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28, 2014

當宗教不再純粹是信仰

宗教功能本是为普罗大众提供信仰。宗教祖师爷把教义教导给信众,而信徒可以祖师教导之言或宗教经典为依据以作身心灵修炼所用。

当宗教祖师的徒子徒孙渐多后,为了便于管理,宗教就有了组织形式,建立各种制度等,方便传播教义和管理信众。神职人员就是因宗教组织而生的职位,以从事诠释经典教导信众等等的工作。

当宗教成了一种拥有严密制度的组织后,宗教可说已是以“人”为中心,事事都离不开人。譬如,组织要生存,就须有信徒,故广招信徒成了必要。而确保信徒不离开组织,也是宗教组织的工作,最基本的就是要信徒把某些教义当教条,把宗教教条融入信徒生活里,信徒万万不可违背,违背就须受惩。说实话,这根本是变相的“恐吓”。此时,宗教可说已变了质,失去了原有旨在教导信徒锻炼身心灵的用意,反而成了玩“抢地盘”游戏的组织,所谓的“政治化”也。

回教的唯一一部经典乃收集一连串通过穆圣口中所出天启句子(Ayat)的《古兰经》。古兰经的部份句子成了回教徒的教条,不过稍嫌不足以成为可应付整个社会,就以不同版本的《圣训》补上。《圣训》地位仅次于《古兰经》,成书目的为记录穆圣及圣门弟子言行举止供信徒参考,值得一提的是,有学者从历史角度声称百分之九十九的《圣训》都是伪造的。其实,回教法完全采自《古兰经》的其实并不很多,《古兰经》只贡献回教法的基础而已,而且并不精确,有许多灰色地带,任人依景诠释。

穆斯林在不同的社会与地域都有不同的信仰方式。极端者就如塔利班,其领导班子凭自己对穆斯林社会的完美想象图以暴力建立起“神圣完美无暇”的伊斯兰国度。温和的穆斯林则就勤力行五功来作身心灵锻炼。在印尼这世俗政权国度,就可见到有不同面貌的穆斯林,有极端主义团体,但多数的穆斯林都活得很世俗。我国上世纪八十年代前的穆斯林也生活的比较世俗,去舞厅、喝啤酒的穆斯林大有人在,他们的宗教色彩不浓。

今日,我国穆斯林的世俗一面渐渐消退,“回教”课题渐渐已成使我国社会继续分裂的毒瘤。马来社会爱把回教当作身份象征,回教已非纯粹是对真主的信仰,回教反而多了“制造”马来人身份的功能。令人惊讶的是,马来社会对政府所成立的宗教警察机构好像并不在意!毕竟这些机构所做的一切,都大大干涉了穆斯林的私生活。这些宗教警察可以随时捉拿他们认为不守教规的穆斯林。从这里可看出,在我国,身为穆斯林,似乎不纯粹是学习如何荣耀真主这么简单,生活上还须受宗教警察诸多管制,或不在“主麻日”去清真寺礼拜就会受穆斯林社会大力抨击等等。这些都是以恐吓方式来控制信徒的行为,与《圣训》里穆圣以智慧和温和态度处理事情有着天渊之别。

且让我们看看回教与佛教的分别。佛教也有戒律,佛教强调入寺的僧人须遵守戒律。僧人犯戒,其师父就会处罚该弟子,而该僧人也会名誉扫地,受社会排斥。但佛教戒律对非沙门中人完全不起约束的作用。入世间的佛教徒,完完全全有自由选择要不要遵守佛教五戒。原因很简单,真有心要提升自己的心灵境界,是自然而然的会去守戒,何必要求他人从旁监督?

所以,回教在本地已成了控制穆斯林的工具。我国马来人思考任何事,都惯性的不能超脱狭隘的教义范围。他们完全不敢涉猎其他宗教的书籍思想,就只因怕受到回教权威的对付,甚至是须面对来自马来社会的强大舆论压力。笔者在跨宗教交流论坛与各宗教信徒交流时,碰到不少马来人,对佛教的知识几乎是零。有些甚至还不能分辨宗教和华人文化的区别,以为十二生肖是佛教的东西。前往书局参观,十之八九的马来文著作都是关于回教的书籍。有者甚至还认为,穆斯林需要确保周遭环境都遵守回教教义,所以虽然啤酒节禁止穆斯林参加,但身为穆斯林,有必要阻止啤酒节的宣传,甚至有朝一日把啤酒赶出马来西亚。

问题是,身为信徒,若不涉猎本宗教外的思想,就跟本无法对自己的信仰有新心得,这对宗教师尤其重要。宗教师如果只是重新讲解其他人的诠释,那多一个宗教师与少一个宗教师根本无差。我们举儒教为例,儒教经过隋唐禅宗各派的思想冲击后,在宋一代终于出现了新的诠释方法,宋朝一班大儒终于开拓了儒教关于性理的新领域。早期的回教文明之所以辉煌一时,就是拜回教学者不抗拒接触古埃及、希腊、罗马、印度思想所致。这也是前首相马哈迪呼吁马来人以英语文学数理的原因,他的本意就是要马来人不成为思想僵化的回教徒,而是仿效早期回教徒勇于涉猎他家思想的精神。

在我国,政府的教育政策是,只要非回教徒去了解回教,而不让回教徒了解其他宗教。这根本对国民相互了解完全没帮助。原因很简单,这些都是单向的。真正的了解应该是双向的才对。政府应该了解,让回教徒了解其他人的宗教,只会对回教徒本身有好处。担心回教徒因而失去回教信仰是很可笑的事,那是“毫无信心”的表现,也是“失去地盘”的心态。

