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2012

用贝宝PayPal取得

華語華文感想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或刊登于星洲日报沟通平台 華語華文感想

今年华教运动此起彼落,好不精彩。各华社团体如华总董教总等单只为了关丹独中这一华教课题就够忙了。

今年也折损了一些华教斗士如郭鹤尧老前辈等。这些老前辈为华社或华教鞠躬尽瘁,气概令人敬佩。读着他们生前故事,会令人向往,心情澎湃。

可是,当他们的子女,在媒体上的通通以英语致悼词时,笔者在听着当时,感慨之心油然升起。

这使笔者想起了某位本地知名马华作家老前辈。依笔者所知,该老前辈之子女,也非全皆谙华语华文。

笔者无意、也不敢在此论对错。毕竟个人的所做所为,所信所追,其实通通都无关子孙。况且,这是个开明的时代,华人需谙华语的思维已显得不合时宜。再者,笔者一向认为,个人有权选择生命里种种课题,学什么语言,以何为母语都是个人权力。亲人是华教斗士华团领袖马华作家等,都不该成为个人的枷锁,从而限制了个人的选择。

笔者很好奇,想知道当事人以英语发表悼词的原因。

笔者喜爱华语华文,不知不觉中会自己制造假象,期许老前辈等都是完美的。故当笔者看到老前辈们的子女已英语致词时,心中落差很大。故撰此文。

笔者衷心希望一朝华语华文能发光发亮,如今日之英语,成为多人的首选母语。以华语华文学习、研究、开发、创作、发明等等!

怡保奇峰豆腐花 Kei Fung Taufu Hua @ Ipoh

Image
有傳怡保很多以山水所制作之豆腐花!山水純凈自不必說,又含豐富礦物質,是上上佳之水!怡保多山,山多故山水也多。從怡保去檳城車子要〔穿山越嶺過洞〕呢!豆腐與茶和面一樣,源自中國,是華人的傳統食物。
Ipoh is famous of its delicious Mountain Water-made Taufu Hua. Mountain Water means water where its source is from mountain. It is clean and pure. Mountain Water contains a lot of minerals also. Ipoh has a lot of mountains. The supply of Mountain Water is sufficient to produce Mountain Water-made Taufu. Taufu Hua is one of the famous tradional Chinese food. Taufu itself is originated in China, just like Tea and Noodle too.

這奇峰的豆腐花,還真的像是以上等水所制作的!
The Taufu Hua by KeiFung is really like made of good quality water.

余從沒吃過這么這么這么滑的豆腐花!吃時簡直就是滑入喉內般!
I have never eaten such Taufu Hua, which is so smooth. The feeling of eating is like it just slipped into my throat.

老板盛了豆腐花后,尚加點豆腐水滋潤滋潤。
The boss added some Taufu Tsui (Taufu Juice) on top of the Taufu Hua. This has made the Taufu Hua more juicy.

至于糖漿,只有白糖漿,不像許多業者給于許多懸著,如黑糖、姜糖等。
In terms of sweetener, the boss provides only the normal sugar. Unlike most of…

景贵街潮州煎蕊 Lebuh Keng Kwee Teo Chew Cendol

Image
走了許多冤枉路方找到此檔。就在〔光大〕大廈附近而已。經過光大后(右邊)就需緩慢行駛,留意那小小條短短的景貴街〔巷〕,這檔就在街口而已。
I spent some time to search for this particular stall. If you go past Komtar which is on your right, then you have to slow down already to look for the small lane Lebuh Keng Kwee.

那煎蕊好好吃!入口濃濃椰漿香味,伴著紅豆青草吃,冷冷的非常消暑。那〔青草〕非常軟滑,很新鮮。
The cendol contains very strong fragrance of coconut milk. It is very very delicious. It is not too sweet. The boss puts in big red bean. The long green jelly is very soft.








記憶中,煎蕊源自印尼,余嘗過不少煎蕊,卻不知此與彼有何分別?余沒看到什么〔潮州〕風味?這些問題要問老板了。
I do not know what i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a typical Cendol and Teo Chew Style cendol anyway. This Cendol is delicious but I do not find any special "Teo Chew" element in it. As I know, Cendol is actually originated from Indonesia. Somehow in Malaysia, the Mamak(Indian Muslim) is known best to sell Cendol.


