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ly, 2013

用贝宝PayPal取得

多元化與華語文應用

本国华人身处困境,政经文教挑战重重。华人在很多方面都很不顺心顺意,往往需要奔波争取应得的利益。在教育方面,单元主义乌云笼罩,华社急于拨云见日,故鼓吹多元化,反对种族主义,图使对方放弃把全国“马来化”进而得以保全华社各方利益,这是目前对抗单元主义的策略。

华社团体或组织千千万,个个都有浓厚华人色彩。当前某些组织为了实践多元化主义概念,而考虑开放给其他族裔参与。这意图很好,惟有些事项需特别注意。笔者觉得这些团体即使欲开放给各族参与,却应该守住以华语文为行政语言的方针。这些团体或组织在广招友族会员时,应事先声明,组织的行政语言将是华语文。如果不如此做,华语文的地位将大受打击。试想想,依国内目前的情形来看,若会议成员各种族都有,即便多数成员都谙华语文,但为了尊重友族,使大家都明白在讨论些什么,开会时大家就被迫讲国语或英语。而会议记录除了华文版本之外,也需准备大家都看得懂得语文-国文或英文版本。要跟进会议事项时,大家就需以国文或英文版本的会议记录来作根据,此时华文版本就显得画蛇添足了。组织的章程等等正式文献亦是作如是观。

国内多元族群政党也潜伏着以上的隐忧。种族性的政党如巫统、国大党等的行政语言自然而然是国语文或淡米尔语文或英语文。而多元族群政党如公正党、民政党等则因拥有各种族党员,行政语言自然而然的不是国语文就是英语文。那么,以华语文为行政语言的政党,岂不只剩下在505大选时受华裔所唾弃的马华公会?而马华公会也不仅仅使用华语文而已,还兼使用英语文,其党章都是以中英文两语文书写的,至于以那种语文版本为标准,笔者则不得而知,只能问马华公会党员。而华裔所大力支持的民主行动党,由于也是属于多元种族政党,所以大家也不能指望该党会以华语文为行政语言,这从其网上党章只有巫英两种语言的版本可以看到。所以笔者可以总结,多元种族政党对华语文的应用其实并没有什么好处。笔者希望那些获得华裔大力支持的多元种族政党深思这个问题并提出良策。

国语文和英语文都受官方保护,华语文却只有华社在重视。如果华社众多团体、组织、政党都不以华语文为行政语言的话,那国内再也没有多少地方能让人使用华语文为行政语言了。而保存或扩大华语文的应用空间,也能维护国内华语文地位。






728运动感想

华校如华小和独中,是国内某些人的眼中钉。这些人认为各族学生应身处同一间学府,才能学会互相尊重,和平相处。而华小独中则属于华人子弟的学府,学生来源源自单一种族,对团结全民不利。这些论点,很多人,包括华裔,都认同。

可是,华校收学生,从来不以种族为考量,所以才有不少巫印裔学生入读华校。如果当初政府批准华校自由建校,华校的友族学生,极有可能会比当前来得更多。这样一来,某些华裔子弟就读国民学校,某些友族子弟则就读华校,各族都有人能深入了解他族文化宗教等,这种融合方式比较自然,无需来硬的,勉强所有人团结一致。

华校以华语文为媒介语授课,有个华语文环境供华人子弟磨练华语文,而国民学校则是以国语文环境为主,若家长看重健全的华语文环境,国民学校不可能符合他们的要求。

我国宪法阐明各族都有权学习母语。国民学校也有办母语班,并没违反宪法,华族学生的确不一定非到华校去学习母语不可。惟,学生固然能在母语班提升自身的母语程度,却得不到像在华校般的健全华语文环境,即能与师友以华语文沟通,以第一语言-华语文来学习和思考。在国民学校,人人几乎都以国语文来沟通交流。就读国民学校,使用华语文的范围只能缩小至亲友圈中。何况多数华人家庭是说方言,这种情况下,华语文慢慢生锈,是意料中事。很多国中生虽毕业自华小,但多年不用华语文,也没能读上几个汉字了,这就是华语文生锈的例子。

某些家长,则是看在华校校风优良比较注重学生考试成绩非的份上,而把孩子送往华校。笔者不知道这是否是对华校的一种刻板印象。学校是“育人”机构,理应优先培养学生良好修养,而不是先考虑培养精英拿全科甲等。优秀的发明落在唯利是图的人的手上,只会摧毁整个社会,所以办学的方向一定要搞清楚。至于友族家长送孩子去华校念书的原因,也不外是为了在健全环境下学习华语文,或看看凭着华校的良好校风,孩子能不能比较专心读书考好试。

笔者浅见,政府不能忽视民办学校,“民办”这两个字就说明了社会有这项需求,政府又岂可忽视社会需求呢?政府应该任由华校与国民学校自由竞争,就像当初英语学校与华校竞争一样,华小还曾一度落在下风。某些家长可能比较喜欢华校的特征,而另一些则觉得国民学校的教学法比较适合孩子。家长该有选择权。

