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贝宝PayPal取得

自净選而生的思考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五年九月九日获刊登于《当今大马》-自净選而生的思考

净选盟向来的宗旨都很简单,就是要求公正的选举。站在全马选民利益而言,选区划分确实应该更公平才对。可是,虽说许多选民都要求净选,可是万一有一天,选举制度真的获改良了,那天也将令大家必须开始正视一个比净选更严重的问题,就是,华人与马来人理想中的马来西亚根本就是两个差别极大的版本。

多数华裔视土著特权为眼中钉,华裔理想中的国度是没有土著特权的。华裔普遍上讨厌分级别的承包商制度、大学学额土著配额、房屋土著折扣及等等。

另一方面,多数马来人都对废除土著特权深感不安。他们理想中的马来西亚,除了要保留土著特权,有者更还要求有全面施行于全马的伊斯兰教法。马来人当中,有些甚至不求经济多繁荣,最重要是生活方式符合伊斯兰教法。这与许多华人的心态实在大大不同。

有些华人以为选举制度变公平了,就可以有办法改朝换代,然後就能如常所愿,执政党会唾弃土著特权政策。这是很天真的想法,因为马来人的“民意”是保留土著特权,无论是谁执政,为了选票,他们是不会轻易拿土著特权开刀的。

华巫两族理想中的马来西亚是超级不一样的,我们必须承认这个事实,然後才看如何拟定双方也能接受的方案。

为了克服以上的问题,许多华基政党频频在公开场合使用马来语,以笼络马来人的心或淡化种族色彩,殊不知这就已经是种妥协了,像净选盟口号就直接用马来语。殊不知,当初立国时,华人是要求把华语列为官方语言之一的。後来华人中下阶层的意见常不能“进入”政府,乃至许多中下层人士不喜欢接触官员,就是因为政府没准备华文版官方文件和缺乏华语官员,表格一律使用马来文和英文。这在当时甚至衍生了一种新行业,即表格填写员也,由谙马来语或英语的华人帮助那些不谙英巫文的华人填写表格,当然如今这种职业随着国人普遍上谙英巫文,而消失了。说回政府忽略华语文,那是种傲慢的心态,忽视国内众多华裔的需求。换做是今天处处讲求的服务标准,这种标准是严重缺乏专业道德的,因为不以“客户”为尊。

这么多年来,国人已渐渐接受只有马来语和英语为我国的官方语言,职是之故,许多马来人理所当然的认为,马来西亚文化应该以马来伊斯兰文化为主,所谓的多元种族、多元语言和多元文化,只是用来充门面而已。这已经变成一种既定思维,一种"常理"。

本来多元强调的是各种文化之间地位平等,然后相互交流以促进了解。现在的趋势是,为了争取马来人的认同,反而是自己配合对方,交流完全变成单向而非双向,这就是变相的向"国家文化应以马来伊斯兰文化为主"的思维妥协。我们要证实这点完全不难,只需要问当局以下的几个问题就可以了:除椰浆饭外,肉骨茶能否也获官方向外国旅客推荐?除马来语外,大马式华语也能否代表马来西亚?

所以当年马哈迪政府用政府税收成立许多伊斯兰机构、培养许多伊斯兰宗教师,促进伊斯兰发展,许多马来人都视为理所当然。殊不知这种做法严重忽视其他宗教,难道其他国民无权使用政府税收来发展各自的宗教?用政府税收培养基督教牧师,简直是天方夜谭。

所以当伊斯兰党说要成立伊斯兰教国,除了那些生活比较西化的“中庸”马来人,许多虔诚的马来穆斯林根本都不明白,为何非穆斯林要反对伊斯兰教国?为何要反对落实伊斯兰刑事法?为何要干涉穆斯林的权利?这里是马来人为主的国度,是如假包换的伊斯兰国啊!

这种马来人是主的思维持续下去,不管谁执政,为了讨好大多数,只会尽量去满足这种要求。持这种思维的人,根本不能理解何谓“多元”的马来西亚,他们会认为,如果一个华裔马来西亚人,马来语很烂,只谙华语,不熟悉马来伊斯兰文化,只熟悉华夏文化,与他族没什么交流但也没什么偏见,即便此人很热爱马来西亚的环境,也在这里工作交税,或是带领中国人来这里投资创造工作机会,他还是不配称为马来西亚人。他们不能理解多元的优势,无法了解未必仅能用马来文化和马来语来代表马来西亚。

以上所述就是华裔和巫裔对理想中马来西亚认知上的差别。

既然国内种族两极化是事实。那么笔者有个建议,代表多数华裔民意的民主行动党,和代表多数巫裔民意的巫统,其实应该坐下来谈判才对,一起拟定一个使多数华裔国民和巫裔国民都感觉良好的折衷方案,有必要时更可以推出公投。当然,如今巫统紧握军警大权,要不要谈判,还需看他们的脸色。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東甲炒蝦面 Fried Prawn Mee @ Tangkak

大城堡的 Le Pont Boulangerie et Cafe@Sri Petaling

巴生大肥麵粉糕 Fatty Mee Hoon Ker @ K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