余一點心靈分享

余看到有人在面子書、臉書問了些問題如下。

有时真的要怀疑宗教信仰,哪有博爱精神?为什么同人不同命?

余以余對生命的了解來嘗試回答。


我們來地球之前,已選定了這世要修的功課,功課會形成生命里的種種挑戰,讓我們修。在這個角度上,我們都是〔平等〕的,因為命好命壞都是一種〔功課〕。只是我們忘了,看到挑戰,〔感覺〕很〔痛苦〕,制造〔痛苦〕〔假象〕,使自己沉迷于〔假象〕中,忘了從〔挑戰〕中完成功課。〔痛苦〕形成于自己對某某事件的〔刻板觀念〕,只要放下該〔刻板觀念〕,將〔心〕打開,〔痛苦〕將逝。可能周圍的人會不斷〔挑起〕自己的〔痛苦〕,但只要真的〔放下〕〔刻板觀念〕,旁人話語絕對影響不了自己。有些人受不了,選擇自盡,殊不知功課這世未修完,下一世還是要修,因為是自己一早就選定的,只是活在人身,忘了而已。當然,說易行難,你我一起努力吧!

我們可以努力,玩這場游戲,但我們無需執著,于游戲結果。

檳城暹羅路炒粿條 Char Kuey Teow @ Siam Road Penang

Image
好幸運,這檔就在酒店那條街的街口!
I was very lucky. This stall is near to my hotel. It is really just "around the corner".

有何特別?炒粿條的那位老先生夠老咯!他用炭火炒哩!他一邊炒一邊扇炭火哩!
What's so special? The cook is old enough. LOL. He uses charcoal but cooking gas to fry the Kuey Teow. I  saw him fanning the charcoal fire a few times to increase the temperature.

好多人哦!現吃的都坐在對角頭間的咖啡店等粿條。排隊打包的也不時來了很多。余足足等了九十分鐘哩!熱飲都變冷了。
So many customers! All the dine-in one were waiting at the coffee shop located just opposite the stall. The coffee shop sells nothing but toast and drinks. Those who put take-away order were queing for the fried kuey teow. I waited for around 90 minutes for my portion to be served. :(

正饑腸轆轆時,粿條上桌了。小小碟的,看起來好油!趁熱吃,香哦!佐料有臘腸雞蛋豆芽蛤蚶等。炭香味我沒留意哦!但真的很熱。
Finally my Fried Kuey Teow was served. The portion looks small. It looks oily too. But it is really delicious! The cook put much pork oil to add the fragrance I guess. I did not notice the charcoal taste but the Kuey Teow was really hot. There are ingredients suc…

大家有吃過這些喜餅嗎?

Image
結婚,女方行〔過大禮〕后,必有喜餅贈送人家。大家有吃過這些喜餅嗎?











昔加末好吃沙爹!

Image
沙爹(Sateh)這詞不知是否源自馬來語,有人說源自中國〔沙茶〕,余沒去考究,這活就由本地食物專家林金城先生去做吧!

沙爹是馬來西亞道地食物,其實只是燒肉串而已,其特點是配上甜甜的花生辣椒醬(沙爹醬),伴著生洋蔥黃瓜軟飯團吃,是很過癮的事。

余家鄉昔加末,有一家店的沙爹蠻好吃的,余以前是常客,最近幾年則因為種種原因而少去了,其實余很想念之的。因為余在外地,說實話,鮮少吃到好吃的沙爹。當然著名的加影沙爹的確很棒!曾經也吃過一嘛嘛檔的沙爹,也很好吃。

余不知烤沙爹需多大工夫,好吃的沙爹,要肥瘦肉均衡,吃起來有油滲出。而好吃的沙爹醬要有濃濃花生香味才贊!當然這是余之口味,可能閣下另有見解。

這間〔艾爾沙德〕(Arshad),正是賣著余所形容的好吃沙爹,余最近回鄉,碰上家里沒菜,就前往該店嘗嘗想念已久之沙爹。

來這里吃,若是空肚子的話,余的習慣都是先吃該店的椰漿飯(Nasi Lemak),其椰漿飯也很有水準,由蕉葉包裹。余最喜歡以蕉葉包裹之椰漿飯了!因為夠香!椰漿味特濃!那些以碟子盛著的往往都讓余大失所望。當然,單單吃椰漿飯實在太單調了,店員會送上一碟淋上沙爹醬的魷魚串,任食客配著椰漿飯吃。算錢時店員會算游客共吃了幾包椰漿飯,幾枝魷魚串。

至于沙爹,余都是吃雞肉的。該店所送上的沙爹醬蠻少,余通常都不滿足會求更多,因為太香了,甚至能喝下去啊!呵呵。




 閣下要來這里吃晚餐或宵夜,都是好選擇哦!