主动了解他族虽然对营造和谐社会有利,但并非人人都喜欢主动去了解他族,某些人可能只喜欢活在自己的圈子里,某些人可能喜欢去了解他族。个人有个人的选择权,大家河水不…

中文口訣好好玩

中文的一大特色,就是能以短短数字来做“缩写”或“口诀”,非常简洁有力又易记。中国前秦时期的”法家“大师-韩非子的政治思想就能以“法、术、势”这三个字来概括。佛教里也有使用诸如“贪、嗔、痴”这三个字来表示学佛者所需克服的三个主要问题。另外,佛学世界里也有“戒、定、慧”这三个字来形容修炼佛法的层次。道家学说中也有“精、气、神”。儒家也以“内圣外王”解释其政治思想。理学家则有“格物致知”来形容一套修身的方法。

有些口诀则由数字组成。如佛教的“五戒”,看到“五戒”就能想起是那五个“戒”。看到”四圣谛“就能记得那四个”圣谛”。看到“六波罗蜜”就能记起是哪几个“波罗蜜”。

另一个方法则是使用“诗歌”方式,成为“歌诀”。许多传统学问如中医武术风水等都被作者以歌诀形式记载。中医就有方剂“歌诀”帮初学者记熟各种中药。甚至是会计这科也有一套“歌诀”供君背诵。

今人深受英语影响,唾弃了以上的“汉字”缩写法,反而喜爱用从西洋传来的3A、4B、5C等等缩写法。很多西洋学说,如行销学等等,都善于用这种3A、4B、5D方式来使人易记易背。很多人从西洋学说学到诸般知识和概念后,也把这套“易记易背”的口诀照搬过来。的确,既是源自西洋,要再另创中文口诀想当然复杂,而且多余。但是,有些知识、点子、或概念若是以中文原创,又何必用ABC来造口诀呢?之前提到的三种“汉字口诀”就很好用,无需削足适履。

笔者所见,某些组织纵使会员都是华裔,都晓得华文,但都偏爱使用西式口诀来包装他们的概念或策略。笔者偷偷问过相关人士,得到的答案是这种“西式口诀”比较潮比较酷。当然这只是这位仁兄的看法。

笔者曾获邀请出席一场以华语交流的保险人分享会。一批销售成绩标清的保险员受邀向听众分享他们的经验或秘诀。轮到某中年保险员分享其成功秘诀时,他竟用了三个汉字来表达他的销售策略,一个字一个字解,而且解释得头头是道,干净又利落。

華語白話方言白話

Image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三年八月七日或刊登于星洲日报沟通平台-華語白話

林来风君在沟通平台感叹国内许多中文电台都是方言电台,所言不虚。笔者也同意。

华人方言(某些学者认为是种语言),是几乎所有本地华裔的母语。某些方言还继承了不少古代官话的音调或用词。所以不少人谈起他们的方言缘故时,觉得其方言继承古代某时期官话正统,故引以为荣。

但事实归事实。毕竟华夏文化发源地-中国,推行华语已有多年。纵然这片大陆从国民党换了共产党指正,但新的执政者都还继续贯彻推广华语(普通话)的政策。退守台湾的国民政权也继续在台湾推广华语(国语)。

本地许多历史悠久的学府成立之初,也曾经跟随华语潮流,广受各方言群学生,以华语教学。有些学府甚至禁止学生在校内说方言。

方言历史悠久,我们当然要继续用下去。许多不谙中文的人,其实都谙方言,所以他们并非完完全全是香蕉人。跟同籍贯者以母语方言谈天说地,实在爽哉。但若要“半强迫”不同籍贯的人来学你的母语,就太过强人所难。除非人家是自愿,就另当别论。举例,国内某方言过于强势,使到某些人认为全马华人都该习惯听、说该方言,实在岂有此理。

方言强势也另有隐忧,当今所流行之白话文体,皆按华语来书写。谙华语者皆能读懂。但当今交流平台越趋多元,不时都能看到有人在各交流平台以方言书写白话文。若是一时兴起,无伤大雅,用在正式文献内,则实在该斟酌一番。正所谓,众人皆谙“白”,此“白”却非彼“白”也。

識文書白

目前面子书和手机谈天软件大兴,可以只用数据来沟通,几乎不用出一分钱。

其实就在手机短讯流行时,就已有人提倡以文言文书写,以短短数个字表达,省时省位。目前更不用说了,有些人懒惰用文字,直接用逗趣图案来取代千言万语,任君猜个够。

当然,要在手机用文言文表达,还看功力。现代人的文言文水平有限,要流畅书写恐怕很难。

自古以来,文人都是以文言文正式书写。多不胜数的典籍,如佛经典等,都以文言文所书。文言文水平有限,读起这些典籍来颇不畅通,无法一鼓作气读完,严重者还需靠白话文翻译。读文言文作品,需突破重重难关,难怪许多人对文言文拒而远之。

许多外国人都很欣赏文言文,他们觉得文言文句法优美是中文精魄,而白话文则有损美感。

虽说文言文亦从口语演变,而且各时代字义不同词义有异或者新字辈出,文言文之间有些差异也无可厚非。但其历经千年发展,已有固定格式,也备受考验。今人过于习惯使用华语白话文,其与文言文的差距太大,会更加不适应。

