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贝宝PayPal取得

友誼、合作、發展、共贏

写起这篇关于中国与马来西亚之间的林林种种,我不禁想起了往生多年的祖父。我是马来西亚人,祖父则乃堂堂正正的“中国人”。他生于中国,长于中国,自认为“唐人”(华人),一生效忠“唐山”(马来西亚闽南人对中国大陆的称呼)。有时我想向祖父他们这些海外华人移民,如此喜欢用“唐人”“唐山”这些词,想必是对曾威震天下唐帝国的一种缅怀。一生忠于“唐山”,祖父却须在“番地”谋生,兼且在此开枝散叶,慢慢适应了此地环境气候,最后还葬在距故乡永春千里之外的“昔加末”,他生前可能想也想不到吧?所谓的天时地利人和,若祖父碰上今天经济蓬勃发展的中国大陆,商机遍地,他也不必那么辛苦漂洋过海,可有多些时间陪陪父母家人。儒家四书之《论语》有云,孔子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若能选,谁又想远离双亲独自在外漂流呢?

说起华人下南洋,据说,中国唐宋时,已有人自中国大陆往这里定居,但可能人数尚微,不足为道。明朝时中国大陆又来了一堆人在此处定居。我曾在马六甲生活一段日子,当年乘搭巴士时往往会经过三宝山,该山华语虽名曰三宝山,但马来人却称之为“华人山”(Bukit Cina)。三宝山之三宝为三宝公郑和的尊称。三宝公郑和七下西洋,至今仍是壮举,即使是今人,也鲜有三宝公的那种魄力与能耐。跟随郑和公下西洋者人数众多,当中不少在本地落地生根,娶土著为妻,无意间产生了新族群,说马来语,吃马来餐,却在生活中奉行华人传统文化习俗的峇峇娘惹族群。若参观他们的旧居,可以看到祠堂,或祖先牌位等,峇峇娘惹文化是马来西亚的一大特色。当年我上国语课,得知本国有本历史著作“马来纪年”,里面许多故事都与中国有关。其中一则故事是明朝皇帝把公主汉丽宝嫁给马六甲王朝苏丹,是当年中马两国的一桩美事。明朝过后,华人分阶段陆续南来,高峰期是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本地华人城镇一个接一个涌现。比起其他人,祖父则稍迟方来。

明王朝三宝公下南洋是为建交,而非来侵略或剥夺资源。我认为,这才是真正国与国之间的君子之交,因为之后,来自西方的一堆航海大国如葡萄牙荷兰英国等都是来这里殖民抢资源的,与明王朝的作风形成很大对比。明王朝与马六甲王朝固然是属朝贡关系,即马六甲每年向明王朝进贡南洋珍宝,但这并非单方面的只取不还。儒家之作《礼记》有云:“礼尚往来,来而不往非礼也。”明王朝继承中国政统,想当然不会弃礼仪而不顾,往往回礼较所收下之物更为丰富,故朝贡体系实为双赢之道,各国各取所须,彰显中马两国间的友谊。今天,国与国之间平等往来,亚洲已无朝贡体系,中马两国也已不再是当初的王朝政府,已由现代政权所统治。纵然如此,双方仍没忘记数百年来得来不易的友谊,虽然双方友谊曾中断一时,但经及时修补,很快就和好如初。两国领导人互访在今天更是平常事。而从前的朝贡模式,放在今天,就是你进口我的棕油、橡胶,我进口你的“中国制造”、芦柑等,我们一起互惠互利、我们继续共赢下去。然后,两国又互设产业园。你在我家设立钦州产业园,我在你家经营关丹产业园,我们聘用双方的人才,养起了不少家。所谓“礼多人不怪”,中国政府甚至还送上了国宝-熊猫,这礼物非常贵重,中国政府诚意绵绵。我国国人也正等着这对熊猫到来,届时熊猫馆一定大热矣!

中马两国经济与贸易往来之历史非常悠久。数世纪以来,都有来自中国的商船停泊在马六甲港口,或是经商,或是休息。如今,南中国海海域不时都能打捞到中国古代沉船,而马来西亚境内也常常有中国各古朝代的瓷器与陶器出土,这些都是中马两地古时频繁来往的“证据”。所谓的“证据”,也能从语言里窥得一二,马来语里就有许多汉语(闽南语)词汇,如茶、如面、如足够等,一一细查,会令人惊叹不已。今天的马六甲已非港口,但两国间经贸合作反而愈加频密。如今,中国已成了马来西亚最大的贸易伙伴,而马来西亚则是中国来自东盟最大的贸易伙伴,这很难得,是一种无法言喻的信任。在这之前的中国改革开放初期,曾有不少马来西亚商人趁前往中国投资。他们直接参与中国经济腾飞三十多年的奇迹,本身也在中国闯出一片天。而在更早的二十世纪初期至中期,马来西亚当时尚由英帝国殖民,这里的华侨,如我祖父等,赚了钱,必送一笔回去中国故乡,以行动来感恩。至于那些事业有成至大富大贵的华侨,就做得更多,在中国故乡建路建桥建学校,如著名华侨陈嘉庚先生就在其故乡建立了集美学府和厦门大学。值得一提的是,近年厦门大学更宣布将在马来西亚办分校,算是回馈吧!有些华侨甚至还尽力资助民族独立运动,推翻彼时中国的专制王朝政体,建立民主中国。所以,华侨在中国近代建国史中,无论是经济发展还是政治发展,实实在在可赠予四字牌匾 -“功不可没”。

其实,两国合作又岂止于经济贸易教育等。近年来,中国游客成了马来西亚的主要游客来源。身处各旅游景点,耳朵躲不过中国腔普通话。犹记得我尚就读小学时,马来西亚政府开放探访禁令,身边亲友当时很热衷回中国故乡探亲,还要把礼品大包小包的带过去。步入西元两千年后,反而轮到许多中国亲友来此处探亲了,也轮到他们把大包小包礼品送给我们。这些变化都一一由我们这些海外亲戚验证,而最大的改变是,中国亲友的物质生活条件比从前好得多了,而这些进步也不过是短短十多年间的事情,他们可谓有福。我们这些海外亲友看在眼里,也为他们感到高兴。当然,神州大地旅游配套,在本地仍红得很。

祖先生于动荡时代的中国,也许不曾想过中国今天会发展得这么好。如今他们的故乡已太平繁荣了,而我们这些后代在马来西亚也活得很好,他们泉下有知,足以感到欣慰了。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東甲炒蝦面 Fried Prawn Mee @ Tangkak

大城堡的 Le Pont Boulangerie et Cafe@Sri Petaling

昔加末兩天一夜或一日游美食與華教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