View Larger Map

莫為英語迷失了大方向

日前,中国过气政治人物丁肇星抨击当今中英夹杂句子之现象。笔者所见略同。

笔者认为,故能让华文更宽松,接纳各种译词,但决不能让拉丁字母渗透入内,成为华语的一部分。那太不伦不类了,华文会失去原有面貌矣!

当今,英语于各国教育体系为必修课,这乃为了良好的国际沟通,实非坏事,但却无效率,因各国,如中国,并无使用英语的环境,英语久无锻炼必生锈也,况且并非人人都是语言天才,能像胡适先生般深谙双语,运用自如。

当初学英语目的为师夷之长,以固国本,切莫为了硬攻英语反而弱了汉语,使软实力下降,本末倒置。

数月前,中国总理温家宝曾与网民对话,提到当年自学期间也勤学英语。温家宝已过七旬,比他年轻的下一代领导人,出洋与否,英语掌握能力想必更强,可见当今中国领导人,深受英语影响。

当年胡适先生,纵然英语一流,汉语也顶呱呱,他是当今学生典范也。

想当年全世界多少人各种族各宗教纷纷前往长安城甚至落地生根!他们甚至当上官僚学习官话!
情况犹如当今美国。盛唐不愧是盛唐!

日人,反而更尊重汉字,日人年年有汉字选举,这是尊重汉字的表现,是爱汉字的表现。

然后,有位华文爷爷,一生热心简化华文教学,让小学生更易习之,他一定深谙打从心里喜欢更甚于强迫学习的道理。

而数月前,有报导金发碧眼人物任华语主播,这有何不可?吾乐见之,就像美国有线新闻网(CNN)有个著名主播法里德查卡利亚(Fareed Zakaria)般,其英语纵使带有口音也名闻世界受到尊敬。

其实,今年多国祝贺华裔农历新年,前所未有。可见大国崛起有利全球华裔,而对海外华裔尤其明显。下一步是鼓起外族学习华文的兴趣。以大方心态接纳各文化精髓,融入并壮大,中华文明再度光芒四射有期。

部落格或布羅閣?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四日獲刊登于星洲日報溝通平臺 部落格或布罗阁?

马华文学老前辈陈雪风先生离世,各报悼文累累,送别陈老前辈。

某篇悼文提起陈老前辈曾自资出版《馬華文藝布羅閣》,该杂志主编更强调《布罗阁》非blog,布罗取传布收罗之义,与blog无关。

blog,是web log缩写,意译成中文为《网络日志》,部落格网站提供各功能,方便会员发布文章。而之前确实有《网志》这译名,不知怎么的,《部落格》及《博客》渐渐红了起来,备受广用至今。

笔者觉得,这《布罗》,用之取代《部落》,万万可行 ,无不可也。

笔者觉得,上好译名,意译为至佳。《部落格》是音译,单看字义,肯定不通,不知其为何物。《博客》更是不知所云。《布罗阁》反而有音有意,笔者浅见,比《部落格》好得多。

笔者在此建议以《布罗阁》取代《部落格》或《博客》,希望当局能考虑考虑。

陈老前辈又多留下一件宝物了。

方言有感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获刊登于《南洋商报》言论版 -  如是我说:方言有感•勇瑜


陈玉水前辈发表了《方言在华社还有未来吗》的文章,笔者读了受启发,也有些想法。

当年,先辈群涌本地讨生活。他们籍贯不同,语言不通,难于交流,不识字者更甚,因此之间隔阂重重,各籍贯间械斗更是平常事。

〔华语〕(普通话)一出,为先辈所乐见,因为,华语,顾名思义,旨在团结华人,华人在异邦,说同一种语言,能“即时”沟通,才能合力共事,一齐兴盛。本地某些人积极推广“马来语”的心态也是如此。