Friday, October 24, 2014

友誼、合作、發展、共贏

写起这篇关于中国与马来西亚之间的林林种种,我不禁想起了往生多年的祖父。我是马来西亚人,祖父则乃堂堂正正的“中国人”。他生于中国,长于中国,自认为“唐人”(华人),一生效忠“唐山”(马来西亚闽南人对中国大陆的称呼)。有时我想向祖父他们这些海外华人移民,如此喜欢用“唐人”“唐山”这些词,想必是对曾威震天下唐帝国的一种缅怀。一生忠于“唐山”,祖父却须在“番地”谋生,兼且在此开枝散叶,慢慢适应了此地环境气候,最后还葬在距故乡永春千里之外的“昔加末”,他生前可能想也想不到吧?所谓的天时地利人和,若祖父碰上今天经济蓬勃发展的中国大陆,商机遍地,他也不必那么辛苦漂洋过海,可有多些时间陪陪父母家人。儒家四书之《论语》有云,孔子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若能选,谁又想远离双亲独自在外漂流呢?

说起华人下南洋,据说,中国唐宋时,已有人自中国大陆往这里定居,但可能人数尚微,不足为道。明朝时中国大陆又来了一堆人在此处定居。我曾在马六甲生活一段日子,当年乘搭巴士时往往会经过三宝山,该山华语虽名曰三宝山,但马来人却称之为“华人山”(Bukit Cina)。三宝山之三宝为三宝公郑和的尊称。三宝公郑和七下西洋,至今仍是壮举,即使是今人,也鲜有三宝公的那种魄力与能耐。跟随郑和公下西洋者人数众多,当中不少在本地落地生根,娶土著为妻,无意间产生了新族群,说马来语,吃马来餐,却在生活中奉行华人传统文化习俗的峇峇娘惹族群。若参观他们的旧居,可以看到祠堂,或祖先牌位等,峇峇娘惹文化是马来西亚的一大特色。当年我上国语课,得知本国有本历史著作“马来纪年”,里面许多故事都与中国有关。其中一则故事是明朝皇帝把公主汉丽宝嫁给马六甲王朝苏丹,是当年中马两国的一桩美事。明朝过后,华人分阶段陆续南来,高峰期是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本地华人城镇一个接一个涌现。比起其他人,祖父则稍迟方来。

明王朝三宝公下南洋是为建交,而非来侵略或剥夺资源。我认为,这才是真正国与国之间的君子之交,因为之后,来自西方的一堆航海大国如葡萄牙荷兰英国等都是来这里殖民抢资源的,与明王朝的作风形成很大对比。明王朝与马六甲王朝固然是属朝贡关系,即马六甲每年向明王朝进贡南洋珍宝,但这并非单方面的只取不还。儒家之作《礼记》有云:“礼尚往来,来而不往非礼也。”明王朝继承中国政统,想当然不会弃礼仪而不顾,往往回礼较所收下之物更为丰富,故朝贡体系实为双赢之道,各国各取所须,彰显中马两国间的友谊。今天,国与国之间平等往来,亚洲已无朝贡体系,中马两国也已不再是当初的王朝政府,已由现代政权所统治。纵然如此,双方仍没忘记数百年来得来不易的友谊,虽然双方友谊曾中断一时,但经及时修补,很快就和好如初。两国领导人互访在今天更是平常事。而从前的朝贡模式,放在今天,就是你进口我的棕油、橡胶,我进口你的“中国制造”、芦柑等,我们一起互惠互利、我们继续共赢下去。然后,两国又互设产业园。你在我家设立钦州产业园,我在你家经营关丹产业园,我们聘用双方的人才,养起了不少家。所谓“礼多人不怪”,中国政府甚至还送上了国宝-熊猫,这礼物非常贵重,中国政府诚意绵绵。我国国人也正等着这对熊猫到来,届时熊猫馆一定大热矣!

中马两国经济与贸易往来之历史非常悠久。数世纪以来,都有来自中国的商船停泊在马六甲港口,或是经商,或是休息。如今,南中国海海域不时都能打捞到中国古代沉船,而马来西亚境内也常常有中国各古朝代的瓷器与陶器出土,这些都是中马两地古时频繁来往的“证据”。所谓的“证据”,也能从语言里窥得一二,马来语里就有许多汉语(闽南语)词汇,如茶、如面、如足够等,一一细查,会令人惊叹不已。今天的马六甲已非港口,但两国间经贸合作反而愈加频密。如今,中国已成了马来西亚最大的贸易伙伴,而马来西亚则是中国来自东盟最大的贸易伙伴,这很难得,是一种无法言喻的信任。在这之前的中国改革开放初期,曾有不少马来西亚商人趁前往中国投资。他们直接参与中国经济腾飞三十多年的奇迹,本身也在中国闯出一片天。而在更早的二十世纪初期至中期,马来西亚当时尚由英帝国殖民,这里的华侨,如我祖父等,赚了钱,必送一笔回去中国故乡,以行动来感恩。至于那些事业有成至大富大贵的华侨,就做得更多,在中国故乡建路建桥建学校,如著名华侨陈嘉庚先生就在其故乡建立了集美学府和厦门大学。值得一提的是,近年厦门大学更宣布将在马来西亚办分校,算是回馈吧!有些华侨甚至还尽力资助民族独立运动,推翻彼时中国的专制王朝政体,建立民主中国。所以,华侨在中国近代建国史中,无论是经济发展还是政治发展,实实在在可赠予四字牌匾 -“功不可没”。

