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贝宝PayPal取得

語文二三事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一日获刊登于《星洲日报》 言路 - 教學媒介語選擇考量

英语教数理课题前阵子是热辣辣话题,折腾众人一番后,终告落幕。

说到底,是某些人认为以英文学数理,底打得好,日后深造,跑赢大队十拿九稳。最坏打算,起码能跟得上课程进度,不致落后。

原来,所谓高等学府,非得是英文源流不可。

德国、日本、俄罗斯、意大利、台湾、中国等高等学府处处,学术水准亦受认可。这些学府之主要教学语难道是英文?相信我国有很多以上国家之毕业生,在私人界大展雄才。

德国是科技大国。其中某个著名企业-思爱普(SAP),在企业资源规划(ERP)电脑软件领域独步武林。该软件之数据库命名方式皆用上德文。若懂得德文,在这行发展简直是如鱼得水。

二次世界大战前,德国优秀科学家多不胜数,某些为德国纳粹政权效力,某些则逃亡各国如苏联和美国。这些科学家都是以德语做科研、写出各种严谨理论的。

德语诸国在哲学领域成就更大,大师一大把,康德、尼采等人的地位何其崇高。心理学领域更有鼻祖弗洛伊德与荣格。而中共的思想导师之一,马克思,也是德国人,用德文写出《资本论》此巨作。

古埃及有很多知识,流传至希腊罗马,然后再由阿拉伯人继承发扬光大,尔后更于欧洲文艺复兴时期流传至欧洲。期间,这些知识经由不同的语言流传,衍生了无数词汇,如今都为英语所吸纳去了。举例,化学用语“碱”,英语为Alkali,其实该词汇乃源自阿拉伯语也(al-qaly)。“方言”,英语为dialect,源自希腊文dialectos。诸如以上例子为数不少也。

以华文为例。佛教东来,华文词库因而丰富。佛、禅、塔等都是佛教词汇也。我们如今用之而不觉得这些词汇都是外来的。

看完以上之后,我们真要想想,当真需以英文为数理教学语不可?

当然,取何种语言,影响深远,考量要足。

华文背景雄厚,有悠久历史撑腰,著作丰富多样,可惜类似《天工开物》般的作品不多。中国封建朝廷无法及时参与工业革命,导致华文缺席于许多现代学科,现代化需参照各西洋国家经验。到今天很多华文著作都需参考西洋文献。其实华文发展历经数千年,表达能力理应丰富,现在则处于成为先进语言之过渡期。如今中国国力日盛,华文要成为现代知识语言指日可待也。唯更为首要的是要力保城墙不失,不受外文影响,或惰于意译外文而直接使用外文于文章里,这是恶果,也是为外文所左右的因,一旦深陷就欲罢不能了。所以,华人绝对要对母语有信心啊!

至于巫文,要成为教学语言也没问题。我国第二任首相就已经开始了这段任务,现在更有副首相、语文文化发展局还有巫文报章如前锋报等齐力为巫文护航。巫语要称为先进语言,确是要有实践机会。但这过渡期必将牺牲一大班学生,就是应用“在此时仍是落后语言”的巫文,集体愚化。日后如何影响社会,未可知。残酷而言,谙华文尚能获取中国古人知识智慧,如风水、命理、中医、茶道、兵法等,但谙巫文就没什么东西可学了。去任何书店一游,往往巫文书籍最少,多是爱情小说之类及探讨回回教等方面的著作。

统治者想必会鼓励民众学习拥有最少知识资源的语言。乖乖听话,思想死板,统治者方能长治久安。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東甲炒蝦面 Fried Prawn Mee @ Tangkak

大城堡的 Le Pont Boulangerie et Cafe@Sri Petaling

巴生大肥麵粉糕 Fatty Mee Hoon Ker @ K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