华语已有百年基础,广传于学府,惟某些地方方言仍然强势,如香港,如本地雪隆区或槟城。在这些地区,方言才是各华裔的通用语。

问题来了。

古代,人们纵然口操方言,但文字却是统一,众人皆以汉字书写,凡识字者,皆能读懂各文。汉字之妙,甚至能跨族裔,以之跟日韩越民族来个笔谈。

今天,文言文已被认定落伍,遭排斥。除非要读懂古籍,否则没人会花心思去精通之。当然,可能文言文真的难以掌握学习。而儒家文化圈之日韩越,更千方百计想摆脱汉字,设计出自己的文字。

香港广府话通行,进而衍生出了“粤字”,非谙粤语者所能明白。如“边个”这个词汇,以白话书写,君如不谙广府话,怎会了解其意思呢?台湾也盛产“冻蒜”这种词汇,不谙闽南语者又岂能了解?白话写方言,长久下去,会变成像日文般,同一个字却不同读音不同意义,这有可能。

复兴方言,很好,很应该,但要拿捏得准。方言太强势,如广府话之在香港,众人以白话文书写方言,只怕会像印度各州般,说不同语言,写不同字体。当然,一些古字该受纳入“华语”,如“汤”代表热水,典雅得多。

要嘛,就继续推广“华语”,不然,就恢复文言文吧。

建記板麵好好吃 Kin Kin Pan Mee @ Kuala Lumpur

Image
建記余已吃了數遍。這次非要為之寫寫一番,介紹給眾〔路過者〕。
建記,就在教總大廈附近而已。吃建記,請你順便參觀教總,支持支持本地華教,緬懷林連玉公生前的功績。你只要親臨教總大廈,就會知道教總那般人是多么廉潔,多么清白。敬佩! 

建議你周末才來,店內較冷清。若是工作日,要排隊慢慢等。重點是,超級忙時,你只能點干撈板面,你只能點涼茶冰,你要點些別的,如咖啡、茶、薏米水、湯面等,你會碰釘子。店家只準備那兩道,以急速應付一波接一波的老饕,你點別的,想耍老子嗎?要點些別的就周末來吧!
經典辣椒干撈板面上座!手工面上面鋪了煎江魚子、豬肉碎、蔥花、水煮蛋。那水煮蛋超滑超嫩的!時間拿捏不準就弄不到這么好吃了!
店家在所有桌上放了自制辣椒粉,任食客添入碗內,吃得辣就盡量添吧!有香又辣!那辣椒是混合蝦米調制的!難怪這么香!
要吃時,把辣椒粉添入,然后攪拌碗中面,弄碎那水煮蛋,使蛋液沾染了面條。然后才大吃一番,太過癮了!余很快就把碗掏空,通常余都是連“吞”兩碗面!而且往往是意猶未盡呢!




View Larger Map

鎰記鎰記 Yuk Kee @ Kuala Lumpur

Image
太久沒去鎰記,豬香烤面包的味道忘光光。。。
Long forgotten the tasty Yuk Kee signature - Roti Babi

再吃一遍回味回味
Try again... 

面包軟,但不松。吃起來有牛油味,咸咸香香,顯然有用牛油煎過。
The bun is soft with strong butter fragrance. Obviously It was pan fried a little with butter.

刀叉打開面包表面,直搗“黃龍”!掏出餡,豬肉碎混洋蔥,面包含餡,入口芬芳。
Tore the bun and picked out the "essence". The mouth was busy tasting the delicious minced pork with onion plus bun. 



沾上辣椒醬,本土風味濃。
A little bit of cili sauce would certainly improve the taste. 

嫌膩?有生菜番茄解。
Served with lettuce and tomatoes too. Your 'health' food.

只吃面包太單調,也叫了海南米粉面。
I ordered the Hai Lam Mee Hoon Mee as well. 

米粉面,顧名思義,米粉參面也。
Mee Hoon Mee = Mee Hoon + Mee

這米粉面,一句話,包你一口接一口,停也停不了。
It is not difficult to describe this Mee Hoon Mee. My mouth was filled with Mee Hoon and Mee till the plate cleared.

一點點海鮮、一點點蔬菜,就能煮出這美味絕妙之面。廚師工夫可見。
Credit to the Chef! 
View Larger Map

漢語热

据报导,澳洲为准备日后与亚洲各国融洽相处,打算在学校设立课程,教导各种亚洲语文,包括汉语。

真好消息也!

