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2011

用贝宝PayPal取得

淺談中英夾雜現象

Image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一年六月廿七日获刊登于南洋商报言论版

近年火星文泛滥,好多人看了直摇头,觉得严重污染华文。笔者也认为火星文随便赋予文字新义之举不可取。火星文虽可恶,惟相对下,中文受外文(犹以英文为甚)污染问题更严重、更恶劣。

中文受外语污染程度如何,从媒体就能得知一二。台湾综艺节目里,嘉宾爱于谈话之间送上一两句英文,好像很潮般,岂知外国朋友其实看得一头雾水,徒贻笑大方而已。

在中文乐坛,中英夹杂更是最“潮爆”之物,歌手左一句“love you”右一句“i wanna”等。然后,“这个key高一点”、“这边的 chorus该这样唱”等等,弃中文词汇不用,是嫌中文词穷吗?甚至,有些华人歌手的专辑封面,专辑名用英文,连歌手名也只放英文,不知情者还以为这些是 英语专辑,实则这些乃中文专辑也。实在是故弄玄虚,让人无话可说。

iPhone, iPad, iPod 等至今尚无中文译名,是中文世界漠不关心吗?媒体习惯在文章内插入这些英语词汇,仿佛认定读者皆通晓abc,如此“寄人篱下”,难怪英语独尊世界也。奇的是,facebook就有好几个中文译名如面子书、脸书等。记得,不是人人都识得abc的。

有些作者为了要突出“潮”味,让其小说从头到尾充斥了英文词汇。例子有什么某女郎职场奋斗史的小说等等。这种小说,笔者越读越悲。

当前,中文世界诸国以英文为尊,把学英文制度化了,列入了中小大学课程内,非让学子学好英语不可。殊不知在英文世界,人人只需专心实学,无须费时学习他语,难怪这些国家强盛如昔,国民素质亦有增无减。要知,语文程度有时根本不重要,专业知识往往才是社会所需,这道理,浅显矣。

笔者晓得,现阶段,很辛苦。要穷追外文新术语,要翻译之,功夫很多,且都是治本而已。要治标,还需指望中文世界社会主导科技与文化发展,术语方以中文所构成,就能免去麻烦了。

中文已于世界众语中位居次席,与有荣焉,若继续受外文污染,实属不幸。希望各方务必慎重关注此事。

无空禅林禅修经历

禅修第六天

Image
好激动人心!有位师姐第一次参加禅修竟成功爆破疑团了!真不简单啊!恭喜她啊!

是谁?是谁?是谁?

我的禅修生活就到此结束。我五蕴用得太多太深,要断绝其干扰实在太难!还需加倍努力!

法师说,到了某些境界,五蕴会制造假象,给肉身送出假讯息,如疼痒之感觉,干扰“敌人”,即强力的提问强力的疑情!

纵观这数日,依我所见,禅修之道,在于挪开主观意识,对肉身“另眼相看”,把“我们”变成机器人,每一个动作指令未生之前,喝问产生“指令”的处理器,把发指令的权利还给“我们”,而不是任由“它”来随时主导。这绝对需要功夫。。。

拖死尸是谁?究竟是谁?到底是谁?是谁?誰。。。。。。。。

禅修第五日

第五天,有位师姐与一众分享,进入了定慧境界。法师说她没乘胜追击,借力使力,错失了更进一步消除潜在无名中的恐惧。这位师姐达到了定慧后就睁开眼追看是何事,故只能消除表面上的恐惧,只能达到一种平静境界,法师说此时如把握不准会有走火入魔之虞。

我想到了不久前于直销会上有提到如何克服恐惧感,那方法只是表面功夫吗?抑或是连根拔除呢?

