却也非危如累卵。

不过,国人的方言程度多是在于应付日常生活里的沟通,偶尔也会在说话时用上本身方言才有的格言、谚语等等。有一样属于方言的宝藏已丧失许久,那就是方言文读。

“文读”是一套以方言来念书面语的方法。对于广府话而言,由于香港一度以广府话为教学语,所以以广府话在校学习的香港人都有本事以纯正的广府话念出文雅的书面文,故许多港式情歌的歌词都很文雅,即使非广府人都能看得一清二楚而且抓到其感情。当然有些香港歌如许冠杰的歌词都很“口语化”,那则非文读的作品。另举台湾为例,该地并无闽南语文读训练,若读读多数台湾的闽南语歌歌词,从用词习惯与句子结构,都有很明显的闽南语痕迹,作词者可谓不擅长闽南语文读。很可惜,在本地,我们无任何学到文读的机会,华教学府一方面须收纳各籍贯学子,一方面则须依政府规定而挤进太多课,不可能有时间再给“方言文读”课。

其实,国内各籍贯会馆可考虑开办“母语文读班”,效法当年的方言私塾,雇用专才教导乡亲以母语来念传统古籍如四书五经或现代文学等等,一方面可训练乡亲“文读”的习惯而写…

母語文讀班

国内华裔籍贯众多,方言多不胜数,有闽潮客粤福莆仙等等。每个方言都有独特的格言谚语词汇等等来帮助传承该籍贯的传统文化和思维。

一览国内众多方言,以广府话保留的最好,而且还不断发展。其实本地人广府人并不多,广府话得以茁壮成长的原因在于本地长期带入香港娱乐作品如电影电视剧等等,再者,雪隆区许多其他籍贯的人如许多客家人海南人等也喜欢以广府话为母语或第一语言,形成庞大的广府话使用人口。

其次是闽南语潮州话客语等等,如槟城、巴生等地是鼎鼎有名的闽南语使用地区,又如实兆远、永平、诗巫等地又多是福州人地区,而雪隆沙登是客语地区等。这些地区由某个籍贯人士占多数,所以方言保留的也不错。而其中如闽南语近年也迎头赶上广府话,有了闽南语节目电视台,也有了以闽南语来主持的电台节目。不过设立方言电视电台节目的条件非常严苛,就是要赚钱,某方言使用人口若不够多,根本就不可能会有人投资。

当然,随着本地华裔年轻人口大迁徙,许多方言区的面貌渐渐改变,然后许多方言也面临其他“语言”的竞争或因丧失了使用环境而没落受人遗忘。例如雪隆区是全国经济重镇,许多不同方言群的华裔为了谋生而来到此处落脚甚至落地生根。为了“融入”当地而学其他籍贯语言或甚至只用马来语和英语,加上一旦当地并无自己母语的使用环境,那对母语的记忆可想而知也会随之褪色,自己鲜少使用母语的话,下一代更是对母语毫无感情,因为在学府里根本学不到方言。而多数方言渐渐没落是大家都很惋惜的事情,而近几年也引起许多人关注。

依笔者浅见,籍贯性质的会馆其实可以在这方面起了一些作用。这些会馆反正年年都须办某个数量的活动好符合注册局的规定,那其实可以考虑为乡亲开办母语班。

所谓母语班不能只是教生活用语而已,而可以更深入的教导方言里隐藏的风俗习惯、格言、谚语、生动有趣的形容词等等宝贵的传统智慧。若要更深一层,会馆可以考虑办“文读班”。“文读”是一套以母语来念书面语的方法,是我们非常重要的资产。很可惜,在这个时代,我们已无任何学到文读的机会,我们在家庭社会里学的方言,都是属于口语化方言,乃至作文时,都不可避免的把方言的语言习惯都写进去,达不到书同文的效果。

若是会馆开办“文读班”,教乡亲以母语来念传统古籍如四书五经等等,一方面可训练乡亲“文读”的习惯而写出优美的书面文,另一方面则可学到四书五经等祖先传统大智慧,实为美事啊!