看看本国政策对华文教育之冷冷态度,比较之下,只觉世界真奇妙。

汉语要在世男更热更红,有数个需改善之处。

一为翻译速度。以英文为例,英文有二十六个拉丁字母,单词皆由这些字母所组成,再赋之于意义,故英语吸收新词灵活快捷,无论单词源自何种语言,一经拼音化,就能成为英文新词。中文词如“锅”之拉丁拼音就是一例。又或某新事物,如谷歌,其名乃各字头所组成,乃成一词。

汉字形义音并重,对于新事物新现象,除使用现有字合成新词外,就只有创造新字了,化学元素钾钸等等即是新字,沿用至今。故论适应新环境,中文不及英语快。中英文并存现象估计会持续多时,直至中华世界之科技文化独步全球。权宜之计,乃集合众专家,以极速翻译,进而统一译词。再开放给众人查询。

二是简繁之争。汉字数码化成功后,电子产品如电脑手机等都能显示,用户也能以各种输入法输入汉字。汉字有简繁两种字库,电子产品用户对此必不感到陌生。根据所需,时而输入简体,时而输入繁体。所幸某著名的网上搜寻器能识别简繁体,输入繁体字眼,查询结果中也能出现带有该搜寻字眼的简体文。虽是便利,唯终究还是烦了谙汉语者,也不利汉语学生。若各国或区(包括日韩等)能依据现实需要调整统一必能促进沟通做事也少了障碍效率理想。

其三。今日之教育偏向西化,其实中华传统知识如易经五行河图洛书等基本知识理应列入华小课程介绍给学生。举中华传统算术为例,自古亦发展成一套系统,与现代数学相比较注重实用性而没理论化,算法亦不同。其虽没象现代数学般举世所用,但让学生知道个大概也大有益处,毕竟唐朝科举也有算科。

第四。文言也是一宝,中华数千年各类书籍累累,浩瀚书海皆以文言为载体,古时中日韩等民众都能以文言“笔谈”!我们如不能读懂,或需靠人译成白话文,着实可惜。虽说白话文是大势所趋,日后亦会成主流,但是我们也不愿青年望文言而生畏,最终形成文化断层。

習近平與李克強

習近平與李克強 - 這兩位中國未來職銜最高的領袖,原來與西方世界都有一些渊源。

習外甥女嫁洋人。除此之外,听说習有不少亲戚在美国。

至于李,余尚未听闻李有亲戚放洋。但李不时在公众场合大展英语“雄才”,不知是过瘾还是在塑造开明形象。如果是为了过瘾,则是丢了汉语的脸。身为未来总理,在世界各地都应该以中文发言,就像其前任朱镕基与温家宝一样,都是中文佼佼者。身为总理,千万不要为了迎合国际潮流而满口英语,以为会英语就有资格统治国人,笑话!这样做,反而显得无知,受人文化殖民还不自知!李有责任维护中文尊严与国际地位!希望他接任总理后能做到!

回到習,他这么多亲朋戚友在美。明明美国政府敌视中国,一旦两国有冲突!習又位高权重,难保没有把柄落在美国政府手上,或落在美国各情报机构手上,暗中使習妥协,典当中国民众利益!

这就是共党独裁统治的结果,往往领袖没站在广大人民一边,而是只顾自身利益。看看美国,总统无法一言堂,因为国会权力大过总统一人,司法更是自成一格不受各方控制。由国会统治全国比较能确保各方利益都受到关注,受到保障。当然,此制度也有漏洞,金融家基本上也影响了政治决定。

中共虽有人大这类似国会的机构。但余质疑人大是否真有实权。印象中好像只有中共政治局才是最高决策者,政治局有三十二人?忘了。但只有七名最高常务委员。由这七人为十三亿大众决策,实在太不可思议了!除非把各种权力下放地方,那么才比较合理。

余如此关注此事,乃因为中国命运与汉语汉文化息息相关。中国强盛,汉语方能传播得更快更远,打败众多其它语言!追赶英语!而且余祖父就是中国人,故余觉得关注中国国情是符合常理的。




本國華裔太重華文?

