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2014的博文

用贝宝PayPal取得

保留方言新聞,下來如何?

(为马来西亚讲华语运动所撰,于西元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卅一日获刊登于当今大马-保留方言新闻,下来如何

去年年末,国营华语电台有意取消方言新闻播报时段。此消息一出,华社衮衮诸公皆如草木皆兵,纷纷为方言新闻叫屈,呼吁国营华语电台保留方言新闻节目。结果国营华语电台也顺从“民”意,保留方言新闻播报时段。

国内华裔籍贯众多,多以各方言为母语,方言新闻播报节目也算是顾及民情。国内有五大中文电台,国营华语电台只为其一,也唯有国营电台设立各方言新闻播报时段,而国营电台到底有多少收听者,无从得知。不过,听众若平常不听国营电台,然后冲着方言新闻播报时段特地转台收听,恐怕是不太可能。

力挺保留方言新闻播报时段的人,出发点在于保护自身方言,用意良好,值得鼓励。惟他们到底有没有做过研究,到底有多少人收听方言新闻。而且,收听方言新闻,对保护母语又会起着多大的作用?
若只听方言新闻,但生活中不与同籍贯者说母语,甚至与同籍贯者说另一种方言,那又要如何解释自己热爱自身的母语?举例,身在雪隆,不时可见客家人之间用广府话交谈,或闽南人之间以广府话交谈,假设他们有收听客话和闽南语新闻播报,但自己又好用他人的母语来交谈,请问这种作法又如何能够称得上是保护自己的母语?

再另举一例,许多客家人占多的城镇,如芙蓉、劳勿等,今天所流行语言竟然是广府话,这叫那些以客家人身份为荣的客家人情何以堪?这就是保护母语的表现吗?

国内五大中文电台,其中竟有四台(如此高比例)一大早都播放广府话节目,除了一两台有些许的闽南语时段之外,想要在这些私立电台听到其他方言播音,简直是难如登天。这好像是对人说,国内多数华裔都是广府人,和少许的闽南人,其他籍贯根本不存在!

那些高喊保留方言新闻时段的人,为何也不呼吁这些电台设立客家话、潮州话、海南话等电台节目?私立中文电台一大早就以广府话“轰炸”国内华裔,难道只因香港文化流行,就可以漠视本土其他籍贯的华人方言吗?切莫忘了,广府话在本国地位仅仅为方言,理应与其他方言平起平坐,不同籍贯的华裔共同语应该是华语才对。

談中庸說儒教

图片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五年一月四日获刊登于《南洋商报》言论版-焦点课题:谈中庸说儒教•勇瑜

“教”之原义为“教化”。《说文解字》如此言“教”:上所施下所效也。先生是上,学生是下;先生教,学生学。故儒教乃指以儒家学说教化人。

儒教由孔夫子始,经后人不断阐发扩充孔门教义,渐成体系。中国汉代,儒教被帝王定为“国教”,儒教自此方茁壮成长,惟也逐渐失真,不同时期都有不同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为儒教添了自己的东西,成了社会制度一部分後,儒家更须为许多陋习背负罪名,乃至民国时期有打到孔家店之说,乃至中国文革时期有批孔之说。若回到经典,可发现孔夫子实在是冤大头。

儒家虽自成一家,惟其经典如六经,皆是流传已久之古籍,非孔子所书,孔子只作整理修改,“述而不作”而已。故六经可谓华夏经典,归于儒家乃只因儒家奉之为圭臬。除六经外,宋时诸儒启发自禅宗各派,专研儒家“性理”之说,故有朱子之定“四书”,即《论语》、《孟子》、《大学》、《中庸》。其中《大学》《中庸》之文甚简,乃取自《礼记》。

近来,众人高呼挺“中庸”,实乃针对极端者。众人如此爱“中庸”,可曾好好读《中庸》?

按普遍解法,中有不偏不倚之义,庸则是平常之义。

《中庸》言:“舜其大知也与!舜好问而好察迩言。隐恶而扬善。执其两端,用其中于民。其斯以为舜乎!”。大家要政府行中庸之政,要政府对国内各意见各有取舍,并考虑现实情况,以照顾各方利益,因为若只取一端,就已成了极端。斜塔不调正,反而加重之,塔身倒塌,迟早而已。中庸为调整之法。

以上是对处理事情而言,中庸之义非仅止于此。取庸字“平常”之义,中庸也有劝人活在当下的意思。“人莫不饮食也,鲜能知味也”,口里咀嚼食物却不知其滋味,思绪不知已漂往何方,这根本就不是活在当下。

“君子素其位而行,不愿乎其外。。。”,中庸也有做好本份之义。身为何种角色,就该扮演好该角色,不怨天尤人,不埋怨为何命运不好等等,因为埋怨就是想太多。只须做好本份,自然会有更上一层楼的机会,这是儒者所深信的天道运作法则。

《中庸》亦于多处谈“诚”,主要是要求先对自己坦诚,然后自然而然的能真诚对待外人。许多人因不肯对自己坦诚,不肯接受自己不足或阴暗的一面,想方设法遮遮掩掩,最终才会酿成种种错误。只有承认自己的不足,接受自己,才能活出真实的自己。“忠恕违道不远。施诸己而不愿,亦勿施于人。”。自己对自己坦诚,觉得自己不肯要不肯做的东西,肯定不…

守住本土華語文使用之地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五年一月七日获刊登于当今大马-守住本土华语文使用之地

民主行动党辛苦多年,上届大选获几乎所有华裔选民支持,即便如此,改朝换代仍旧遥遥无期,只因友党马来选民票数不够多。

痛定思痛,该党高层或许觉得华人票根已稳,与其把马来选民都交托友党,不如自己也力争马来票,最近一年可见该当确实欲淡化华人色彩,如积极招纳马来裔党员,栽培马来裔党员等等,甚至在最近的党大会上破天荒鼓励代表用马来语阐述各项议题。

当然,民主行动党向来都标榜自己为多元族群政党,所以这回让“国语”当大会主角确实无可厚非。但是,该党数十年来都被视为在朝华基政党的头号对手,竞选的地区往往都是以华裔居多的地区,就如前所言,该党上届大选大捷,靠的是广大华裔选民的票数。

虽说非所有华裔都受华语文教育,但是受国民教育或已英语文为母语的华裔绝对不占多数,若看华文第一大报销售量,每天可上十万份,从中可知谙华文的人数可不少。

政经文教,文教活动场合是我国华语文主要“露脸”之地。政经场合,华语文当媒介的机会,所剩无几。经济,商店招牌弃用华文、商用车辆不能印上华文字体、上市企业股东大会和年度报告不用华语文等如今已成平常事。政治,全马应该只有马华公会还可于正式场合用华语,就是指以华语讨论事项,演讲和以华文写会议记录等。

每逢大选,华教课题也是各政党的心头爱,政党皆知华社心系华教,善于利用此课题,便可得到许多华裔选票。所以,当几乎所有华裔选票都投往某个政党时,除了其它重要议题如执政能力、执政透明度、清廉度等等,理所当然也期待该政党可以为华教也出一份力。

民主行动党受几乎所有华裔选民的委托,在情在理,是否应在该党的正式场合也保留空间给华语文呢?为何不可令友族习惯听台上的人讲着自己听不懂的语言呢?多一份以华文书写的会议记录,会很难做到吗?

千万莫为了争取他族支持而辜负那些投给该党的种种希望啊!




