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贝宝PayPal取得

漢字前景

汉语史上,大量输入外来词乃常事。这方面更有两大著名时期,一是唐玄奘取经后的佛教梵语、巴利文词汇,二是近代清政府末期至民国时的日本与欧洲语文词汇。而今日汉语变化速度更胜古时,几乎每日都要更新汉文词库纳入外来词汇。

唐时的大量佛教词汇历经千年磨合而今已成日常用语,可谓已“飞入寻常百姓家”。佛、菩萨、袈裟、塔等等词汇你我都早已接受,不经细查早已不觉是外来词。这可谓外来语融入汉语成功一例。

日语词汇更帮了现代汉语一把,许多工业时期词汇汉语没有就往日语词库里拿。这些词汇往往非常传神,音译意译皆头头是道,科学、民主、共和手到拿来,最后融入汉语内了并广泛采纳于教科书。故往往生活中所用某词汇追溯其老祖宗乃日语也。

由此可见,推广译词不难,教科书怎么教学生就怎么学,经年累月应用而深植脑袋,尔后用之社会。

汉语迫在眉睫的难题有如何融入日新月异的英语(或某某欧语)科学词汇。现象是许多中文媒体喜弃汉字而取拉丁字母,例子有DNA,CD等等等。此习惯一开后果严重,由此蔓延开来最终必至汉语不伦不类。那些拉丁语词汇不是符号,决不能与阿拉伯数字不能相提并论!汉语追得这么辛苦,就只因汉语非科技发展主要用语,不能主导科技领域,唯有苦苦绞尽脑汁快速翻译外语词汇。

外语(英、欧语言)原词汇易记易念,也难怪民众唾弃长长的汉语词汇。DNA和脱氧核糖核酸哪个实用一目了然。这是翻译功夫太差了还是另有其因呢?古人皆不通外语,是以容易吸收消化应用外来词汇。现代人尤其年轻一代皆通晓外语,加上中国人台湾人拼命以精通英语为荣,使用大量英语词汇正中这些人的下怀。一能显示过人社会地位,二则乃之前所提起的外语词汇往往实用于生活中。

以上种种危害着汉语前途,唯汉语主导世界科技文化政治趋势所能根治。中文媒体作用很大,发挥作用谨慎用字能延缓危机。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東甲炒蝦面 Fried Prawn Mee @ Tangkak

大城堡的 Le Pont Boulangerie et Cafe@Sri Petaling

巴生大肥麵粉糕 Fatty Mee Hoon Ker @ K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