我常想,除了证悟涅槃,有人会想继续轮回于六道吗?离开六道,往何处去呢?造物主另有安排吧。就像在《龙虎门》里老祖宗飞升后发现一切皆是骗局一场,到头来受困于无边无际的冰天雪地无从逃离。

若要用“吸引力法则”来改善生活,那真有必要修禅吗?修禅目的在于“脱离轮回,不再受苦”。而吸引力法则却要你无视苦,无时无刻抱持正面思维,以把好东西通通吸纳过来。

若阿赖耶识真是潜意识,那通过科学训练,如“神经思维编程”(NLP)会有效吗?听说催眠能催出一个人的前世今生,这些大概就是阿赖耶识的种子吧?我想起当年(Guru Pandita Anand)阿难法师提到他修着“般若禅定波罗密”,而他提起打坐境界时竟有不下二十种,倒不如慧门法师的方法简单。

禪修第四日

不知不觉已过了三日。

由于活动时间已换,日夜颠倒,我们前晚方休息三小时,就要于同一晚十点开始第四日的活动了。昏@.@ 就当作挑战咯。

这天,我们正式“跑香”。

十点听开示至十一点半。休息半小时后,于凌晨十二时开始当天第一轮的跑香。

何谓跑香?众人组成一个大圆圈,顺时钟挥臂快行,欲跑快者需跑入大圈内部形成小圈,然后大圈之一众随时能加入小圈顺时钟快跑(要挥臂),跑累了再回到大圈行走。就这样大家不停的快走(大圈)或快跑(小圈)直到维那敲板。敲声一起众人需立刻“僵”着身体。维那此时会提话头,“看着、看着,拖死尸的到底是谁?到底是谁?究竟是谁?非把它弄清楚不可!”。其实,跑香进行时也需不断参话头(提问是谁)。有者甚至投入到使劲的喊,直到没气(我能感受到她的急迫感,相信她很快能进入境界)。跑香大概历时半个钟或一个钟。凌晨大约有四轮跑香。

据我所知,跑香也是练气法门之一,旨在让禅修者气通全身,健康修禅。

跑香后,就是坐香了。坐香,静坐也。

我们整个凌晨就是跑香坐香再跑香再坐香再跑香再坐香。。。

凌晨四点,坐香坐到实在太睏了,偷偷跑到寮房睡去。呵呵。

半睡半醒。寮房就在禅堂旁,维那叫声和一众跑步声不时吵醒了我。呵呵。

勉强熬到了早上六时半听开示。然后用早饭,十点上午“安板”(就寝时间)。我心想,经过整夜煎熬,如今大概能睡个好觉了吧。

岂知,才午间十二点多就醒了。四周一看其他三位同房也不在了。你道何故?苍蝇作怪也。他们在你面上,你手上,你脚上,爬呀爬瘙呀骚,大家都没得好睡,苦矣。我想他们大概是出禅堂静坐了,我则不管衣服盖在脸上再睡过。

晚饭前盥洗一番,准备在待会行山时,慢慢慢慢的走,大概不至于会脏吧。岂知,到头来我还要再盥洗一次。走着不久就流下汗了,到大湖时,竟见到慧门法师已在此处等待。原来是有“好料”相送。

第一,望向虚空,让第六识无法起念。接下来,把目光从虚空往下移向山头,此时纵然有“物”,但第六识一时不能习惯而起反应。就在此时目光再往下移向湖与山的边界线,继而往湖面看自身倒影,就很清楚了,此时提嘶效果特佳!

另,慧门法师走到近斜坡上处,告诉我们一个“快速入定”的法门。语方毕,法师竟往斜坡下滚去!我看得目瞪口呆。法师说,滚了,躺下,望向虚空,再提话头,就是这样简单。

另,慧门法师再次以身试法,在斜坡处随意的跑,跑上跑下,他披着袈裟,从远处看来像在耍轻功。以法师近七十高龄还能这样…

禅修第三日

四点半起床,叹,很久没试过了。通常都是四点半才睡的。

刷牙后去了禅堂,维那教我们拉筋法,很有用喔!当然,很多动作我是做不到的,要多多努力!无可否认是有助醒神!