華校應當變變變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获刊于南洋商报言论版-信手拈来:华校应当变变变•勇瑜

我国华校自有特色。课内各科目以华语文教学,课外也有如书法华乐等传统华夏艺术活动,华校因而有“传承华夏文化”的形像。

华校有独中与华校。就读华校,须报考政府考试。由于父母皆望子女能成绩标清,华小故亦以助学生“获甲”为重任。许多华校致力耕耘,考试成绩很耀眼,华校故又有“考试成绩顶呱呱”的形像。

惟与华校竞争者,除国民学校外,尚有劲敌如国际学校。故华校理应精益求精,不可仅仅满足于现有特色而已,何况华校还须顾及政治因素,更是不可不设法加强自身地位好自保。

喜闻某些华小办静坐,不啻是个好点子,华校锦上又添花,这种创意应该学。

静坐非宗教仪式,静坐纯粹是运动,静坐可令忙碌的脑袋休息,即如俗语所谓“静心”。每日静坐十分钟,只要得法,长年累月下,人不再轻易胡思乱想,心常定而不乱。心定有助思路清,思路清有助勤思考,勤思考有助长智慧。那些办静坐的学校皆有数据证明静坐之功效。

如勉强扯上宗教,实则各宗教亦有类似的静坐故事。基督教耶稣基督曾于野外禁食四十日,日日静心祷告。回教穆圣于圣洞闭关坐静多日,后得见大天使加布里显现,传授天启句子。华人印度人对静坐更不陌生,无论是相片或雕像,佛陀、印度瑜伽行者等往往都是以静坐形像示人。还有,中国先秦古籍《庄子》《孟子》里形容静坐甚多,“坐忘”“养气”等词皆一一可见于典籍。宋儒乃至明代大儒阳明子,皆视静坐为日课。

静坐只是引子,笔者所强调的重点还在于华校须不停创新。除学术外,华校也应在其它领域培养学生,使学生不但很会考试,也能在融入现代社会当儿,保有良好人格。

例如,目前许多人都大谈方言式微之问题,华校亦可考虑与现有华团合作,办方言班,有兴趣的学子都能报读。方言根底好的人多是老前辈,他们多数都已事业有成甚至退休享乐安享晚年了,如果无所事事,这些老前辈大可考虑为本身籍贯族群献力,教方言。

又如,今人以几乎不读华夏传统精髓-儒家思想之四书五经。校方可与校外各儒教团体合作,为学子开办四书五经班。四书五经曾是华夏数千年的“经典”,今人虽已弃之一旁,惟其在华夏民族心里之地位仍尊贵,故许多华裔父母想必会很乐意让孩子读之。而且,以目前的教育而言,有“授业”,有“解惑”,华裔子弟所缺,恰恰是“传道”-即“修养”课。四书五经很看重个人修养,视锻炼心性为人生大事,对学子、父母、乃至整个…

感謝獲頒西元2014年大馬中文部落格祭十博推薦獎

图片
感谢上天!感谢筹委会!以下是我得奖原因:

純粹毛遂自薦。余對華夏思想及本國社會宗教文化等課題研究多時,欲把心得傳達出去。稿件曾多次獲大報刊登。今次則欲借貴平臺繼續在網絡上傳播心得于眾人。



我所写的关于〔心想事成秘法〕之书计划明年出版。读了此书你不单可知心想事成之秘,也可知我们华夏圣贤的智慧与知识并非如教科书那样死板板毫无乐趣泛道德主义的!知道越多我就越惊讶!知道越多你就越惊讶!

希望可以与更多人分享不用诡计多端心机处处也能活得富裕的秘法。

淡边的金馬士姆斯達法雞飯(Nasi Ayam Gemas Mustafa @ Tampin)

图片
我不可不说,此店鸡饭可“完胜”许许多多其他的华人鸡饭。而且此店经营者乃印裔穆斯林,我心想,到底厨师师从何人?鸡饭乃华人的传统食物,而这位印裔穆斯林店主竟能把鸡饭做得如此出色美味,实在令人佩服!

金马士坐落于柔佛州与森美兰州边境,所以离金马士不远的城镇如淡边及昔加末等都能找到分店。不过我只尝过淡边的,实在令人回味无穷。该店不卖白斩鸡,只卖烤鸡,印象中,只有雪州八打灵十七区祖屋楼下的那著名的叉烧鸡饭档的烤鸡可相媲美。

饭更是煮得香喷喷,粒粒分明,与十七区的简直一模一样,我还怀疑十七区与此店是不是同一渊源呢。呵呵。至于汤方面,此店的有自己的特色,汤料可看到姜、花生等,也可尝到许多香料的味道,非常的“印度”特色。














View Nasi Ayam Gemas Mustafah Tampin in a larger map




國語與團結的迷思

图片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四日获刊登于《当今大马》-国语与团结的迷思

毫无意外,今届巫统大会又有许多针对华裔的言论。有代表拿出数据说许多参与国民服务的华小生国语差劲,以国语能力弱为由抨击华小教育影响国民团结。

这种说法有许多不对劲的地方,反驳者不小心就会被牵着走,在国语弱的环节上争论不休。

不对劲之处首先是,该代表假设我国有“国民不团结”的问题。他并无在这方面提出任何证据。国内确实有不少人曾发表侮辱各族宗教文化等的言论,惟论这些案例对社会所造成的影响,都只在媒体上或咖啡店内为人热闹讨论一时,往往很快就过时,被其他新闻所盖过。一般百姓依然照常上下班、堵车、接送孩子上下课、月尾等薪水、年尾等花红、周末逛商场等等。大家各过大家的生活,何来国民不团结的问题?

通常我们都是要同心协力解决一些问题或达成某个目标才要讲求团结。若生活好端端的,需要搞什么团结?假设某天个个华小生真的说得一口流利马来语,我们充其量只能说国民之间沟通无障碍,但岂能说国民团结了?

国内的现象是各族的主要交与自己同语同文化的有人,少有跨族群沟通。族群之间或许欠缺了解,但我们不能因此说各族之间不团结!有者甚至认为没有跨族群交流就是种族主义,这是无根据的指控。要知道,族群间欠缺了解是一回事,因偏见而侮辱他族又是另一回事。当有人因缺乏对他族的了解而产生偏见时,再因其偏见侮辱他族或以自身权责剥夺他族权利,那才是种族主义者;若只不甚了解他族文化语言等或只想跟自己同语言同文化的人来往,那是人之常情,惟我们万万不可说此人是种族主义者。

不对劲之二为,以该巫统代表认为,华裔掌握一口流利马来语是促成国民团结的条件。这番言论,是由“国民国语一定要佳”的思维所致。他忽略了我国最引以为傲之处恰恰并非是“马来伊斯兰国”,而是“多元族群与文化”的国家。“讲好国语、才是国民”与马来西亚多元的形像根本格格不入。举中国为例,不谙该国“普通话”和中文的少数民族比比皆是,又何妨他们“中国公民”的身份?何况我国许多华人子弟皆受过正规马来语文教育,说得不好不地道不流利,但多数都起码会看会写,论水准可比中国某些少数民族不懂得说普通话不懂得读写中文等好得多了。

诚然,掌握马来语的好处多多,马来族毕竟是本国人数最多的族群,懂得马来语就有机会交上马来友人,做生意者也可运用懂得马来语的优势做马来族的生意,一句话,就是为了方便!由此观之,马来语的身份应该是…