其实,两国合作又岂止于经济贸易教育等。近年来,中国游客成了马来西亚的主要游客来源。身处各旅游景点,耳朵躲不过中国腔普通话。犹记得我尚就读小学时,马来西亚政府开放探访禁令,身边亲友当时很热衷回中国故乡探亲,还要把礼品大包小包的带过去。步入西元两千年后,反而轮到许多中国亲友来此处探亲了,也轮到他们把大包小包礼品送给我们。这些变化都一一由我们这些海外亲戚验证,而最大的改变是,中国亲友的物质生活条件比从前好得多了,而这些进步也不过是短短十多年间的事情,他们可谓有福。我们这些海外亲友看在眼里,也为他们感到高兴。当然,神州大地旅游配套,在本地仍红得很。

祖先生于动荡时代的中国,也许不曾想过中国今天会发展得这么好。如今他们的故乡已太平繁荣了,而我们这些后代在马来西亚也活得很好,他们泉下有知,足以感到欣慰了。

Monday, October 20, 2014

Ajaran Buddhism yang paling asas

Dari forum2 Facebook saya mendapati bahawa ramai kaum Melayu di sini tidak faham langsung ajaran Buddhism. Dan mereka sentiasa keliru dengan Buddhism dan Budaya Cina. Jadi saya cuba menerangkan di forum2 demikian. Dan di blog ini sekali lagi saya akan copy and paste apa yang saya telah terangkan. Saya harap penerangan saya akan memberi sedikit pengetahuan asas kepada pembaca2 artikel ini.

1) Sebernanya kalendar haiwan yang digunakan oleh kaum Tiong Hua dulu tiada haiwan. Yang pentingnya bukan haiwan, tapi maksud 12 belas "unit"(di zhi) itu. Haiwan di sini merupakan simbol untuk orang hafal 12 unit itu dengan mudah. 12 unit(di zhi) itu biasanya mewakili 12 bulan. Kalau tambah dengan 10 tian gan, 1 tian gan + 1 di zhi mewakili 1 tahun, sampai ke 60 tahun.. Lepas 60 tahun, maka mula satu circle yang baru. Itu kalender Cina.

2) Aliran Teravada Buddhism yang memasuki China dulu, tetapi aliran ini tidak berapa popular di China sebab cara pemikiran aliran itu tidak match dengan cara pemikiran orang China. Lepas itu aliran Mahayana Buddhism masuk China dan ajaran Mahayana diterima oleh ramai orang China sebab ada persamaan di antara Mahayana Buddhism dengan Tao dan Confucianism di China. Lepas tu Buddhism di China menghasilkan aliran yang unik sekali yang hanya terdapat di china iaitu Zen Buddhism (Chan).

Kini walaupun ramai kaum Tiong Hua di Malaysia kata mereka Buddhist, tetapi sebenarnya mereka penganut Confunianism, Tao, Buddhism dan Shamanism (bomoh).

3) Buddhism ada konsep2 seperti lapan lapisan kesedaran(consciousness). Org biasa hanya dapat mengesan lima lapisan yang pertama.. Kalau lama practice meditation dengan cara yang betul seseorang itu boleh merasai lapisan keenam iaitu 6th sense. Mungkin boleh menperolehi kuasa ajaib di tahap ini juga..tapi itu tidak penting sebab apa2 kuasa mungkin corrupt minda seseorang jadi Buddha kata jangan pedulikan kuasa yang you peroleh. Kian lama melatih kian dapat memasuki lapisan yang lebih mendalam lagi iaitu kesedaran ketujuh dan kelapan yang umpama Subconscious Mind tapi dalam kontext Buddhism terdapat banyak lagi function bagi lapisan ketujuh dan kelapan. Lapisan kelapan itu kita panggil Ayala Consciousness dimana di sini karma kita disimpan dan akan dibawah ke next life. Proses ini tidak akan berhenti walaupun u sudah meninggal , ia akan berhenti bila u dapat Enlightenment dan tidak perlu lagi dilahirkan. Karma itu sebernanya reaksi anda ke atas sesuatu perkara.

4) Buddha tidak ajar kita sembah tuhan...Buddhism itu ajaran spiritual...untuk belajar proses2 minda kita....nak tahu lebih banyak kita kena practice Meditation iaitu sunyikan minda anda.sehingga tidak ada apa2 pemikiran lagi...itu latihan kena buat selama-lamanya sehingga u boleh mencapai "tidak ada permikiran langsung" dengan mudah..sampai ke satu tahap dimana sebelum apa2 emosi seperti kemarahan atau kegembiraan muncul, u dpt mengesan emosi2 itu n tahu punca2 emosi itu dgn pantas sekali, sampai u dpt membuat keputusuan macamana nak handle emosi2 itu...Dan itu0 belum lagi Enlightenment... nak Enlightenment... u kena merasai lebih mendalam lagi.

Thursday, October 16, 2014

Kadangkala tiada kena mena dengan Racism


Satu hari saya ternampak iklan ini di Gemencheh atau Gemas(dah lupa yang mana satu). Syarikat ini nak mengupah Graphic Designer, tetapi kerja ini hanya terbuka kepada kaum Melayu sahaja.

Saya tidak rasa ada apa yang tidak betul dengan iklan ini. Saya tidak marah pun. Mungkin syarikat itu ada sebabnya untuk mengambil kaum Melayu sahaja. Tapi saya jangka kalau iklan ini disebar di Internet, mestilah dia jadi topik hangat dan ramai orang akan mengutuk bahawa syarikat ini "Racist". Sebab syaratnya bukan Bahasa, tetapi Kaum. Kita boleh belajar mana2 satu bahasa bila2 saha, tetapi identiti kaum kita sudah ditetapkan oleh Tuhan semasa kita lahir. 

