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贝宝PayPal取得

普粵風波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二日获刊登于南洋商报言论版(有话直说)。

最近中国广东省有“普粤之争”,政府有意借打压广州话以推广普通话。部分群众反应激烈走上街头抗议“暴政”。

今天打压广州话,明天又轮到客家话?闽南语?潮州话?是传闻否,此非好消息矣。

其实,各语可谓各有千秋,粤语(广州话)多音调,像闽南语客语般多少保留古音古词,表达力不逊普通话,许多民间词汇更是普通话内所缺少,如“阴功”等;普通话优点是只有四个音调,有利学习。欲学习华语,从普通话下手准没错。普通话近百年身为国共两党统治地域的国语,在政府大力推动之下,涵盖范围已非常广大,影响力不同凡响。南马、新加坡年轻一代更几乎不谙自身籍贯语言,通通以普通话交流。当然新加坡还是英语占尽优势,普通话乃辅助语言而已。但是,普通话成为华人圈统一语言的趋势似乎已渐渐成型,更可说是逐渐成熟。

在其他华族语言日趋弱势下,唯有广州语大获港马媒体撑腰,仍然强势。许多其他籍贯华族需用广州语讨生活。这情况在吉隆坡及香港都很明显。想当年当初许多上海人潮州人苦练广州话,谋生图个立足之地,今天香港也出了数位潮州籍贯的富商。

普粤之争这情况在国际上也有相似例子。印度史上淡米尔语言群就曾排斥兴都语,淡米尔人多不愿学习身为印度官方语言的兴都语,惟这情况在年轻一代有所改善,但淡米尔人骨子里仍恋恋于自身历史悠久的文化。印度这两语不只音调有异,文字也大大不同。庆幸的是,普粤虽音调各自成一格,惟文字尚同。中国古时也语言众多,官员多以所谓官话交流。文书来往方面拜秦始皇“书同文”政策所赐,始终都使用同一字形,否则后果就如兴都语淡米尔语般,各自演化成另一套字体,你有你楚字,我有我齐文。汉字字体不断演变,由篆变律变楷,但因全民只用一字形,所以自秦以后各字体还是通行全国。值得一提的是,古时中文文章格式,不论官方民间,皆用文言文。虽然你我语言不同,但你我尚能以文字交流,真美事一桩!

始终,笔者有感,白话文或是罪魁祸首。白话文顾名思义,我手写我口,文章口语化,惟这趋势导致各语言(方言?)群渐行渐远,沟通不良相互歧视,误解重重。若某人以广州白话作文,不谙彼语者必难理解之。或许当局该借鉴古法,复兴文言文以利各中华语言群沟通。虽说文言文非万能,有时也会有语义模糊的问题,需要仔细猜想一番方能解义,但尚能一试,或从中取灵感以化解籍贯语言与普通话的冲突。

笔者渴望一天汉语言能影响全球,成为各族所选之母语或第一外语。惟需先化解内部矛盾,方能继续壮大。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東甲炒蝦面 Fried Prawn Mee @ Tangkak

大城堡的 Le Pont Boulangerie et Cafe@Sri Petaling

巴生大肥麵粉糕 Fatty Mee Hoon Ker @ K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