上天所賜的神跡

若捉到〔要诀〕,人生处处神迹,绝非凭空想象之事。

我三月尾,拿着一笔钱离前公司而去,未及数日,就接到来自猎人头公司的电话,要安排我到目前这间公司面世。
就如之前的文章所述,面试者与数年前竟是同一人。数年前我签了聘约放鸽子,而这回面世,对方也不知是忘了此事还是不计较,要我,还开了比前公司丰厚许多的条件。这是奇迹。
加入该公司,才发现早上八点或八点半是上班时间,这时段对我而言,有点苦不堪言,毕竟我已三四年九点多才起床,十点多甚至午间才到公司。
结果是,至今已半年,我百分之九十九的时间是近十点才到公司,最近却获通知通过试用期,而且表现属于中上。我大半时间都在〔偷懒〕,所幸仍能顺利完成工作。这又是令一种奇迹。
当然,若我因天天大迟到或偷懒而感愧疚,事情是有可能变负面的,这是〔良知〕(请参考王阳明的良知论)的作用,并非有意识就能控制。就像为何我最终意愿离开旧公司般,因为心里不踏实,而上天就成全我,让我走。
当然,以上种种奇迹尚未能及得上当初我不工作假期任拿不通知公司而公司照出粮给我。

至于我〔偷懒〕些什么,都是在学习我所兴趣的事,毕竟我的书本尚未完成,现在又多了个奇迹可在书内为〔神奇之道〕的佐证了!

易狂

图片
读着探讨《易》理的书,忆起刘老师。

刘老师是名符其实的“易狂”,可以连续数年天天都专心习易,自清晨到凌晨不停歇。由于"不务正业",他生活过得有点清苦。

某次与他约在中等价格的餐厅用餐,他看菜单看了好久,再三考虑后才点菜。其实,那边的一道料理,也不过区区五六元左右。

惜当年与老师缘短,连易学的一鳞半爪都未及学得,就须离开古来。不过那短短的数堂易学课,虽只使我学得半鳞无爪,至今仍让我受益不浅。

誤入異度空間

图片
大学时期,与三女同居不同房。某夜,正于电脑前"厮杀",一女突来问,昨日深夜可有敲打我门?答"没有"。该女说"与同房另一女同时听见有人敲其门,他俩开门看,无人,外头漆黑一片,楼上楼下皆鬼寂"。我问"几点?"。答曰"凌晨四点左右"。我立时觉得风扇所吹来的风变得格外寒冷,整身起鸡皮疙瘩。是缘前一夜明明于楼下电脑前"厮杀"至清晨五点多左右,楼下灯火通明,何来"凌晨四点屋内漆黑一片",又何来"楼上楼下皆鬼寂"?

数日后,家里突来二土生华人妇女,先在宅内走走看看,之后以酸柑汁混合香灰,置放在宅内某处。这纯粹是小枝小节,真实之细节极之繁杂,现已已无法全数亿回。

冤親債主

图片
一日与黄师傅闲聊,他说某位博士客户,每推拿一处就可听见她发出不同叫声,有人声、有兽声等。严重时更可见她拨弄肢体作各种形态,有如乩童般灵体上身。其中一次就作老虎状要咬人。

有见此为特殊案例,黄师傅只好每按一处,就念咒数遍,期待可“超度亡灵”。有此按倒某处,更碰到“埃及军官上身”,怒骂此人前生夺我性命,我方隐入其身骚扰其人,其今生痛苦皆为报应,实为罪有应得,你又何必多管闲事?黄师傅就跟这亡灵谈判,须多次对方才肯放下离开。
就这样,与不同的亡灵作如此的谈判好多回。病人的病情果然有好转,不可谓不神奇。

”业“为佛学概念,世间一切随业力流转。

但“业障”这概念或是或非,除非可观前生后世,否则将无从得知。

惟人若深信世间种种不顺皆为其业障所致,那即使本来有力克服困难,反而因业障观念早已深植心中,而使“业障”成为事实。

同理,冤亲债主这回事,有或无,根本无从证实。但若深信自己的厄难皆拜冤亲债主所赐,想不“制造”出冤亲债主,都难。

 整世人天天观想佛菩萨,临终前意识模糊,甚至是平常时,当脑波频率与平常大有不同,可以肯定的是,要见佛菩萨如见真人,并非难事。

为何要质疑冤亲债主这回事,就只因似乎只有佛教某派特别强调。其他宗派,或其他宗教,根本无此概念。

黄师傅的博士客户前来治疗时已四十多岁。前半生发生了什么事,没人晓得。其冤亲债主是否为自己深层信念“制造”,不知道,但有可能。她若是笃信冤亲债主观 念,认为冤亲债主讨债来了,使自己痛不欲生,长年累月下来,已成“事实”,那么出现每按一处便会释放出某债主的现象,也不出奇了。

真關華校的事?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九日获刊于南洋商报言论版- 有话直说:真关华校的事?•勇瑜

语言可为族群象征,可纯粹为学习或谋生工具。

语言为族群文化象征,即是你我的母语,是祖宗一代接一代传下来的语言,所用的一字一句皆为千百年的智慧结晶,与父母兄弟姐妹交谈都用母语。我们对母语的感情只有深没有浅。

语言为学习或谋生工具,即如学英语乃为能读得英语世界各门各科好读物,或为能在英语主导的工作领域谋得良职。抱此心态者,或许对英语谈不上有感情,但生活中却离不开此语言,毕竟该语与自己的知识水平甚至职业生涯息息相关。

语言还可成“国族”象征。语言可被冠以“国语”之名,营造出“某语”代表“某国”,“某国人”必掌握“某语”的印象。好此道者认为,国人若国语程度不佳,就不配成为国民。

好了,大家都配合,大家都遵守“学好国语是国民义务”的游戏规则。母语学校强制学生学国语,国语成了必考科。学生为了有漂亮成绩,努力学习国语,甚至还上国语补习班。花这些额外钱,都是为了确保国语程度顶呱呱。这都是许多华人学子所经历之事,谈不上新鲜。

好了,国文科考获甲等,国文科及格,还是有人说三道四,说你纵然及格、获甲等,但你的会话水平不合格,不够“地道”,还带有“乡音”,甚至不常在脸书使用国语也是“罪行”。原来会话才是重点,要懂得“乡土会话”才行。原来正规国文课内容过于“正规”。原来我们要多在脸书用国语才对。原来这一切通通乃因华校的国语教学有问题。

或许,本来身为非马来人的我们,会话还算流畅,虽不懂得“乡里俗语”,但可勉强应付日常所需。入社会打滚,若运气好,成了公务员,日日使用国语,国语又岂不能越用越得心应手,又岂不会变得地道?不过,公务员一职,僧多粥少,非有心就可得,不得不靠上天的眷顾。

所幸,成不了公务员,我们尚可投入庞大的私人界内。这里是另一个世界,由英语主导,国语沾不上边。身在私人界,使用国语的机会微乎其微,与政府做生意打交道则另当别论。家里用母语,外边工作用英语,国语水准停在中五时,不用少用再退步到更早前时。

同理,华人在外无处使用汉语方言母语,在家也鲜用之,母语水平就“越不用越堕落”。马来语比起华人汉语方言幸运多了,是庞大人口的母语,又有政府这靠山大花人力财力大力推广支持。或许,一朝马来语若能拿下“私人界”这座江山,诸如“华人国语水平弱乃华校的错”的言论,根本将不再有市场,丝毫无法引起关注了。



富都(半山芭)禤記沙煲雞飯 (Heun Kee Claypot Chicken Rice @ Pudu)

图片
闻禤记之大名已久,常向往这在沙煲盖上放热炭的鸡饭味道会是如何,今天终于有幸尝到。看到工人在沙煲盖上的火炭,口水不经意的在嘴里滋长。

七时左右抵达该店,车位容易找,从店面外观之,客人似乎不多。踏入店内,尚有空座两三个。不过,即将吃完时,店外已有等候入座的客人了。原来大家都这么迟吃晚餐?呵呵。

除了点沙煲鸡饭外,还点了老黄瓜鸡汤。

沙煲鸡饭,饭粒粒分明,不会过软,不会过硬。饭香自是不用多说,叫我意外的是,其砂锅锅底饭焦不多,其他的店往往都是锅底一片饭焦。料也足,鸡肉腊肠够多,附加上一小碗软咸鱼,很有诚意。鸡肉非常软滑,口感类似童子鸡!

