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贝宝PayPal取得

雜誌《品牌與連鎖》作品: 麵包恩仇錄

面包,虽发源自中东,惟对亚洲人而言,也算是西方传来的食品。西方世界人人爱吃汉堡、热狗、三文治,这些,通通都是面包食品。大家皆知,亚洲人常吃米饭,而面包就等同于西方人的米饭。

当然,狭义的面包往往指常见的白面包等。而广义的面包,其实包括了中东印度人爱吃的〔馕〕等种种由面团发酵的食品。

华人传统面食多样,有包子、馒头、发糕等,就是没面包。我们现在所谓的面包,是明末清初由西方传教士传入华裔祖籍地-中国的。

目前,世界各地,许多人每天的食谱都少不了面包。在本地,许多人的早餐,都是面包。不管是有馅无馅切片,形形色色,都广受欢迎。

不仅如此,本地有种特色面包,即海南式烤面包。这种面包,曾几何时,但凡有海南人咖啡店之处,都有售卖,全马各地,就连新加坡,都能吃到。虽然是〔红毛种〕,却已在此处落地生根,涂上本地才有的加椰酱,〔变种〕成了海南式。吃海南式烤面包,配上本地特色海南咖啡,再加上半生熟蛋,这道早餐,十足美味。商人点子多多,看中马来西亚人,不分种族,都对烤面包和海南咖啡情有独钟,就开了装潢新颖的新式海南咖啡连锁店。这些咖啡店,可说是卖环境,沙发少不了,更备有无线上网,不出几年,如雨后春笋,开遍全马各地。当中,某著名品牌,更是打入国际市场,而且站得蛮稳,可说是光耀大马,是值得参考的经典例子。

固然,烤面包随处都有卖。但很多家庭还是较喜欢自买,然后在家里慢慢享用。本地各霸级市场及杂货店,若不卖面包,就好像不欢迎人去他们的店一样,还真是不可思议。

本地最著名的白面包生产商,大概就是〔加迪那〕(Gardenia)了。曾经,本地人想吃好吃的切片白面包,就会想到〔加迪那〕。〔加迪那〕就是有办法,把其品牌形象,深深烙在消费者心中。这招使〔加迪那〕曾称雄本地切片白面包市场十数载,〔加迪那〕因而风光一时。当然,品牌只是外表,俗语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要产品吃香,除了塑造品牌务必使其〔金玉其外〕之外,万万不可〔败絮其中〕。〔加迪那〕就是深谙这道理,故其所制造的面包,都保持良好水准,不只像之前所提到〔金玉其外〕而已,还升级至〔真金不怕烘炉火〕,不怕你鉴定品质,只怕你不吃。据非证实估计,公元二零一二年六月,〔加迪那〕的马来西亚市场占有率达高达百分之六十五以上,可见此品牌之成功。

自公元一九八六年起,〔加迪那〕已在本国投资了近马币八十亿元。该公司在巴生谷沙亚南设有五间产房,十二条生产线,员工人数两千五百。其中两千两百位都是马来西亚人。算算该公司也为马国经济贡献良多。年产平均一百万包的切片白面包,医保许多消费者的肚子。

〔加迪那〕成功归功于三因素:1)塑造良好品牌形象 2)很广的销售渠道 3)随时调整价格应付竞争。该公司拥有整千辆卡车,日日夜夜从各厂把新鲜出炉的面包输送至全国各地整二万间的销售点。而那些逾期仍未被卖出的面包则会被〔加迪那〕公司回收。这些回收面包大概有百分之五至十五。公司设有电脑软件监督面包回收率,管理层随时能依面包回收率高低来调整生产量,这能有效避免浪费节省成本。