國民大學張國祥教授的言論引來四方天下圍攻。

馬來語,我們一直都有學,從小都有學。只是,說得不夠流利,有口音而已。我們學英語,可能可以說得流利,口音則也免不了,甚至演變成了馬式英語。

若人人都是語言天才,兼通雙語三語而游刃有余,當然行。但多數人都是平庸之輩,否則“精英”就不會顯得可貴。何況眾人各有厲害之處,某些人其他方面強,就是語言能力弱。
我們與馬來人共同生活于此地,國民中他們為數最多,公仆多又是馬來人,依常理而言,我們確實該了解他們的語言文化,方便溝通與合作。其實,這都是很自然之事。隔閡隔閡,就靠不斷交流來打破。

所以我們從沒拒絕學習馬來文。我們的上幾代也會用巴剎馬來語勉強與馬來人溝通,雖然限于詞匯,但最終也有效,最多是耗時耗精神而已。馬來語被列為“官方語言”后,我們也“半被迫”學習馬來語,當然是不是有關當局推行種族政策另當別論。但那結果是我們這一代的馬來語程度勝過上數代,至少也懂得造完整句子,懂得更多詞匯。

其實我們真的沒必要精通馬來文。以之為專業則無可厚非。能與友族好好溝通就很好了。就像史密夫的理論般,我們該相信“看不見的手”,任“市場”決定語言存亡。由權威當局插手,已違逆了市場原理,撥正反亂。

可能張教授認為馬來語是世界知識語言,用之可以學到很多知識,有很多偉大古籍經典供我們參考,所以才會一番苦心勸導華社吧。

培訓員工學華文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二年获刊登于星洲日报《言论版》 - 培訓員工學華文

本地华文学府挑战重重。如华小不增学生激增,如建新独中路途遥远。长期而言,学华文人数应该会下降。

另外,本地使用华文空间也愈发萎缩。虽然目前尚有各媒体撑着,唯观众读者渐少,被英文媒体分散。

谙华文人数减少,加上氛围不佳,等于恶性循环,华文空间备受挤压,直至无所可挤。

日常生活中的种种设施,如银行自动提款机,如私人机构电话服务,一般都有华文华语选项,服务谙华文人士,唯尚有美中不足之处。

按笔者经验,致电时选华语服务,往往需等侯良久方有人接听。而且很多次都是由口操马来语者接听。笔者猜想应该是该机构缺少人手所致。所幸笔者马来语程度可以应付,相信多数国人也没问题。

那么,又要华语服务来做什么呢?这值得省思。

我国某些华人大企业所提供之客户电话服务,多有华语选项。笔者有时收到来自这些企业之华文广告短讯,很鼓舞。唯笔者若依华文短讯,致电了解详情时,发现接听者多不谙华语。服务链有点缺失。

这些华企老板,多数曾受华教熏陶,是人才,是佼佼者。其实,他们若能花小小心思、费少少财,聘请华文老师来为员工培训,教导基础华语华文,会是锦上添花。一来可以使员工修了多一种语言技能,二来能为本地华语老师提供工作机会。三来,员工受训后,不只能服务本地华人,也能服务中国台湾香港之游客,好处太多了,是精明投资啊!

希望华人老板能考虑考虑!

華教新看法

此文于西元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廿三日获刊登于《南洋商报》言论版 - 教育视窗:华教新看法•勇瑜

我辈今得以在日常生活中以华文听说读写,真得感谢一众先辈如林连玉公。先辈尽心尽力为华教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留下的这宝物,是连财富也都换不到的。

本地华教体系也算完整。庆幸我们没生在邻国,曾受反华教恶政钳制,剥夺学习母语权力。惟本地华教尚存隐忧。官方政策不鼓励华教,华校无法自由发展,人口增加华校数量数量不变,供需失衡。

大马人口近三千万。华裔占了小小部分,百分之二十左右,剩下的皆是他族。

华教人士努力维护华教,多次促政府公平对待华教。努力大家有眼见,新闻也有报,结果是往往都是一呼三不应,吃闭门羹多过吃饭。华社也很气,很失望。

这都是华社的看法。那么,占大马多数人口的友族又如何看待华教呢?