雜志《品牌與連鎖》作品:全球十大快餐品牌

全球十大快餐品牌

大家好,别来无恙?祝大家:过个大肥年,心情顶呱呱。

过去几期本杂志多谈本土品牌,这回则“万国”化(参考清末“万国博览会”这名词),即全球十大快餐品牌,且待我们来为君一一介绍。

快餐,别称速食,顾名思义,即尽量尽快解决一餐,尽快喂饱肚子,食物来得快,吃得快。现代人生活太紧凑,搞到许多人都须吃快餐,以最少时间狼吞虎咽,再把省下的时间拿去“作战”,这是祸亦是福?但相信并非人人都长期吃快餐,有者连吃数轮已高呼无法撑下去。惟餐餐快餐者亦大有其人,可谓患上快餐上瘾症,如食大麻,欲罢不能,当然,若是小孩,更是抗拒不了快餐的诱惑,难得吃上一顿快餐,就可乐上半天了。其实快餐大受欢迎不难理解,快餐虽然可准备得很快,却不失美味,只因其规划良好的作业流程很成功使食物都保有一定的“色香味美”。

早期的快餐品牌都是那几个美式快餐,熟口熟脸但却数十载不朽。美国的软实力横扫全球,其国内快餐品牌其实功劳很大。美国著名快餐品牌如麦当劳的版图横跨欧亚美非等七大洲,可能只剩朝鲜伊朗等尚未被攻克。二次世界大战送走了老牌帝国英帝国,想不到国际快餐连锁店竟成了最新的“日不落国”。后来快餐品牌出现得越来越多,除了美国之外,其他地区的人也相继推出各式各样的快餐,美式中式日式韩式什么式都有了。

我们接下来将为你一一介绍全球十大快餐如下。这些品牌都正在或曾经做马来西亚人的生意,給活在多元化环境的马来西亚人更多元的五脏府“祭品”选择,是马来西亚人之福。

以下所引用数据属西元二零一二年,取自QSR杂志。以下排行亦以各快餐品牌于品牌创立本国外的分店多寡来分先后。

麦当劳
想起麦当劳,想起“黄色的M”,想起“汉堡、薯条与汽水”。由此可见麦当劳的品牌形象多深入民心!麦当劳生于美国、长于美国,是美国梦的代表作。截至西元2012年,其在美国外共有整18710间连锁店,一句话,不管走到何处,“黄色的M”皆如影随形。麦当劳的全球基业根深蒂固,影响力巨大,巨大到财经界甚至推出了“巨无霸指数”(注:“巨无霸”为麦当劳旗舰汉堡)以衡量各地区人民的购买力。马来西亚物价近几年涨个不停,麦当劳却造福大众,推出了早午晚廉价套餐,大受欢迎,导致雪隆商业区午餐时间常现奇观,每间麦当劳都有人龙,店面较小那些的更是快要挤爆了。麦当劳除了卖那几样特定汉堡,其实也很注重搞本土化。譬如其为了符合马来西亚的国情,不卖猪肉汉堡,这形成了一件趣事,某…

上天降福

老师突然受上天启示,邀请我们数位弟子前往参与降幅仪式。

当天真神奇,白天开车时,跟在一辆1777后面,然后旁边车道快速飞来了另一辆1777。之后也看到无数个连续三个同样的号码(意味着天使降临)。

晚上神灵降临的那一刻更神奇,那一刻突然响起了超大超大的一声雷。

我的道行不深,看不到神灵的体,据说他的脚停在离宝座二公尺处,整个“体”则在宝座上。当然,这些并不重要,看到是福份,没看到也是福份,修行不要执着于外在现象。

当天的启示是“世间一切都是上天的,自己的痛苦也是上天的,所以启示痛苦并没有什么意思,因为一切都是上天的”。这段启示听起来很平凡,比起其他时候的高深道理浅得多,很想基督教和回教的说法,我尚不解为何降下这段启示。

老师说神明会消化自己的“痛苦”“不幸”“问题”等,然后也会赐财。我把当天供神的花瓣带回家,放在神台上,今天天未明赶快起床,把花瓣放入水中,洗完澡后三冲花瓣水,整个仪式正式完成。

真的要感谢上天!

回教法(伊斯蘭教法)之我見

汶莱施行回教法,国内有人雀跃,有人担心。回教党也要效法汶莱苏丹,企图在国会修宪,允许回教党在其执政州落实回教法。

首先,笔者是相信“天启”这一回事的。从古自今就有许许多多的人受到天启。如果我说孔子也受天启,你会相信吗?如果我说现在有更多的人受到天启,你愿相信吗?即使是我本身,也曾偶尔受过天启,你们相信吗?