Ada syarikat yang hanya ingin mengupah orang yang fasih Bahasa Mandarin atau boleh membaca/menulis dalam Bahasa Cina. Ini pun tidak berunder perkauman. Sebab diaorang tidak menghad kepada sesuatu kaum sahaja. Pada hari ini, ramailah kaum Melayu dan India atau Iban/Sandakan yang pandai bercakap Bahasa Mandarin. Seramai 13% pelajar di SRJKC adalah terdiri daripada kaum bukan Cina dan kebanyakannya kaum Melayu. Jadi, kalau kefamaman bahasa itu dijadikan syarat untuk diupah, tidak semestinya perbuatan ini bersifat perkauman.

Sebenarnya, asas negara kita dari hari yang pertama sudah berunsur perkauman. UMNO itu wakil Melayu, MCA wakil Cina, MIC wakil India. DAP pun dianggap sebagai wakil cina pembangkang. Setiap tahun bajet/belanjawan mesti ada agenda-agenda yang membantu bumiputra. Yang kita tahu, banyak sektor yang hanya menerima Kaum Melayu sahaja. Nak ambil kerajaan punya kontrak? Pasti kena melalui kaum Melayu. Ini semua bukan rahsia. Ini seluruh dunia pun tahu.

Syarikat ini agensi kerajaan kot? Ha ha.

Monday, October 13, 2014

雜志《品牌與連鎖》作品: 卡巴星

马来西亚社会以多元种族、宗教与文化闻名。西马的三大种族之一为印度人。但印度人通常凡指来祖先自印度大陆的人。而有一种印度人,男性总包着状似洋葱的头 巾,上一代的华人都爱称他们为“孟加里”,意思是孟加拉人。他们被称谓孟加拉人很冤枉,因为他们都非孟加拉人后裔,他们其实是“锡克人”,祖先来自印度旁 遮普地区,论族裔是属于旁遮普人,因绝大部分信奉锡克教,故被统称为锡克人。

男性锡克人十之八九都姓Singh,本地译为“星”,中国地区则译为“幸格”。本地人对“星”不陌生,因为有好几位杰出国民都是“星”“星”声的,其中就包括了最近因车祸而离开人间的民主行动党元老卡巴星。卡巴星是第二代国民,言下之意就是其父亲是印度来的移民。

对马来西亚人而言,卡巴星可谓传奇。他曾经当了整二十一年的槟州日落洞国会议员,连续几届大选都不败,因而被冠上“日落洞之虎”的外号。最 近回教法和回教断肢法课题闹得沸沸扬扬,其实算是“炒旧菜”,而卡巴星最令人记忆深刻的就是数年前那句“若要成立回教国,请先跨过我的尸体”的话,是民主 行动党内最坚决抗议在本国落实回教法的人。除了反回教断肢法,卡巴星先生也可算是国内最反对死刑的政治人物。他曾经帮助许多人逃过死刑。不过,他这位正义 凛然的人有时还是会很生气一些严重罪犯行为,所以他也曾呼吁处死那些强奸女童的罪犯。

其实卡巴星先生也曾于西元2005年遇上大难,恰巧也是车祸,当时他吉人自有天相,大难不死。可惜的是他虽保住了命,却保不住了行动自由。那场车祸后,卡巴星先生须坐轮椅活动,过着残障人士的生活。惟这并没摧毁他的斗志,他并没自暴自弃,反而在政坛和法律界愈战愈勇,奋斗精神可嘉,是许多人的榜样,大家应该好好向他学习这股“正能量”,千万不要动不动就去自杀。

卡巴星先生其实算是精英,他中小学时期所就读的学校,是成立于西元1852年的沙维尔学院(St Xavier Institution),该学院是全马最早的学校之一,历史非常非常悠久,可算是名校。在卡巴星求学的那个年代(他生于西元1940 年),能读完中学的人寥寥无几,上大学更是许多人所不敢去想的事,卡巴星却有本事在名校完成中学课程,更取得资格在新加坡的马来亚大学念法律系,证明了他 的的确确是人中龙凤。他在大学求学时,就已充分发挥了他的领导才华,曾当选学生会的主席。他的“反对党”作风也是在就读大学时期获得启蒙的,他曾因抗议校 方对每位新生发出“政治正确命令”而被禁止进入学校宿舍。从卡巴星的例子可看出,某些人的确一早就预订了自己将来会走的路。

当 卡巴星成了合格律师后,所打的官司全都属于是那种难啃的骨头,其中就包括了人民公正党精神领袖-安华的著名鸡奸案。这些令人瞩目的案件败数很高,其他律师 通通都不敢接,惟有卡巴星才敢接。卡巴星的团队也不只是接这些棘手大案而已,他最出名的还是为许多社会低下阶层人士打诉讼,而且还立下了不少成功的先例, 是真正的人民英雄。

身 为国会议员的卡巴星,也曾因为为民请命而被逐出国内数次。当年卡巴星不分种族为维护华小,反抗政府不合理的行为,结果于茅草行动时,被政府以内部安全法令 扣押监狱。卡巴星因这场茅草行动事件而被“国际大赦组织”成为“良心囚犯”。其实卡巴星去世前也身受另一件官司所纠缠,那是所谓的“煽动罪”,卡巴星受指 控发表欲起诉霹雳苏丹的言论,所以才被政府起诉。恰巧的是,卡巴星正是为了从吉隆坡赶往槟城出席隔天早晨的法庭审讯而途中遇难的。