汤,味道足,够浓郁,鸡肉也跟沙煲鸡饭内的一样软滑,配鸡饭吃,另有一番风味。








當宗教不再純粹是信仰

宗教功能本是为普罗大众提供信仰。宗教祖师爷把教义教导给信众,而信徒可以祖师教导之言或宗教经典为依据以作身心灵修炼所用。

当宗教祖师的徒子徒孙渐多后,为了便于管理,宗教就有了组织形式,建立各种制度等,方便传播教义和管理信众。神职人员就是因宗教组织而生的职位,以从事诠释经典教导信众等等的工作。

当宗教成了一种拥有严密制度的组织后,宗教可说已是以“人”为中心,事事都离不开人。譬如,组织要生存,就须有信徒,故广招信徒成了必要。而确保信徒不离开组织,也是宗教组织的工作,最基本的就是要信徒把某些教义当教条,把宗教教条融入信徒生活里,信徒万万不可违背,违背就须受惩。说实话,这根本是变相的“恐吓”。此时,宗教可说已变了质,失去了原有旨在教导信徒锻炼身心灵的用意,反而成了玩“抢地盘”游戏的组织,所谓的“政治化”也。

回教的唯一一部经典乃收集一连串通过穆圣口中所出天启句子(Ayat)的《古兰经》。古兰经的部份句子成了回教徒的教条,不过稍嫌不足以成为可应付整个社会,就以不同版本的《圣训》补上。《圣训》地位仅次于《古兰经》,成书目的为记录穆圣及圣门弟子言行举止供信徒参考,值得一提的是,有学者从历史角度声称百分之九十九的《圣训》都是伪造的。其实,回教法完全采自《古兰经》的其实并不很多,《古兰经》只贡献回教法的基础而已,而且并不精确,有许多灰色地带,任人依景诠释。

穆斯林在不同的社会与地域都有不同的信仰方式。极端者就如塔利班,其领导班子凭自己对穆斯林社会的完美想象图以暴力建立起“神圣完美无暇”的伊斯兰国度。温和的穆斯林则就勤力行五功来作身心灵锻炼。在印尼这世俗政权国度,就可见到有不同面貌的穆斯林,有极端主义团体,但多数的穆斯林都活得很世俗。我国上世纪八十年代前的穆斯林也生活的比较世俗,去舞厅、喝啤酒的穆斯林大有人在,他们的宗教色彩不浓。

今日,我国穆斯林的世俗一面渐渐消退,“回教”课题渐渐已成使我国社会继续分裂的毒瘤。马来社会爱把回教当作身份象征,回教已非纯粹是对真主的信仰,回教反而多了“制造”马来人身份的功能。令人惊讶的是,马来社会对政府所成立的宗教警察机构好像并不在意!毕竟这些机构所做的一切,都大大干涉了穆斯林的私生活。这些宗教警察可以随时捉拿他们认为不守教规的穆斯林。从这里可看出,在我国,身为穆斯林,似乎不纯粹是学习如何荣耀真主这么简单,生活上还须受宗教警察诸多管制,或不在“主麻日”去…

友誼、合作、發展、共贏

写起这篇关于中国与马来西亚之间的林林种种,我不禁想起了往生多年的祖父。我是马来西亚人,祖父则乃堂堂正正的“中国人”。他生于中国,长于中国,自认为“唐人”(华人),一生效忠“唐山”(马来西亚闽南人对中国大陆的称呼)。有时我想向祖父他们这些海外华人移民,如此喜欢用“唐人”“唐山”这些词,想必是对曾威震天下唐帝国的一种缅怀。一生忠于“唐山”,祖父却须在“番地”谋生,兼且在此开枝散叶,慢慢适应了此地环境气候,最后还葬在距故乡永春千里之外的“昔加末”,他生前可能想也想不到吧?所谓的天时地利人和,若祖父碰上今天经济蓬勃发展的中国大陆,商机遍地,他也不必那么辛苦漂洋过海,可有多些时间陪陪父母家人。儒家四书之《论语》有云,孔子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若能选,谁又想远离双亲独自在外漂流呢?

说起华人下南洋,据说,中国唐宋时,已有人自中国大陆往这里定居,但可能人数尚微,不足为道。明朝时中国大陆又来了一堆人在此处定居。我曾在马六甲生活一段日子,当年乘搭巴士时往往会经过三宝山,该山华语虽名曰三宝山,但马来人却称之为“华人山”(Bukit Cina)。三宝山之三宝为三宝公郑和的尊称。三宝公郑和七下西洋,至今仍是壮举,即使是今人,也鲜有三宝公的那种魄力与能耐。跟随郑和公下西洋者人数众多,当中不少在本地落地生根,娶土著为妻,无意间产生了新族群,说马来语,吃马来餐,却在生活中奉行华人传统文化习俗的峇峇娘惹族群。若参观他们的旧居,可以看到祠堂,或祖先牌位等,峇峇娘惹文化是马来西亚的一大特色。当年我上国语课,得知本国有本历史著作“马来纪年”,里面许多故事都与中国有关。其中一则故事是明朝皇帝把公主汉丽宝嫁给马六甲王朝苏丹,是当年中马两国的一桩美事。明朝过后,华人分阶段陆续南来,高峰期是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本地华人城镇一个接一个涌现。比起其他人,祖父则稍迟方来。

明王朝三宝公下南洋是为建交,而非来侵略或剥夺资源。我认为,这才是真正国与国之间的君子之交,因为之后,来自西方的一堆航海大国如葡萄牙荷兰英国等都是来这里殖民抢资源的,与明王朝的作风形成很大对比。明王朝与马六甲王朝固然是属朝贡关系,即马六甲每年向明王朝进贡南洋珍宝,但这并非单方面的只取不还。儒家之作《礼记》有云:“礼尚往来,来而不往非礼也。”明王朝继承中国政统,想当然不会弃礼仪而不顾,往往回礼较所收下之物更为丰富,故朝贡体系实为双赢之道,各…

Ajaran Buddhism yang paling asas

Dari forum2 Facebook saya mendapati bahawa ramai kaum Melayu di sini tidak faham langsung ajaran Buddhism. Dan mereka sentiasa keliru dengan Buddhism dan Budaya Cina. Jadi saya cuba menerangkan di forum2 demikian. Dan di blog ini sekali lagi saya akan copy and paste apa yang saya telah terangkan. Saya harap penerangan saya akan memberi sedikit pengetahuan asas kepada pembaca2 artikel ini.

1) Sebernanya kalendar haiwan yang digunakan oleh kaum Tiong Hua dulu tiada haiwan. Yang pentingnya bukan haiwan, tapi maksud 12 belas "unit"(di zhi) itu. Haiwan di sini merupakan simbol untuk orang hafal 12 unit itu dengan mudah. 12 unit(di zhi) itu biasanya mewakili 12 bulan. Kalau tambah dengan 10 tian gan, 1 tian gan + 1 di zhi mewakili 1 tahun, sampai ke 60 tahun.. Lepas 60 tahun, maka mula satu circle yang baru. Itu kalender Cina.