过后,又是一轮的吃早餐听开示再禅修用点心吃午饭再来泡茶喝茶直至傍晚四点。

当我们准备走后山时,慧门法师换了点子,说午间太热我们一众禅修得昏昏沉沉,是故他决定来个日夜颠倒让我们午间睡觉晚间禅修,呵呵。老实说我日间确是昏昏沉沉静不下心来,容易招惹念头。

我们就去休息,没走山了。

禅修第二日

早上六时半打板,七点用早饭。

八点听慧门法师讲课,主要是说明禅修要点。九点半是休息时间,让各禅和子用点心(别误会,饼干或糖水而以,呵呵)。

过后,大家打坐去了。维那鼓励双盘,以正脊椎,避免禅病。惟我双盘难做,要拉拉筋了。维那也说莫让身体气周身乱走(情况是身体在自动摇摆),以免一朝失控走火入魔。

打坐至十二点半,用午饭,之后再打坐至两点半。

两点半做些什么?泡茶也。

法师说泡茶是修禅好方法之一。通过泡茶,放慢动作,提问提问提问,话头先行,从泡茶倒茶到喝茶一步一步来,培养疑情。这环节大概花上一小时半。

傍晚时分,大概四点吧,维那带领禅和子走后山。途经菜园,再经流着山泉水的水沟,走着走着,又来到了一处草地,旁边是斜坡,我们爬着斜坡,一到平地,哇,画面顿时大开,只见一大湖!湖水是水蓝的,湖旁山峰矗立,景观真美啊!维那指示我们坐下草地打坐,并提斯,“拖死尸是谁!到底是谁?究竟是谁?是谁?是谁?是谁?誰。。。。。。。。。。。”

五点,我们回园,五点半用晚饭。六点半“散大逍遥”(一步一步走,每一步,念头之前必问是谁)。七点我们在禅堂看影片。内容是有关慧门法师于广州之开示。

禅修第一日

一直以来,认为禅乃高深莫测之事。参与了慧门法师的禅九后,方知禅修其实很简单,只是要多加练习而以,并要很专注很专注很专注的练习。

禅九地点在“无空禅林”,位处金山脚下,近阿沙汉镇,磁场顶呱呱。禅修期间禁沟通禁电话禁一切干扰禅修之物或行为。

来到这里,着实惊艳,汝可称之为世外桃源,确实是修行好地点。

吾从首都南下,出东甲收费站,再花上半个钟左右就到了。

美中不足的是,这里是苍蝇世界。不知何故,苍蝇多到烦人(烦我而以,其他人很镇定,功力好深,呵呵)。

此处可称为一座园林(是吧?)园内有个大花园,寮房、禅堂、礼堂、小亭、浴室等分布各处。间中有小湖,水面上满是荷花,不远处也有流经禅堂的小溪。小溪穿过整座园。溪旁某处更有小径,径上布满了石子(疑是鹅卵石),四周也种满了各种美观植物,非常雅致。禅堂在另一段溪旁,需过小桥方能到达。

打听到此处主人热心佛学,特建此园方便佛徒修行。

女众在禅堂内打坐,男众打坐处则在禅堂外,面向小溪(所谓小溪,平整的沟,小湖的水)。

傍晚五点半用晚餐,这里称“药膳”(吾不知此药乃何药)。全素食,吾向来不讲究,故还能下咽。

园中有凉亭,内有桌子置放各饼干及饮料包(咖啡、美禄等),亭内也有饮水机。

晚餐后,七点正负责人(圆品师姐)及维那各自讲解禅修期间规则等,之后就让大家自由活动,直到十点敲钟(一位长发长者持两片木板以二三节奏敲打,走遍全园)大家就需安息。

我与另三人睡在禅堂左边之寮房,算是半露天的。下大雨吹大风必会遭雨淋湿,所幸禅修数天皆没大雨。

这晚睡得不好,先是蚊子干扰,后是频频尿急。起身两次抹黑拿手电筒去远处的厕所,还是生平第一遭也。

尿意没了,天气冷了,蚊子没了,慢慢就睡着了。

再論一代風范、萬民楷模

Image
“一代风范、万民楷模” - 李光前先生。

光前先生乃著名侨领陈嘉庚先生之婿。之前我也有篇谈到他的文章,请按此处

缘何再谈光前先生?