卡 巴星与马来西亚皇室对着干并非头一遭的事。之前他就曾批评过身为最高元首的柔佛州苏丹-伊斯干达。卡巴星甚至为了帮某位受袭击的男子而起诉该苏丹,不过卡 巴星在这场官司中败给了苏丹,柔佛州苏丹高高在上,身为一介平民的卡巴星竟敢捋他的虎须,心胸不够宽大必然会怀恨在心,结果苏丹在胜诉后,就为他所养的其 中一只狗取名“卡巴星”好一泄心头之恨。

在 卡巴星的葬礼上,哭得最难过的人,应该就是林吉祥先生了。过去二三事年来,提到林吉祥,就会想起卡巴星;提到卡巴星,就会想起林吉祥,两位反对党先生简直 是孪生兄弟,分不开。两人就如英语所谓的TagTeam(双人最佳拍档)。如今卡巴星先走一步,林吉祥先生可谓痛失他最亲爱的同志,不难过就真的不是人。

两 人的缘分始于西元1970年。该年卡巴星开办了自己的律师楼,而他也是于该年加入民主行动党,林吉祥当时则已在民主行动党活跃多时。卡巴星入党的年份也是 五一三发生之后的年份,卡巴星从五一三事件里意识到种族政治的可怕,因此才会受民主行动党的多元理念感召而与该党“同在一起”。自此卡巴星与林吉祥两人就 合作无间,最后林吉祥为了卡巴星而退位让贤,让卡巴星也尝尝党主席的位置。卡巴星做了党主席后,民主行动党的际遇大大转好,在接下来的两届大选都大有斩 获,取得史上最佳的佳绩!

卡 巴星在民主行动党的政治生涯算是很成功,他加入党后,就在没几年后的大选受党委托披甲上阵,他获得上天的祝福,首个选战就赢了吉打州的州议席,虽然他失利 于同时竞选的国会议席,但比起很多人,他的政治旅途比较少荆棘,不算太坎坷,而且他父亲刚好去世,他本来打算退选,但经高层劝说下才上阵的,非常像是“天 意”。由于表现良好,卡巴星于西元1978年的大选更上一层楼,转换选区,受党委托竞选槟州日落洞国会议席,卡巴星再次风光胜出,开启了日后成为“日落洞 之虎”的路,众所周知,卡巴星之后就没离开该国会区,连续五届大选共二十一年为日落洞居民服务。

“人 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多数人都曾体会这个感受,大成就者更是会比常人多了重重的波折。卡巴星虽然在政坛和法律界都做得不错,他在政坛虽不至于“登上琼 楼最高层”,但身为反对党人物,他能当上民主行动党主席已可谓是“已近琼楼最高处”了,极为难得。西元1999年的那届大选就令日落洞之虎尝到了“高处不 胜寒”的滋味,一朝之间从坐了二十一年的宝座上摔了下来。不过正如之前所言,卡巴星是天生的斗士,他并没把这人生第一次的大败放在心上。很快的,他在新首 相上任后的西元2004年大选重振旗鼓,在新选区上阵,帮助民主行动党拿下武吉牛汝莪议席,是民主行动党成为国内最大反对党的大功臣。赢了大选议席后,在 同一年,卡巴星获党员青睐,终于当上了民主行动党的最高宝座-全国主席。

卡巴星虽然身在反对党阵营,但他也算当过“部长”,而且是“房屋与地方政府部部长”,那是马来西亚华人公会的“传统”部长职位。不过卡巴星的“部长”是“影子部长”,旨在玩一对一,监督真正的房屋与地方政府部部长的表现。

卡巴星是好律师,是好议员,也是好丈夫好父亲好爷爷,算是儿孙满堂,在华人眼中他可谓是福气满满了。他有五位孩子,全部都事业有成,几乎个个都跟随老爸的脚步,不是律师,就是国会或州议员。

卡 巴星走了,但人民并不想忘了这位坚持原则的猛虎。为“日落洞之虎”送别的人竟达数万人之多,个个还呼喊其名,可见卡巴星是多么的受人民欢迎。古代中国人会 为逝世者取谥号来为死者一生盖棺定论,而现代的做法则不同了。由民主行动党执政的槟州政府为了纪念卡巴星,把其中一条道路命名为卡巴星路,算是给卡巴星的 最后荣耀,使卡巴星在另一个世界也能开心的笑。也有人从所谓列宁主义、毛泽东主义、邓小平思想等受到启示,也发明了“卡巴星精神” (Karpalism),即表示一股像卡巴星般敢怒敢言和维护弱势者权益的精神。这个荣耀对卡巴星而言更大了。