2) Aliran Teravada Buddhism yang memasuki China dulu, tetapi aliran ini tidak berapa popular di China sebab cara pemikiran aliran itu tidak match dengan car…

Kadangkala tiada kena mena dengan Racism

图片
Satu hari saya ternampak iklan ini di Gemencheh atau Gemas(dah lupa yang mana satu). Syarikat ini nak mengupah Graphic Designer, tetapi kerja ini hanya terbuka kepada kaum Melayu sahaja.

Saya tidak rasa ada apa yang tidak betul dengan iklan ini. Saya tidak marah pun. Mungkin syarikat itu ada sebabnya untuk mengambil kaum Melayu sahaja. Tapi saya jangka kalau iklan ini disebar di Internet, mestilah dia jadi topik hangat dan ramai orang akan mengutuk bahawa syarikat ini "Racist". Sebab syaratnya bukan Bahasa, tetapi Kaum. Kita boleh belajar mana2 satu bahasa bila2 saha, tetapi identiti kaum kita sudah ditetapkan oleh Tuhan semasa kita lahir. 

Ada syarikat yang hanya ingin mengupah orang yang fasih Bahasa Mandarin atau boleh membaca/menulis dalam Bahasa Cina. Ini pun tidak berunder perkauman. Sebab diaorang tidak menghad kepada sesuatu kaum sahaja. Pada hari ini, ramailah kaum Melayu dan India atau Iban/Sandakan yang pandai bercakap Bahasa Mandarin. Seramai 13% pelajar di SRJ…

雜志《品牌與連鎖》作品: 卡巴星

马来西亚社会以多元种族、宗教与文化闻名。西马的三大种族之一为印度人。但印度人通常凡指来祖先自印度大陆的人。而有一种印度人,男性总包着状似洋葱的头 巾,上一代的华人都爱称他们为“孟加里”,意思是孟加拉人。他们被称谓孟加拉人很冤枉,因为他们都非孟加拉人后裔,他们其实是“锡克人”,祖先来自印度旁 遮普地区,论族裔是属于旁遮普人,因绝大部分信奉锡克教,故被统称为锡克人。

男性锡克人十之八九都姓Singh,本地译为“星”,中国地区则译为“幸格”。本地人对“星”不陌生,因为有好几位杰出国民都是“星”“星”声的,其中就包括了最近因车祸而离开人间的民主行动党元老卡巴星。卡巴星是第二代国民,言下之意就是其父亲是印度来的移民。

对马来西亚人而言,卡巴星可谓传奇。他曾经当了整二十一年的槟州日落洞国会议员,连续几届大选都不败,因而被冠上“日落洞之虎”的外号。最 近回教法和回教断肢法课题闹得沸沸扬扬,其实算是“炒旧菜”,而卡巴星最令人记忆深刻的就是数年前那句“若要成立回教国,请先跨过我的尸体”的话,是民主 行动党内最坚决抗议在本国落实回教法的人。除了反回教断肢法,卡巴星先生也可算是国内最反对死刑的政治人物。他曾经帮助许多人逃过死刑。不过,他这位正义 凛然的人有时还是会很生气一些严重罪犯行为,所以他也曾呼吁处死那些强奸女童的罪犯。

其实卡巴星先生也曾于西元2005年遇上大难,恰巧也是车祸,当时他吉人自有天相,大难不死。可惜的是他虽保住了命,却保不住了行动自由。那场车祸后,卡巴星先生须坐轮椅活动,过着残障人士的生活。惟这并没摧毁他的斗志,他并没自暴自弃,反而在政坛和法律界愈战愈勇,奋斗精神可嘉,是许多人的榜样,大家应该好好向他学习这股“正能量”,千万不要动不动就去自杀。

卡巴星先生其实算是精英,他中小学时期所就读的学校,是成立于西元1852年的沙维尔学院(St Xavier Institution),该学院是全马最早的学校之一,历史非常非常悠久,可算是名校。在卡巴星求学的那个年代(他生于西元1940 年),能读完中学的人寥寥无几,上大学更是许多人所不敢去想的事,卡巴星却有本事在名校完成中学课程,更取得资格在新加坡的马来亚大学念法律系,证明了他 的的确确是人中龙凤。他在大学求学时,就已充分发挥了他的领导才华,曾当选学生会的主席。他的“反对党”作风也是在就读大学时期获得启蒙的,他曾因抗议校 方对每位新生发…

語言趣事

我成长于柔佛小镇昔加末。小镇乃典型华人小镇。到旧街逛逛,可见到许多典型的二战前的华人店屋,招牌上大大的中文字非常亮眼。许多店,除了“皮肤”与“面孔”外,“五脏六腑”早已换得七七八八。惟保留原汁原味的老店还不少,有些还是营运数十载的老招牌,非常难得。论耐力,老店或可与可口可乐或国际商业机器等国际公司媲美,论活力,老店无法匹敌,人家依旧活力无限,老店则已垂垂老矣。老店的年纪无法隐藏,店外顶端刻上建筑年份,算算就知道了,有些人生于同时,却比老店早走。

走完旧街,往新兴商业区看看,也是华人店铺占多数。若要说华人很会做生意,或者很爱做生意,大概这就是很好的证据吧。至于大大的中文字招牌,比起旧街,这里则比较少,反而是英文招牌占多,算是很平常了。在大城市华人云集区,所有店铺,在购物商场也好,在商业区也好,早就不在其招牌上放中文字了,即使有,也把字印得小小的,匆匆走过有时根本都未能留意到,这么多华人为此地经济发展贡献数十载,这种现象,是喜是悲?不过,我注意到,某专卖高级货的大型零售商店,无论在哪一个商场内,即便是在吉隆坡双峰塔阳光购物广场内,其店面的中文字肯定少不了。这样也好,方便了那些不识得英文或马来文的人。可是,新一代大马人,大概都懂得马来文和英文吧?想到这边,感到中文在本地的前途好像不太乐观,都不禁摇了一下。

所以说,小镇华人可说是“多数民族”,小镇则由一大堆马来甘榜包围。中国毛泽东主席有句名言-“乡村包围城市”,大概可贴切形容这情形,不过这句话在中国的意思在当年是属于某种军事策略。小镇华人里以福建人居多,说是福建人其实太过笼统,应该要说是闽南人才对。除了闽南人,小镇也有许多其他籍贯人士。各籍贯的先辈自设立了籍贯性质的会馆,如永春会馆、福莆仙公会、客家公会等会馆,甚至有客家村广西村等。每年清明扫墓,我都有仔细看看所经过的墓碑,从中可得知昔加末华人真的好多。毫无意外的,镇上著名的咖啡店理所当然由海南人经营,不离传统。日常生活中,依我亲身所见,华人间都常以闽南语交谈,可见闽南人还是占较多人数。其次是华语,在本镇,华语其实还蛮通用的。虽然有些非闽南籍贯者说起闽南语也流利非常,但华语之所以流行,也是因为这所谓的“普通话”起了沟通各籍贯者的作用。就像我本身也是在华语的环境里面长大,我在中小学时期,都没刻意去了解友人是何种籍贯,在我看起来大家都一样,就是说惯华语的“华语人”。

其实,华语在南…

信“馬来教”的華人

巴生直落公椰花園(Coconut Flower Restaurant @ Teluk Gong Klang)

图片
如读者您有看本布罗阁的小食文,会发现笔者比较热衷介绍各种小吃,很少有介绍餐馆。笔者其实吃过不少餐馆,但不知为何始终不喜欢为这些餐馆写美食篇,唯独这间椰花园笔者不得不提,因为这间餐馆有卖椰花酒!笔者还是在这间餐馆品尝了人生第一杯椰花酒!