友族生入读华小似乎年年高升,令人鼓舞。证明部分友族觉得华小校风好,认为能教出成绩优良,品德兼优乖小孩。

惟,还是有一大堆友族,没有经历过华校生活。他们只能根据媒体报导或道听途说,幻想本国华教的模样,幻想本国华教培养出怎样的人。就像本国很多华裔,没什么接触友族,或只懂那么一点皮毛,然后就假设伊斯兰生活学说是怎样怎样一般。

本人近来稍作研究,发现往上很多友族的部落格,都在抨击各种华教运动。他们鞭挞诸如“争取新独中”,“呼吁增加华小”等等运动。本人有留意部落格留言,发现多数友族都对华教运动不甚友善。种种言论有:这里不是中国要学华文请回中国、华教分裂国民国民团结要靠国语、要华教就该放弃大马国籍二选一,等等。这些都是“民声”,大概能解释为何政府始终打压华教。

他族为何如此仇视华教?难道华教真对本国毫无贡献?或他们是自小或长期受极端份子灌输一国一语、单元文化观念,认为唯有一国一语大马方能强打?还是他们曾受过直接来自“华文华语”的威胁与压力?而且他们为何又不会对英语如此反感?

我们若干爱华教者,也该扪心自问,我们真的有活出“中华文化”,感化友族?难道中华文化是求科科甲等?难道中华文化是求与别人比较成就?难道中华文化是求成绩优秀有好事业能赚大钱做医生做律师?难道中华文化是怕输?那么“天人合一”有做到吗?那么“己立立人,己达达人”有做到吗?那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有做到吗?

希望华教团体能集思广益,思考怎么使本国受益于华教,使友族也从中受惠。学英文能使国民纵横世界,受雇欧美企业,也就没有人会反对学英文了。毕竟“…

陳旭年公你好嗎?

Image
馬六甲雞場街超熱鬧,還被冠上文化街的名堂。去了幾次,真的是在在體現了“吃”的文化,也能體驗到“小商品”文化,“買賣”文化,的確非常有“文化”。街尾又有舞臺,不時有表演,曾看過“大師”表演鞭術還有卡拉ok比賽等。有時走著走著還能看到一班阿姨在某某會館大廳跳交際舞。總之是每次去都是擠擠的,人來人往,好熱好熱。那些買賣攤位攤主手里大概也握過幾回厚厚的紙幣吧。
雞場街搞得這樣“成功”,這兩三年前新山華社也來效仿搞文化街。不知何因,新山華社看上了陳旭年,每逢周末為之打扮一番,免不了紅燈籠滿街高高掛,想當然耳,那是“中華文化”的象征哩。

那天去了陳旭年街,眼睛望去紅彤彤,好多的燈籠高高掛著。陳旭年街的街道彎彎曲曲,路面不像一般路般鋪上瀝青,而是某某材料,余也不知是什么,總之好看過瀝青就對了。街道兩旁則有人行道。攤子就擺在人行道上。


整條街,檔子好多噢!好像有整十個吧?多吧!先看到的是一班耆老大顯唱功,以美妙歌聲犒賞游客,為陳旭年街添添彩、拉拉客、立口碑。他們唱的都是李茂山羅時豐等等歌手的曲子,特色都是歌聲渾厚。

中秋快到,有檔口免費教人做月餅,游客看了做得可口,都會買買試吃。



來到十字路口,在角落有個當地人稱為“紅屋”的建筑物。氣勢磅礴,造型古色古香,當然,不管多古也不會古過兩百年。新山開埠至今好像才大概一百五十年左右。你們有興趣就上網看看,或讀安煥然先生的文章。安君在星洲日報發表了不少有關新山歷史文化等的文章,值得一看。紅屋下設有舞臺。當晚有一些文化活動,惟余已忘了。







其他檔口都是在發揚“買賣”文化或“小商品”文化或“老饕”文化,吃喝玩樂文化應有盡有,太有文化了,贊嘆贊嘆。






過了十字路口,走到街尾,就能看到〔新山華族歷史文物館〕了。看到的是店後方而非前方。其實游客也能從后門進入,前門反而更不方面,因為要過一條大馬路,故后門反而成了前面,前后倒置,希望不會破壞該館風水。余也進去參觀參觀。門票馬幣五元。這是余第三次參觀該館,第一和第二樓的展覽品似曾相似,來多數次應該能記得每樣物品的擺放位置。頂樓則換了主題,上回是辛亥革命展,今回所展則關乎“義興”史,資料豐富,對黑社會啊洪門啊等歷史有興趣者可以到此參觀參觀,體驗體驗反清復明精神,體驗體驗中華黑社會文化。

