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贝宝PayPal取得

馬來西亞華社、白話文、方言及華語

中国的普通话与白话文教育是自清末至今的问题,但白话文与普通话(华语)却是当今的趋势。我一直都有研究这个课题,在报上发表了不少文章。这里可看看http://amadeusbv.blogspot.com/search/label/%E7%99%BB%E5%A0%B1%20published

我的结论是,从马来西亚华社的利益而言,我们籍贯众多,但华人在国内市少数,所以我们跟新加坡一样(新加坡华人占多数但英语至上),大致上要跟着中共的教育走向,因为中国在世界的的影响力很大而且会越来越大(如果中共政权还很稳的话)。

香港人如何反对普通话教学也好,都是香港人的自家事,而且往往与政治有关,因为香港人很惧怕中共,所以香港人的反抗有他们自己的理由。但马来西亚华人有自己要考虑的问题,我们这里多籍贯,方言众多,需要华语来作跨籍贯沟通(除非选马来语或英语为共同语,但这两种语言并非汉字语言,选这两种语言为华人共同语,会搞到连汉字都不会写)。

而香港的情况不同,香港之所以广府话流行,乃因英国殖民者当年刻意在当地推广广府话来与对中共搞对抗,所以广府话方能壮大,弄得在港的上海人潮州人都被逼说广府话,完完全全不公平。

就我本身而言,我很赞成恢复文言文教育,文言文也是一种古代白话,但因为在后人不断模仿下又已自成一套完善的书写方法。文言文的好处是即使口说不同语言,只要该语言使用汉字,仍能达到书同文的效果。

至于白话文,其实也能做到书同文的效果。前提是各方言教育要完善,就是教育学生以方言来念白话文。但是,此法在本地行不通,因为本地的学校不可能分籍贯来收学生,这只会浪费资源,所以方言学校是不可能在本地出现的。而纯方言教学在中国也未必行得通,因为中国各大城市如今已有太多来自不同省份的人。

而且,当今的世界又比以前大大不同,如今资讯流传得超级快,华夏民族如果仅仅止于书同文,交流方式不够完善,根本就无法提升整个民族的知识水平,所以才要有一个共同语,就是“普通话”或华语。

即便是古代中国,也有官话为各省人的共同语。

至于中共推广普通话,主要的因素还在于行政方便。在我们这里,则是要华人之间沟通方便,所以推广讲华语是对大家都有好处的。

最后,再三强调,我们马来西亚华社,不宜以方言为共同语,应该以华语为共同语,对各籍贯才显得公平。
 
在本地,方言的确式微了,而这与另一个方言-广府话有关。

许多人不懂得自己的方言,但是,却又拼命去学去讲广府话!

毕竟,我们总不能不去学“华人共同语”-华语,因为我们身边有不同籍贯的人,我们需要用华语跟他们沟通。但我们可以选择不学其他人的方言,如一位福建人或潮州人何必要去迁就广东人讲广府话?合情合理啊!不是吗?不赞同请留言。


我也鼓励尽量跟同籍贯的人多讲母语(方言),但我反对我们要需要去学习自己母语之外的方言!


就像英语霸权垄断全球为白人服务一样,我们为了谋生和学习而被逼学英语,不代表我们就应该认同英语霸权。我们在使用英语的当儿,也不应该忘记英语霸权这一事实。那是白人强加给世界所有人的东西。

当然,也有人会喜欢英语本身,那是该人的爱好,没有问题。

当然,也有人会喜欢广府话本身,那是该人的爱好,没有问题。
现 在广府话被电台电视台推广到全马,还要入侵柔南,使到全马华人以为来雪隆谋生一定要学广府话,虽然不是硬性规定,却是属于电台电视台高层“滥用权力”来推 广,单是这一项就已经很不合理了。对,那是他们的权力,我们无权干涉,但却很不合理,我们要反抗,越多人反抗越好。而且,全马华人如果不要出国,不来雪隆 谋生,要去哪里?你又要逼这些外地非广府人掌握广府话,是不是很不对?

有些雪隆人,无知到去槟城马六甲柔南玩,还跟当地华人讲广府话,惹恼当地人。这情况还不是因为媒体推广广府话所致?所以,我不会怪他们无知,因为他们本身也是被动的。

回到全马华人,现在雪隆外地人比广府人多,有何理由还要讲广府话?广府人要对自家人内讲广府话,没问题,因为那是他们的母语,他们这么做,合情合理,但千万不要以为海南人潮州人客家人闽南人都要迁就你讲广府话,ok?

我们已经在学校学华语跟不同籍贯的同学讲话,就继续用华语吧,不是应该这样吗?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東甲炒蝦面 Fried Prawn Mee @ Tangkak

大城堡的 Le Pont Boulangerie et Cafe@Sri Petaling

昔加末兩天一夜或一日游美食與華教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