卡巴星事迹

西元1940年6月28日:卡巴星在槟城乔治市出生。

西元1961年:    就读于新加坡的马来亚大学(如今的新加坡国民大学)。学生会主席。

西元1969年:    年29岁,在槟州成为合格律师,1月15日加入某间亚罗士打律师楼。

西元1970年:    年30岁,开办自己的律师楼。同年加入民主行动党。 同年7月与妻子“谷迷高尔”结婚。

西元1974年:    年34岁,竞选吉打州国州两议席。赢得州席输了国席。

西元1978年:    年38岁,首次当选国会议员。首次赢得日落洞国席。

西元1986年:    年46岁,起诉当时的最高元首柔佛苏丹伊斯干达。

西元1987年:    年47岁,在茅草行动中被政府以内部安全法令扣留。

西元1990年:    年50岁,极力反对马来西亚是回教国的说法。名言“要建回教国请先跨过我的尸体”。

西元1998年:    年58岁,成为当时被控鸡奸罪名的安华的辩护律师。

西元1999年:    年59岁,该年大选输掉盘踞21年之久的日落洞国席。大力反对登嘉楼落实回教断肢法。

西元2000年:    年60岁,因在西元1998年安华鸡奸案中发表有人迫害安华的言论而被控以煽动罪。

西元2004年:    年64岁,当选武吉牛汝莪国会议员。当选民主行动党全国主席。

西元2005年:    年65岁,1月28日遭遇车祸,从此行动不便,须坐轮椅。

西元2008年:    年68岁,再次当选武吉牛汝莪国会议员。

西元2009年:    年69岁,因威胁起诉霹雳州苏丹而被控煽动罪。成为房屋与地方政府部影子部长。

西元2014年:    年74岁,3月11日,煽动罪名成立。3月29日,因煽动罪而辞去民主行动党主席之职。4月  17日接近凌晨一点时于南北大道接近金宝处遭遇车祸当场死亡。槟州政府赠以州葬葬  礼。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建议州内某公路易名为“卡巴星路”。

Saturday, October 11, 2014

語言趣事

我成长于柔佛小镇昔加末。小镇乃典型华人小镇。到旧街逛逛,可见到许多典型的二战前的华人店屋,招牌上大大的中文字非常亮眼。许多店,除了“皮肤”与“面孔”外,“五脏六腑”早已换得七七八八。惟保留原汁原味的老店还不少,有些还是营运数十载的老招牌,非常难得。论耐力,老店或可与可口可乐或国际商业机器等国际公司媲美,论活力,老店无法匹敌,人家依旧活力无限,老店则已垂垂老矣。老店的年纪无法隐藏,店外顶端刻上建筑年份,算算就知道了,有些人生于同时,却比老店早走。

走完旧街,往新兴商业区看看,也是华人店铺占多数。若要说华人很会做生意,或者很爱做生意,大概这就是很好的证据吧。至于大大的中文字招牌,比起旧街,这里则比较少,反而是英文招牌占多,算是很平常了。在大城市华人云集区,所有店铺,在购物商场也好,在商业区也好,早就不在其招牌上放中文字了,即使有,也把字印得小小的,匆匆走过有时根本都未能留意到,这么多华人为此地经济发展贡献数十载,这种现象,是喜是悲?不过,我注意到,某专卖高级货的大型零售商店,无论在哪一个商场内,即便是在吉隆坡双峰塔阳光购物广场内,其店面的中文字肯定少不了。这样也好,方便了那些不识得英文或马来文的人。可是,新一代大马人,大概都懂得马来文和英文吧?想到这边,感到中文在本地的前途好像不太乐观,都不禁摇了一下。

所以说,小镇华人可说是“多数民族”,小镇则由一大堆马来甘榜包围。中国毛泽东主席有句名言-“乡村包围城市”,大概可贴切形容这情形,不过这句话在中国的意思在当年是属于某种军事策略。小镇华人里以福建人居多,说是福建人其实太过笼统,应该要说是闽南人才对。除了闽南人,小镇也有许多其他籍贯人士。各籍贯的先辈自设立了籍贯性质的会馆,如永春会馆、福莆仙公会、客家公会等会馆,甚至有客家村广西村等。每年清明扫墓,我都有仔细看看所经过的墓碑,从中可得知昔加末华人真的好多。毫无意外的,镇上著名的咖啡店理所当然由海南人经营,不离传统。日常生活中,依我亲身所见,华人间都常以闽南语交谈,可见闽南人还是占较多人数。其次是华语,在本镇,华语其实还蛮通用的。虽然有些非闽南籍贯者说起闽南语也流利非常,但华语之所以流行,也是因为这所谓的“普通话”起了沟通各籍贯者的作用。就像我本身也是在华语的环境里面长大,我在中小学时期,都没刻意去了解友人是何种籍贯,在我看起来大家都一样,就是说惯华语的“华语人”。

其实,华语在南马之流行,我觉得与当年新加坡政府所推动的“讲华语运动”也有关系。许多南马人都有收看新加坡电视台的习惯,该国政府推动华语运动,怎样都有潜移默化的作用。小时候,大概是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我最羡慕那些住在新山、麻坡、峇杜巴辖、马六甲的亲戚。他们的电视台都收得到新加坡电视台的广播,惟我们这里即使天线装得多高也好,总是收不到,只能屈就于本地那屈指可数的三个电视台,据长辈们说,那时因为那座“大山”挡着了电视台的电波。后来才知道,他们所谓的大山是指“金山”也,后来也才知道,金山在马来传说里是一座有故事的山,其故事非常著名,后来还拍了电影呢。每当探亲去,一定会守候在他们的电视机前,把新加坡电视节目看个够。当时对新国港剧竟是以华语配音感到突兀,毕竟我们在马来西亚都是看原汁原味的港剧。我们并非天生就是刚聚醚,只是港剧是当年唯一电视台比较可看的节目,相信许多地区的人士都无法避免那股风潮。后来我听到一个所谓的“阴谋论”,说当局知道华人间有各种方言,为了避免华语团结所有华人,就想推销广府话,分离华人。然后香港殖民政府就是用此法来制造港人与中国大陆人的隔阂。此说无证无据,当然不可当真,我当作八卦来看待。