华语白话文兴盛至今,已有百年,作品累累。但,白话文有个问题,当许多人以方言白话书写时,会有碍不同方言群沟通。而使用文言文,将有助各方言群沟通。目前的情况则是,大家都使用华语白话,若方言白话没坐大,此方还可行。

笔者相信若非操相同方言,大家都不愿看到如以下的白话文:

广府语:“你仲嚟搞搞震?”
闽南语:“拢总没法度”
客语:“恩此等係不同伊帮手”
川话:“格老子,你跟老子充壳子?”
沪话:“儂舍体啦”

当然,要一时间取代白话文没那么容易。笔者建议“通文言文以览古籍,书白话文以应潮流”,目前的文言文教学还不够多,学校务必使学生习惯于阅读文言文,至少能轻易读通古代典籍,不至形成文化断层。书写方面,学生当然要适应当下潮流,继续使用华语白话来书写。至于用文言文书写则有待日后众人文言文水平提升时再论。

嚇跑非穆斯林家長

目前是斋戒月,全国穆斯林都需要守斋戒。非穆斯林若能也一起守,会使穆斯林深受鼓舞,觉得非穆斯林也有心来深入了解伊斯兰斋戒。但是,若非穆斯林没这么做,也并没问题。毕竟斋戒是属于穆斯林的范围。

某国小校长,竟吩咐非穆斯林学生在浴室用餐。不知道校长是怕穆斯林会受到食物诱惑?若是如此,该校长可能想得太多。毕竟他不可能晓得所有穆斯林学生的想法。而且,若是因受食物诱惑而烦恼而破空,那就代表该人并没有心守斋戒。何况穆斯林学生又岂会于斋戒期间聚在食堂?为何非穆斯林不能在食堂用餐呢?

笔者某年在新加坡出席会议,席上有数名新加坡穆斯林。会议期间某华裔新加坡人请众人吃糖果,她并不知道适逢斋戒月,在她的新加坡穆斯林同事都谢绝她的好意后她方知道同事正守着斋戒。之后这位新加坡人继续咀嚼她的糖果,还问其穆斯林同事介不介意,那班穆斯林说不介意因为他们都习惯了,不会因看到人家吃东西或嗅到食物的味道而轻易破功。而笔者本人则谢绝糖果,毕竟笔者生活在马来西亚,学会怎样不去刺激穆斯林,哪怕是无心的。所以即使是身在一个非以回教为国教的国家,笔者仍习惯避免挑衅穆斯林。所以当笔者看到“性爱二人组”的“清真肉骨茶”举动,笔者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这两人简直是不想住在这里了。

那些单元文化份子,时常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认为小学生不该再分裂,他们呼吁把各族学生聚在一起,曾几何时也呼吁搞宏愿学校。但是,如果国民学校时不时搞出各种花样,就像此事般,或像什么学生被骂妓女或被请回中国,那对华淡小而言,都是好消息。这种事若一再发生,只会吓跑非穆斯林家长,不敢送孩子就读国民学校或宏愿学校,怕孩子有一天会被迫在厕所或浴室用餐,那华淡小就不愁学生来源了。当然,华淡小够不够,还是另一回事了。

再论马来西亚种族政治

伊斯兰世界也觉得他们的世界很精彩啊。他们某些人胸襟很广很阔,希望世界众人,包括中华世界的人也来受惠。呵呵。他们会很奇怪,为何没有人要来体会伊斯兰的美好。就像我们中华人一样,觉得外族没能体会到中华文化之美,太可惜了。呵呵。

有些则是犯了文化自卑症,干脆抱西方白人文明的大腿不放。总觉得处处还是白人的好,连第一语言也换上白人的了。呵呵。

至于一天外劳拿着同样的旗帜摇旗呐喊。我觉得若要避免这种情况出现,就要现在就阻止外劳人数增多。若现在我们不能斩断对外劳的需求,到了他们要求分一杯羹的时候,我们已经没有理由不分他们一杯羹了。呵呵。当初马来人无法或不管大量华人淡米尔人涌入,他们没去设法阻止。独立时他们被迫要与这班〔外来者〕共享国家资源。然后才心有不甘,几十年来一直吵华印族裔是外来者的课题。这些〔外来者〕都有了后代,而后代都已有归属感了,你当初不吵,现在才来吵?

依目前情况来看,华人当然要呼吁废除种族政策,因为这才会对华人的政经文教比较有利。这路线是走对了。但要小心不要被人(尤其是马来极端分子)捉到把柄说呼吁者也是种族主义份子。呵呵。

“不要种族主义,你先废掉中文教育啦!”

