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贝宝PayPal取得

談方言

国营中文电台近日关闭方言新闻,实属可惜。

该电台向来公平对待各华人方言,国内鲜见。其他的中文电台除了华语节目,还有许多节目都以广府话来主持,其他方言向来都上不了“台”。

本国尚有潮州、闽南、客家、海南等等籍贯的人,而非只有广府人而已。笔者并无排斥广府话,而是排斥那股以为所有华人都须谙广府话的傲慢态度。

就如英语文横扫全球,某些人认定所有人都须谙英语文,认为不谙英语文者不文明及落后,认为全球各地人理应配合他们说“英语”写“英文”。这种态度极不合理,须检讨也。惟讨厌该态度,不表示我们也须讨厌英语文,理由很简单,两者其实不相干。

在顾及各籍贯乃至族群对于媒体的需求方面,台湾政府在这方面做得不错,他们设立了客语电视台与原住民电视台等,尽量达致平衡。

先贤当初成立现代学校,毫不犹豫的,通通以华语教学。就因为这样,各籍贯学生方能摆脱方言私塾时代同籍贯学习的情况,跨籍贯聚在一起学习。华语的作用在此可见。至于华语说得好不好,与马来语说得好不好一样,完全看个人资质,家长也好校方也罢没必要追求完美。

推广华语,也间接促进跨籍贯间通婚。如今,许多孩子都在双籍贯家庭长大。多数双籍贯家庭干脆以华语沟通。此又是华语的一大贡献。当然,也有孩子因而谙多种方言,多懂一语,也算是美事。

华语诚重要,方言不必弃一旁。所谓方言,其实是母语。母语是祖先传下之语,身为子孙,岂可忽略?同籍贯间,以方言相互谈正经事或说三道四,天经地义也。

甚至,有人还能办到以方言思考作文。当然,那是长期以方言阅读的习惯所致,若方言使用程度脱不了日常琐事范围,只懂得方言俗语,不晓得方言“文读”,那欲贯彻“我手写我方言思”还真不容易。现代中文书面语规范不及旧时文言文严谨,加上许多人没受文读训练,只惯以方言口语思考,文章里头不规范方言词汇随处可见。严重者,甚至有完全看不懂之虞。不懂得吴语,读《海上花列传》会头昏眼花,何况《海上花列传》只是在对白里用上吴语。而那些如香港的某些报章甚至在正式报导上全文以广府话书写,叫人怎么读呢?学了中文读不懂“中文”,怎么办?

我们华裔马来西亚人,身处多语环境。一方面要融入社会,一方面要保留祖先遗物。有时还真的顾此失彼。撇开网络或面子书等不谈,在现时生活里,华语文愈发少用。我们能保住多少,就多少吧。当然,国内各籍贯会馆若尚重视方言母语,从今日起,就以母语开会吧!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東甲炒蝦面 Fried Prawn Mee @ Tangkak

大城堡的 Le Pont Boulangerie et Cafe@Sri Petaling

巴生大肥麵粉糕 Fatty Mee Hoon Ker @ K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