小镇似乎是属于上一代人的,镇上年轻人往外地深造后,几乎都在各地某个好前途。要深造就须离开小镇,是小镇年轻人的宿命,找工作更是如此,所谓“大地方”才好发展,才能找上好公司。我来到雪隆这里谋生,首先不适应的就是雪隆的华人爱说广府话,乃至许多来雪隆谋生的外地游子都须要学上广府话。庆幸的是我有看港剧长大,听广府话还不成问题,但也曾搞错不少概念。至于说话方面则是令广府人“惨不忍听”。那些没看过港剧的虽然身在跨国企业,工作语言是英语文,但有些华人同事偏偏一碰面就爱用广府话来与我交谈,有时真的感到非常辛苦,就是听得时候多于说话的时候。有时我真的很忍不住,就很坦然的跟他们说,我广府话实在不行,请问你们会说华语吗?答案有时真的令人很意外,我发现他们大多数都不是广府人,但都抱着须学好广府话才能在雪隆不被歧视的观念而苦学广府话,最后碰到华人都自然而然的用上广府话。他们有些是闽南人,发现我亦是闽南人后,都好像很快乐般,不亦乐乎的以闽南语和我谈天说地。 还有一点,有上过华小的,无论何籍贯都能说上几句华语,碰到这些华校毕业生我会感到比较自在。至于某些坚持说广府话的人,原来他们都不谙中文,或只谙少许,所以他们唯一比较懂得的“华人语言”是“广府话”,我知道了才恍然大悟。雪隆区与小镇的语言环境还真的大不同啊!

其实不仅说话方面有这些趣事,写方面亦是。网络论坛兴起时,偶尔会看到一些人写着汉字,但读起来有不伦不类的,与我们在学校所学在报章所看到的文法用词大不同。仔细研究后才发现那是广府白话文,就是所谓今天某些地区热炒的“粤文”。面子书横扫全球后,留言成了许多人的日常“工作”,他们的留言非常口语化,“粤文”就更常见了。不只粤文,也有闽南文等以汉字所写的文字。读起这些字体还要以相关方言来读方能明白。我曾仔细研究方言文,又发现有所谓方言文读这一回事,某些字该文读,某些字在某种情况则该白读,脑袋曾被这些复杂的东西搞得晕晕的,至今仍在学习中。有时还真的觉得,秦始皇的“书同文”看来将被网络时代所否定了,汉字文化圈继失去了日本、琉球、越南、韩国后,会否再失去各“省”呢?我本人很热爱汉字和中文,也很向往当年中韩日越琉球等国之间可以文言文笔谈,汉字曾是如此风光一时。这些现代都没有了,国与国之间都用英语文了,而当年的通用文体“文言文”正在中小学华文课里苟延残喘,学了,出了继续深造中文系,出来社会一点都用不上。不仅如此,还有人欲从中文里搞出新语种,如港文,台文等等。文言文的“官方”角色,在现代只能由“普通话版白话文”来代替了,或许中国政府在落力“推普”就是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吧?

我们这里的华小,都是以华语来授课,来到雪隆区竟无法在日常生活中用上,想起来还真令人莞尔。同籍贯的人说乡言就算了,跨籍贯有时竟然还用不上华语。前阵子有要保护各籍贯方言的呼声,有者还要“复兴”本身的方言。我在想,会不会有一天,大家不用学华语,只学母语方言和标准华文,当跨籍贯沟通时,就用我们的国语-马来语,届时,有两个华人,一个闽南人,一个广府人,你一句“Dah Makan?”我一句“Sudah”,那画面想想还真有趣。

Wednesday, October 08, 2014

信“馬来教”的華人



成长于小镇,很多事情都没看过,对很多事情都很好奇,闽南语称为“山龟”。山中龟常年深居山中,没见过多少世面,拿来形容我本身,很贴切啊!哈哈。小镇华人常说闽南语,若用马来语就称马来人为“番仔”,然后很自然的称伊斯兰教为“马来教”,或有时干脆说他们是“拜阿拉”的。小镇华人对马来人的印象多是懒散不思进取等,总之是没有好言好语,觉得他们“闪巴养”的时间都去“钓鱼”了。我们自小到大听到关于马来人的都并非什么好话,中小学时也是受华人包围,某些科目由马来人老师教导,私底下我们这班同学也很看不起他们,觉得他们“教”不起我们,还是华人补习老师我们比较信得过。哈哈。

在家时也对“马来教”一点好感也没有。当年只有国营电视台和一家私立电视台可看,广告时段会有播出念可兰经的一刻,碰到那一刻,先父必定立刻转台,即便有时只是那短短十分钟。有时我好奇看下去,尾端总有一些教育性的经文解说。大人一旦发现,我免不了挨一顿骂。呵呵。

中学毕业上大学,碰到形形色色的人,山龟总算开了一点眼界。山龟碰到了许多只会说英语写英文的华人,感觉他们比我高级许多。我中小学都是在华人众多的环境上课,华人不会看写华文我还真感到很新奇,感觉他们都多了点“贵气”。还有认识了所谓的混血儿,华印也有,华巫也有,当时感觉是世事无奇不有,真够“山龟”的。哈哈。

不过最令我好奇的是有为叫做法罕(Farhan)的华人,但又保留了华人姓氏。法罕这名如此“阿拉伯”,我当时还是第一次听闻。我跟法罕不是很熟,但好奇心作怪, 便到处八卦,探听他是否华巫混血儿,答案他又不是华巫混血儿,但他确实是穆斯林。我当时更奇怪,为何有华人要进“马来教”的,而且又不是娶马来婆嫁马来公,更能保留华人姓氏。当时心想,他不能吃猪肉,不能品尝美味的叉烧、烧肉等,真是可惜。最“够力”的还是要每年都要饿肚子一整个月,当时实在不明白。还有,为何他进“马来教”还可以使用中文姓氏?我以为进“马来教”的华人都须改名成为法罕阿杜拉等等什么的。我还从友人处听到他是父母皆入教后出生的。我当时还想他会不会怨恨他父母呢?不过他既然入马来教,应可得种种马来人特殊权利。当然,这种八卦事情并非十万火急,既然我跟他不熟,不可能直接问他,也不可能摆脱别人帮我去问这种八卦,疑问就随岁月飞扬而去。