陳旭年街,短短數百公尺,卻有紅屋,又有文物館,著名的錦華咖啡店協裕面包店華美咖啡店等全云集在近處,游客到此一游,吃喝玩樂全都…

殺到錦華狂吃一頓 Kin Wah @ Johor Bahru

Image
锦华锦华 多次错过 这次余不放过你了
Kin Wah here I come again
你的咖啡 余尝过 你的“踢球” 余喝过 你的面包 余从没放过
I tried its famous coffee, bola sepak (milo), toast. But I never try its Nasi Campur. 
原来 你的饭 也名闻遐迩 连巫裔大人物都要来一亲芳泽 余之前竟漏了 真是忘八 A lot of big shots have tried Kin Wah nasi campur, which is run by an Indonesian. 

当天 余一大早就匆匆从十多公里外赶往你这里 
I kind of rushed to this place from more than ten kilometers away
他妈的 你竟跟余说你的椰浆饭卖完了 余的怨气要往何处发泄? The Indonesian shook his head to me"Nasi Lemak Sudah Habis". I was frustrated. Very disappointed.  

没有黄金 就取银 余就跟你讨白饭吃
The Indonesian then asked "Mau Nasi Putih?" I said "Ok"  
一大早吃杂饭? 此事余生平最恨 故只匆匆夹了数道菜肴 咖喱鸡和腌菜 I actually don't like to eat Nasi Campur as breakfast. No choice. Nasi Lemak was sold out. I took a curry chicken and some Acar to serve with rice. I poured much curry into the rice. 

干!你真是他妈的太厉害了!
Unbelievable. The curry is so good. I could even finish the rice only with the curry sauce.
饭一入口 余的怨气 如光亦如电 从七窍散散去 一点都不觉得呛 No more frustration. Frustration has b…

在老虎銀行的短短歲月

来到老虎银行

以为可以上上网 聊聊天 做做一点工 就过一天

毕竟老虎银行 数十年招牌 管着众人钱 岂能胡乱一番?

岂知 无论在何处 

只要头头争面子 不认输

项目搞砸了 全部人也要陪葬 车子无论是在弯路 岔路 阴阳路 还是要按时走下去

就这样 混乱中下猛药 先为你肚子止痛 交货了你要泄就泄个够吧!

把肛门炸烂也不关我事

好在我队头头 精明能干

早已搞好分内事 全体队员都有安乐茶饭吃

惟 身在同一个项目 没被火烧着 也被烟熏着

所以我 趁烟未笼罩头上

赶紧 溜之大吉 逃之夭夭

往风筝航空躲去了

呵呵呵

新山至佳雞扒 IT ROO Cafe @ Johor Bahru

Image
游新山,有幸光顾此〔至佳鸡扒〕店!该店只有英文店名IT ROO CAFE,无中文店名。
Travelled to JB some time back. Was fortunate to have the chance to try the "Best Chicken Chop in Town" at IT ROO CAFE. 
此点与文化街近在咫尺。当晚文化街有活动,店内只见人头黑压压,侍者端着盘子杯子账单又进又出的,满场飞。所幸犹能找到空座。
This shop is right at the Cultural Street (Jln Tan Hiok Nee). There were events that night. The shop was crowded. The waiters were busy. Luckily still managed to get some seats. 
 鸡扒两种煮法,炸或烤。两种酱,黑胡椒或蘑菇。我只试了蘑菇酱烤鸡扒。
The waiter will ask every customer if you'd like the chicken chop to be fried or to be grilled. And you'll be asked which sauce that you prefer? mushroom sauce or black pepper sauce? I took mushroom sauce grilled chicken chop. 

 赞赞赞!余吃过不少鸡扒,惟这鸡扒的酱汁能令余舌头反复内外卷,不把哪怕一滴酱汁浪费在余唇外。其鸡肉也不像某些店有股异味腥味,反之是鸡肉烤过后的香味!证明其肉新鲜,老板很用心!这才是中华精神!敬业乐业!
So DELICOUS! It's really tasty! I finished up the sauces as if the sauce is soup. To be honest, without the sauce the chicken is just the normal grilled chicken. Yet some shops' chicken chop sometimes is smel…