《古兰经》本身就收集了上天通过大天使长降曾受给穆罕默德种种“启示”或“讯息”。穆圣本人是文盲,收到启示时就叮嘱其弟子记录。启示不是一次过来的,而是断断续续而来,每次都是不同的讯息。穆圣“归真”后,那些所记录的启示都是七零八落的,其弟子后来须要费好大的劲才有办法集结所有的启示而编成《古兰经》。

问题是,编辑《古兰经》的过程中,会不会出差错?那些所谓的记录,虽然可说是“第一手”资料,但真正的第一手资料是从穆圣口中而出的,记录者只能算是得到第二手资料。然后,记录着有没有真的记录对呢?记录着作记录时有没有偏差呢?或者有没有因穆圣归真后的政治因素而被添油加醋呢?

为什么要提到这一段?因为所谓“回教法”,就是根据《古兰经》与《圣训》的精神而创立的。回教法还是在穆圣归真后的数百年才变得完整。先说说《圣训》,《圣训》记录穆圣在世时的种种言行举止,而且分成好多版本。笔者认为这种由后人来回忆写成的书并不可靠,因为可以杜撰和作弊的成份太多了。至于《古兰经》,责收集了穆圣一生所收到的启示。那些启示可能是因某个环境或情况而出的,是非常灵活的,怎么可以把之当成律法的基础呢?何况,如笔者之前所言,《古兰经》编辑过程中或许会出错,否则为何又一时“至仁至慈”,一时又要“砍首”呢?落差这么大,道理上根本行不通。

再者,《古兰经》提倡人人平等,反对特权,而皇权也是特权,马来人特权更加是特权。汶莱苏丹若真的要跟足古兰经,何不一并解散皇室呢?可惜不是,汶莱皇室反而还不必受其版本的回教法所约束,这岂不是自打嘴巴。这个问题也该好好的问问那些施行回教法的皇权国如沙地阿拉伯等等,让他们知道他们其实实在搞自己的版本的回教法,完全没有依古兰经的精神来做事。同样的,如果吉兰丹当真要落实回教法,吉兰丹皇室肯放弃特权,解散皇室吗?巫统和回教党真的要落实回教法,那他们敢不敢废除马来人特权,因为如前面所说,马来人特权是违反伊斯兰精神的。我估计这些人会继续自我欺骗,一方面认为自己很虔诚,一方面又为维持马来人特权找借口,继续自我…

金辣椒華人清真餐館 Gold Chilli Chinese Halal Restaurant @ Subang SS15

图片
住在梳邦再也的友人推薦这餐馆已久,一天就两人相约前往品尝美食。

外观有点令人大失所望,店面虽不说很简陋,但也不甚美观,感觉有点像平常所见到的马来人餐馆,墙壁座椅等的色彩实在毫不显眼,若不是友人强力推荐,我绝不会踏入此餐馆一步。
友人叫了炒饭,我叫了很喜欢的食物海南鸡扒。
炒饭上座看起来很有卖相,我有点后悔不叫这道吃,只好看着友人津津有味的吃着炒饭。
之后我的海南鸡扒来了,哇!卖相佳!汁非常多!赶快动刀叉试味道,不瞒你说,是我所吃过的海南鸡扒中可列入头三名!想不到还是清真的!我最近在芙蓉吃的那道海南鸡扒味道比这个差得远了!真的很感谢友人!
汁香甜!淋得满满的!鸡扒该松软的松软,酥脆的酥脆!其他的佐料就是点缀而已!
我吃的时候其实才五点多,小猫两三只,空座处处。离开时六时许,已高朋满座!变化之快无以复加!朋友你想来品尝这道美食,还是趁早比较好!
The Hainanese Chicken Chop is really nice. Very juicy! The groovy is so nice! The chicken chop is crispy and the meat is not soft and juicy. This is the top 3 best Hainanese Chicken Chop that I have ever tried.

Please come here early. That day I went at 5pm+ and not many customers. By the time I left the restaurant it was around 6.30 and holy hell the restaurant was full house! So do come early ya! 







View Gold Chilli in a larger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