数日前去了鹅麦(Gombak)一趟,竟在大舅住所附近发现一个“光前村”。三个字大大地写在牌坊上,立在路口。我想着,那么这和李光前先生有没关系呢?

尔后,在附近又发现一所“南益华小”,答案呼之欲出,疑惑顿解,心中一片明朗。由此推敲,光前村的“光前”确实是指“李光前”先生也。想不到鹅麦华裔竟立此村以纪念光前先生,可见光前先生地位确实非凡。

南益(LEE RUBBER),乃光前先生所创,是大型树胶公司也,已经营数十载,至今屹立不倒。拉美士也有一间,当年我每星期都会路过。

上网查询,方知南益华小为另一华社闻人李成枫先生所创。详细资料请看此处

然后,数日前,身在新加坡,到白沙浮(BUGIS)的国家图书馆一游,竟见该图书馆也命名为“李光前图书馆”(Lee Kong Chian Reference Library)。上网查知光前先生为新国图书馆捐献良多,即使是先生已故后,其所创李氏基金会还是继续资助社会,故新国政府欲纪念光前先生之恩惠。

真不愧乃“一代风范、万民楷模”!


新国李光前图书馆第七楼。


新国李光前图书馆第八楼。

來過華美,豈能錯過錦華?

Image
每到新山,必去华美,今次却例外。

之前,不曾得闻锦华名,是故三番四次错过了此名店。其实锦华与华美仅相距数步之遥。

知道锦华大名后,这次再不光顾就真是“对唔住自己”了。

你道当天是什么日子?是木曜日,俗称星期四,下午四点多,店内还是难寻一位。要等、等、等、等、等。


你知道吗?这里美禄也叫踢球,向新国看齐也。烤方形面包蛮得我心,很薄很脆,这里之特点也。


咖啡,有名店水准,烤面包,亦有名店风范。


此店位处陈旭年街。街上看到此布告,告示接下来数星期会有配合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的活动,值得一去。最棒的是,有个展出,是有关孙中山先生所领导之革命,与当时柔佛民间的关系及互动等等。此资料罕见,所以我才说值得一去。

View Larger Map

居鑾火車站咖啡店!Kopitiam @ Kluang Station

Image
久闻居銮火车站咖啡店大名(Kluang Station)。今次首度光临,心情如当天阳光般灿烂。


站在居銮火车站外头,感觉犹如身在昔加末火车站,两者实在太相似了。


“一个马来西亚”!多语告示牌,缘何旧人不忌今人忌?


身在咖啡店外头


忙碌的员工,服务不错。老板是华裔。


咖啡与南洋咖啡店的不相上下。面包则普普通通,且慢,只有方形面包普通,好吃的,请看以下。


来这里,记得叫圆形蒸面包,入口只觉松软如蛋糕。热度恰恰好,厚厚的一片牛油融化流入面包内,咸咸加甜甜,可口啊!


蒸圆面包




烤圆面包则没有蒸的那么出色。

久違了亞依淡釀豆腐 Yong Tau Hu @ Ayer Hitam

Image
想當年,每個星期六,必在归乡途上停留此處,尝这人间美食。

多年以后,有幸再临,感谢上苍!



这回,有了制服,黄色的。老实说,老板样子我记不得了,这次看到的感觉上不像上次那一位。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所幸,面仍香、汤仍鲜、酿豆腐仍新鲜美味,三合一真完美配搭。

论上菜速度,则没像当年那么让我惊讶了!呵呵。想当年,我叫了食物,才坐下,食物就上桌了,速度之快真是平生所未见也。



你看此面,手工所做,酱汁很香,想必是淋上猪油了。分量恰恰好,人家爱不释手,我则爱不“闭口”。


这道我吃得津津有味,太合我口味了!

南北大道,出了亚依淡收费站(Ayer Hitam),朝巴都巴辖方向去,数分钟后就到了亚依淡镇,穿过交通灯直走数公尺,此店就在你左边而以。

View Ayer Hitam Yong Tau Fu in a larger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