論馬來西亞的種族政治

種族政治只對巫統有好處,對華人沒好處。所以廢除種族政治華人該走的路線。但是,呼吁廢除種族政治的背后也是為了維護華人在政經文教的利益,本質上也是種族主義的。

一旦廢除了種族主義,巫統政府不能明目張膽的推行只幫助馬來人的政策,如不能公開規定上市企業需有多少百分比的土著員工,不能規定政府大學需收取多少百分比的馬來學生等等。若從種族觀點來看,華人會得益最多。馬來人只會覺得不舒服,因為他們會失去〔原本〕已經有了的利益。

總結是,巫統能輕易利用馬來人的這種恐懼感搞些煽動(他們已經把這項工作外包給土權或什么回教消費人協會或什么法官等)來保住政權。另一方面,反對黨也會盡量使馬來人深信反對黨也能保護馬來人利益。反對黨應該不會膽敢提倡廢除土著政策,他們只能從打擊貪污濫權等方面下手。

再總結就是,巫統肯定離不開種族政治。反對黨也不可能離開種族政治。因為〔土著政策〕本身就是種族政策的代表,而反對黨也聲言要維護土著利益,這也等于繼續支持種族政策。而且,重提之前所提,華社要爭取華社權益而呼吁放棄種族政治,但〔為爭取華社權益〕本身已經是種族主義了。呵呵。

所以,對我這位中文愛好者而言,我想看到中文在這里茁壯成長。如果有人覺得中文是〔代表華人〕的話,我也成了一位〔種族主義〕者了。呵呵

传道授业与解惑读后感

王德龙君于“传道、授业与解惑”一文所说所言,笔者由衷认同,也想写写两句。

数十年来的教育趋势,在于栽培学生掌握知识技能,为国家社会培養出有“生产力”的学生,也兼顾德行。但總體而言,社會大眾看重生产力多于德行。

多数中小学學生的奋斗目标,往往是在各科封甲,好去名声良好的高等学府,就读日后有良好就业机会的学科。到了高等学府,还要力拼好成绩,最好能考得一等文凭,或大公司聘請拿高薪水,(從此一路亨通?)。很多人對這種模式都深信不疑。有时是学生自己愿意如此走,有时是家长鼓励学生如此走,有时是学校或老师鼓励学生如此走。

有如此风气,是因人人相信,提高人民生产力,经济就会旺盛,会衍生出有更多工作机会,人人就能以赚来的金钱换取更好的物质和服务,有些人甚至想以金钱“换回自主自由”。大家共同塑造這些對金錢的信念與價值觀,乃至想要下一代也玩回同樣的游戲。

大至国家,小至家庭,都相信,国与国都在競爭,人与人之间都在競爭。是競爭沒錯,但競爭只是一種現象,決不能以好壞論之,身處競爭游戲中眾人的心态才重要。有些人的心態是,害怕自己落于人后,無時無刻要确保自己爬头,贏了有面子,輸了面子掛不住,競爭動機全是為了個人榮辱。爬了頭,就千方百計不讓自己跌下來,落了后,就沮喪頹廢甚至去自殺。這樣一來,爬頭也好,落后也好,終是活在恐懼中,有何快樂可言?他們沒有想過,縱然爬頭,又能爬多久?縱然落后,又豈會是永久?歷史上都有很多諸如此類事跡供人參考。

大家过于崇拜競爭,凸顯個人主義,以致忽略了一個重要事实,即社会运转須靠人人合作才能走得順暢。各人各司其职,你不能没有我,我不能没有你,群己不可分,缺一不可。大家都沖著同樣的路線,只會使社會失衡。其實,只要知道自己的潛質,就一定找到適合自己的使命,發揮所能,走出一片藍天。

笔者想说,競爭下的“怕輸”心態,其根源乃是“恐懼”。恐懼感對家長學生兩者而言,只會是心理負擔。家长害怕孩子追不上他人,根本是杞人忧天,想得太早,想得太多,是對孩子沒有信心的表現。這種過于擔心的態度,只會形成反效果。很簡單,心中帶著恐懼,腦袋為恐懼所亂,還怎么能把事情辦好?何況還想把恐懼感傳給孩子?不管是有心無心,結果都是害死人。

筆者認為,孩子真正须掌握的,是修身修心的方法。修身修心日久,人自然修養好,會懂得尊重他人,本身也會為人所敬重。宋明儒者深信,一人若德行良好,將能看到清明本性。筆者覺得,若…

華文應該讀文言文之反響

颜言君于贵报留文,鼓励华人学文言文,笔者由衷赞成。

汉字使华人荣耀之处,在于至今尚活得精彩。华夏历代祖先,着书千千万万,记载无量智慧结晶,期待为后世子孙所继承。这些作品多数都是以文言文写成。就像许多儒佛经典,句法优美,意义深远,对文言文不熟,实难体会。许多外国人都很欣赏文言文,觉得其才是中文精魄,而华语白话有损中文美感。

惟今日本地之“华文”人,鲜少接触文言文,读起文言文时颇不通顺,无法一鼓作气读完,需煞费心思慢慢了解。多人更是需仰赖华语白话译本方能读懂内容。

文言文初始也是“我口写我口”,然后逐渐演变成特定格式。不同朝代的文言文都有不同面貌,如新字新词增加,如字义改变。先秦着作用词就很朴素。是以各朝各代,都有学者为古籍注疏。清代时考证训诂更是大兴。从此处看,各时代之学者文人,参阅古籍时也不易为。只是今人用惯华语白话文,其与文言文又差距蛮多,与古人相比,今人会更加不适应古籍之文法。

