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學儒學出好運氣》

用贝宝PayPal取得

华文难入门?

我是“外食者”,除了回家乡之外,一日数餐都是在外面解决。在马来西亚,食物非常多元化,不愁没得选择,有华人餐、印度餐、马来餐等等。我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在华人茶餐室解决,就是那种一间店有很多档子的那种,有人称之小贩中心或熟食中心,还有一种是大排档,也方便我们这种“外食者”找吃。

打从大学毕业加入私人界正式工作,就留意到一种现象。多数的这些食档、餐馆等的老板都聘请外劳助手顾挡、点菜、打杂,甚至当起厨师,负责煮食。这些外劳起初很多都来自印尼,但后来也有越来越多来自越南的、缅甸的等。重点来了,我发现除印尼外其他国籍的外劳都会以简单的马来语甚至英语来沟通,但他们就是掌握不了简单华语(我在南马工作时)或广府话(在吉隆坡),点菜时有时还要比手画脚,他们有看起来似懂非懂拼命向你傻笑点头,然后食物饮料上桌时货不对办。脾气好者就此算了,要求多多者就跟外劳再比手画脚鸡同鸭讲大吵一番,这真多么的令人沮丧啊!有时心想,华人的语言可能真的难上手,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一个现象?那些老板和外劳助手之间也以马来语沟通,我没听过有用华语或任何华人的方言来沟通的。

仔细思考,马来语和英语大概比华语或任何华人方言容易上手,但我觉得华语该也不难学嘛?这些外劳就是学不来。可能是华语声调太多吧,普通话有四个音节,广东话有八个音节,所以大概是与这些外劳母语的差距太大了,他们不得其门而入。其实,华语门槛高,但并非高不可攀,毕竟马来语英语生字一大堆啊!惟论日常简单使用,华语还是稍逊一筹,这我也不得不承认。

难怪马来西亚华语文市场日益缩小,我们自己都不坚持使用,我们自己都不以身作则教导不谙华语者。现在不是要教深奥的诗词之类的,而是教些入门的能应付日常生活普通会话之类就够了,这并非学不来。

来马外劳越来越多。餐馆助手是外劳、公寓保安人员是外劳、建筑物清洁人员是外劳、零售店收费员是外劳、建筑工人是外劳。外劳已经无处不在了,他们就像当初我们南来的阿公阿嘛般来这片土地耕耘,然后计划落地生根。他们的后代,极有可能是组成马来西亚的重要的一群,这是趋势,可以预见。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巴生大肥麵粉糕 Fatty Mee Hoon Ker @ Klang

昔加末兩天一夜或一日游美食與華教行

仁嘉隆飛板麵 (Flying Pan Mee @ Jenjar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