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贝宝PayPal取得

禪修第四日

不知不觉已过了三日。

由于活动时间已换,日夜颠倒,我们前晚方休息三小时,就要于同一晚十点开始第四日的活动了。昏@.@ 就当作挑战咯。

这天,我们正式“跑香”。

十点听开示至十一点半。休息半小时后,于凌晨十二时开始当天第一轮的跑香。

何谓跑香?众人组成一个大圆圈,顺时钟挥臂快行,欲跑快者需跑入大圈内部形成小圈,然后大圈之一众随时能加入小圈顺时钟快跑(要挥臂),跑累了再回到大圈行走。就这样大家不停的快走(大圈)或快跑(小圈)直到维那敲板。敲声一起众人需立刻“僵”着身体。维那此时会提话头,“看着、看着,拖死尸的到底是谁?到底是谁?究竟是谁?非把它弄清楚不可!”。其实,跑香进行时也需不断参话头(提问是谁)。有者甚至投入到使劲的喊,直到没气(我能感受到她的急迫感,相信她很快能进入境界)。跑香大概历时半个钟或一个钟。凌晨大约有四轮跑香。

据我所知,跑香也是练气法门之一,旨在让禅修者气通全身,健康修禅。

跑香后,就是坐香了。坐香,静坐也。

我们整个凌晨就是跑香坐香再跑香再坐香再跑香再坐香。。。

凌晨四点,坐香坐到实在太睏了,偷偷跑到寮房睡去。呵呵。

半睡半醒。寮房就在禅堂旁,维那叫声和一众跑步声不时吵醒了我。呵呵。

勉强熬到了早上六时半听开示。然后用早饭,十点上午“安板”(就寝时间)。我心想,经过整夜煎熬,如今大概能睡个好觉了吧。

岂知,才午间十二点多就醒了。四周一看其他三位同房也不在了。你道何故?苍蝇作怪也。他们在你面上,你手上,你脚上,爬呀爬瘙呀骚,大家都没得好睡,苦矣。我想他们大概是出禅堂静坐了,我则不管衣服盖在脸上再睡过。

晚饭前盥洗一番,准备在待会行山时,慢慢慢慢的走,大概不至于会脏吧。岂知,到头来我还要再盥洗一次。走着不久就流下汗了,到大湖时,竟见到慧门法师已在此处等待。原来是有“好料”相送。

第一,望向虚空,让第六识无法起念。接下来,把目光从虚空往下移向山头,此时纵然有“物”,但第六识一时不能习惯而起反应。就在此时目光再往下移向湖与山的边界线,继而往湖面看自身倒影,就很清楚了,此时提嘶效果特佳!

另,慧门法师走到近斜坡上处,告诉我们一个“快速入定”的法门。语方毕,法师竟往斜坡下滚去!我看得目瞪口呆。法师说,滚了,躺下,望向虚空,再提话头,就是这样简单。

另,慧门法师再次以身试法,在斜坡处随意的跑,跑上跑下,他披着袈裟,从远处看来像在耍轻功。以法师近七十高龄还能这样轻灵,真难得啊真难得。

之后法师让大家跑。全都跑得不亦乐乎。跑后法师要大家立刻躺下看着虚空。这与之前滚山坡同理,旨在让我们快速入定,甚至顿悟,呵呵。

接下来回到园林后,没特别之事,这里就略过不提了。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東甲炒蝦面 Fried Prawn Mee @ Tangkak

大城堡的 Le Pont Boulangerie et Cafe@Sri Petaling

昔加末兩天一夜或一日游美食與華教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