惟华语白话文兴盛至今,已有百年,作品累累,为公私界所重用。而且白话文历史也厚,可说自唐以来,民间都有地方白话作品。要今人写回文言文,改变太大,不易实行。笔者浅见,不必急在一时,凡幼稚园及小学,都有华语文课,学府可从中拨出少许时间,熏陶幼童以简易文言文,先做到学子足以“通文言文以览古籍,书白话文以应潮流”。人数渐多后,日后才来商讨文言文的应用范围。

佛學心得 - 五戒

我修佛法,不是要成为圣人,而是要提升生活品质。

暂时还做不到心态可以永远〔放下〕,暂时还做不到可以常常没有〔妄想〕〔执著〕。

暂时做不到百分百遵守〔五戒〕。蚊子蟑螂我照杀,酒我偶尔也喝一点。

守〔五戒〕的目的,对我而言,是〔验证〕一人修行到什么程度。做到〔不杀生〕就等于是〔心不受外境干扰而生杀心〕,做到〔不喝酒〕就等于〔心不受放纵的诱惑〕等等。

守〔五戒〕对社会有种〔功能〕。就是〔维持社会秩序〕。如果各人胡乱杀戮胡乱偷盗,秩序无存,修行的环境更加险难。如果各人邪淫不断,社会家庭制度乱糟糟,随时闹出儿子与私生女结婚这种事。所谓的〔道德〕,不是要为行为〔分对错〕,而是是要使社会有秩序而已。

佛學心得 - 自私

佛法是个人所修之法。修来的成就也归个人。但这不代表佛法[自私],只自利而不利人。

修佛法,也是学习放下妄想执着。一个人若起憎恨心妒忌心分别心好胜心等,就会陷入[妄想]与[执着]。起这些负面的心通常都有个对象,那人就整天想着怎样报仇或使他人不好过,把自己弄得也不好过。

一旦学会[放下]这些执着妄想,不仅自己从桎梏里[松绑]了,他人也将不会受干扰,断了恩仇链,从此各走各路,整个社会必定和谐。

当然,佛教的[大乘]里还有[菩萨道],修[慈悲心],那又是另一回事,我这里不谈。

佛學心得 - 上帝

其实,佛法并没直接否定〔上帝〕的存在。很多人是根据〔缘起论〕而〔觉得〕佛法是否定〔上帝〕的。

〔缘起论〕是说一切现象都是〔因缘和合〕而生。从此处看来,佛法不是否定〔上帝〕,而是否定〔人格化〕的上帝。

如果大家对上帝的认知是,能〔直接〕创造世间种种物体,一时大发雷霆,一时大发慈悲,那就是〔缘起论〕所否定的〔人格化〕上帝。

如果大家对上帝的认知是如〔道家〕的〔道〕,或宋明理学的〔理〕、〔道体〕,即〔神圣的法则〕,那这〔上帝〕与佛法的〔缘起论〕并没起任何冲突。

佛學心得 - 情緒

佛陀授予我们[脱苦]之法,使我们放下[妄想][执着],然后达到一种状态,哪怕是些细微念头,都能及时觉察,使我们能以最清净自在清明的心,作出最理想的决定。

处于这种状态,我们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得到想要得到的东西。但处在这状态的可贵之处在于,我们能看穿一切事情的真相,觉察一切的念头,自然而然停止造业,终止轮回。

把心停留在当下,就能体验到这种状态,没有妄想,没有执着,若能持续良久,就能修到一切念头都不生而成佛。

这方法有利于世间人,毕竟因[妄想][执着]而生的[情绪]是众人最厉害的障碍。因为[情绪]会使人做出不明智的决定。在事业或私生活,都是如此。

赞叹佛陀!

多語時代須變通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日或星洲日报刊登于言论版-多語時代需變通

面子书上,某不谙华语友人,张贴申诉,其收到外资银行的促销电话,而该银行职员只对她说华语。友人只熟闽南语和英语,故以英语回答,惟该职员不谙英语,故友人颇为不爽,觉得受到冒犯。此帖文引起反响,友人之友人纷纷回应,不少〔英语〕人,纷纷抨击该外资银行,说这里并非〔中国〕,外资银行欲电话推销产品,应说英语,英语是〔国际语言〕,或说〔马来语〕,马来语是国语。

就服务水准而言,笔者浅见,若要取悦客户,推销商机,该银行该了解,本地语言生态,非常多元,各语参杂。名字貌似华人,其人未必谙华语。该银行若能提供多种语言选择,方有,助其业务。

对于〔这里并非中国〕,故不该用华语的说法,笔者不敢苟同。可能该发言者,多与〔英语〕人社交,不知道本地尚有许许多多的〔华语〕人。当然,不知者不罪。

论以多语提供上佳服务,笔者觉得,不仅私人机构该留意,政府机关也该参考。

本地官方语言,唯马来语与英语两种。受限于此,政府部门种种利民政策,华社群众往往不知。笔者觉得,这应是华基政党的工作,政党应与报章合作,刊登政府的利民资讯。但笔者阅报多年,很少看到相关资讯。这里举例,政府曾推出免费推拿课程,供女性就读,毕业后,尚有证书可得,而笔者不曾于华文媒体处读到此讯息,笔者是经友人告知方知有此好事。