〔加迪那〕在零售市场威风多年,现在正部署打开企业市场。各酒店、连锁餐厅、航空公司等都是公司的新销售对象。

细细追溯〔加迪那〕历史,这品牌发源自沙巴,乃由某美国商家所创。尔后被新国公司〔佳福集团〕(QAF)所拥有。〔加迪那〕于公元一九八六年推出第一批产品,大获好评,从此踏上青云之路。千禧年后,公元二零零一年,〔佳福集团〕为了获政府机关发出制造执照,而把马来西亚〔加迪那〕(Gardenia Bakeries (KL) Sdn Bhd)的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卖给本地巨企-〔国家稻米公司〕(BERNAS),但〔佳福集团〕仍持有马来西亚加迪那集团的百分之七十的股权。〔国家稻米公司〕的大股东是著名的企业家-赛莫达先生。赛先生近年来频频出手收购不同公司,故当〔国家稻米公司〕收购〔加迪那〕的百分之三十股权时,众人皆热论纷纷。

〔加迪那〕统治国内面包市场期间,有间〔银鸟〕公司也曾飞来,欲分一杯羹。〔银鸟〕集团生产的是Hi-5牌切片白面包,但久战之下,还是无法撼动〔加迪那〕的地位。其实,Hi-5的业务也曾经蒸蒸日上。资料显示,Hi-5曾于二零零五年占有百分之二十七的市占率,较公元两千年的百分之九已算大跃进了。不过,最近几年,该品牌似乎已渐渐销声匿息了。

何处有元宝,人人皆觊觎。公元二零一一年,马来西亚的面包市场迎来了一位巨人-〔麦细磨〕(Massimo),该品牌来势汹汹,有非打到〔加迪那〕方休的气势。〔麦细磨〕的面包厂设在巴生港口,与其面粉供应商〔联邦面粉厂〕近在咫尺,单单运输费就省了许多,占了优势。不说君不知,〔麦细磨〕也是〔联邦面粉厂〕的子公司,而〔联邦面粉厂〕的大老板就是鼎鼎有名的马来西亚新山大富豪-郭鹤年郭老先生了。面包厂就在面粉产旁,这是一流的商业策略。刚刚推出时,同款的面包,〔麦细磨〕就比〔加迪那〕的便宜了几毛钱,惹众人抢购。

〔麦细磨〕不仅是新兵,其实也算是小兵。其运输车队数量不比〔加迪那〕,只有约两百辆货车。这些车队天天把产品输送至怡保、槟城、马六甲、芙蓉。其主要销售点是粮食店与中药店。论销售渠道,肯定比不上〔加迪那〕,即使是论生产线,〔麦细磨〕也只有那么一条,而〔加迪那〕的足足多了十二倍之多。荡然,这是非战之罪,毕竟〔麦细磨〕只打了短短两年战,现在论输赢,还言之过早。何况,〔加迪那〕与〔麦细磨〕,虽说是对手,也挺勉强,毕竟两者现在的规模实在差得远。

其实,不久前,有流言盛传,该流言牵涉到〔加迪那〕和〔麦细磨〕这两间公司。〔加迪那〕之股东〔国家稻米公司〕的股权有变更,辗转下,控制权落入马来裔企业家赛莫达手中,之后短短时间内,〔加迪那〕就停止向我国巨富郭鹤年的〔联邦面粉厂〕拿面粉,而郭鹤年就推出〔麦细磨〕品牌与〔加迪那〕分庭抗礼。流言里,双方的公司股东背景通通成了焦点,被人写成是华巫两种族间的企业战争,只因双方都属不同种族。当然,流言毕竟是流言,纯属〔大胆假设〕。俗语说,遥远止于智者。真相其实就像种子一样,深埋土中,往往需时才会开花结果,其时就是所谓的〔真相大白〕时刻了。不过,流言所造成的损失,使〔加迪那〕公司也乱了阵脚,急急发文告澄清,惟破坏已形成,需时修复矣。

虽说〔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身为消费者,当然不愿见一虎坐大。消费者千期万盼成为那渔翁,从〔鹬蚌相持〕的局面中〔得利〕。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東甲炒蝦面 Fried Prawn Mee @ Tangkak

大城堡的 Le Pont Boulangerie et Cafe@Sri Petaling

巴生大肥麵粉糕 Fatty Mee Hoon Ker @ K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