椰花酒甜甜的,简直不像酒。还未入口时,其酒气就非常逼人,不过味道非常怪异,闻太多了会反胃,变得不想喝了,就像臭豆腐一样,闻太多其臭味就变得不想吃了。但当酒汁到了舌尖后,你会被其甜味吸引,根本感觉不到有酒精的成份。我也是一杯下肚后,不觉醉,离席驾车时才感到头重重的,这酒的酒精发作时间真的超久啊!

来这里之前我有参考其他人的布罗阁。所以依样画葫芦的试试其“东炎虾”,分量十足,其东炎汤非常鲜甜,可尝到椰浆的味道。单是其卖相,把所有虾和汤汁放入中间挖空的椰子,就已足以令人垂涎。虾肉则要看其新鲜度,这里靠近大海,虾新鲜自不用多说,可惜那东炎味就是入不了肉,或许真的太高难度了吧。

我还叫了甘香啦啦和沙煲豆腐,这些是我乱乱叫的,并没有参考任何布罗阁。味道很不错,就是有餐馆的水准就对了。

两个人吃到来大概是整70块马币。单东炎虾就整30元马币了。椰花酒小瓶的超便宜,才那么马币3元。不过餐馆也把饭前的小食“鱼饼”和包装的卫生湿纸巾算入账内。而且也不够其他餐馆大方,白饭免费任加。其白饭是要收费的。
















中國四億人不諳普通話之感想

本文于西元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三日获刊于南洋商报言论版- 信手拈来:中国4亿人不谙普通话‧勇瑜

日前报导,中国国民,十之三人无法用普通话(本地通称华语)交谈。故中国政府觉得须加强推广普通话,期盼一朝可实现史上绝无仅有的壮举-语同音也!

中国地域辽阔,各方有各方的语言与风俗,全民“语同音”殊非易事。强如秦始皇,亦只能做到“书同文”而已,对“语同音”根本无能为力,何况秦始皇时代之中国地域较今天之中国小得多。

中国古时,人民多务农,安居乐业是常态,除非逢大动乱,否则人民不轻易搬迁,安土重迁一事厚,久而久之,就有了“一方水土一方言”。当时,跨省过州,母语说了没人懂,所幸大家可笔谈。不识字者,只好“比手画脚玩猜猜”了。若有考生欲上京,官话不可不晓得。教书呢?亦是母语来讲解,早期私塾是写照。

中国官方积极推广普通话,或许与现代化城市化政策有关。外省人如农民工等蜂拥入城谋生甚至定居,人数甚至可盖过原地居民人数。与其要外省人学原地方言,不如推广普通话来得实际。毕竟,语言不通,隔阂误会免不了,衍生问题不胜多。举本地为例,上世纪初各省人南下马来亚谋生,不同籍贯间因语言不通起争执并不反常,及后所幸先辈一致协议以华语为本地华人共同语,籍贯隔阂方褪去。同理,“消除隔阂”是中国政府“推普”的主因,不可说无理。

中国政府提出此事时,还再三强调,“普及”普通话非旨在打压方言。可想而知,抱着“推广普通话打压方言”想法者大有人在,故中国政府方须再三大排定心丸。毕竟推广普通话的方法,往往包括在公共场合限制使用方言,故有人不爽是人之常情。对照古代情况,方言第一,官话第二,官话方言相并存,相安无事千百年。或许中国官方可参考参考。

当然,今时不同往日,古时文章,稍微正式者,皆是文言文体。数百年来,固有白话著作,惟鲜少为全白话著作,多是文为叙述、白为对话。文言文当道时,稍懂书写者,皆讲究文言章法,故方有中土学人与日本朝鲜越南学人不能“言谈”但能“笔谈”之美事。

而今,文言文不再风光,儒家圈内日本韩国越南等国都想离汉字离得远远的,在中文圈,取文言文而代之的是华语白话书面语,华语白话书面语成为书写新标准。故照常理而言,如今欲“书同文”,多了新条件,即须谙“华语”也,华语,普通话也。不谙华语,纯以方言白话写作,莫说语同音,就连书同文亦难矣!

然而,依笔者查证,亦有能以方言思考,写出现代形式书面语者。由此推之,必须谙华…

雜志《品牌與連鎖》作品: 世界杯!

世界杯! “男人可以没罩杯,不能没有世界杯!”
足球赛,男人最爱,女人至厌!当然这说法纯粹是开玩笑。 因为这几年来 ,在嘛嘛档里为所喜爱球队呼喊护驾的人,男男女女都有!不可谓不疯狂。换句话说,本地嘛嘛档和私立电视台的生意完完全全要靠足球赛!
今年,足球联赛季节一结束,球迷还无法好好休息,因为将要迎来更盛大的赛事-即世界杯!球迷要等四年才有机会看到这场盛事,试问谁又会错过呢?
世界杯比许多国家的足球联赛高层次,属于国家级别的竞争,赛事魅力更加使人疯狂。 其威力不可小觑,往往一开赛后,只要一天还没到大决赛,世界杯的气氛就无法消退。 
世 界杯期间,全国犹如在庆祝另一个佳节,上班族继续迟到早退,或者午餐吃个两小时多,老板感到奇怪去看个究竟,原来大家饭已用完正看着球赛呢!老板敢怒不敢 言,最后也坐着与大伙一起看,一起大呼小叫。而亲友同事间话题总是离不开世界杯,男说某某球队战略出色,女说某某球员进球样子帅极了!回到家,丈夫说要追 世界杯球赛,不看球的太太气鼓鼓,任她如何摆出性感姿势或是穿上性感睡衣,丈夫还是选择窝在沙发喝啤酒吃薯片看球赛!世界杯季节竟不可思议的变成“斋戒” 月了。
历 经国际足联(FIFA)的多年努力,世界杯已渐渐成为全球必知的品牌,就连美国这位全球政治军事体育文化老大也不得不屈服于世界杯的魅力,世界杯的主人国 际足联想必与有荣焉。众所周知,美国的国球是棒球、篮球、 美式足球等,其人民并不重视足球,但美国人民所疯狂的国球魅力在全球跟世界杯的魅力比起来,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但论“粉丝”人数,美国国球就已落后了世界 杯一大截。所以近年来美国也积极的搞足球联赛,为在世界杯取得好成绩作充分准备,美国本身甚至曾主办国西元1994年那届的世界杯。根据某些调查报告,世 界杯之所以如此深入人心,乃因球迷都能通过观看赛事的过程中体验到“世界众人同聚一堂”的感觉。那是种你我都一样都一起欢庆的感觉,非常温暖和亲切,就如 同过年时大家都不会对陌生人愁眉苦脸一样,而是欢笑满颜,就是这个道理。
世 界杯最令人感动的那一刻,就是大决赛完毕,尘埃落定后,冠军球队高举世界杯时!冠军队成员一个个接过世界杯,高举或亲吻世界杯,然后轮到队长来上演压轴 戏,队长将高举世界杯,然后队员全体欢呼雀跃,众摄影机等的就是捕捉这一刻的激情,即使是在电视上看到这幕,心情也会随画面而澎湃!尤其当冠军队又是自…