笔者觉得,政府的好意,岂能不为华社知晓?华社诸多辍学生,诸多中下层人士,若错失政府好意,岂不可惜?政府应该考虑,提升其服务水准,以多语方式,传达资讯。现在是网络时代,几乎全民都能上网。网站技术已趋成熟,网站提供多语选项,已是〔标准〕功能。政府只需花费少少,聘请国民母语专才,就能在网站上提供多语服务。

华文媒体读者甚多,政府若能主动接洽华文媒体,传播利民甜头,相信华社群众必能受益矣!

佛學心得 - 求財

昨天我谈到了学〔佛法〕也能〔入世〕。说到入世,众人会先想到〔财〕。〔众人入世皆为财〕,这说法如要代表〔众人〕,或许不太中肯,但每当我环顾四周,旁观亲友,觉得多数人还是为〔求财〕而生活。

〔求财〕很好啊!在世间,丰盛的〔财力〕,能显著的改善家庭的生活。某些人福报很厚,出生就拥有好〔命盘〕,所有的〔福星〕都飞入了紫薇斗数里的〔财帛宫〕和〔福德宫〕,随随便便就有〔财〕了。

那多数的平凡人要怎样呢?一是请到风水明师看〔风水〕,不然就可以借助〔佛法〕。实践〔佛法〕,并不会阻碍某人〔求财〕,反而会使到某人〔财源滚滚〕。请看我下面解释。

〔佛法〕教导众人〔止苦〕之道。众人之〔苦〕在于,很想得到但又得不到,这就是〔执著〕,就是〔苦〕的根源。〔佛法〕教我们〔放下执著〕,借此而〔脱离痛苦〕。一旦〔放下〕,所求所想的,自然而然就来了。举个例子,若是〔求财〕,若能〔放下〕对财的〔执著〕,财就会不请自来。这种〔求财〕方式,与千辛万苦或不择手段去〔求财〕比较,一种是〔心情平静自在〕,一种是〔心情忐忑不安〕,两者完完全全不同。

得到〔财〕后,一旦心起〔贪念〕,就是〔执著〕再现,有〔执著〕,就会再度〔痛苦〕,然后〔想得到又得不到〕。

佛學心得-出世入世

也有人认为佛法是出世间法,要修持佛法,就不能入世。

佛法是教人如何终止痛苦的方法。出世或入世,则由人决定。

出世,不受世事干扰,进而减少"痛苦"的[机会],当然比较容易修。

入世,要受各种世间各种[诱惑],就比较不易修。

佛法教我们[灭痛],习得佛法的精髓,不仅并不阻止我们在世间获得成就,更能帮助我们在世间有所成就。

要注意的是,成就与贪欲,是两回事。

佛學心得 - 佛法不消極

很多人认为佛法很〔消极〕,对凡事都讲求〔忍〕〔让〕。

但深入探讨,我发现佛法其实很〔实际〕。

〔过去〕不能改,故不追究〔过去〕,〔未来〕不可知,故不去猜测〔未来〕。只有把握好〔现在〕,才能开创出理想的〔未来〕。

他人做了令自己〔不爽〕的事,佛法不是叫我们先去批评人家有〔错〕,而是先探讨自己为何会有〔不爽〕的〔念头〕与〔情绪〕,旨在不让〔情绪〕破坏〔理智〕,然后从中〔生〕出〔智慧〕,〔找出〕最利自己的〔方式〕去处理问题。

这哪里是〔消极〕?这简直很实际啊!

再谈白话

某人抛书包引经据典要说服本人对文言文的观点错误。他提出了几点:

一)文言文其实是白话文。是后人误解为文言文。
二)白话文源自毛诗(西汉版本的诗经)。

以下是本人的答复:

白话很早就有,没错。文言文也是源自先秦白话,没错。但之后文言文脱离口语,自成一格,成为正统。书信来往,皆是文言。至于白话作品,则只是流行于民间。

日韩越人就是以文言文与古中国人笔谈,这是历史事实。

五四后,白话才兴盛,淘汰文言文。华语(普通话)也是在这时期兴盛,成为中国[国语],成为马新两地新式学府教学语。

这些已过去,现在〔华语〕盛行,若以各方言写白话,不通该方言者肯定不明意思。除非内容只针对该方言群。

我们若要以方言白话沟通。到不如叫学校不教华语,恢复方言教学更好。汉字则照学

各籍贯人士各写各方言白话,最终众人不仅是鸡同鸭讲,也鸡同鸭写了。

当然,同籍贯者用母语方言交流,就另当别论。

学识与谋生

新闻报导,本地大学生需上伊斯兰文明与亚洲文明课,国际生来本地深造则需上马来语文课。

读到这则报导,笔者首先联想到的,不是其他,而是就业机会。

伊斯兰文明与亚洲文明课,有多少成份教伊斯兰文明?有多少成份教其他文明?笔者不晓得。但该课程肯定有教导伊斯兰文明,由伊斯兰系毕业生来教,才算合情合理。

至于马来语文第二语言课,由马来语文毕业生来教,也一样合情合理。

这些课程,并非免费,无政府津贴,要上课,就要付钱的。政府规定要上课,学子注定需付这笔钱。

那些钱,流入大学或学院账户里,间接用来支付这些课程的讲师薪金。

可以总结,这项政策受益者,是伊斯兰毕业生和马来语文系毕业生。

同理,如果政府规定各大专院校学生需上中文课,中文系毕业生岂会愁无人聘请?