成为白领打工一族后,由于见闻增广许多,已经清楚知道伊斯兰教与马来人的区别。知道“马来教”的说法在国外肯定完全不对。况且工作需要,接触了不少马来友族,各人风格不同,当然也有所谓今天来上班明天缺席的那种,但亦有与您共生死今夜力拼至天命的马来人。每个人其实都是一个个体,外表长相可能接近,但内涵绝对不一致。不过,生活里还是碰不到华裔穆斯林,即便是华巫混血的那种,也鲜见矣。可说自大学里的法罕后,就没认识到华裔穆斯林了。报上倒是看到个荆福庄等人,但生活中没机会遇见华裔穆斯林。

后来加入某企业,被派驻到客户处“作战”。客户有位助手与我年龄相当,平日交谈颇多。他貌似华裔,拉丁字母名字前却有个穆斯林名字。第一天知道其名,就猜到对方十之八九是穆斯林,我八卦心又来了。但他是客户,我不敢轻易问对方这些“私人”事情,毕竟有些人对这种“敏感”课题非常“敏感”,我岂敢拿公司客户来开玩笑,而且又非什么公司正经事。

这位仁兄待人彬彬有礼。想必其他客户,他并没有对我们要求多多,或者在碰到问题时大吵大闹。与他相处,看他做事,就是一个印象-有条不紊和有交代。他遇上紧急问题时也很冷静,不会慌张。他的种种处事态度,我绝对自叹不如。后来的后来,我想了又想,得出一个结论,即那是长期对宗教的虔诚态度所培养出来的气质。这种淡定的气质,实在很难从常常想着利益的人身上看到。

某个星期五,已到午餐时间。我正凝神工作,突然这位仁兄拍拍我肩膀,说他将去清真寺做礼拜,算是交代一声。我此时已百分百确定他实为穆斯林。看他心情不错,趁机问了他种种之前想问却没机会问的问题,一次过也把大学时期的疑问也一并解决了。

你是穆斯林?
是的。
你怎么还有中文名?这在马来西亚很罕见哦,你身份证上也打印着中文名罗马拼音吗?
是啊,我身份证上确实是印着中文名罗马拼音(此时他拿出身份证让我看)
我猜你父亲是华裔,你母亲~
是马来人。
那你是土著?
可惜不是。
嚇?
很奇怪吧,我不是土著,皆因我还保留着中文名,这是我婆婆坚持的!那些政府官员看到中文名问也不问就把我列为非土著!你知道的啦,这个国家~
嗯,那你下一代呢?
和我一样啊!都是非土著。除非我放弃中文名吧,就有机会被当作土著。很多新皈依的穆斯林都这么做,他们放弃了原名,选择取了全新的阿拉伯名字,以得到土著政策的特权利益。
哇,华裔男人这样吃亏啊,那么华裔女人嫁给马来人才能当土著咯?他们的后代都是土著咯?
是啊!我看华裔男人娶了马来妹就甭想当土著了。
那当然,马来西亚能啊!

我俩相视大笑一番。

Wednesday, October 01, 2014

巴生直落公椰花園(Coconut Flower Restaurant @ Teluk Gong Klang)

如读者您有看本布罗阁的小食文,会发现笔者比较热衷介绍各种小吃,很少有介绍餐馆。笔者其实吃过不少餐馆,但不知为何始终不喜欢为这些餐馆写美食篇,唯独这间椰花园笔者不得不提,因为这间餐馆有卖椰花酒!笔者还是在这间餐馆品尝了人生第一杯椰花酒!

椰花酒甜甜的,简直不像酒。还未入口时,其酒气就非常逼人,不过味道非常怪异,闻太多了会反胃,变得不想喝了,就像臭豆腐一样,闻太多其臭味就变得不想吃了。但当酒汁到了舌尖后,你会被其甜味吸引,根本感觉不到有酒精的成份。我也是一杯下肚后,不觉醉,离席驾车时才感到头重重的,这酒的酒精发作时间真的超久啊!

来这里之前我有参考其他人的布罗阁。所以依样画葫芦的试试其“东炎虾”,分量十足,其东炎汤非常鲜甜,可尝到椰浆的味道。单是其卖相,把所有虾和汤汁放入中间挖空的椰子,就已足以令人垂涎。虾肉则要看其新鲜度,这里靠近大海,虾新鲜自不用多说,可惜那东炎味就是入不了肉,或许真的太高难度了吧。

我还叫了甘香啦啦和沙煲豆腐,这些是我乱乱叫的,并没有参考任何布罗阁。味道很不错,就是有餐馆的水准就对了。

两个人吃到来大概是整70块马币。单东炎虾就整30元马币了。椰花酒小瓶的超便宜,才那么马币3元。不过餐馆也把饭前的小食“鱼饼”和包装的卫生湿纸巾算入账内。而且也不够其他餐馆大方,白饭免费任加。其白饭是要收费的。

小瓶装椰花酒

场地超大

场地超大

人潮太多,起码要等个半小时上菜

场地特大

过年宴席套餐?

椰花酒,看起来像椰汁

很大的场地

甘香啦啦,我乱叫的

这东炎虾是招牌菜,真的很好吃

尚未七点就挤满了车

环境优美

要坐楼上也可以

东炎虾的东炎汤一定要喝,充满椰浆甜味

环境优美,雨后来这里用晚膳的话更加爽

招牌

招牌,此处不难来,从吉隆坡走沙亚南大道直到尾端在走没多久就到了

椰树处处,果然是“椰花园”,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