正視音譯標準

中文历史悠久,发展至今日经已数千年,较《诗经》、《尚书》时代,多出千千万万词汇。现代生活方式大大不同于古人,尤其是现代的基础设施更是近百年才有,故生活常用字词等大异于旧时,且尚有千百借自日语之字词等,《诗经》、《尚书》里许许多多的古朴文字已不复流行。

汉朝时佛法自天竺传入汉地,魏晋南北朝与隋唐时期被译成中文,其中唐玄奘法师所译《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为代表作,八成意译,二成音译,结成优美文章,流传至今,时时背诵之的佛教徒众。但诸梵文音译字词如“揭谛揭谛”(gate-gate)等,如以今日华语念之,再对照今之梵文罗马拼音,可知华语读音与原音相差甚远。可见译者当时乃取当代官话语音翻译,官话随时代变,这些当代音译字词今已完全走音,惟亦有好处,即保留该朝汉字古音念法,今之学者可凭之以研究彼时语音。

近代中国始广接触世界各国,吸收五花八门的学术,尤以西洋学术为多,外语字词又无法个个意译,因此中文比佛教来华时期多出数倍的音译词。音译词如此多,但译法却稍嫌混乱,毫无标准可言,译词如希腊、巴黎,虽与英语发音大不同,其实却是贴近原音,如巴黎就是取法语发音译之。惟有些通行音译词如约翰等,乃取广府音来译,华语念起来绝不知约翰实为John。或如屈臣氏,但看其中文名已知乃明明白白的广府音译词,华语念之令人一头雾水,不知实乃指药剂连锁店Watson。

本地媒体与中港台媒体对音译词标准取舍不同,各有谬误之处。中国虽是华语(普通话大国),音译词方面有时不及本地精准。如旁遮普男性常用姓氏Singh,本地用“星”译之,中国方面则用“幸格”译之。或如Tamil,本地常译成淡米尔,而外地常译成泰米尔,其实泰米尔比较接近以泰米尔原音。或如Quran,本地译为可兰经,外地则用古兰经,若听阿拉伯原语,其实开头是“库”声,故两个译法似乎都不甚近原音。

当然,音译词不一定要越近原音越好,信达雅才最主要。就如本国十三州之一的Terenganu,旧译为丁加奴,如今通用登嘉楼,又如哥打京那峇鲁,今人已惯用亚庇称之。开始时大家都不习惯,如今已惯了。

惟中文分“语”“文”两条路(英语又何尝不是),如今音译法各有标准,甚至有些译自华语,有些译自方言,实对推广中文有碍,故各中文国家或地区皆须为音译词共定标准,厘清一切,好方便中文人沟通。


余英時先生亦犯誤(實乃余誤)

今日阅余英时先生大作,内提数世纪前欧洲基督教改革宗师庄凯文(John Calvin)之名言“combination of practical sense and cool utilitarianism with an other-worldly aim”。余深同意热爱此言,热血沸腾,欲速分享于脸书,故上网搜此名句以炒之贴之于脸书示众。一查之下,始知此句竟非出自庄凯文也,而源自德国托恩斯(Ernst Troeltsch)先生之书也。书名The Social Teaching of the Christian Churches。

故余不禁感叹,世间岂有完人,博学如余英时先生者著书时亦难免有误,故读书不可不谨慎矣。

(文毕,归宅急翻此书再三验证,证实乃余眼误,余英时先生只写该名句为“凯文教派人物“所书,没提此句乃出自庄凯文本人,余谨此还余先生清白,向其致歉)。

昔加末慈光亭觀音廟的素湯面

图片
观世音菩萨每年有三个诞辰,分别在二月十九、六月十九及九月十九。当然并非每次都真的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的诞辰,例如六月十九就别称为观音成道日。

每轮回乡,若逢观音诞,我必会前往家乡香火最旺的佛寺-慈光亭一趟虔诚礼佛礼观音及在庙的诸神明。

不知何时有了这个传统,即观音诞当日都有为前来上香的善信提供免费素食,诺大的食堂满满是人头,“搭台”这个在小镇里并不普遍的现象此时变得非常普遍,不愿或不好意思与陌生人同台吃饭,就没位坐要站着吃了。不过善信都是很通情达理的人,通常都不会久坐,吃完了就离席而去。

食物方面,有饭椰浆饭有粥有汤面,不仅可在场吃,也可供善信打包。

这里的汤面最值得向外人介绍,我从没在异地吃过同样的味道,那味道简直是独一无二,只慈光亭独有,我很好奇,到底是谁能把素的汤面煮得如此美味。

很难形容那味道,有一股香气,仔细往汤内看过其材料,就是蔬菜腐竹香菇丝等而已,至今我仍不明白厨师先生到底以什么来熬汤。

你们若曾吃过这碗汤面,也知道如何制作汤底的话,请你告诉我。谢谢你!







View 慈光亭 in a larger map

華文教育新定位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三年一月三日获刊登于当今大马- 华文教育新定位

国庆日快来临,国民团结又突然成了大家热烈讨论的话题。
若大家常上国内著名网站或面子书专页与各友族交流,会注意到一些现象,即最热衷反对种族歧视的,以在半岛占最少数的印裔居多,其次是华裔,接下来才是马来友族。很明显,印裔国民
而若谈到国民团结这热门话题,多数印裔和华裔往往都言明,土著非土著之分严重使国内各族分裂,有趣的是,多数马来友族往往都不赞同,而且还说要团结,华印裔就该先放弃母语源流小学教育,好显示团结的诚意。首相署副部长拉查理最近关于停建华小的谈话,就反映出这种“民意”,此类意见一定会三不五时的跑出来吓华社一跳,以前如此,现在如此,日后也必如此,除非我们能找出改变“华小破坏团结”印象的方法。
笔者看过千千万万关于国民团结的讨论,以上所提到各族的看法,往往都会不间断的在各种不同的讨论中重复出现。每次双方都各持己见,没完没了。
笔者纳闷已久,缘何华文教育,尤其是华文小学,时不时都被人当作国民不团结的罪魁祸首?华教因何特质被某些友族视为破坏各族团结的洪水猛兽?

为了配合国族主义,尊重马来语为国语的地位,华文小学把国语列入正课。此举由来已久,当今,可谓众华小毕业生都能掌握一定程度的国语。
而论收学生,华小往往都不分种族来收学生,许多华小有友族学生并不出奇,完全没有种族之分。
论学习效果,以母语学习,比以非母语学习来得更有效。
以上所提种种,都足以反驳华小是国民团结的绊脚石的说法。即便如此,还不足以使反方心服口服。
笔者推测,说华教破坏国民团结的人,往往是觉得,华校不该与国民学校“抢学生”。他们认为,国民学校才是各族学生就读的首选。国语是国内马来同胞的母语,国民学校以国语为教学语,选择国民学校对马来同胞而言,是最自然不过的事。依这些人所见,身为国内少数族群的华裔和印裔,应配合友族的需求,入读国民学校,一起用有国语上课,才显得正确。
这种看法,说是霸道,并不过份。因为以少数族群应该配合多数族群的母语教育,从中否定了少数族群的母语教育权利。笔者甚至看过有人如此说,要团结,少数族群就要作出一些牺牲。
而如果我们说,学习母语是基本人权,就会有部份人跳出来说,有关当局积极在国民学校推出母语课,各族学生可一起在国民学校上课的同时,也不会把母语荒废掉。这说法还真令人有时百口莫辩。

我们又不能说,华小的教学水平比较高。说实…

Sedikit Sebanyak Pandangan tentang Sekolah Cina di Malaysia

Pada umunya, rakyat Malaysia amat bersopan santun dan bertimbangan rasa. Itu pencapaian yang cermelangan walaupun Malaysia terdapat pelbagai kaum yang mempunyai agama dan budaya yang berlainan di antara satu sama lain.