语文与谋生机会,息息相关,从这件事里,就能看得明明白白。

中文没政府撑腰,要活下来,要站得挺,华社可以考虑使之成为必然的谋生工具,中文就自然而然有学生来源,自行开花结果

引經據典說名句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七日或刊登于星洲日报言论版-引經據典說名句

不少作者,写文章,或写论文,都爱引经据典,证明所提出的论点可靠。

莫说经典,即使是名言名句,也大受各写作者欢迎,随时插入文章,增添文章色彩。来到面子书时代,更是天天看到名人或经典的名句四处飞。
引经据典,很好。但所引用之经典,适不适用?若经典是权威,经典往往有无数的注疏,作者又是取何方的注疏?

引用经典,有时也免不了断章取义,从文中抽出几句来大做文章,而忽略了全文到底要说什么。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孔夫子的〔以德报怨〕了。以德报怨,字面意思名目了然,但已离原句意思十万八千里。原句是〔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人生是旅程,经历越多,看法越多。你我他天天都有功课做,天天都有新领悟与新体会,有时也会推翻自己以前的想法。普通人如此,伟人亦如此。许多人可能很早就能写出许多伟大著作,说出许多名句,但这些著作名句,都是应彼时的大环境而生,他们生命后期可能否定了这些著作与名句。故引用这些名句或经典时,需考虑到彼时的语境与作者当时的心路,是否真能准确表达引用者所处情境。
所以,引经据典,实在要谨慎。当然,写文章罢了,又不是在写论文,若是以写论文的时间精力来写一些应时的文章,实在太强人所难,现在的〔吃快餐〕环境也不太鼓励如此作。
所以,读者应所读每一篇文章存有疑问,不可篇篇都深信。读者不一定要去研究某文写得真实与否,但不该读了该文就照单全收。
所谓学问学问,学了就要问(疑)。这种精神很科学,有助破除迷信。某些宗教如佛教,就是鼓励信徒持这种批判精神,一直疑下去,直至疑无所疑。

立法行孝之感想

中国要立法行孝,以法规定子女需不时孝顺父母。这证明了一件事,即中国目前许多人无法或 不想行孝。

立法不是不可,但肯定不是在对症下药。立法志在缓和〔不孝〕的现象而已。

当今社会讲经济发展讲国内生产总值,人人通通向钱看,〔强国必先强经济〕成了信仰。乡下人为了一圆发达梦,通通往数千里外的城市挣钱去,但政府为妥善安排城市资源,又不愿让他们常住城市,不发出居住证,结果问题一萝萝。他们宁愿抛下父母儿女,甘愿痛苦的在城市赚钱,也不愿回乡去品尝贫穷的痛苦。这是价值观的问题。若心中有正确的价值观,其实就会以家庭为重,不会舍得放下家人,去求取无谓的钱财。为了顺应民主潮流,帝皇被推翻了,而儒家社会系统也受牵连被连根拔起,儒家被缩小成〔形而上〕的哲学了。宗祠一毁,家族观念也淡薄了,所有人的思想都变了,不再以家庭为重,不再以守土为先了,而要出去闯天下,希望能闯出个春天,衣锦还乡。写到这里,笔者感觉他们有点当初南洋华裔先辈的影子,也怪可怜的。但当初先辈是为了温饱而来南洋,当然最终很多遗憾无法回乡,只能落地生根。

当然,可能在有些乡区,实在无法谋生。要知道,农活是看天吃饭的,以传统方式耕耘无法确保产量丰盛。但是,现在农耕科技一日千里,一台机器就能顶上好几个人的合力耕作收割等。靠农业致富,不是神话,想求温饱,更加不是问题。

其实,以上种种现象,何止出现在中国。本地也有许多〔留守父母〕〔留守儿童〕,即从故乡来城市打工,一年到头来只回乡几次看望父母,顺便探望留给父母照顾的子女。

有时觉得,为了经济发展,〔国家〕强盛,离乡背井远走他方,值得吗?地球需要的是和平,不是各国相互竞争猜疑争夺利益资源。儒家自上而下形成的社会规范,放在今天,其实也是有许多可取之处的。何况,当今网络远程科技先进,从事知识行业,何须往大城市挤?在家乡也能胜任各种工作了,城市也不需要这么拥挤了,家乡也不用再怕人才外流沦落为死城了。



文白一起来

自古以来,文人都是以文言文书写。多不胜数的古籍,都以文言文完成。

以文言文书写,以稀稀数字带出万千内容,单是纸张就省了不少。

文言文形式固定,千百年来变化不算太多,赶不上口语的变化。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文言文因此神奇的使口操不同语言者相互得以〔笔谈〕,甚至跨出〔中原〕,流行于日韩越一时。欧洲传教士所著〔中华大帝国史〕有记载,连苏门答腊地区都有人书写文言文与〔中原〕人笔谈。

直至五四运动,白话文方才如雨后春笋迅速发芽茁壮,圆了许多人以白话文广传知识以壮民强国的梦。

白话文的优点众多,简单易用,能使雅俗共赏,兼使中文的表达方式更为丰富。

虽然不时有〔中文捍卫者〕批评白话文日趋西化,依笔者浅见,正面看来,中文写得西化,虽别扭,却也不失为一种风格,使中文写法及文风更加多姿多彩。

何况,现代有科技法律社会等现代知识,各门各科术语用词包罗万象,中文必需一变再变,才能以中文写出精确的句子,为各领域所用。文言文用词过于简洁,需用上许多多义字,难以准确阐明某句某词在众多语境中的意思。白话文在这方面比较能胜任。

白话文文学这棵树,经百年灌溉,也已开花结果,芬芳非常,诗词散文小说果实累累。

世事难料,今天已是信息通讯科技发达的时代,手机短讯面子书推特等流行,大家不再喜欢长篇大论了,反而想以短短数言叙述某事。文言文简洁有力,不需削足,已经适履,如果人人掌握得当,将是文言文复兴的好时机。


相对文言文,写白话文如果用词泛滥,则显得累赘,不及文言文简洁。

白话文还有个问题。如以方言写白话,就有以下现象:
广府语:“你仲嚟搞搞震?”
闽南语:“拢总没法度”
客语:“恩此等係不同伊帮手”
川话:“格老子,你跟老子充壳子?”
沪话:“儂舍体啦”

总之,华人写方言白话肯定无法彼此沟通。
至于文言文,随时代前进而有进展。虽说各时代的文言文大体上差别不大,但环境、政治、文化、体制不断改变,某些字字义会古今不同,词汇会比以前增多。毕竟,如果历代大哲都能轻易读通上古时代古籍,他们都不需要搞什么训诂学考证学了,也不需要出版一大堆的古籍注疏,注了又疏、疏了又注。何况某段句子,解读角度不同,就会得到不同的心得。

目前,很多人觉得文言文难通,偏偏万千古籍都是文言文作品。古籍云集古人智慧知识累累,是华夏文化之宝,岂能不读。所幸诸多专家学者都有作翻译的工作。唯堂堂中文著作,竟需经翻译才能读懂,汉字流传千年的荣耀又有何意义?

白话文兴盛乃近百年之事。虽说唐…

延續中文名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六号或刊登于《南洋商报》言论版 - 延续中文名

东南亚多国华裔,都曾受同化之苦。各国政府,如泰国印尼,曾于不同时期欲同化其华裔臣民。其中一项同化政策,就是要华裔舍弃传统命名方式,换之以土着味十足的名字。所以,若不谙中文,以罗马字母拼音语文认知泰国或印尼华裔名字时,会以为当地华裔已全面脱离了华夏文化。

关闭华校也是各国政府所采用的同化策略之一,主要在于使华裔臣民不得有机会接触中文教育,取而代之以国家所确定的主流文化教育。唯如今各国政府已倾向开放,对华裔国民不再有戒心,兼看到中文教育对国家经济有所帮助,所以泰印两国子民都能学习中文了。但是,两国的华裔子民向官方所登记的名字仍是泰印形式的名字。在本国,不时会听到说,泰印两国的华裔都取泰印官方主流文化名字,又在同裔国民之间说〔国语〕,可谓拿出了诚意,使国民不分种族团结一致。这些持赞赏态度的人觉得,我国华裔子民应该也效法之。

可是,这几年,如果谙中文,读中文报。都会发现许多泰国印尼华裔国民,都有了中文名。当然,这些中文名并无官方地位,只是为了方便才会出现在中文世界中。但比起被禁止使用中文名,已算是大跃进了。这事实,又岂是那些蔑视仇恨中文的人所知晓的?就是因为不知晓,他们才会贸贸然觉得泰印两国华裔〔做得太棒了〕,〔值得大马华裔国民效法〕。

泰印两国华裔,有中文名但不被官方记载,确乃事实。即使在我国,华裔国民也需以罗马字母拼音向政府登记身份,汉字则不受承认。中国自古以来有宗祠有族谱,所有家族成员名字都会写入族谱,死后则会入宗祠与祖先聚在一起受后人纪念。世界各国华裔,祖先皆来自中国原乡,想必个个都有族谱,但后代毕竟已成了他国国民,族谱又会有几人去关心去修?

所以,各国,包括我国的华裔籍贯会馆或其他机构,可以考虑增添多一功能,就是帮忙其华裔国民注册中文命,可能可以与官方登记号码校对,使之有一个系统记载,好延续中文姓名的生命。这样,方不会有看了其名(罗马拼音)而不知其名(真实汉字)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