Tetapi terdapat juga orang yang berfikiran terlampau. Sebagai contoh , terdapat golongan yang selalu kutuk bahawa sekolah cina merosakkan perpaduan rakyat. Pendapat saya mereka ini memang berfikiran sempit dan tidak tahu apa maksud rasional.

Pertama sekali, apa salahnya kaum Tiong Hoa di Malaysia belajar bahasa cina dan belajar subjek2 lain dengan bahasa ibunda sendiri? Bukanlah sekolah Cina tidak mengajar Bahasa Malaysia! Bahasa Malaysia adalah subjek yang wajib di sekolah-sekolah Cina!

Kenapa kaum Tiong Hua di Malaysia begitu mementingkan sekolah Cina? Itu kerana kepentingan pendidikan Cina itu bagaikan pendidikan Islam kepada kaum Melayu di Malaysia! pendidikan Cina bukan setakat belajar Bahasa Cina sahaja, tetapi juga belajar ilmu-ilmu dan kebijaksanaan yang diturun…

馬來西亞華社、白話文、方言及華語

中国的普通话与白话文教育是自清末至今的问题,但白话文与普通话(华语)却是当今的趋势。我一直都有研究这个课题,在报上发表了不少文章。这里可看看http://amadeusbv.blogspot.com/search/label/%E7%99%BB%E5%A0%B1%20published

我的结论是,从马来西亚华社的利益而言,我们籍贯众多,但华人在国内市少数,所以我们跟新加坡一样(新加坡华人占多数但英语至上),大致上要跟着中共的教育走向,因为中国在世界的的影响力很大而且会越来越大(如果中共政权还很稳的话)。

香港人如何反对普通话教学也好,都是香港人的自家事,而且往往与政治有关,因为香港人很惧怕中共,所以香港人的反抗有他们自己的理由。但马来西亚华人有自己要考虑的问题,我们这里多籍贯,方言众多,需要华语来作跨籍贯沟通(除非选马来语或英语为共同语,但这两种语言并非汉字语言,选这两种语言为华人共同语,会搞到连汉字都不会写)。

而香港的情况不同,香港之所以广府话流行,乃因英国殖民者当年刻意在当地推广广府话来与对中共搞对抗,所以广府话方能壮大,弄得在港的上海人潮州人都被逼说广府话,完完全全不公平。

就我本身而言,我很赞成恢复文言文教育,文言文也是一种古代白话,但因为在后人不断模仿下又已自成一套完善的书写方法。文言文的好处是即使口说不同语言,只要该语言使用汉字,仍能达到书同文的效果。

至于白话文,其实也能做到书同文的效果。前提是各方言教育要完善,就是教育学生以方言来念白话文。但是,此法在本地行不通,因为本地的学校不可能分籍贯来收学生,这只会浪费资源,所以方言学校是不可能在本地出现的。而纯方言教学在中国也未必行得通,因为中国各大城市如今已有太多来自不同省份的人。

而且,当今的世界又比以前大大不同,如今资讯流传得超级快,华夏民族如果仅仅止于书同文,交流方式不够完善,根本就无法提升整个民族的知识水平,所以才要有一个共同语,就是“普通话”或华语。

即便是古代中国,也有官话为各省人的共同语。

至于中共推广普通话,主要的因素还在于行政方便。在我们这里,则是要华人之间沟通方便,所以推广讲华语是对大家都有好处的。

最后,再三强调,我们马来西亚华社,不宜以方言为共同语,应该以华语为共同语,对各籍贯才显得公平。

在本地,方言的确式微了,而这与另一个方言-广府话有关。

许多人不懂得自己的方言,但是,却又…

人類焉能無上帝?

儒家经典-《诗经》云:“皇哉上帝,临下有赫”。

我们似乎永远都无法证明“上帝”存在与否。

但有人,就有上帝。

人离不开上帝。

人有弱点,人在面对创伤和恐惧时,都希望有个“上帝”伸出援手助脱困。

人即便强如“超人”或强如“曼哈顿博士”,但“无敌最寂寞”,强如造物主之后,还要面对自己的“寂寞”与“迷失”,此时都希望有个强于自己的“上帝”帮忙安排一切挑战。

人追求觉悟,也是为了看清存在的意义,此时也希望有位“上帝”创造这个“存在的意义”。

所以,去努力证明上帝的存在,是毫无意义的,因为人根本脱离不了上帝。

万一上帝真不存在,人也会去创造“上帝”出来。

電視機、催眠機

当年读到一份报导,说某某友族虔诚宗教师家里不设电视机,说不要受到电视节目的荼毒。当时真的很不明白,觉得他是老古董,食古不化。牢记至今。

后来接触了大量催眠资讯后,才知道我们的生活方式和一举一动被有心人通过电视来操控。

是的,电视就是催眠机。而且那种我们一直追看的电视连续剧更是大大的催眠剂。

电视节目往往都是越煽情越好,不然就没有故事可言。尤其是连续剧,每次都是玩弄负面情绪,越负面的情节就可以玩得越精彩。诸如婆媳不和啦,家庭纷争啦,伴侣外遇啦等等都大受欢迎。大家看着看着这些垃圾,不知不觉间都会受到影响,然后在自己的生活里上演这些剧情。

电视节目还带来许多错误的价值观,使我们向往电视节目所塑造的生活,而忘了那些东西未必真的会适合你。最典型的例子是,情人节一定要送什么什么什么,母亲节一定要做什么什么什么,不会思考的人就会去跟着做,“因为人家也这样做嘛!”。

但别人是别人,你是你啊!

如今来到了网络时代,天天受许多资讯轰炸,不过整体而言会比只有电视机的时代好,因为人人的选择多了,而不只是单方面的受电视节目灌输一切内容。

炸香蕉糕

图片
炸香蕉糕是马来西亚的特色食物,可说随处都有,是著名的街边小食。

每天下午三四点开始,不管是商业区还是住宅区,都可见贩卖各种糕点的 小档口,档档都必有香蕉糕。

笔者很喜欢吃香蕉糕,也算尝过不少香蕉糕。不过,笔者在雪隆所尝过的香蕉糕总让笔者大失所望。不是不外层的“尖不辣”不够脆,就是香蕉果肉不甜不嫩,甚至吃过果肉干瘪瘪的炸香蕉糕。

笔者还是觉得昔加末某花园区的炸香蕉糕是笔者最爱!之前所提到的种种不同档口炸香蕉糕的缺点,唯独这档没有。这档的炸香蕉糕的外层面粉炸得很脆,其香蕉也特别香甜,最厉害的是炸了香蕉肉并没有干巴巴。而却其吃法与雪隆区不同,你买炸香蕉糕,档主还会给特制辣酱。香蕉糕用来点着辣酱吃,感觉特别不同!有机会你们试试看吧!

笔者曾试过马币块六钱的炸香蕉糕,其价格属于炸香蕉糕里的“高级名牌”,其果肉的确是香甜嫩滑,但论外面那层炸面粉,还是不够昔加末花园区的炸香蕉糕般香脆。况且昔加末那档口的炸香蕉糕价钱又特别便宜,马币一元就能买得到四五条了!何须花大钱光顾“名牌”,不就只为了吃一条炸香蕉糕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